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1 出发边堂!
    “嗯,让我想想,按照人类的说法,你们想要回归本体,至少要在修为达到历劫期吧。”鬼王接着道。

    三人刚刚从接受心法中回过神来,便听到鬼王这么说,都有些震惊,因为一个历劫期的修者,至少也要几百年才能成就!

    可他们却不怀疑鬼王的话,因为他们亲眼见过张恪上一次强行解开封印,内外俱损,修养了一个月才见好,现在他们的情况,就好像体内封印了一个强大的灵魂,可他们没有足够的力量才承载这个灵魂。

    “日后,我可以为你办一件事情。”柳洋看向鬼王,这个心法他总不能白要,这是他的原则,更是因为,这样一来,这就是他和鬼王之间的交易,跟莫燃没关系了,他可不希望让莫燃作为中间人去为难。

    苏文哲和秦歌亦如此承诺,鬼王则耸了耸肩,算是听到了,但不知是不是放在心上了。

    “莫燃,张恪也应该快出关了,等他出关之后我们就启程去边堂,京城最近会很太平,你待在这里我们也能放心。”柳洋又道。

    只是他刚说完,莫燃便道:“谁说我要待在京城了?”

    柳洋顿时正大眼睛,“什么?你又准备去哪里?”

    莫燃道:“当然是去边堂,否则你以为我最近一直在研究西南镇是为什么?”

    柳洋愣了一下,虽然他们最近一直在研究西南镇,可很多时候是因为他们几个行动不便,就让莫燃去整理那些资料了,并没想到莫燃也要去!“你去边堂干什么?”顿了顿,柳洋忽然一拍桌子,好像才反应过来,“你该不会也想去神之囚牢?”

    见柳洋惊讶的样子,莫燃不免好笑,“为什么不去?”

    柳洋看着莫燃,他怎么忘了,莫燃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冒险分子,天不怕地不怕,既然神之囚牢有了消息,她断然不可能只在一旁看着!过了一会,柳洋还是道:“这太危险了。”

    虽然莫燃的实力不凡,现在更有鬼王这个超级强大的霊,可是她到底只是刚刚迈入筑基期的绣着,很多不确定因素都能让人瞬间致命,而在神之囚牢那样的禁地里,到处都是不确定因素!

    “如果不危险,它也不配叫做禁地了。”

    莫燃道,看柳洋的表情,就知道他的担心,也知道,他们这一次下的决心到底有多大,也许莫燃不是如他们一样的修真世家,也没有那种身份从一个人忽然变成一个妖兽的经历,所以无法感同身受,他们是真想去一探究竟的,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

    顿了一会,莫燃又道:“神之囚牢这种地方,如果一直被尘封也就罢了,可如今出现了,而我既然知道了,就没什么理由只看不去了,更何况……我也想知道莫氏的渊源。”

    莫燃越来越觉得,莫家村的存在太不寻常,也许,她应该去找找源头了,莫家庄如果是因为莫氏而死,那这个世界上,谁想找到莫氏,谁就有可能是她的仇人!

    柳洋三人顿时不再劝了,以他们现在的默契,已经能够了解莫燃某些时候的决心,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

    而鬼王斜靠在沙发上,半垂着眼眸,没再说什么了。

    过了一会儿,柳洋端起杯子说道:“哈哈,那感情好,我们又要一起行动了,为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干一杯吧!”

    杯子轻轻碰撞,是几个年轻人慢慢探索的开始。

    ……

    自那日莫燃和柳洋三人在楠山公馆商量好一起去边堂之后,几人就再也没有见面,直到张恪出关,莫燃才收到他们的消息。

    张恪已经晋级到驭物期,在同辈之中真正是遥遥领先了,张家为专门为此庆贺,大设宴会,张恪每天见的人也不少,根本没有空隙离开老宅,直到二十多天后,张恪才离开张家。

    这天,便是几人约定好一起去边堂的日子。

    约定的地点直接定在了机场,当莫燃出现的时候,人来人往的机场便有些沸腾,莫燃本身就够出色了,更别说她身边还跟着一个妖孽一样的男人。

    一男一女都跟画里边走出来似的,以上吸引了不知道多少回头的路人,有些女孩举着手机拍个不停。

    莫燃四处看了看,从vip通道检票进去,站在那里等鬼王的时候,却见他整个人随意的站在那里,可那个负责安检的女子看上去手足无措的,都要傻了。

    鬼王带着一副墨镜,稍微挡住了那双更加妖孽的眼睛,可即便如此,这人摆在哪里都是个不折不扣的妖孽。

    “先生您……您不能过去,您的外套脱、脱一下……”鬼王正要走过来,那安检人员却是拦住了他,许是没见过如此美男子,就是他手上的皮肤都要比她脸上的皮肤好一百倍。

    站在他面前,呼吸都要停了,别说是说话了,平日里每天都要重复的再熟悉不过的话,却在这个时候卡壳了,那穿着制服的女子一张脸爆红,整个人都快傻了。

    莫燃站在对面微微笑了笑,果然同性和异性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刚才她过来的时候那个女子还是很淡定的啊。

    鬼王看了看莫燃,又转头看那穿制服的女子,“脱衣服?”

    那女子立刻结结巴巴的解释:“这、这是规定……”

    鬼王微微挑了挑眉,把外套脱下来放在传送带上,正要走过去的时候,却又被拦下了,还是那女子,这回她的脸更红,说话更加不利索了,“您、您抬、抬起胳膊……我、我要……我要……”

    眼看着这花痴的一幕,莫燃已经笑得不行了,瞧那姑娘,少女怀春啊……

    鬼王垂眸,墨镜后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只听他悠悠的道:“那不行。”

    那女子结结巴巴的话就这么被打断了,抬头看向鬼王,愣愣的,而鬼王却忽然伸出食指指了指对面笑的开心的莫燃,“看到了没有,那是我的主人,我在外人面前脱了衣服,回去之后她指不定会怎么罚我,你还想摸我,那我岂不是死定了?她可是说过,我的身体只能她一个人碰。”

    那女子呆呆的望向莫燃的方向,只觉那个银发的女子笑的那样好看,原来他们是一起的……

    鬼王慢悠悠的走过去拿了外套,又自然的牵起莫燃的手,“走吧,亲爱的主人。”

    等那安检的女子回过神来,两人都远了,而她才忽然想起来,刚才没有检查鬼王随身的物品!跑了几步一看,却只看到两人走在一起异常美好的画面。

    那女子顿时无比的失落,这世上竟然有那么完美的男子,而也只有同样出色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他吧……

    而另一边,莫燃暗暗挣扎了好几次,才从鬼王手里拔出自己的手,无语的说道:“你赢了,但你就不能换个说法吗,你这是在诋毁我的清誉。”

    鬼王若无其事的收回手,闲闲的插在口袋里,“呵呵,此言差矣,我是你的霊,在外人眼里,咱们之间可不清白。”

    莫燃更觉无语,他倒是挺明白,真把自己当成一个认人玩弄的霊了?“那也没必要大做文章。”

    鬼王却道:“既然这样简单方便,为什么要把事情弄复杂了?”顿了顿,鬼王忽然看向莫燃,微微低头,眼睛透过墨镜的顶端看向莫燃,嘴角勾笑:“还是说,主人觉得有名无实太吃亏?所以是在提醒我该做点什么?”

    莫燃脚下一闪,偏头看了一眼鬼王,顿时觉得,论脸皮厚,她是远远比不上鬼王的!

    不再搭理他,莫燃找到了候机室,快步走了过去,鬼王一笑,悠悠的跟着。

    候机室里,张恪四人已经到了,莫燃一进门便看到张恪,他正拿着一个魔方闲闲的玩着,如今他已经是驭物期了,实力是突飞猛进了,可气息却是更加内敛了。

    张恪从来都很稳重,可这一年多来,莫燃恍然发现,张恪的成长当真意外,小小年纪,竟然也有些东西慢慢沉淀了。

    “恭喜你出关。”莫燃边说边走了进来,鬼王则直接找地方坐下了,莫燃又很感兴趣的问道:“对了,你的五行属性是什么?”

    驭物期之间,五行属性都只是个模糊的概念,可驭物期以后,五行属性便会清晰,而且会修习无形功法,这才是最令人眼红的能力!

    张恪看了看鬼王,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这才回答莫燃的话:“木。”

    莫燃微微挑眉,“真适合你。”

    张恪却看着她道:“这有什么适合不适合的?”

    莫燃道:“木属性斯文一点,难道不适合你吗?”木属性最普遍的是功法是治愈,虽然也不乏强大的杀招,但那毕竟是少数,总之,莫燃觉得这个属性跟张恪很配。

    “哈哈哈……莫燃,你居然说张恪斯文!那我岂不是大绅士了?”柳洋顿时大笑起来,还没笑完就被张恪踢了一脚。

    当天下午,一行人便下了飞机,两辆车开着直奔郊外,找到了边堂结界的入口,当天就到了边堂地界上。

    边堂是西南镇的中心,也是各大门派和家族汇聚的中心,是西南镇最大的一个城。

    华夏的修真大派都集中在西南镇,其中以三大门派为最——天一门,仙剑门,神音派。

    这三大门派成立已久,是华夏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其中神音派规模稍小一点,但实力却与天一门和仙剑门相比也不遑多让,而最特别的是,神音派只收女弟子,是华夏所有门派当中,唯一一个女派。

    还有一点不得不说,赵家,也是在边堂,此次莫燃算是主动来到了赵家的地盘上,遇到赵菁和赵恒也许在所难免了,莫燃来之前不可能没有想过。

    可话虽这么说,刚到边堂第一天就遇到,也有些太快了,而且,这一次相遇也注定愉快不了。

    边堂的繁华比之无双城还要更甚,西南镇的修炼资源本就比西北镇的强出许多,更何况因为三大门派扎根在这里,边堂的繁华兼容性更高,在这里,也许什么人都能遇到。

    从张恪他们离开京城那一刻起,家族必然已经知道了,既然如此,他们便没什么好回避的了,柳洋便带着几人大摇大摆的进了醉仙居。

    莫燃还记得醉仙居,这是柳家的产业,无双城也有,而这里三十几层楼高的醉仙居,都是木质结构,有着钢筋水泥所无法企及的华丽和奢侈,比起无双城的醉仙居,这里的一点都不逊色。

    带路的小二倒是不认识柳洋,但柳洋一亮出他的钻石卡,那小二的腰都更弯了一些,毕恭毕敬的带着几人到了木质的直梯口,交给另外一个服务生,让他负责带柳洋他们到了二十五层的贵宾餐厅。

    二十五层的餐厅里,大厅中央都是盆景和珍贵玩物,这餐厅之中八面通透,莫燃一行从进入边堂地界后一直来到醉仙居,现在已经是夜幕垂垂了,雕花的窗户全部敞开着,夏天的晚风吹进来,边堂繁华的夜景一览无余,光是站在这里,都是一种无上的享受。

    而用餐的散座都是围着窗户摆放的,当然也有雅间,但不轮哪里,窗户外面都是一圈环绕整个醉仙居的回廊,可以站在外面看风景。

    “怎么样?边堂的夜景是不是别有一番滋味?”柳洋笑道,既来之则安之在他身上诠释的再好不过,现在他可丝毫没有离家的伤感和其它的担忧,满满都是对来到一个新地方的兴奋。

    莫燃点了点头,“的确,心旷神怡。”

    “几位是要在雅间用餐还是在散座?”带路的服务生问道。

    柳洋看了看窗边的散座,说道:“去雅间。”

    虽然在二十五层,根本没有拥挤那一说,但今天晚上人的确挺多的,许是跟最近各大门派公开遴选弟子有关。

    “好的,几位这边请。”那服务生恭敬的在一旁带路,看到几人走过,也有人好奇侧目,在这一层见到的人都是身份不凡的人,而一个聪明的人自然会去留意。

    雅间也是全木质的,镂空的雕花格外细致,这木质的隔层也只是起到隔离视线的效果而已,若说是声音,如果有心想听,这里哪位不是耳聪目明之人?

    只是,几人正走着,一个雅间的门忽然就被撞开了!一个人影从里面倒飞了出来,在光滑的木质地板上滑了两三米远,而那原本干净的地板上也拖出了一片不规则的血迹。

    而伴随着那人落地,里面也传出一个高傲中带着生气的声音:“狗东西!本小姐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而那飞出来的人正好停在了莫燃前面,莫燃刚刚一脚迈出,差点踩到那人的手,幸好及时收了回来。

    那人是趴着的,莫燃一低头便看到了他悲伤破碎的衣服,还有隐约可见的鞭痕,那鞭痕还很新鲜,正在冒着血,那人是长发,高高的竖起,此时有些凌乱。

    那人稍一抬头,便看到了停在他眼前的一双脚,可他好像并没有在意他现在的处境,也没有好奇是谁看到了他这样不堪的一幕,他只是一言不发的站起来,抬起袖子在嘴角擦过,抹掉了那鲜红的血,站在原地,也不动,更没自己走回雅间。

    等那男子站起来,莫燃才发现,虽然他是低着头的,但他很高,也很结实,从莫燃的角度,只能看到他菱角分明的侧脸,紧绷的下颚。

    “狗东西,还不给本小姐滚回来!等着本小姐请你吗?”正在这时,方才那女子又向外吼道,跟刚才比起来,现在似乎更怒。

    虽是这么说着,可一个高挑的女子立刻怒气冲冲的从那已经碎的不成样子的门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根蛇皮鞭,扬起鞭子便抽,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那鞭子也紧跟着落下,就在莫燃眼前,那鞭子缠绕在那男子身上。

    “啪——”皮开肉绽,那鞭子离开时,他的衣服又碎了一片,而伤口又多了一条。

    莫燃微微皱了皱眉,因为距离太近,那鞭子的响声都显得有点刺耳,莫燃转头看去,那一脸高傲的女子她不认识,可不小心却是瞥到一人,视线立刻转去。

    随着那女子一块走出来的有五六个女子,而其中之一竟然有赵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