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5. 那就杀
    江潮回视莫燃的双眸,桃花眼微微一眯,眸光一聚,薄唇轻启,“那就杀。”

    莫燃忽然一笑,“看我问出了什么,咱俩相识这么多年,你竟然对我下得去手。”

    江潮也笑,“美梦是美,可太美的生活便没了趣味,现实痛苦,可一切皆可改变,握在手里的才是真的,不会担心梦什么时候就醒了。”

    半晌,莫燃淡淡的说了一句,“你说得对。”

    当天晚上,莫燃便去书房找了她的爹爹莫云枫。

    “你说了什么?再说一遍?”莫云枫惊讶的从书案上抬起了头,甚至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

    莫燃坐在椅子上,是跟莫云枫全然相反的淡定,“好吧,那我就再说一遍,爹爹,我答应做莫家庄的庄主了。”

    莫云枫蹭的从书案后面站了起来,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回头又问了一句:“小燃,爹爹可问最后一次,你刚才的话是说真的?一言既出驷马难住啊!”

    莫燃觉得好笑,莫云枫这么敞开门,好像要为自己找个证人似的,可他脸上的笑分明已经藏不住了。

    莫燃只好耐着性子又说一遍,“我说,我愿意做莫家庄的庄主,爹爹,你可以带着三位娘亲游山玩水去了。”

    院子里的下人真不是故意听的,那声音清楚的钻进他们的耳朵里,一个个都吓的抖了抖,这要放在别的什么大家族中,莫燃这么说肯定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可放在莫家庄就不稀奇了。

    谁都知道莫云枫对莫燃的期许,恨不得立刻把莫家庄甩到莫燃手里,这不,莫云枫忽然大笑一声,快步走出了书房,“好好好!爹爹现在就去跟你的叔伯还有管家商议,我莫家庄换新主人,必定大宴天下!”

    他走的匆忙,也不关心莫燃你怎么就忽然想通了,好像生怕莫燃反悔一般。

    莫燃坐在空荡荡的书房里,垂眸看着自己的指尖,快结束了……

    ……

    莫燃跟莫云枫说了要接手庄主之位的那天,莫云枫便跟庄中的一些长辈紧锣密鼓的商量出了日子,又让管家列出了宴请的名单,星夜差人送出。

    这些都不需要莫燃去参与,她只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二十多天,莫燃不曾出过莫家庄,整日跟自家弟弟妹妹还有三位娘亲待在一起。

    “姐姐,你不是不想做庄主吗?怎么又改变主意了?”莫羽飞不解的问道。

    “因为姐姐必须做庄主。”莫燃道。

    莫羽飞秀致眉毛皱起,“为什么要说必须?是因为爹爹吗?如果姐姐不愿意,爹爹一定也不会强迫你。”

    莫燃的手指放在莫羽飞的眉心,帮他抚平小小的褶皱,“羽飞还小,你既然听姐姐的话,就不要想那么多,你应该好好玩几年,去看外面的世界,却交很多朋友,你想要的长大,就会很快了。”

    莫羽飞沉默许久,忽然用力点了点头,“好,羽飞听姐姐的话,去看外面的师姐,去叫很多朋友,姐姐要等我,等我回来之后,我帮姐姐大理莫家庄,姐姐想去哪里还可以去哪里。”

    莫燃笑了,“好。”

    ……

    莫燃把每一天都当做真实的,满满的,一天一天的过,直到继承大典那天,莫家庄红绸铺地,宾朋满座,热闹非凡。

    “呵呵,下人到处找你,你却藏在这里躲清静。”江潮的声音响起,缓步走上桥来,莫燃真正坐在桥上,两条腿悬空,望着下面缓缓流淌的湖水。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莫燃问道。

    “到处都找了一遍,就找到这了。”江潮道。

    “外面是不是来了很多人?”

    “是,很多人,各门各派,朝廷的人也有。”

    莫燃没再说话,望着下面静静流淌的水,这里是清园,是她从驼峰岭一脚踏入的地方,今天她就要让一切回到原有的轨道,她要让自己从这个美梦中醒来。

    “快开始了,你不回去吗?”江潮问道,“呵呵,你要是再不回去,莫庄主肯定以为你临阵脱逃了,这庄主的位子他还得接着坐。”

    江潮站在莫燃身后,只能看到她银白如雪的发,微微弯曲的背,她沉默着,体内的灵魂也好像漫无目的的飘荡着,她连开玩笑的心思都没有。

    “是太紧张了吗?”江潮又道,眼神不曾离开莫燃。

    这一次莫燃说话了,“是太害怕了。”

    江潮一愣,她说、害怕?

    莫燃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走吧。”

    一路走去有很多人来跟莫燃道贺,莫燃一一回应,有些人她记得,有些人却忘了。

    江潮站在一个角落,成功的避开了想要搭讪的人,他靠在红漆的柱子上,远远的望着莫燃穿梭在人群里,她似乎游刃有余的应对着所有的人,她笑得很得体,也很美,可是,那只是一个面具……

    莫燃正在跟一个门派的掌门寒暄,琪琪格南琴却忽然过来把莫燃拉走了,一直拉到一个安静点的角落里,琪琪格南琴才道:“小燃,你跟三娘说,你要是真不愿意做这个庄主,咱就不做了。”

    莫燃笑着摇了摇头,“不,三娘,我愿意。”

    琪琪格南琴担忧的看着莫燃,“可是三娘感觉你很不高兴,怎么回事?你爹爹难道逼你了?这不可能啊……”

    莫燃却看着琪琪格南琴,忽然抱住了她,琪琪格南琴更觉得奇怪,正想追根问底的时候,却听莫燃道:“三娘不要动,让小燃抱一抱。”

    琪琪格南琴吓了一跳,因为她感觉到莫燃浑身冰冷,整个人都是微微颤抖的,“小燃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什么是不能跟三娘说的?就是因为不想当庄主吗?三娘现在就能给你做主,这庄主咱不当了,让你爹继续当着!”

    莫燃推开琪琪格南琴,同时退后两步,“没有,三娘,我只是有点紧张而已,现在好了,我该去前面了,爹爹还在等我。”

    “诶……”琪琪格南琴还想问些什么,可是莫燃已经走进人群里了。

    人群夹道,莫燃从所有人中间走过,尽头是莫云枫和莫家庄的长辈,莫燃听不到任何声音,谁也不知道她现在的恐惧,以至于藏在袖子里的手都在不停的颤抖着,浑身的血液几乎都要凝固了。

    现在的一切都跟曾经的那一天重合了,比她任何一次梦境都清晰,她能够看清每一个人的脸,能闻到席间散发的酒香,能感受到一道道视线汇聚在她身上。

    她要把她最恐惧的回忆,全部挖掘出来……

    莫燃机械的配合着长辈的主持,她坐在象征庄主的位子上,将军得了命令一直守在莫燃旁边,任凭莫伊伊怎么叫都不过去。

    莫羽飞远远的看着,他在为他的姐姐骄傲。

    琪琪格南琴也回来了,跟郑雨薇和齐素素站在一起,可一直担忧的望着莫燃的方向。

    “汪呜!”

    将军忽然叫了一声,跳了起来,众人的谈话被打断了一会儿,莫燃却摸了摸将军的头,淡淡道:“继续。”

    将军没有再趴下,晃着脑袋四处看,众人都以为这是莫燃的爱犬,没有多在意,只有莫燃抓着扶手的手已经泛清,只有角落里的江潮若有所思的到看了看。

    “什么人!竟敢擅闯莫家庄!”

    一人忽然喝道!只因房梁之上忽然间跳下一排黑衣人,手中都握着明晃晃寒森森的剑,众人都是一惊!

    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且不说莫家庄庄众数百,今天到场庆贺的各门各派高手也不在少数,面对这二十几个黑衣人,众人当然没理由紧张。

    莫燃眼眸慢慢抬起,狭长的眼睛迸射出前所未有的杀意!她仔仔细细的看着那些人,前世的一幕幕在眼前上演,她几乎知道他们接下来要说什么,要做什么。

    “不姓莫的人,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离开莫家庄,否则,格杀勿论!”

    前世,那个黑衣人也是这样猖狂而残忍的宣布,莫燃的一个叔叔想要上前打探这些黑衣人的来路,可是却被那黑衣人无比快速的出剑斩首!

    莫燃看到那位叔叔滚落的头颅,那双死不瞑目的双眼!

    指甲猛的折断,指缝中流出殷红的血,莫燃一动未动,看着被激怒的人群,看着几位侠士上前围攻那些黑衣人,却同样被一击即杀!

    一个个享誉江湖的高手竟然这么不堪一击,那些黑衣人的深不可测让众人心生恐惧,纷纷选择了明哲保身,报了自己的名字后非一般的冲出莫家庄!

    一炷香还未燃尽,方才宾朋满座的庭院就剩下莫家庄的族人。

    莫云枫挺身上前,冷声问道:“杀人也得给个名头,你们是哪家的狗?”

    一个黑衣人轻蔑一笑,“将死之人不用知道太多,你只需记住,下辈子不要投胎姓莫就行了!”

    那人剑气一震,只一出手便杀了十几个族人,莫云枫横剑迎上那人,郑雨薇也提剑杀来,琪琪格南琴放出了自己所养的毒物,抽出银月弯刀加入混战。

    齐素素盘膝在地,将琴横在腿上,琴声如刀,穿梭在刀光剑影之中。

    天空中雷声大作,乌云罩顶,顿时犹如黑夜,大雨顷刻间倾斜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