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0. 六面阴阳阵
    看着他们试图找出口的样子,莫燃不得不打击他们,“我已经找过了,这是一个隔离的空间,没有出路,而且,能够使用的法术也有限。”

    秦歌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莫燃道:“在这里不能召唤任何灵体,只能靠自己,所以还是省着点用吧。”

    秦歌试了试,果真不行,“怎么会这样?苏小叔,三头獒的妖丹能不能突破这个结界?”

    莫燃看向苏雨夜,这才想起来,苏雨夜手里是有双头獒的妖丹的,那他们应该不需要强行突破结界就能离开。

    苏雨夜将那颗妖丹抛给秦歌,“你试试。”

    秦歌忙接住,嘴里嘟囔了一句“你怎么不试”,而他正想催动灵力的时候,却发现苏雨夜、张恪、柳洋都往远处退去,看了看手里晶莹剔透的妖丹,没错啊,“我拿着的是妖丹,又不是炸弹,你们都退那么远干什么?”

    苏文哲拍了拍他,“别试了,没用。”

    秦歌挡开了苏文哲,“我知道。”他看了看对面的莫燃,他又不傻,那三个人,就连星圣都一副能走都不会走的架势,都是要留着陪莫燃的,秦歌鄙视的看了一眼苏雨夜,好像在说,喔,就你们讲义气,他就是那种扔下朋友就走的人是吧?

    不过秦歌还是催动灵力了,他得看看能不能出去,也好知道一下这个祭坛到底有多邪门。

    而在他催动灵力注入妖丹之后,本该立刻出现的结界边缘却迟迟没有出现!秦歌微微惊讶,“得,就算想走都走不了。”

    莫燃也看到了三头獒的妖丹并没有作用,其实她刚才就隐隐有所预感,估计这里跟结界是脱离的,要不然不可能连契约空间都能隔断,不过这倒证实了,这个枯井底下的祭坛,远比她想象的更复杂。

    “给你收着吧。”秦歌又把妖丹扔给了苏雨夜,苏雨夜见他不满的样子也只微微笑了笑。

    “哼,意料之中。”自始至终都没什么形象坐在地上的星圣忽然说道。

    柳洋回头去看他,“你又知道什么了?”

    显然,星圣语出惊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莫燃也看向星圣,从他接下了佣兵工会的任务,莫燃就知道星圣有秘密,而且,他对地下城似乎很了解,只是一直不曾证实而已,听他这么说,莫燃也挺好奇他能说出什么的。

    在众人的盯视下,星圣才拍了拍手站起来,手忽然指向后面巨大的方旗,“看到这个了吗?你们觉得这六面旗是一样的吗?”

    经他一说,几人才再次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其实乍看上去,这六面旗的确是一样的,一样的颜色,一样的纹路,还有一样的六张横眉竖目的脸谱一样的面孔,可非要鸡蛋里挑骨头的话,这六面旗确实有不一样的地方……

    “咦,这三张脸的眼睛是睁开的,另外三张脸的眼睛是闭着的。”柳洋奇怪道。

    原来这方旗上的面孔画的如脸谱一般,脸上的色彩很浓重,而且也很不均匀,每张脸都有三只眼睛,额间还有一只,但很容易被忽略,而区别就在于这第三只眼睛。

    “怎么还是三只眼睛?难不成还是二郎神?”秦歌手插在口袋里说着。

    星圣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没见识,这不是二郎神,是图腾!”

    秦歌皱了皱眉,作势捏了捏拳头,“信不信我揍你?”

    星圣嘴皮子欠,从不收敛,反而很容易嘚瑟,他们相处二十多天,一定忍了挺多次了,莫燃毫不意外。

    星圣下巴一抬:“四肢发达有什么用?你不还是不知道这祭坛的来历?你揍呗,揍了我没人能告诉你这是什么地方。”

    还上房揭瓦了……秦歌真有点忍不住了,“呵,那就试试,把你打的满地找牙,然后看你说不说。”

    其他人都站在一旁看戏,只有苏文哲上去拉秦歌了,“别找事,正事要紧。”

    秦歌一双蓝色的眼睛顿时快瞪出来了,“苏小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找事了?明明是这小子太欠揍了!”

    苏文哲瞥了瞥星圣,“等出去再揍也不迟。”

    秦歌这才勉强作罢。

    “嘁……”星圣不以为意。

    看了这么半天,莫燃也忍不住催促,“星圣,有话你就赶紧说,不要吊人胃口。”

    星圣却道:“是你们急着想知道,还不虚心请教我……”说是这么说,但也没再兜圈子了,“地下城好歹是华夏五大险境之一,这里也曾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大家族的地盘,只是自从那个家族消失之后,他们的家族和这个地下城都变的神秘起来。

    虽然那个家族早就没了,但是他们的曾经的辉煌还是有迹可循的,甚至可以说,这个地下城到处都是他们留下的痕迹,就像这个祭坛,可不是普通的祭坛。

    这应该是天相传说中的六面阴阳阵,祭坛的布置直接就是以阵法为依据的,这方旗应该是他们家族的图腾,所以才会悬挂在这里。

    六面阴阳阵是主天命的,而这个图腾的上的面孔有三只眼睛,恐怕那第三只眼睛就是天眼,能知天事,加以六面阴阳阵的辅佐,这阵法若是启动了,定是族里请天命的大事。

    六面之中,三面主阴,三面主阳,若能贯通阴阳,那古往今来的大事,恐怕都能看到!”

    闻言,莫燃挑了挑眉,“你还懂阵法?”

    星圣抬起下巴,有点骄傲,口中却道:“略懂略懂。”

    莫燃又道:“那你可知破解之法?”

    星圣咳嗽了两声,“这个……六面阴阳阵是用于测天命的阵法,世上很少流传,我能知道这些已经不错了,别说来破解了……”说着,星圣似乎想掩饰自己的尴尬,很快便道:

    “虽然我不知道破解的办法,但是我知道,六面阴阳阵中六方能量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只有六个方位的祭品全部到位,才能一起催动阵法,像我们现在,你单独占据了一方,我们占据了第二方,如果剩下四个祭台不来人的话,我们就只能干耗在这里。”

    “听你的意思,我们现在都是祭品?”柳洋顿时问道,“这是什么鬼道理?”

    星圣却道:“又不懂了吧?求天命是大事,在过去的家族里,都是用活人祭祀,而且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修为高的人,就像这六面阴阳阵,需要六个祭台的人一起催动阵法,这阵法才能启动,所以,我们现在当然是祭品。”

    “你说的是真的?”莫燃不禁确认了一遍。

    星圣点头,“当然是真的,我星圣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前半句也许是真的,但后半句莫燃直接忽略了,她拄着下巴想了一会,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另外四个空荡荡的祭台,“难道说,要么等到六面阴阳阵的祭品全部到齐,要么我们就一直这样耗在这里?”

    星圣点了点头,“就是这样。”

    柳洋看了看星圣,“你倒是一点都不紧张。”

    星圣骄傲的说道:“紧张有什么用?不照样出不去?再说了,我可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哪像你们这种温室里浇灌的花朵。”

    柳洋哼了一声,“是谁一遇事就往后躲的?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你给我解释一下。”

    星圣面色不改的说道:“我那是把锻炼的机会留给了你们,还不领情……”

    柳洋别开了眼,不想看到星圣那张欠揍的脸了,要不然他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

    “这个位面应该位于众多位面衔接的中间,其他人应该很容易跳进来,如果那些干尸群还会追赶他们的话,或许能够凑齐六面阴阳阵的祭品。”张恪说道,他本是在跟苏雨夜商量的,刚才星圣他们在拌嘴,所以没人听到,现在一时安静下来,这才听到张恪所说。

    苏雨夜则道:“一定会的,干尸的进化多数是在休眠中完成,可这个结界里的干尸非但没有休眠,而且这么目标一致的把人往枯井这里堵,显然是被某种能量指挥的,而能够指挥干尸,要么是尸王,要么就是鬼修,现在看来,都不太好说。”

    莫燃看了看那两人,张恪的个子已经很高,但苏雨夜比他甚至比其他几个人也都高出一些,张恪穿着一件白色的风衣,那劲瘦的身形更加有型,苏雨夜则是穿着一身军装,修长的两条腿格外显眼。

    莫燃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两个人都是这般认真的样子,苏雨夜就算是在认真的时候也总是喜欢开一些玩笑,让人猜不到他在想什么,而张恪则很少当着人的面袒露自己的想法,所以此情此景还是很难得见到的。

    正在莫燃独自欣赏的时候,两人却同时回头看向她这里,莫燃不禁说道:“没什么事,就看看。”

    见两人眼神疑惑,莫燃道:“秀色可餐,还不让看了?”

    两人似乎同时一愣,然后都笑了,张恪笑的邪气,他是那种要么笑起来温柔的公子哥,要么笑起来像妖孽的那种人,而苏雨夜就更直接了,笑的晃到了祭台边缘,隔着两个祭台中间深不见底的空隙道:

    “呵呵,莫燃小朋友,你这是在调戏叔叔吗?”

    莫燃抽了抽嘴角,刚刚玩笑的心思顿时荡然无存,叔叔……这真是个毁情调的词,“不敢,我瞎说的。”

    张恪也走过来,“我们只是想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莫燃微微恍悟,“喔,这个啊……”她还是以为是自己刚才看美男的时候被抓包了,“我是自己下来的,那些干尸聚集在这里,但是枯井外面有一个阴气很重的阵法……我就下来看看有什么古怪。”

    莫燃中途停顿了一下,看着对面的人,想起在进地下城之前的冷战,莫燃微微低头,几不可察的笑了笑,看吧,有些事情,她如何对所有人坦白?

    他们是她的朋友,莫燃在乎,但也不会失了自己的原则,而在尽量不欺骗他们的情况下,莫燃能说则说。

    那些干尸确实聚集在这里,枯井外也确实出现过八卦阴阳阵,但那都是因为小黑指挥的,她也确实是下来看看有什么古怪,但她进来之前是有心理准备的。

    “是这样吗?”张恪问道。

    莫燃点了点头,“就是这样。”

    苏雨夜却笑道:“那么,莫燃小朋友依然很冲动。”

    莫燃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柳洋忽然凑过来,“莫燃,你自己走出了幻境吗?再没有遇到什么人了吗?我们去过五个界面,本想快点找到你的,你就先我们那么一点点进了地下城,没想到就折腾了二十多天,还好,你没有遇到天目山老巫。”

    柳洋说这话的时候还有些后怕,因为这二十多天他没一刻不担心的,生怕莫燃遇上天目山老巫或者赵家那两个心怀鬼胎的姐弟,要是以往,柳洋可能还会怨莫燃怎么走的那么急,不跟他们一起,可这一次,柳洋却绝口不提了。

    因为他似乎知道了,莫燃越是随意的表情下,越是藏着心事,她不会向任何人袒露,真的是,任何人……她能答应很多无理的要求,也会花很多的心思来关心她的朋友,但她自己的心却始终捂的紧紧的,一层又一层……

    莫燃不会站在原地等谁追上来,如果埋怨她走的太快,那就只能等着被远远甩开了……

    “我遇到很多人。”莫燃却道,在柳洋几人紧张的时候,莫燃却笑道:“我遇到了我的家人,他们都在幻境里,我差点舍不得出来。”

    柳洋拍了拍有点被吓到的心脏,“幻境都是能以假乱真的,意志不够坚定的人都很容易被困在里面,去年历练时我也遇到过一次,差点被幻境里的妖兽吃掉,你在幻境里二十几天……幸好你没事。”

    二十几天……真是不短。

    张恪垂眸,若有所思,她说,她遇到了她的家人……

    “对了,出去就能见到莫非了!”柳洋又道,这样的话,莫燃会开心吧?因为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在意莫非。

    莫燃的笑容却淡了一些,莫非已经知道她不是他的妹妹,而且,谁都不会欢迎一个替代了自己亲人的人吧?

    正在这时,另一侧的祭台忽然闪烁出耀眼的光芒,不一会,待那光芒退去,几人同时看了过去,不知是谁又进来了,一看之下却是莫非和金刚寂!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柳洋顿时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