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0. 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
    闻言,莫燃脑海中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简单的说,这不就是贩卖霊吗?她朝下面看了看,这霊拍会一个月一次,也算是相当频繁了,可依然这么多人,可见这种交易的确很普遍。

    “你们跟半妖族有合作?”莫燃问道。

    “嘿嘿……”柳洋顿时笑眯眯的看着莫燃,“什么都瞒不过你。”

    莫燃挑了挑眉,这还用怎么想吗?他们进来的时候,一路上的服务生客气的跟什么似的,还有这拍卖场里绝无仅有的位置,也不是一般的贵宾能享受的待遇,只能说,这拍卖场就是柳家的了。

    柳家在华夏明面上要是还算低调的话,那在修炼的世界里才是真的高调,像这种霊拍会,多半不会让其它家族主导的。

    “一个最差的霊也比一般的妖兽要强很多,可修者只有在驭物期的时候才能召唤霊,所以这样的霊拍会从来不会冷淡。”柳洋说着把几年的拍卖单递给了莫燃,“前面会先拍一些别的东西预热,重要的霊都会放在最后。”

    莫燃看了看拍卖单,今晚拍卖的霊有七个,修为最低的是四十星,相当于一个筑基期初期的修为了,最高的是六十星,相当于人类驭物期的修为,“华夏有半妖族吗?”

    “有,但他们不会在陆地上停留太久,他们主要生存的地方还是在海上。”柳洋道。

    前面拍卖的东西于莫燃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莫燃一边看着室内放映的电视,一边等着霊的拍卖。

    莫燃在看电视,柳洋却在看她,自从今天见到见到莫燃之后,柳洋一双眼就就差没有挂在莫燃身上了,好在那眼神虽然直接,但并不令人厌烦,莫燃也就忽略了,要是换做被别人这么盯着,莫燃也许早就不耐烦了。

    “电视有什么好看的?如果你不喜欢拍卖会,这里还有很多别的项目,哪有像你这么无聊的?”

    柳洋忍不住说道,那电视也太好运了,被莫燃看了这么久。

    莫燃看了看柳洋,忽然指向了服务菜单上的一条,“那帮我叫这个,谢谢。”

    柳洋一看,顿时俊脸跟吃了苦瓜一样,苦大仇深的看着那“国色天香”四个字,“这个不好,能不能换个别的?”

    莫燃看着他,那眼神好像在说,是你让我选个项目的,现在她选了,你又说不好,这算怎么回事?

    柳洋读懂了莫燃的意思,顿时有点吃瘪,站起来往出走,“好吧,我去叫……”

    张恪在这种地方也能稳稳当当的看书,这时,他抬头朝莫燃看了一眼,便又低下头去了。

    柳洋在门口等了一会,很快,拍卖场的管家便带着十几个美女匆匆过来了,那管家垂手站在柳洋面前,恭敬的说道:“少爷,您看这些女孩行吗?”

    这些可都是精挑细选的,还都是名校的大学生,在这种地方,怎么能少了一些点缀的交际花?这些女孩都是拍卖行重点培养的,不管是公关能力、文化水平,还是附庸风雅,或者是修炼的基本常识,她们都是门清,笨的人还真进不了这地方。

    十几个女孩都有些激动的站在一旁,或明或暗的打量着柳家这位年轻的小公子,虽然平时他也常来,但都是跟他的朋友,从来不需要她们伺候,今天却破天荒的叫了她们,她们能不激动吗?

    柳洋则扫了她们一眼,就在十几个女孩心里小鹿直撞的时候,却见柳洋忽然皱眉,对那管家说:“谁让你叫女的了?”

    那身穿燕尾服的管家却是一愣,不叫女的难道还叫男的?心里奇怪是另一回事,作为一个合格的管家,他立刻纠正了自己的错误,抱歉的鞠了个躬然后把刚刚还满怀期待的十几个女孩带走了。

    那些女孩恋恋不舍的看着柳洋,那眼神说不出的遗憾,这么帅气的男孩,难道真的喜欢男人不成……

    柳洋才没闲心去管别人怎么想,等到管家换了一批人过来,这一次都是男孩,说起来应该都比柳洋的年龄大,所谓国色天香,当然不只是女人,还有男人。

    一排一米八以上的帅哥站在那里,一看之下真是养眼的很,柳洋走今那些男生面前,那些男生看起来有点紧张,看着柳洋的眼神也不太对,他们到拍卖行工作的时候合同上可是清清楚楚的写着,卖艺不卖身的,就算是老板也不能破例吧……

    柳洋仔细看着他们,“你,出来。”

    被点到的人不明所以,站到了一旁,柳洋又点了几个,剩下了一半人,如果留心看的话,很容易就能看出来,柳洋点出来的人比剩下的人都要帅很多,起码颜值上是这样的。

    “把他们带回去吧。”柳洋对管家说道,准备带着剩下的人进包厢。

    管家此时也是一头雾水,他们家小少爷挑男人也就罢了,怎么审美还这么独特?专挑不那么帅的?

    “等等……”就在柳洋进门的时候,忽然又停住了,他烦躁的皱了皱眉,又冲管家一挥手,“算了,都跟我进来吧。”

    一番折腾,莫燃点的国色天香总算是到了,柳洋一脸菜色的回到座位上,在那看着莫燃细细打量刚刚被他带进来的男生们。

    如果不是他们脸上那稚嫩的痕迹,还以为是一群西装革履的精英呢。

    莫燃在看着他们,而他们也在进门之后便看到了包厢内的人,张恪捧着一本书坐在沙发上,头都没有抬一下,柳洋有点不安份的坐在那,观察着莫燃的神色,她要是多看了谁一眼,柳洋准会皱眉。

    “怎么不坐?”莫燃开口,跟那些男生说道。

    那些男生才忽然反应过来,顿时坐在了宽敞的沙发上,但不约而同的都坐在了莫燃对面,一排帅哥坐下来很是气派,但那么一对比,莫燃单独占据了一排沙发就显的奇怪了。

    莫燃笑了笑,“难道那边的沙发比我这里的好坐?为什么你们都挤在那?”

    一群帅哥顿时尴尬,下意识的看了看柳洋,原来他们都想错了……这包厢里是有女孩的,而且是如此美若天仙的女孩!他们都看呆了,即便见到了人,听到了她说话,但还是有点不确定是否真的有如此美的难以难说的女子……

    一头银发如瀑,轻轻的别在耳后,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那张脸当真极美,粉妆玉琢、倾国倾城亦不足以形容,那肌肤莹白似雪,嫩如娇花,一点瑕疵都找不出来。

    这样一个完美如画的女子,偏偏一颦一笑随性之极,当那双狭长的眼眸清淡的扫过他们的时候,仿佛给那完美的画注入了灵魂,一个轻易便能攫住人全部注意力的灵魂!

    “听不懂人话吗,别给拍卖行丢脸。”柳洋也在一旁催促。

    那些男生这才动了,有几个坐在莫燃旁边,但也没有敢太靠近,因为就在他们试图靠近的时候,有两道视线跟刀子一样冷冷的停在了他们身上,那眼神犹如实质,愣是让他们僵硬在原地,直到稍远一些坐下,那可怕的注视才不见。

    “小姐,喝点茶吗?”对面一个男生说道,那男生长得清秀,笑起来挺阳光的,可似乎有点紧张,因为他正对着莫燃,莫燃的实现很自然的停在了他身上,他终于忍不住先开了口。

    莫燃垂眸,见他还算顺利的倒了茶,放在她面前,莫燃不经意的问,“你好像很会泡茶的样子。”

    那男生一愣,随即笑道:“嗯,我的专业是茶文化,所以可能也就这点手艺拿得出手了。”

    莫燃端起茶杯饮了一口,“嗯,比我泡的好多了,你多大了?”

    “二十二岁。”

    “咦,还很小啊……”

    莫燃真的没有再看电视了,因为她忙着跟那十几个男生聊天去了,本来还很紧张的男生们在跟莫燃交谈的时候慢慢就放松下来了。

    这很神奇,明明刚见面的时候觉得她会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可只是聊几句,便发现她说话的方式那么随意,她知道的东西那么多,好像什么都可以拿出来说,不必担心在贵客面前说错话,因为她好像对所有的事情都抱有鼓励人的兴趣。

    “你在看什么?”莫燃忽然问旁边的男生,因为他正在注意力很集中的看着下面的拍卖台,莫燃以为出现了什么稀罕的拍品,便也看了过去。

    刚才光顾着聊天,莫燃并没仔细听到底拍到了第几件东西,却见那美女拍卖师正轻轻掀开拍品上盖着的红布,却是一只笛子。

    那人乍听到莫燃跟他说话,下意识的回头一看,虽然这半晌已经接受了他的确见到了一个天仙一样的美女,可现在正面一看,堂堂一个男生竟然脸红了。

    “是邬炀笛,相传是明末时邬炀王所有,传说邬炀笛是邬炀王和他王妃的定情信物,是一只绝少的传世宝物,这笛子是一个落魄的商人卖了抵债用的,真是有点可惜了。”

    莫燃又问:“你喜欢笛子?”

    那人点头:“我们专业要求至少精通五样古乐器,我首选了笛子,笛子很潇洒,相较于萧,它又更欢快,我很喜欢它的声音……”

    莫燃见他眼中流动的光,便知道他是真的喜欢,莫燃也很赞同的点了点头,“我也很喜欢。”

    那男生本来以为莫燃只是随口一说,却不想在那笛子拍到后来的时候,莫燃忽然按下了竞拍铃!那男生一愣,随即想到,可能是莫燃想自己买回来。

    莫燃这里一直加价,在竞拍到两万金币的时候就没有人跟价了,在这个拍卖行里,所有的拍品都是用金币交易的,一只笛子拍到这个价已经很厉害了,况且,这么一个赏玩的东西,没了也就没了,众人并不在意,他们真正在意的还没出来。

    当管家捧着笛子送过来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看柳洋,柳洋却下巴一抬,直接让他送到莫燃面前,莫燃拿着笛子看了看,“果然是好东西,有些灵性。”

    说着,见旁边那男生一脸向往的样子,就递给了他。

    “谢谢!”那男生有点激动的说道,然后珍而重之的捧在手里看了半天,再递回给莫燃的时候,眼中有着明显的不舍。

    莫燃却摇了摇头,“送给你吧,我留着也没用。”

    闻言,那男生一惊,其他人也是一脸惊讶加羡慕的看向他,倒不是因为被送了礼物,而是因为送礼物的人是莫燃!如此特别的对待让人打心眼里羡慕。

    “不行,这东西太贵重了!您不是也很喜欢吗?再说,我们不能收客人的礼物……”那男生反应过来后急着说道。

    莫燃却看了看他,道:“有灵性的笛子还是应该配给懂得珍惜它的人,在我看来,这笛子跟你最配,正因为我喜欢,才不想让它随便跟了一个不懂的人。”

    莫燃说的云淡风轻,那男生却是动容,两万金币如果兑换成华夏的钱,起码要几百万,这对他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以前也有女人高高在上的说要送他东西,他都用拍卖行不准他们接受客人的礼物推辞了,那只是他想给自己保留最后的尊严而已。

    可莫燃不同,她好像只是单纯的送一件礼物,无关它的价值,只因为他们相配,他握着笛子,竟有些遇到知音的感觉,不舍得再推辞了,可是……

    “让你拿着就拿着,怎么那么啰嗦,我在这里还敢有人说你什么吗?”柳洋终于忍不住扔下了手里的游戏,站起来说道。

    那男生紧紧的把笛子扣在怀里,看着莫燃欲言又止,柳洋却看了看时间后忽然赶人,“好了,你们都出去吧,这不需要你们了。”

    柳洋发话,自然没人敢说什么,一群帅哥就这么走了,都有些恋恋不舍,尤其是那被送了笛子的男生,忽然回头看向莫燃:“我们以后还会见面吗?到时候我吹笛子给你听。”

    说着,他举了举手中的笛子,莫燃笑道:“也许吧。”

    终于等他们都出去了,柳洋才烦闷的踹了一脚沙发,张恪也缓缓合上了书。

    “你这是怎么了?”莫燃看向柳洋。

    柳洋郁闷的又踹了两脚,“没事,玩游戏输了……”

    他算是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当初一口回绝了莫燃该多好,非要眼睁睁的看着她跟别的男生聊了那么久,聊的他心烦意乱。

    尤其是那些男生看着莫燃满脸都是惊艳的时候,有时候还会脸红!都是堂堂男子汉,脸他妈什么红啊!

    柳洋从来不觉得,这么点小事都能让他炸毛了,各种气闷。

    管家垂着手站在门口,他在想要不要先退出去,因为小少爷今天的情绪实在不对劲,可就在这么想的时候,莫燃已经把她的卡放在了桌子上,让他去结拍卖金了。

    那管家没动,因为柳洋先动了,直接把卡给莫燃推了回去,“你还真付钱啊,没听那邬炀笛是邬炀王跟他王妃的定情信物吗,你把定情信物送给那个小白脸是什么意思?”

    莫燃嘴角抽了抽,那柳洋现在一副悲情原配的口吻又是怎么回事?

    柳洋说完后似乎也意识到他的表达有点不对,咳嗽了一声,直接对管家道:“你去办。”

    管家应了一声,立刻溜之大吉了。

    莫燃无所谓的收回了卡,“反正你有钱,你送也行。”顿了顿,莫燃又道:“只是,那定情信物就是你送的了,难道不要跟刚才那个男孩说一声吗?”

    柳洋瞪大眼睛,“你在瞎说什么?那是因为你可怜那个小白脸,我才送的好吧?”

    “好吧,就算是这样。”莫燃收起了卡,靠在沙发上看向柳洋,“你这么大发反应干什么?”

    柳洋愣在那里,被莫燃那不带一丝杂质的眼睛看着,无言以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