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3. 九眼阵法?
    “你不是能看到吗?”莫燃回了一句,转而又问张恪,“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张恪这才抬头看向莫燃,“没事就不能叫你出来放放风?”

    这话说的,好像她成天过的是监狱生活似的,还放风呢……“当然可以,但我可不太相信你会是这么闲的人。”

    最近他们好像都很忙的样子,连短信都很少了,忽然叫她出来,莫燃肯定会觉得奇怪啊。

    张恪这才说道:“也没什么,就是要很久不见了,叫你们出来见见而已。”

    “嗯?什么叫‘要很久不见了’?张恪你这是准备去哪?有什么好玩的地方还不准备分享给我们?”秦歌顿时问道。

    莫燃也是微微一顿,要只是因为这样,那专门安排见一次面好像不太像张恪的作风,不过,苏文哲却拍了拍秦歌的脑袋,“动动脑子行不行,张恪八成是要准备闭关修炼了。”

    “闭什么关?苏小三你能不能不要动手动脚,本少爷金贵的头颅是你想拍就能拍的吗?”秦歌对苏文哲怒目相向,苏文哲则无所谓的瞥了一眼他那颗‘金贵的头颅’,道:“跟莫燃的将军一个色儿,将军被人摸的时候别提多高兴了,你能不能学学人家。”

    秦歌一双琉璃似的蓝眸顿时都要气红了,怎么一个两个都拿他跟将军比!自从莫燃出现,他帅气与高贵并存的金发忽然就跟将军成了一个档次!这简直是他的噩梦!秦歌顿时怒吼一声,那声音震的其他人都默默的捂住了耳朵,“苏小三你是不是找死!”

    柳洋赶紧打断了他们,“苏小三你能不能不要逗他,不知道这种一根筋的生物很容易爆炸的吗?我们现在在说正事,秦歌你也控制一下你的情绪好吗?”

    莫燃却意味不明的看了看柳洋,要说一根筋,她不信有人能跟柳洋比……

    秦歌这才勉强作罢,但还是给了苏文哲一个‘这事儿没完’的表情。

    “难道你要冲击驭物期了?”莫燃却忽然问张恪,而张恪也点了点头。

    莫燃问道,“那你现在的修为?”

    “筑基期九层后期。”张恪说道。

    莫燃稍稍诧异,这才多久啊,张恪就晋升了一个小境界!秦歌也相当惊奇,“张恪你最近是不是嗑药了?修为涨的这么快?这要是让我爷爷知道,又该说我不务正业了!”

    张恪他们四人修为本来差不多,现在这么一来,张恪晋入驭物期之后,他们之间的差距就大了,更何况,苏文哲和秦歌还要比张恪和柳洋大几岁。

    秦歌一脸郁卒,这可能就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不过很快,秦歌还是调整了情绪,道了声恭喜,“看来我也得抓紧了,不为别的,也得图个耳根清净。”

    柳洋则不知道为什么说话酸酸的,“反正我也快了。”

    一问之下,才知道柳洋竟然也已经筑基期九层前期了,秦歌一阵哀嚎,“你们怎么都偷偷晋级了?还这么快!是不是故意藏着掖着?还是不是兄弟了啊?”

    “恭喜,那今天这顿饭就当预祝你旗开得胜,早日归来吧!”莫燃则举起手中的被子,笑道。

    众人碰杯,聊了一会儿,莫燃忽然问道:“在京城的地界里,有多少是修炼的地盘,你们清楚吗?”

    苏文哲道:“大的地盘都清楚,小的地方也有专门的登记,怎么了?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莫燃是因为一直惦记着前几天无意间去的那个村子,所以才有此一问,而苏家好像就是管理这些地盘的,莫燃正好问对了人,便道:“前几天……我去过一个地方,那地方有点不对劲,我想知道那里原来是什么情况。”

    苏文哲他们相视一眼,又问:“是什么地方?有什么不对劲的?”

    莫燃在书架上找了一本京城周边的地图,给他们指了一下,大致说了一下那天晚上她遇到的事情。

    而听了莫谈的话,四人都是皱眉,苏文哲道:“我并不记得有这个地方,但如果屠村是真的的话,这件事情就不简单了,你先别再去这个地方了,我今天就回老宅先查一下有没有资料。”

    莫燃点头。

    吃过午饭之后众人也就散了,莫燃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公寓,结果当天晚上就接到了苏文哲的电话。

    “喂,莫燃我查到了,那个村子叫九眼村,本来只是个简单的小村子,有一片小的妖兽森林而已,可我查到一点特别的事情,电话里说不清楚,马上去楠山公馆吧。”

    结果,莫燃挂了电话之后就再次开车去了楠山公馆,还是中午他们那几个,一进门柳洋就道:“早知道今天中午就别散场,大晚上还火急火燎的赶过来。”他四下一看,“诶?苏小三呢?怎么还没来?把我们叫来,他却大摇大摆的迟到,这小子是故意的吧?”

    正说着,苏文哲的声音就从门口传了进来,“故什么意?我从老宅收拾好东西就马不停蹄赶来了,你以为老宅离这么很近吗?”

    苏文哲大步走了进来,他怀里还抱着一堆资料,直接放在了几人面前的桌子上,张恪拿走一些翻开看:“这些是什么?都是那个九眼村的资料?”

    苏文哲点了点头,几人却是惊讶,一个小小的村子竟然有这么多资料?也太夸张了吧?

    几人各自都拿了一些去看,过了一会儿,莫燃却疑惑道:“九眼村跟京城的修炼结界有关?这是什么意思?这个九眼禁阵又是什么阵法?”

    柳洋接着道:“九眼阵法的资料在我这呢,等我看看……”说着,柳洋一目十行的快速看着,越是往后,那晶亮的眼睛中越是诧异。

    “这上面说,九眼阵法是京城修炼结界的能量源,埋在地底深处,是上古时期便存在的阵法,一旦破坏,以现在华夏高阶修士的修为,恐怕是修复不了的。”

    柳洋惊讶的看向苏文哲,“苏小三,你在哪找的这些资料?怎么这么吓人?九眼阵法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埋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子里?”

    苏文哲却道:“就因为是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子,九眼阵法才能到现在都不为人知,当然,现在被我们知道了,我也是在找资料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顺藤摸瓜,竟然找到这么多东西。”

    “你是怀疑,井里的东西跟九眼阵法有关?”张恪问道。

    苏文哲道:“倒也不是,但因为这事正好出在了九眼村,这九眼村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是这个时候,也许莫燃发现了这个地方也不是什么巧合,你们应该知道,在修炼的世界里,没有巧合。”

    莫燃合上了手里的书,“九眼阵法是什么样的阵法,在这里也并没有记载,就算要去一探究竟,也得确保不会弄巧成拙吧。”

    在世俗界,修炼的世界跟凡人的世界在一定程度上是重合的,但正是因为有那无形的结界存在,仿佛将这两个世界隔开了,彼此平行了,可一旦这个结界消失,这两个世界就重合了,修者全部进入凡人的世界,那后果可想而知……一片混乱了。

    而九眼阵法就是结界的能量源,那这个九眼村可就牵扯的大了!

    “是啊,这可不是小事,我们得跟家族长辈说一声。”秦歌也道。

    张恪却微微皱眉,“不行。”

    “什么不行?”秦歌问道。

    张恪道:“不能跟家族里说,爷爷他们上次离开驼峰岭之后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们不在,这件事安排给族里的长老,必定又要大动干戈,那时才是打草惊蛇。”

    柳洋看了看张恪,也道:“没错,尤其是张家……算了,反正这件事情不能交给家族去办,如果九眼阵法真的在九眼村的话,绝对不能让更多人知道了,否则以后要是有人想钻华夏的空子,这里岂不是会防不胜防?”

    张恪最后拿定注意,“我们先去九眼村探探虚实,如果井里的东西真的威胁到了九眼阵法……”张恪眯了眯眼,顿了一会接着道:“我们见机行事,如果实在不敌,再紧急找爷爷他们回来。”

    几人都表示赞同。

    此时已经是晚上,莫燃他们各自回家,又准备了一天,第二天,莫燃他们乔装打扮,傍晚的时候进了九眼村。

    莫燃穿了一身黑色的劲装,把银色的长发束在头顶,英姿飒爽,尤其是在劲装的包裹下格外凸显的身材,柳洋刚见到莫燃的时候立刻背过身去,神神叨叨的念了些什么,缓冲了好半天才敢正眼去看莫燃。

    莫燃、张恪、柳洋三人隐在暗中盯着,秦歌和苏文哲两人乔装成两个散修,投宿在了那个客栈,两人自然是花了好大的功夫遮盖那出色的面孔的,秦歌找了一流的化妆师,等给两人化完了妆,还真有点看不出原样了,给苏文哲脸上贴了道疤,秦歌则直接把头发颜色和眼睛颜色也都弄成了黑色。

    秦歌和苏文哲刚进客栈,那一胖一瘦两个兄弟便热情的迎了出来。

    莫燃依旧藏在房梁上,对不远处的张恪和柳洋点了点头,表示她之前所说的就是这两个人,又指了指客栈的后门,口中无声的说了一个“井”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