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3. 君子不强人所难
    明明过了几秒钟,莫燃却觉得漫长的很,鬼医唇齿微动,清冷的字眼从他口中溢出:“无涯。@@@小@说”

    莫燃都觉得自己松了口气,她以为,鬼医会不买厉鸣犴的面子,莫燃顿时觉得,还是让这两人分开比较好,她看向厉鸣犴,忽然道:“厉师兄,你不是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吧?我就不留你了。”

    厉鸣犴觉得好笑,他什么时候说有事情要忙了?这个无涯是什么人他还不知道,明明是他先来的,为何莫燃这么着急的赶他走?直觉上,他觉得那个无涯好碍眼!

    即便是见到那个可青,厉鸣犴也并没有放在眼里,可这个无涯,却让他着实忽略不了,“我什么时候……”

    厉鸣犴正要反驳,莫燃却直接拉着他往出走了,“有什么事情下次再说吧,你的事情比较重要……”

    厉鸣犴低头看着莫燃拉着他的手,白皙的手指抓住他半个手掌,一大一小两只手清晰可见,仿佛有许多微小的电流,从两只手接触的地方快速的窜了出来,要说的话卡在了喉咙口,厉鸣犴就那么跟着莫燃出了门,走下楼去。

    就在莫燃松手的瞬间,厉鸣犴变被动为主动,抓回了莫燃的手,大手将那只小手包裹住,紧紧的,一双野兽一般的眼睛更加深邃,他嘴角挑起一抹邪笑,“莫燃师妹,这是我们第一次牵手,是你主动送上门来的。”

    他抬起两人交握的手,莫燃想抽出手的时候已经抽不回来了,刚才只是情急之下拉了他走,莫燃怎么会想到这也能被厉鸣犴借题发挥?她皱了皱眉,觉得厉鸣犴的样子真的有些走火入魔。

    “你先放开我。”莫燃皱眉道。

    厉鸣犴却叹息了一声道,“莫燃师妹,你可真是神秘,刚才那个无涯,为什么不让我跟他再聊两句?既然是你的朋友,我自然会十分友好的,你这么着急赶我走是为什么?

    不过,你也不必紧张,我已经说过了,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有什么背景,这跟我喜欢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想张扬的,我一句都不会说。”

    莫燃看着厉鸣犴,他这番话还真说到她心里了,可是,他真的不是自作聪明吗?“厉师兄,你在说什么,我听不太懂。”

    “你是不愿意听懂而已,算了,你喜欢怎么样,那就怎么样吧。”厉鸣犴妥协一般说道,他忽然拉起莫燃的手,放在嘴边亲亲一吻,而莫燃一挣,这一次,厉鸣犴倒是主动放手了。

    “厉鸣犴!”莫燃的声音陡然转低,带着些警告的意味。

    厉鸣犴耸了耸肩,带着些无辜道:“我还是觉得你叫我师兄比较好听,这个吻,算是补偿吧。”

    莫燃眯眼盯着厉鸣犴,她想说她需要补偿什么?可现在却一点都不想跟厉鸣犴说话了,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跟厉鸣犴动武,把他打的趴在地上,然后让他不要再来骚扰她!

    “呵呵,莫燃师妹,你现在的表情,好像要吃了我一样。”厉鸣犴好像一点都没有感受到莫燃的怒气,反而笑的很开心的样子。

    “厉鸣犴,你喜欢我,是吧?”莫燃忽然说道。

    厉鸣犴挑了挑眉,“是,没错,如果师妹记不住的话,我可以每次见到师妹都说一次。”

    “不,我记住了,但我也不妨告诉你,我很讨厌你,我很烦你,如果你不是掌门的弟子,我连看都不想看你一眼,如果你记不住的话,我也可以每次见到你都说一次。”

    莫燃说道,那向来云淡风轻的眼中此时明显多了几分厌恶,莫燃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更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在这个天一门里,一切都是陌生的,她对任何事情都得存几分警惕之心,可只厉鸣犴这一个人,就弄得她束手束脚。

    莫燃一直都觉得,与人斗其无穷,撕破脸是下下之策,是智穷囊尽才会走的路,没想到,她也会被逼至此!

    而在莫燃那一句一句毫不留情的话说出之时,厉鸣犴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直至最后一点都没有了,那双漆黑的眼睛望着莫燃,不变喜怒,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可想而知,换做任何一个人,被这样说了也不会开心。

    “是因为他吗?”半晌,厉鸣犴忽然说道,那声音低沉,暗藏着危险,莫燃顺着他的眼神看去,才发现鬼医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竹楼的门口,俯视着下面。

    “你就是不愿意承认,你本身就很糟糕吗?”莫燃说道,现在也管不了鬼医了,他看着厉鸣犴,难道他觉得,他喜欢的人就必须也喜欢他吗?

    厉鸣犴的眼神再度沉了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更加冷硬,莫燃清楚的感觉到,他周身的气压都低了很多,她想,也许,厉鸣犴这样的天之骄子,根本没有被这样对待过吧?

    不过,出乎莫燃的意料,她以为厉鸣犴就算不会怒发冲冠,也不会一声不吭吧,可事实上,那低沉的气氛持续了一会儿之后,厉鸣犴只说了一句,“师妹,我想,今天不太适合继续聊这个话题了。”

    那意味不明的一句话说完之后,厉鸣犴转身便走,莫燃目送他高大的身影好像带着一团乌云慢慢往出走去,可刚走了没几步,却听一人道:“等等。”

    这话自然不是莫燃说的,也不是早就躲远的可青,而是一直站在竹楼上的鬼医,那不清不淡的两个字,却足以传到厉鸣犴的耳中,厉鸣犴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鬼医也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步伐不疾不徐,但也很快就到了莫燃跟前,他跟厉鸣犴相对而望,两人之间的气氛压抑,绝对算不上友好。

    莫燃看了看鬼医,不明白他为什么叫住厉鸣犴,她可是撕破脸才把人弄走的。

    “君子不强人所难。”鬼医说道,那淡淡的音调,话一出口,莫燃才算是明白,鬼医刚才应该是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了,但是鬼医会管这种闲事,却霊莫燃一阵诧异,也莫名的有些尴尬。

    “嗤……”厉鸣犴的反应更直接,他不屑的嗤笑了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敢问,你是以什么立场说这样的话?”

    ------题外话------

    离开了温暖的家,明天开始又要上班啦……

    不觉得鬼医说这样的话很搞吗,妖禁的男主里面可没有君子嘤嘤嘤(⊙v⊙)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