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3. 他们的过去
    六面方旗愈响愈烈,黑色、红色、黛绿色的能量自方旗之上迸发出来,电流一般接通了五方祭台,就剩下天目山老巫还沉着脸坐在那里,后面的方旗甩过头顶,似在催促一般。

    赵菁频频看向天目山老巫,也许她想催促,可是一直欲言又止,只能急在心里,赵恒则是轻轻扯了扯嘴角,跟其他人的想法一样,他并不觉得天目山老巫会因为跟莫燃的过节错过了这次启动六面阴阳阵的机会,所以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等待。

    半晌,却见天目山老巫终于放下那根始终握在手里的枯木拐杖,双手结印,将灵力打入了身后的方旗之中,赵恒和赵菁心中都是一松,紧跟着施法。

    只听得呲呲几声,左右祭台的能量窜了过来,六方祭台顿时全部打通!一张巨大的能量网在空中张开,将整个祭坛笼罩在内,众人都闭着眼睛,看不到这一刻的壮观。

    莫燃在刚刚开始的时候便已经感觉到的压力,六面阴阳阵所需要的灵力巨大,就好像抽血器一般,将她的灵力疯狂的抽了出去,才不会管她是不是能称受得了,好在莫燃有所准备,紧紧的守住了灵台,咬牙挺住了,因为她知道,必须等着六面阴阳阵全部打通,金刚寂才能帮得上她。

    果然,过了半晌之后,莫燃这里的压力顿减!不过,帮她的可不止金刚寂,还有那玄衣男子和化良。

    莫燃心中了然,也许,那人在开始前看她一眼,便有所准备吧。

    时间慢慢的过去,六面方旗仍在鼓动,六个祭台的台阶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符文也渐渐闪耀着黑色的光,某种厚重的气氛顿时笼罩了整个祭坛,那若有似无的吟唱声变的清晰起来,像是来自远古的呼唤一般,带着一股祭祀时独有的庄重和神秘。

    不知过了多久,六面阴阳阵已经稳定下来,众人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与阵法的融合,灵力好像汇聚在了阵法之中,就算不用指挥,也在随着阵法流动。

    莫燃虽闭着眼睛,可神是中却渐渐出现了祭坛,仿佛灵魂出窍一般,她能看到众人盘膝而坐,能看到那六个祭台台阶交汇的正中央,六面阴阳阵最终的阵法汇聚在那里,形成一个椭圆的能量空间。

    那空间内雾蒙蒙的,此时还看不到什么,只有黑色、红色、黛绿色的能量紧紧的交织在一起。

    这应该是她与阵法相融之后,神识所看到的,应该不只她是这样,所有参与阵法的人应该都能看到。

    莫燃正在盯着那椭圆形的能量看,却见那其中三色能量形成的雾状渐渐淡了一些,一些若隐若现的画面慢慢出现,而且逐渐清晰起来!

    莫燃有些诧异,不过很快便想起来,这应该就是六面阴阳阵展示的画面了!顿时睁大了眼睛去看,那画面闪的很快,只能抓住零星的清晰画面。

    现在那画面中的主人公应该是莫三爷,那似乎还是他很年轻的时候,只是因为那身中山装,让莫燃很快就联想到了,而且,他所在的地方莫燃也见过,正是莫家村村口的戏台。

    戏台上搭着架子,架子上悬挂着洁白的云布,他跟好几同样威武的男子一起跪在那里,神情庄重,三拜之后念念有词。

    只有画面没有声音,所以旁人肯定猜不到莫三爷这是在干什么,不过,莫燃对莫家村已经很熟,看出这些并不难,而且,就算不用说,跟莫三爷跪在一起的那些人,定是与他当年一起离开莫家村的人吧?

    然后的画面莫燃便不太清楚了,也许是柳光华和秦正治的过去,只是她太不了解了,所以并没有看出什么。

    再接下来的画面,却是一个疾风骤雨的晚上,大雨如瀑,几乎将所有的山路都淹没了,房屋也都浸泡在大水之中,忽然间,一条大河的河岸被冲垮,那汹涌的河水顿时涌向山前的宅子。

    在电闪雷鸣之间,一道蓝色的身影一闪而逝,豁然冲入了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下一秒,那画面到了那里,却是一个夫人刚刚托起了一个新生的婴儿,包入了襁褓之中。

    这莫非是……苏雨夜?莫燃下意识的想到,苏雨夜出生的时候大雨滂沱,老宅后面的小龙河决堤,险些冲毁了老宅!可刚才看到那个蓝色的巨大身影,是龙吗?

    不给莫燃思考的时间,那画面一段接着一段的过,张恪的,柳洋的,秦歌的,苏文哲的,星圣的,都是他们的过去,都是很零星的画面,如果不了解他们,即便看到这些画面,恐怕也不会知道有什么意义。

    这个画面的出现应该是以莫三爷开始,然后顺时针旋转过来的,每个人都逃不过,莫燃想,既然她能看到别人的,其他人自然也能看到她的!

    她的过去……如何能展现在他们面前……

    接下来是大雪覆盖的山顶,一群人在雪中疾行,领头的是一个头戴斗篷的男子,那男子身形稍显柔弱,但是隐隐露出来的脸确实苍白的跟地上的雪一样。

    就在快要到山顶的时候,那男子跟其他人说了什么,独自停在了原地,而其他人则继续向山顶疾行而去,不久,画面转到了山顶,已经是一片混战,一群人打一个人,而被围攻的那个人却是个年轻女子,可她手中却拿着一把枯木拐杖,并没有在围攻之中落入下风。

    莫燃几乎立刻便知道了,这个人是天目山老巫!而且是她年轻的时候,顿时便想起来,在阵法还没有开始之前,金刚寂跟天目山老巫说的话,这莫非是当年是她一战成名的天目山?而那个瘦弱而脸色苍白的男子,就是那个透露天目山老巫行踪的人?

    很快,画面的主角变了,这一次莫燃一眼就认了出来,是赵菁!

    只是,在看清那画面之后,莫燃却是有种宁愿瞎了眼的感觉!在看了之前的画面之后,不管是当事人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有一点莫燃能够肯定,那件事一定都是当事人一直藏在心底的事情。

    而赵菁一直藏在心底的事情,莫燃就是这香艳的……春宫?是不是太过火辣了?这赵菁还真不是个简单的人,表面上清冷高贵,心思歹毒也就罢了,没想到私生活也如此混乱!

    那粉色的帷幔之后激烈纠缠的人,分明是赵菁和另外……两个男人,而且那两个男人年纪看起来都不小了,赵菁的口味可真是……特别。

    现在这六面阴阳阵之中,有德高望重的莫三爷、柳光华、秦正治三人,也哟赫赫有名的金刚寂,也有恶名远播的天目山老巫,也有年轻一辈中的天之骄子。

    对于赵菁来说,有她的长辈,有她的同辈,有她的熟人也有她的仇人,一起观看这样的春宫,也不知道赵菁现在是何滋味……

    接下来是赵恒,就如赵菁一般,莫燃知道,赵恒这样城府极深的人,过去一定干净不了,但看到接下来的画面时,莫燃还是嘲讽的扯了扯嘴角。

    画面之中站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他天真的笑着,赵恒拿着一个风筝正在跟他玩,可不知为何,那风筝忽然断了线,那少年跑着追去,一直跑到了很远的地方,当他终于从一颗大树上把风筝取下来的时候,迎接他的却是当胸一剑,持剑的人正是赵恒。

    赵恒,你杀的是什么人呢?竟然让你在心底藏了这么多年……

    莫燃并没有挖人**的爱好,在看到赵恒赵菁的过去时,更觉心惊,这一对姐弟真是一个赛一个的阴暗。

    莫燃知道下一个恐怕是金刚寂,她又一瞬间的好奇,金刚寂会有什么样的过去,本以为这个没规矩的大和尚,他的过去也许跟天目山老巫有几分相像,都是在刀光剑影里过来的,却不想关于他的画面却不是这样。

    那应该是一个佛寺的山门,漆红色的围墙,黄色的墙根,山门紧闭,金刚寂穿着袈裟跪在门前,那时还很整齐,并不像如今这般不修边幅,山中烈日炎炎,金刚寂脸上的汗水如下雨一般。

    他在那里跪了不知几日,最后山门打开,跑出两排整齐的武僧,个个手执长棍,将他乱棍打出了山。

    莫燃一时惊讶,莫非金刚寂就是这样离开佛门的?

    莫非的过去,是他亲眼目睹父亲和母亲被推入火葬炉……果然,莫非心里最不能释怀的,还是他的家人,在这一点上,他跟莫燃那么像……

    莫燃正在盯着那画面看,却不想那画面猛的变幻,已经变成了黑沉沉的雨夜,在一个宽阔的庭院内,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倒在血泊里的一个人。

    她的长发浸泡在血水之中,浑身上下已经找不出一处完好的地方,她的手撑在地上,用力的抬头看向前方,透过雨水可以看到那双目眦欲裂的眼睛,红的几乎渗血,有种名叫仇恨的东西在那里疯狂的蔓延。

    莫燃呼吸一滞,心跳都几乎停了下来!

    ------题外话------

    吼吼二更老啦,我看到了你们的小手哈哈o(n_n)o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