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5. 你愿意帮我吗?
    “你需要更多的人给你铺路,否则你真的以为一个人能做成什么事情吗?”

    莫燃还沉浸在鬼医刚才的惊人之语中,却听鬼医又道,这一次,莫燃却是愣了,鬼医的话不知道戳到了她的哪根神经,让她浑身都紧绷起来。『『『小『说

    一个人不能做成她想做的事情吗?

    这种话鬼医不是第一个跟她说的,可他却是最不留情面的那个,好像他就是那么清楚,她一个人一定会功亏一篑一样!

    莫燃无从辩解,因为她自己脑子里也很乱,很多事情忽然就搅在了一起,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鬼王呢?”这时,却听鬼医问道。

    “不知道。”莫燃无意识的回答,鬼王去哪里她根本管不着。

    鬼医站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要给莫燃一个独自思考的空间,还是他自己想安静了,只听他道:“我在这里等他。”

    说罢便走出去了,穿过两座竹楼连通的走廊,另外一个竹楼也只有两个卧室,其中一个是可青住的,另外一个是给鬼王留的,鬼王还没住过,鬼医便径自走进了那个房间,随手关上了门。

    楼下的树荫处,可青席地而坐,将军在他前面趴着,可青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将军金色的毛发,拄着头在两个竹楼之间看来看去,清澈的眼睛里满是疑惑和不解。

    “将军,你的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半晌,可青呢喃一般说道。

    “嗷呜……”将军懒懒的叫了一声,尾巴轻轻在地面上拍打,欺负它不会说话吗?小主人当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她是个很神秘的人……也是个很受欢迎的人……”可青自顾自的说道,不知怎么的,那表情就变的有点失落,“将军,我们是不是朋友?你的主人愿意跟我做朋友吗?”

    将军蹭了蹭可青的手,他只是觉得被摸着很舒服,好像并不明白可青的多愁善感,可青收回视线,“人类的世界好险恶,妖兽的世界也不一样了,可是,将军,你明明过的很开心……如果我是你,那该有多好……”

    ……

    鬼医走了之后,莫燃几乎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一直到日头偏西,一直到夜幕降临,莫燃就好像要一座雕塑一样,始终不曾动过,可青来叫过她两次,可都被莫燃挥退了。

    很多人都曾明示暗示她去结交世家的人,她自然明白其中的用意,可明白是明白,做起来却是另外一回事,她要走的路并不寻常,一不小心就搭上了性命。

    结交朋友莫过于一个‘诚’字,就算将来有一天会分道扬镳,那也是日后的事情,莫燃绝对做不出利用朋友的事,而也正是因为知道将来所走的路势必不同,莫燃更不愿意让自己陷得太深,日后徒增不舍。

    就像张恪,就像柳洋,就像秦歌和苏哲,若不是那意思生死相交,莫燃也无法对他们坦诚相待。

    说到底,莫燃只是个身负大仇的普通人而已,她出身江湖,有江湖人的洒脱和率性,她也见过听过朝廷弄权之人的明争暗斗,可从来不曾想过,自己去做一个手握大权的人。

    如果让她去培植自己的势力,去攻心,去经营下属,这门高深的功课,莫燃不曾学过,也不愿意学……

    可是,不如此的话,她不能报大仇吗?

    莫三爷身为张家几十年的掌权者,他打理着张家,在华夏一流家族之间游走而游刃有余,他身上有着经年来积淀的谋略和远见卓识。

    苏雨夜自小在军营长大,从一个小小的士兵一路爬上少将的位置,第三军团有着别的军团望尘莫及的团结和气势,苏雨夜看似风流却有着深藏不露的手段。

    鬼医作为鬼域四使之一,一直以来都是鬼王的左膀右臂,在鬼王被封印在霊界期间,鬼医的决断在群龙无首的鬼域残兵之中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鬼医虽寡言冷漠,可论到决断和手腕,恐怕鬼母、判官、阴童三个加起来都远不及他。

    而鬼王更不必说,他是天生的王者,他的领导能力不是任何人都能亲眼看到的,否则,这个世界就不可能这么太平了。

    而这四个人,他们都曾建议过莫燃去经营自己的人,可莫燃始终没有真正的付诸行动,因为她心里不愿意。

    在前世,身在江湖,她最不齿的便是朝廷的勾心斗角,每每与江潮聊起,都是当做笑话玩味的,那时,她一定斩钉截铁的认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做那样的人。

    可今天不知为何,鬼医的话忽然就刺激了她……

    从地下城回来之后,莫燃好不容易有了一些仇家的线索,可是困在华夏,始终不得进展,那个蜘蛛印记,到底代表着什么?她在华夏已经待了快两年,修仙之路慢慢,两年时间对于一个修者来说并不长,只是弹指一瞬而已,可对于她来说,却长的很!

    她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慢慢的修行,她的家人还不知道魂归何处,她却连去须弥界的办法都还没有找到!难道,她真的错了吗?如果她自己做不到,是不是真的应该去借助别人的力量?

    可是,别人凭什么为她出生入死?她要那什么来偿还人家的忠诚?

    莫燃自小学的是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这叫她如何去做一个铁石心肠的权谋之人?

    厉鸣犴只是一个例子,恰好送上门来的例子而已,他喜欢她,虽然莫燃觉得烦,但以此作为资本拉拢一个人,那是莫燃绝对做不出来的事情!即便厉鸣犴愿意,莫燃也无法苟同。

    两种迥然不同的想法在莫燃脑海中进行着天人交战,忽然间,莫燃站了起来,快步走到门口,推开门直直的走了出去,月色如水,莫燃踩着清冷的月光一直走到鬼医门口,不知道是冲动使然,还是心不在焉,门都没敲一声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莫燃独自在房间是忘了点灯,可鬼医却是故意没有点灯的,黑暗对于他来说才更自在。

    莫燃一直走到床边,鬼医就躺在床上,在莫燃推门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那双淡漠的眸子一直注视着莫燃停在他跟前。

    莫燃直直的望进了鬼医的眼中,只听她道:“你愿意帮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