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6 我是你的霊
    对于莫燃的惊讶,鬼王表现的很无辜,“不要再提鬼王了好吗?就算我是鬼王,你也是我的主人啊。”

    莫燃无语,愣愣的看着鬼王,这一瞬间竟有种召唤了一个烫手山芋的感觉,怎么都扔不掉了……

    莫燃轻轻皱了皱眉头,她不希望这件事情就这么混过去了,终是说道:“鬼王,凭我的能力还无法召唤你出来,我只是帮了鬼镇一把,这也是我跟鬼母事先的约定,你应该知道。”

    莫燃都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鬼王怎么都不能再轻描淡写的带过了吧?

    鬼王微微挑眉,点了点头:“我知道,但那只是你跟鬼母之间的约定,不是跟我呢……还有,亲爱的主人,你太小看你自己了,就算你不相信你自己,也该相信鬼王的主人,岂有能力不足之理?”

    莫燃微微眯眼,“我们不是一条路上的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鬼王轻笑着回道:“没错,你是人,我是霊,并非同类,可我是你的霊,一天是,一辈子都是。”

    莫燃一滞,“这是你的真心话?”

    鬼王却是微微沉吟,笑道:“也可能是为了讨好我亲爱的主人而说的话……”

    鬼王对答如流,可莫燃却并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也不知道他有何打算,知道再说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便打住不再说了。

    “那你随意吧,你还是自由的。”莫燃说道。

    打从这天起,鬼王便登堂入室,赖在莫燃家里了,莫燃整天不出门,鬼王竟也没有出去过,也不见鬼镇的人再来找他。

    莫燃用了几天的时间适应了这个公寓里多了一个男人,鬼王除了有时候会提一些比较奇怪的要求之外,并没有打乱莫燃的生活。

    而那些奇怪的要求也让莫燃够无语的,原因是鬼王找到了一件能让他打发时间的事情,整天抱着一台单反拍照,经常会让莫燃充当模特,莫燃暂且忍了,好在是拍照,如果是画像,她说不定会发飙。

    这天,莫燃从自己的卧室走出来,却见鬼王正穿着一身家居服坐在沙发上,桌子上放了一沓他自己冲印好的照片,看样子他是在挑选,听到声音便抬眸看去,“你要出门?”

    莫燃点了点头,她已经在公寓里待了快一个月,上次在九眼村的伤已经大好,她该去老宅看看了。

    莫燃还在想要不要问鬼王是否同行,鬼王却先一步说道:“是该出去透透气了,早点回来亲爱的主人,别忘了我还在家里等你。”

    这段时间虽然已经习惯了鬼王的‘口无遮拦’,可听他这么轻松的语气,还是忍不住嘴角抽搐。

    知道莫燃要出门,将军第一个窜了上来,它最闲不住了,这一个月给它憋坏了,小黑倒是并没有反应,莫燃索性带着将军一块走了。

    公寓里只剩下鬼王和小黑,鬼王仍旧慢条斯理的把剩下的照片都看了一遍,最后选出两张拿在手中。

    两张照片的主人公都是莫燃,一张是莫燃坐在阳台晒太阳的照片,眯着眼很是放松的样子,而另一张却像是偷拍的,因为照片的主人还在睡着,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衣趴在床上,后衣领掉了下来。

    奶白的肌肤在蓝色的被子映衬下格外娇嫩,而在她的后颈往下一些的地方,一对黑色的翅膀如刺青一般,格外醒目!

    若仔细一看,那翅膀竟与莫燃当初佩戴的那个项链一模一样!

    仔细看了半晌,鬼王才将那两张照片收了起来,站起身来正要走时,忽然回头一看,却见小黑正抬头看着他,一双紫色的眼睛死水无波。

    “也罢,带你出去转转。”鬼王着,拎着小黑的衣服把他拎了起来,小黑挣扎了一下,因为这样随便的拎法几乎要把他吊起来了,鬼王低头看了看他,不禁一笑,“就这么着吧,谁叫你如今变成了这副模样,总不能让本王抱着你吧?”

    小黑一双眼睛动都没动,也不知道能不能听懂鬼王的话,只是小手抓着鬼王的胳膊把自己调正了,而鬼王则拎着它从原地凭空消失了。

    不一会,鬼王已经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他凌空而立,俯身望着下面的深宅大院,手里拎着小黑。

    许是找好了落脚的地方,鬼王一闪身落在地上,看向小黑:“你自己隐身跟着吧。”

    说着就松开了手,这回小黑倒是听懂了,飘在空中,自己设下一个隐身结界,随着鬼王从转角处信步走了出去。

    这里看来也是一个修炼的地盘,街上的店铺多数都是与修炼相关的东西,行人也都是修者,按理说鬼王这样招摇过市,以他的相貌气质,定是会引起轰动的,可过往的路人却连多看一眼的都没有,原来鬼王也给自己施了小法术,旁人是看不到他真容的。

    鬼王的目的似乎很明显,他脚步不停的穿过一条条大街小巷,渐渐朝着僻静处走去,路过一处依山而建的大宅,门口把守甚严,而那高悬的门匾上却是大大的“赵府”二字!

    鬼王不疾不徐的从那门口路过,眼神在那门匾上掠过,一路上山,硬是将那整个赵府都绕了一遍,他的脚步看似很慢,可也不知道是怎么走的,那千亩有余的宅子,他也不过花了一个小时就绕完了。

    末了,鬼王站在一个突出的山崖上,这个地方虽是荒凉,可却很巧,能把那建造严密的赵府都尽收眼底!小黑现在已经不再隐身了,他飘在鬼王旁边,并不懂鬼王这是在看什么。

    过了一会,鬼王身后不远处的灵力微微波动,眨眼间出现了另外一个人影!那人穿着蓝色的华贵衣衫,俊美的面容上透着些让人敬而远之的冷意,额间一抹蓝色的晶石,衬的那人更加精致。

    来人却是鬼医。

    鬼王没有回头,但却知道是谁来了,“我说无涯,你来的真慢。”

    鬼医径自走上前,跟鬼王并肩而立,自然看到了赵府的全景,鬼医没有接鬼王的话,只是看了半晌之后忽然开口,声音是他一贯的冷,“你要干什么?”

    鬼王顿时笑了,那妖孽一般的容颜,不笑则已,一笑,仿佛天地都能失了颜色!只是这般美景此时无人欣赏,鬼医目不斜视,小黑更不用说了。

    “无涯?你怎就断定是我要做什么?我又能做什么?在世俗界有什么可作为的?”鬼王一边笑一边说,连问三个问题,好像在以此反驳,他也许就只是看看而已。

    鬼医却道:“你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呵呵……”鬼王笑出了声,仿佛鬼医刚才那冷冷的声音像是讲了个笑话,“无涯,你怎么就能断定我不会做无聊的事情?让我想想,也许,这也并不无聊,我家主人为了这个赵府伤神多日,我替她分忧,难道不是天经地义?”

    鬼医却忽然看向了鬼王,在他的视线下,鬼王依旧笑的自在,鬼医忽然问他:“为什么?”

    “有什么为什么?多了一个主人,多新鲜,我可是她的霊,想她所想不是应该?”

    鬼医那仿佛染着霜的眉宇微微皱起,似是并不赞同鬼王的话,“你不要管她的事情就是为她着想了!”

    鬼医那一向平稳的声音竟然多了丝丝起伏,鬼王何其敏锐,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便用那意味深长的眼神盯着鬼医了,而鬼医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的情绪变化,但并没有尴尬,只是若无其事的转开了视线。

    “啧,无涯,看来你对我家主人颇有想法啊……”鬼王慢慢的说道,那张妖孽一般的脸上不见喜怒。

    过了一会,鬼王先打破了沉默:“世俗界啊……真是藏了不少趣事呢。”顿了顿,他又看向鬼医,“无涯,你不觉得他们沉睡的太久了吗?就像我。”

    鬼医迎着鬼王的视线,“但你回来了。”

    鬼王笑了,嘴角高高的掀起,眼眸半垂,纤长的睫毛遮住了那颗妖冶的泪痣,他拍了拍鬼医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那又如何?无涯,霊界可是个好地方,没去过的人,穷极想象力都不会想到的好。”

    鬼医还待说什么,鬼王却是摆了摆手,岔开了话题,“既然我家主人想自己动手,那我就不掺和了,更何况,无涯你还这般不赞成我去助她一臂之力……可赵家可是个老树,根虬盘错,牵一动百,难道你就能保证她全身而退?”

    这一次,鬼医微微沉吟,“那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呵呵……你说的对。”

    ……

    而另一边,莫燃在离开了公寓之后便开车直奔老宅去了,莫燃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张家看守的门童不认识她,莫燃便在门口等着。

    不一会,张恪竟然亲自迎了出来!莫燃见他气息平稳,就知道他的伤应该也好的差不多了,不禁笑道:“怎么还劳驾张小爷亲自迎接?”

    张恪看了她一眼,“你要过来,怎么也不事先跟我说一声?”

    莫燃微微挑眉,听出张恪话中有异,但还是道:“我以为用不着,这不还是见到你了?”

    张恪道:“在家里闷了几日,一起出去走走吧。”

    莫燃点头,结果张恪并没有请莫燃去张家,两人在外面走了一会,径自去了柳家,在路上,莫燃才奇怪的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恪也不隐瞒,直说道:“也算不上什么事情,爷爷一直没有回来,九眼村的事情发生之后,几个家族的老祖直接出面,现在虽然已经重新布置了西南镇的结界,但此事不小,引发的事情也不少,张家……最近很乱。”

    莫燃知道张家内部一直都不是很太平,有一股人并不服莫三爷,而这一次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莫三爷却一直没有现身,这着实奇怪!那些想取莫三爷位置而代之的人,岂会措失了这次良机?

    “三爷爷去了哪里?你也联系不到他吗?”莫燃问道。

    张恪摇了摇头,“不行,爷爷也许知道九眼村的事情,但却没有现身,说明……他并不怕张家乱。”

    莫燃一时不知道怎么说,毕竟她对张家真正的情况不是很了解,只好问道:“那你呢?”

    张恪的眼眸微微暗了暗,“闭关。”

    莫燃点了点头,心想张家也只是有些人不服莫三爷而已,现在的张家,当家做主的还是张恪的父亲,莫三爷既然不主动回来,许是另有打算。

    却听张恪又道:“爷爷已经把张家最有价值的东西带走了,他已经没必要守着张家了。”

    莫燃下意识道:“什么东西?”

    张恪看向莫燃,张了张口,无声的说了三个字,“白孔雀。”

    莫燃顿时了然,张恪身上流着妖神族白孔雀的血脉,莫非这个秘密只有莫三爷知道?而莫三爷也早就告诉了张恪?否则,那天张恪又是如何解开自己身上的封印的……

    说着,两人已经到了柳家,柳家上下显然对张恪熟悉的很,一见是张恪来,也没问莫燃是谁,直接就放他们进去了,张恪带着莫燃熟门熟路的到了柳洋的院子。

    柳洋住的地方可并不像张恪那样雅致,院子里除了一些边边角角的盆景,到处摆的都是刀枪棍棒,莫燃一进门便看到了柳洋,柳洋正倒吊在一个单杠上,t恤也掉了下来,正好盖住了头,露出一大片结实的腹肌,身体慢慢的摇晃着,看起来有些百无聊赖。

    “有事启奏,无事滚蛋,不要烦你哥。”柳洋听到有人来了,只懒洋洋的说了一句。

    莫燃走上前去,伸手在那明晃晃的腹肌上摸了一把,“啧,身材不错啊。”

    柳洋猝不及防被摸了,那细腻的触感,只感觉一股电流从肚皮的地方飞快的窜到了全身,没等他去想是谁这么胆大包天敢调戏他的时候,那熟悉的声音便响起了。

    柳洋不知怎么吓了一跳,忘了自己还挂在单杠上,整个人都摔了下来!好在他动作快,飞快的一转身,背着地躺在了地上,而不是面朝下那么难看。

    柳洋掀开盖在脸上的衣服,果然看到莫燃正靠在旁边笑呢,柳洋躺在地上没动,盯着莫燃的笑颜有点发呆,直到莫燃低头看他,问他是不是摔傻了,柳洋才蹭的窜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嘴里嘟囔:

    “你要一直这么笑,哥再摔十次都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