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3. 厉鸣犴
    “莫燃,你认识赵家姐弟吗?”罗莘好奇的问莫燃,此时两人正走在学舍之间,离开了朝云殿。

    “认识。”莫燃点头。

    “我还以为你当真谁都不认识呢,这样我倒是放心了,日后你们可以做伴,否则在很难跟融入新环境的。”罗莘说道。

    莫燃笑了笑,觉得罗莘天真,问道:“罗莘师姐是觉得我不合群吗?”

    “不是不是。”罗莘立刻摇头,随机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在天一门总归跟别的地方不一样,尤其是首峰的弟子,多半都是有背景的,师妹你别怪我这么说,你若没有一些背景,在首峰会很难熬的……”

    罗莘说话的时候有些隐晦,莫燃看她的神色,就知道门派里也有许多不能说的事情,便装作没看到,什么也没问。

    “罗莘师姐,我看起来像是好欺负的吗?”莫燃笑问。

    罗莘却仔细看了看莫燃,看着看着,那有点婴儿肥的脸上却是一红,她似乎也觉得不好意思,扭过头说道:“像师妹这么漂亮的人,男子恐怕会怜香惜玉的,可女子就不好说了,而且,也有不少家族的子弟做惯了坏事,也不知道分寸,师妹还是小心的好……”

    莫燃摸了摸自己的脸,顿时有些无奈。

    “对了,今天在掌门之前出来的那三个弟子,是掌门的入室弟子吗?”莫燃问道。

    罗莘点了点头,“是啊,除了他们三个,也没有人能自由出入朝云殿了,掌门有三个入室弟子,那个唯一的女弟子名叫许昭月,她的修为已经是筑基期九层前期了。

    那个俊雅的男子名叫连城,是他们三人之中的师兄,他是边堂连家的公子,为人谦和,最受首峰弟子喜欢,也最受掌门器重,他的修为已经是驭物期四层了,而他的年纪却只有二十四岁。

    那长的最为高大的男子在……名叫厉鸣犴,入门最晚,可他的修炼天赋很高……这个人,师妹你以后离他远些……”

    莫燃看了看罗莘,心道这个师姐倒是有趣,三个人,说起来却是三种不一样的感觉,说到连城的时候话最多,也最雀跃,可在说厉鸣犴的时候却是吞吞吐吐,一副很不情愿说的样子,还有些避而远之的感觉。

    相比之下倒是对那许昭月的评价最为中肯了,果然,人还是会对异性关注更多一点。

    忽然,莫燃回想起来在朝云殿上那高大的男子过分热烈的视线,总有种毒虫上身的感觉,让人不自觉的难受,他就是厉鸣犴啊……

    “那个厉鸣犴怎么了?”莫燃问道。

    可罗莘却表现的很谨慎,她甚至左右看了好半晌才敢低声道:“他的修炼天赋极高,才二十三岁就已经是驭物期八层了,放眼整个天一门,也就他的修炼天赋最可怕。

    可这个人……很好色,据说玩弄过不少清白姑娘,也连累了掌门的名声,师妹你这么漂亮,还是躲着他点好……”

    莫燃皱了皱眉,一个好色之徒,自己不知道收敛,却让她躲着?这算是什么道理?“难道掌门就任他胡作非为?”

    “师妹你小声点……”罗莘扯了扯莫燃的袖子,似是和很担心他们的话被人听去,“掌门怎么会日日盯着自己的徒弟,再说了,厉师兄做事情从来让人拿不到证据,更何况,也没人找他麻烦……”

    “这是为什么?”

    “听说,那些女子都是自愿的……而其他人,就跟更没理由去找他的麻烦了,听说厉师兄的背景很复杂,再加上他自己本就是个杀伐决断的人,首峰还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总之,厉师兄的天赋还是很被掌门的看中的,也许掌门也知道一些他私底下的事情,所以才会对连师兄格外器重,而不是他……”

    莫燃挑眉,忽然笑道:“师姐你是不是太紧张了,既然是你情我愿的事情,那只能说这位厉师兄也颇有手段了。”

    罗莘却急道:“师妹你万万不可以这么想!我是听说,好多女子都因为厉师兄要死要活的,被他看上可不是件幸运的事……”

    莫燃看了罗莘一眼,她那着急的神色,倒像是慕容安迟早会被骗一样,莫燃不禁笑出了声音,不打算在逗这个天真的师姐了,否则她都快着急哭了。

    “呵呵,我只是随口问问,首峰这么大,我上的课也绝非厉鸣犴这样的高级弟子会涉足的,师姐你想的太多了吧?”

    “也许吧……”罗莘忧心忡忡的点了点头,其实她倒是觉得莫燃太不把她的话当回事了,或者说,她对自己的美貌太不了解了,厉鸣犴那个人的眼睛绝对比毒蛇还毒……

    而事实上,罗莘的担心不无道理,在跟罗莘分开之后,莫燃便回了自己的住处,她住的地方已经算是远了,在后山快要道悬崖的地方。

    一路走来,莫燃想了些别的事情,竟然没有察觉到一路有人尾随跟来!而且,那人跟踪的水平也很高,否则,即便莫燃心不在焉,也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察觉!

    莫燃站在她的院子门口,皱眉转过了身,要不是那人在这个时候可以露出了点气息,她还不会发现!

    莫燃眼神慢慢的在四处扫过,最后定格在一棵大树上,“既然都跟到了门口,不打算露面吗?”

    话音落下不久,几片树叶自树上飘下,紧接着一个高大的人影也随之落在地上,人虽高大,可动作却是行云流水,轻盈稳健,甫一出现,那人便目光炯炯的看着莫燃,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嘴角勾着一抹邪笑。

    “莫燃师妹的警觉性不错嘛,果然,人美,其它的也差不了呢。”

    那人说道,人长的那么高,声音却还挺好听,带着一种特有的低哑,当然,如果没有那如影随形的炙热视线,还有那玩味的笑容,莫燃对于这个不速之客的耐心也会多一点。

    在见到这人的时候,莫燃心中就咯噔了一下,这个眼神……好熟悉的存在感,原来,方才在朝云殿一直跟着她的视线竟然是他!她还以为是赵菁或者赵恒呢……

    跟罗莘分开才没多久,竟然这么快就见到了厉鸣犴!莫燃的直觉竟然在这一次失灵了!

    “厉师兄过奖了,如果不是师兄你刻意泄露了气息让我知道,恐怕我也不会发现。”莫燃说道,看着厉鸣犴高大的身体缓缓走近,还有那双紧紧锁定在她身上的眼睛,莫燃忽然觉得这个厉鸣犴很棘手……

    “呵呵……”那厉鸣犴不知为何一笑,不一会就停在了莫燃跟前,两步外的距离,比陌生近了点,比亲近收敛了点,可仍然是略带侵犯的距离。

    莫燃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厉鸣犴双手环凶,倒也没有再往前走,只是笑道:“真是可惜,师兄打听到你的住处之后就一直在路上等着,本想着亲自跟你认识的,看来,还是有人先替我介绍了啊。”

    莫燃也是一笑:“厉师兄身为掌门的入室弟子,天一门中之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无需刻意打听,厉师兄的名讳也到处可闻。”

    那厉鸣犴却是紧接着问道:“那莫燃师妹刻意打听我了?”

    这分明是歪曲了莫燃的意思!可作为一个新入门的弟子,莫燃不管怎么回答都于她不利,要是说打听了,岂不是说她对他感兴趣?对于这个传言中好色的厉鸣犴来说,这无疑会变成一种挑逗。

    可要是说没有,她的话已经说在了前面,既然厉鸣犴的这么出名,她为什么不闻不问?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顿了一下,莫燃只避重就轻的说道:“有不少师兄师姐已经跟我说过厉师兄、连师兄还有许师姐了。”

    “哦?”厉鸣犴却是好奇的跳了挑眉,仍然带着某种玩味,他对莫燃提到了连城和许昭月恍若未闻,只问道:“那他们是怎么说我的?”

    莫燃抬眸,厉鸣犴真的很高,一米九还要多一点的个子,也许跟苏雨夜的身高相仿,但是他却比苏雨夜壮了很多,苏雨夜是一个有着很高的自我要求的雅痞,包括他对自己的身材,同样有着很高的尺度。

    而眼前的厉鸣犴,他身上带着一股不加收敛的粗犷,有种野兽的感觉,可那种感觉只限于他的侵略性,跟那玄衣男子的杀气又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莫燃没想到厉鸣犴竟然追问的这么直接,这完全在两个陌生人谈话的技巧之外,这让莫燃很被动……

    “他们说厉师兄的修炼天赋在天一门无人能及。”莫燃慢慢道。

    “还有吗?”

    “他们说厉师兄的修为在天一门的弟子当中也无人能出其右。”莫燃又道。

    “哦,还有吗?”

    “他们说厉师兄出身名门,前途不可限量。”莫燃开始睁着眼说瞎话。

    “哦?还有吗?”

    “还有很多,但多半都是这些意思了。”莫燃说道。

    厉鸣犴的眼神早就在莫燃回答的时候越来越玩味,直到莫燃都说完了,厉鸣犴才微微俯下身来,那高大的身躯微微弯下来,跟莫燃之间的距离顿时更近了些,莫燃背后就是门槛,不能再退了。

    近距离的看着,厉鸣犴的一双眼睛乌黑的眼睛仿佛带着格外的专注,当真如毒蛇一般,当它锁定猎物的时候,眼睛会变的锐利无比,厉鸣犴一笑,“真的只有这些吗?他们难道没有说师兄我好女色吗?”

    莫燃眼神微微一凛,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厉师兄真会开玩笑,这我倒是第一次听到。”

    “呵呵,我原是不知道,我在首峰弟子口中,风评竟也如此好。”厉鸣犴说道,似乎只是随口那么一说,他的眼神毫不遮掩的在莫燃脸上游走,这么近的距离,足够他看的非常仔细了,那眼神一直游弋到莫燃的脖颈,才有些意犹未尽的收回。

    莫燃心中早已慢慢窜起了火苗,如此侵犯的眼神,若是换到别的地方,换成别人,莫燃定不会就这么忍着,可在天一门,在掌门徒弟面前,她却怎么都不能跟他动手!

    “厉师兄,天色也不早了……”莫燃正想逐客,厉鸣犴却快一步打断了她的话。

    “对啊,天色也不早了,站在外面说话实在不方便,莫燃师妹不请我进去坐坐吗?”他的语气熟络,一点都没有今天才刚刚认识的自觉,直起了身体,终于回到了莫燃勉强能接受的距离。

    莫燃心中再一次对厉鸣犴的厚脸皮感到不耐,莫燃知道,她的好脸色都快维持不住了,“这是抱歉了厉师兄,我刚搬来不久,屋子里还没有收拾整洁,不方便请厉师兄进去坐呢。”

    相比起莫燃表面和内心越来越大的差别,厉鸣犴却似乎是从始至终的心情好,而且,似乎还有越来越好的趋势,“这有何难?收拾屋子这种事情,本就不该师妹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儿来做。

    身为师兄,我自然有义务无条件的帮助师妹,不如我现在就去帮师妹收拾妥当。”

    说着,厉鸣犴侧身就想越过莫燃进门。

    这人竟如此油盐不进!情急之下,莫燃直接伸出手拦住了李明轩,掌心推在他的胸膛上,能清楚的感觉道掌下的触感犹如铁块一般。

    厉鸣犴看向莫燃,随即,那眼神慢慢移到了他胸前的小手上,眼神之中好像带着一团火,在莫燃的皮肤上跳跃着,那种存在感无论如何都忽略不了!以至于本来不觉得这样的行为哪里不妥的莫燃也猛的缩回了手。

    “天色已晚,还请厉师兄早些回去吧。”莫燃说道,此时,她的声音已经有些冷了。

    莫燃没有抬头看他,只是挡在了门前,再不相让,她想,如果厉鸣犴再近一步,就算担着第一天入门便跟掌门弟子大打出手这样的话题,她也要动手了。

    而厉鸣犴的视线在莫燃身上停了好久,他们似是僵持了一会,厉鸣犴才低低的一笑,胸腔震动的笑声颇为低沉,也莫名的愉悦,他忽然退后了好几步,站在莫燃微微抬眸就能看到的距离,笑着说道:

    “莫燃师妹,你可真没让师兄失望……”

    模棱两可的说完这句话,紧接着又道:“既然还没坚持,我走就是了,对了,有句话在朝云殿的时候就想对你说了……莫燃师妹,日后在天一门,师兄会多多关照你的。”

    那‘关照’二字,似乎说的格外轻快。

    ------题外话------

    犴(n),念四声,其实刚开始想起名厉鸣安的,怕泥萌不认识这个字,但还是觉得犴好,泥萌懂得,野兽派的,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