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7. 喜欢有什么标准
    说着说着,张恪却是停了下来,莫燃更加奇怪了,“只是这样吗?自己选择性别?这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树类的妖有些在化形之前也是没有性别的,今天那个霊,看上去是男子打扮,也是男子身量,应该是男的吧?”

    张恪笑了笑,心道莫燃果然并不知道,他道:“白矖的特别之处当然不在这里,不管是男是女,白矖都是一种极特别的妖兽,别说是人类提起来垂涎欲滴,就是各类妖兽,也对他们趋之若鹜。````”

    “难道白矖的肉也很值钱,吃一口延寿三百年?”莫燃开玩笑道。

    “没错,白矖的肉……体很值钱,不会延寿三百年,但修为逆天飞涨却是真的。”张恪嘴角勾起,带起些邪恶的弧度,莫燃莫名的觉得很瘆人。

    “这话怎么说?什么肉……体?”莫燃问道,看着张恪眉眼间的懒散,却顿时觉得她好像问了什么不该问的……不该问的?应该没有吧,她只是想知道白矖有什么特别而已,还能特别到哪去……

    “白矖很强,也很弱。”张恪道,这个总结着实矛盾,却听他又道:“白矖是女娲娘娘按照自己的原型创造出来的妖兽,天赋自然不弱,非但不弱,而且是很强大的一种妖兽,可是有一点,一旦他们有了伴侣,不论男女,白矖的力量都会通过结合一点点的转嫁给伴侣,他们的天赋不会消失,仍然会快速的修炼,可只要交合,他们的力量就不会停止转移,也就是说,他们所有的修炼成果都会成为别人的,所以说,他们很强,可一旦有了伴侣,就会很弱。”

    说着说着,不知道何时张恪就站在了莫燃背后,俯身贴在莫燃的耳边,莫燃几乎能察觉到那似有若无的热气熏在她的耳后,“而那个白矖……现在很强,莫燃,现在知道怎么回事,你心动吗?”

    心动……但不是因为那个白矖,而是因为张恪靠的太近了……

    莫燃不太自然的挪开了些,摸了摸耳朵,“咳,的、的确挺特别的……但是修炼之事还是脚踏实地为好,我不心动。”

    “真的吗?”柳洋忽然又从莫燃背后冒出来,把莫燃吓了一跳,“白矖的力量是自然转嫁给伴侣的,不是非正当途径,所以不妨碍你脚踏实地修行,有一个白矖作为伴侣,你的修炼算是开挂了!莫燃,你真的不心动吗?”

    还真是……开挂了……

    “不心动。”莫燃却一点都没犹豫的摇头,看着张恪和柳洋不太相信的眼神,莫燃顿时笑了,“你们好像不相信我。”

    两人不知为何没说话,莫燃却耸了耸肩道:“对我来说,很多事情都可以随意,唯独伴侣这件事不能。”

    张恪和柳洋的眼神不约而同的闪了一下,柳洋的嘴快,颇有些急:“为什么?”

    莫燃瞧了他一眼,柳洋似乎也觉得自己问的太着急了,干咳了一声,那双明亮的眼睛有点闪烁,想解释却没什么可说的……

    其实修炼的世界并不是那么迂腐,非但不迂腐,某些方面甚至很糜烂,尤其是有霊界的存在。

    霊界固然让人类的修炼如虎添翼,可人类把霊当做玩物,不论男女,与自己的霊发生点什么那根本不算事儿,修者在找伴侣的时候也根本不会把这个放在心上,在这种情况下,遇到一个“洁身自好”的,那才叫反常。

    莫燃能召唤出鬼王那么强大的霊,更实在她才筑基期的时候,说明莫燃召唤的力量是一般人的几千几万倍不止!莫燃迟早会召唤出别的霊,而且每一个都不会弱!

    只是,莫燃对于霊的地位好像并没有明确的认识,她自己拥有如此厉害的能力,却也并没有表现出对霊的热衷来,这一点让张恪和柳洋既欣慰又担忧,欣慰的是,莫燃并没有那种对霊理所当然的玩弄之心,担忧的是,她接触的人少,而他们又可以不灌输这种想法给她,如果她哪天自己“想通”了,他们岂不是得急死……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为了变强什么都会做?”莫燃却是问道。

    “当然不是!”柳洋立刻道,保证的倒是挺快,可莫燃也是一副不信的眼神看着他,柳洋顿时就有点蔫。

    莫燃却笑了笑,在张恪和柳洋隐隐期待的眼神里缄默了,她的视线放到了店内琳琅满目的种子上,竟是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张恪和柳洋相视一眼,就在这紧要关头,莫燃怎么就忽然打住了?现在他们心里不上不下,难受的很。

    张恪向柳洋使了个眼色,柳洋瞪眼,你不是挺会说吗,怎么你不去问啊……两人僵持了一会,还是柳洋凑了上去。

    “咳,莫燃,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该不会生气了吧?”柳洋小心的问道,莫燃则道:“我生什么气?”

    “就……我不是说你随便,不对,不是这么说,我不是不相信你……也不对……我就是好奇,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柳洋说完,他自己都愣了,然后屏住呼吸等莫燃的反应。

    其实他真的很好奇,他喜欢莫燃,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颗心就丢在莫燃身上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喜欢去留意莫燃喜欢的东西,不管是吃的还是玩的,他开始关注男人和女人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就好像靠近莫燃的时候,她身上似乎总是香的,有时候那萦萦的味道能让他彻夜难眠。

    他迷惘了很久才算知道知道自己的心意,才算知道自己是所谓的情窦初开……可是,那个时候他才发现,他已经有了一个很可怕的情敌、张恪。

    他和张恪同岁,秦歌和苏哲都比他们两个大,他们四个人从小玩到大的,最为合拍,可在他们四个里,张恪却是最让其他三人信服的那个,倒不是论修为,而是张恪的脑子实在有点逆天,他总能走一步观三步,在别人还没看明白的时候,他已经运筹帷幄了。

    在别的事情上如此也就罢了,在感情上竟也这样!他敢肯定,张恪一定冷眼看了他全部的迷惘和纠结,只等他自己想明白的时候才嗤笑他。

    柳洋很兴奋,他倒是想冲到莫燃面前,把他的喜欢大声告诉她,在他眼里,这简直就是一件应该普天同庆的事情!他喜欢一个人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他是不是应该跟莫燃去表白,然后跟她结婚,然后带她去环游世界,做所有有情人该做的事情!

    他兴奋的几天几夜都睡不着,可张恪只一句“你以为她会愿意吗”就把他所有的激情都熄灭了,冷静下来之后,他才慢慢想明白,喜欢原来是个双向选择题,他喜欢她,她不一定喜欢他……

    他越是想走近莫燃,就越是觉得她远,像是在梦中,不管他怎么拼命追赶都抓不住,他怎么都想不通,有时候她就站在眼前,却好像她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直到那次她突然去了无双城,音讯全无,他才真的着急了!因为他害怕之前的感觉会变成现实,害怕莫燃真的就消失了,再也不会出现了!

    他度过了有生以来最漫长、最迷惘的几个月,他甚至有种感觉,如果莫燃不回来,他就要生无可恋了……

    直到,苏雨夜传回了消息,莫燃早就去了无双城,他才重新活了过来!那一瞬间他只有一个想法,从此以后,他再也不要让莫燃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了!

    去地下城,也许是他最正确的选择了,要不然他也不会看到莫燃记忆中的东西,要不然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什么莫燃的心总是那么远。

    他无法想象,她是怎么背负着那么沉重的回忆活着的,她的笑容明明清淡的像水一样,总是让人那么舒服,谁会想到这样的笑容背后藏着怎样日夜颤抖的灵魂!

    后来他明白了,她就像风,她有她的归处,一旦离开了,将会一丝痕迹都不留!如果她决定走了,他、张恪,也许都会成为她生命里的过客!她明明是个近乎无情的人……

    可他怎么都无法去埋怨她,因为没有谁能比她更了解,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失去了一切的感觉……

    在她看来,除了一条命,她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以前不敢说喜欢是怕被拒绝,现在还不说,却是因为,他自觉不配了。

    他心爱的女子每天想的都是如何变强如何复仇,他怎么能去想那些风花雪月的事情?至少,至少他也要等到让莫燃相信,他会是那个一直站在她身边的人才行!

    他是坚定了目标,可也要所有人都按常理出牌才行啊!张恪就不说了,苏小叔呢?鬼王呢?今天那个白矖呢?他又不傻,何况是自己的心上人,感觉自然灵敏的很!

    莫燃那么优秀,迟早会被更多更多人发现的,像他一样喜欢也不是不可能,那他岂不是会有很多情敌!这怎么能让他不担心!

    而且,瞧瞧莫燃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是那么出挑,不管是能力还是相貌,可莫燃为什么一点都没有表现出被谁吸引的感觉?当然他不是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只是很想知道,莫燃喜欢什么样的男人?还是说,经历过生死,她真的已经到了无情无欲的地步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在她报仇之前,他是不是应该先拯救一下莫燃的心……

    明明是想旁敲侧击的打探一下莫燃到底有没有情,可话一说出来就收不住了,听起来怎么那么傻……

    “不知道。”

    在柳洋紧张的快不能呼吸的时候,莫燃似是想了一会,最终这样说。

    柳洋的心剧烈的跳动着,差点就跳出来了,莫燃好像认真想过这么问题,而且也并没有排斥他这么问,仿佛得了鼓励,柳洋紧接着就问: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你喜欢什么样的长相?什么样的内在?难道没有吗?比如我喜欢长发的女孩,最好她的头发是银色的,我喜欢外柔内刚的女孩,当然,最好她肯依赖我。”

    柳洋说着,那一张脸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涨的通红了,而张恪皱了皱眉,简直想翻白眼了,你不如直接去说,你喜欢的人就是莫燃……

    莫燃也愣了一下,然后抓起自己的头发看了一眼,柳洋和张恪眼眸都是一缩,险些以为莫燃察觉到了什么,可几秒钟后,莫燃只笑道:“好巧,我也喜欢这样的女孩。”

    闻言,柳洋有点失望,莫燃,你是没懂,还是装作没懂……

    “那不行,你必须说出个样子来,你总不能说你喜欢女人吧?莫燃,你瞧瞧我,有时候我照镜子,自己都会被这张貌比潘安的脸帅到,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心动?这一点都不科学,你都让我开始怀疑人生了。”既然莫燃并不当真,柳洋干脆夸张的说道。

    莫燃却道:“如果因为一张脸我就要心动,那我见到张恪,见到秦歌,见到苏哲,见到鬼王,还有那么多人,我的心岂不是很忙?我是不是还要抽空对影自怜?如果是这样,那我岂不是迟早会死于心脏衰竭?”

    柳洋一愣,顿时大笑起来,捂着肚子笑的腰都直不起来,惹的很多人都向他们这里看过来,柳洋一边笑一边说看不出莫燃是这么幽默的人。

    最后还是莫燃不想这么引人瞩目,她的话止住了柳洋的笑声,“喜欢一个人哪有什么标准?三娘就跟我说过,在遇到爹爹之前,她觉得全天下的男人都是奴隶,没人配得上她,可事实上,她为了爹爹放弃了以前所有的坚持,我还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他们倒是等到了莫燃开口,可莫燃的一番话却说的柳洋和张恪沉默了许久,如果不是因为白矖这件事情,他们根本不会讨论到这个话题,更不会去试探莫燃的感情,无论他们之前怎么想,都想错了……

    莫燃不是无情,她有情,而且异常柔软,从她的话中能够感觉到,她把感情看的多重要,即便她现在不懂,也不会轻易拿她的感情来交易……

    ------题外话------

    啊啊啊新年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