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6. 多加小心
    鬼医慢慢坐了起来,对于莫燃这突如其来的话,他好像并不惊讶,或者说,根本没什么事情是能让他惊讶的,一双眼眸微抬,“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莫燃道,她来找鬼医是冲动使然,可她的脑子却是清醒的。

    “为什么找我?”鬼医又问。

    “……我不知道。”这一次莫燃却是顿了一下。

    从被鬼母找上开始,从莫燃知道了鬼镇的存在开始,她跟鬼镇一直都是亲密之中保持着距离,她知道,鬼域的事情她是掺和不起的。

    这几乎成了她的一个原则,即便契约了鬼王,这个原则也不曾变过,鬼王不止一次的说过莫燃太过固执了,不愿意向他开口求援,那都是因为,莫燃不愿意违背这个原则。

    可如今,在她对鬼医说出那句话开始,她就已经违背了这个原则。

    鬼医看着莫燃,过了一会,才缓缓点了点头。

    莫燃迟疑的看着他,“你这是、同意了?”

    “嗯。”鬼医轻轻的嗯了一声,显的那么云淡风轻。

    倒是让莫燃惊讶了,就……这么容易吗?“你都不问问我,我让你做什么吗?”

    鬼医却道:“如果你知道要怎么做,就不会来找我了。”

    莫燃终是无言以对,颇有点挫败的坐在了一旁,微微垂着头,声音也显的低沉,“你太可怕了……”

    就在鬼医淡淡的看向莫燃的时候,她又说道,“幸好,我不是你的敌人。”

    在鬼医面前,她太嫩了。

    安静了一会儿,莫燃也渐渐完全冷静了下来,她方才越来越清醒的意识到,就在刚才,她已经把鬼医拉到自己的阵营了!这难道不是一个奇迹吗?

    她端详着鬼医,不久之前她还在挫败自己根本不会用人,可一句话就拉拢了鬼医,她是不是应该对自己高看一眼?

    鬼医刚开始并没有在意,就那么任由莫燃看着,可过了好半晌,许是莫燃的视线太过直接,干扰到了他,他方才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莫燃却道:“我在想,大军师,我该如何给你报酬?”

    鬼医看向莫燃,经她提醒,似乎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过了一会道:“先欠着吧。”

    报酬这东西,不管是俗气的还是不俗气的,不管是莫燃有或者没有的,关键是……鬼医都不缺……莫燃也明白,所以笑了笑,说道:“好,那就欠着,总会有你感兴趣的。”

    “那么,大军师,您有别的吩咐吗?”过了一会,莫燃又道。

    鬼医看了看莫燃,见她脸上笑意盈盈,不久之前的愁云尽散,她是个内心很强大的人,应该说,异常强大,外部给她的压力越大,她成长的越快,在一般人都试图躲进龟壳的时候,她却拼命的迎难而上,即便会撞得头破血流……

    “吩咐没有,但你应该跟我坦白一些事情。”鬼医说道。

    莫燃微微愣了一下,也对,她既然选择相信鬼医,让他知道她的一切也是情理之中,可是,有些事情,若是让她亲口提起,还是很艰难……

    莫燃稍稍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身体斜坐着,下巴放在椅子的靠背上,她得感谢这昏暗的夜色和房间,让她稍稍能找到一点安全感。

    “你们都知道,我不是真正的莫燃……可我本来的名字,也叫莫燃,只是同名不同命而已,我的家在另一个位面,只是,现在没了……”

    莫燃缓缓的说道,让她提及过去,就像是逼着她脱下厚厚的盔甲,瑟瑟的站在人前,她不得不承认,这绝对是她最软弱的点,是撑起她精神世界的支柱。

    正因如此,她才那么谨慎,她不能让任何人动摇她,有些人,她不是不信,而是不能信,因为她不能容忍走进她的世界然后又退出的人……

    “有人跟我保证过,他们可以复活,而我一定要找到他们……”莫燃说完,静静无语。

    莫燃以为,鬼医会有很多问题,可最终他只问了一个,“妖禁是谁给你的?”

    虽说没有在莫燃的伤口上撒盐,可莫燃身上秘密那么多,唯独这一点只有天知地知莫燃知、疯老九知,想当初疯老九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不能泄露给任何人的。

    “这个……一定要知道吗?”莫燃微微皱眉。

    鬼医看出了莫燃的为难,并没有紧抓着不放,可是却道:“不必说了,但你成为这个莫燃,一定不是偶然。”

    这个世上,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让妖禁认主的……

    莫燃点了点头,她的神色也有些严肃,这一点她也想过,而且想过不止一次,只是她到底想不出什么,她的阅历太浅薄了,可这一年多来,莫燃越来越坚信,莫家村与莫家庄之间必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也是为什么,她必须去神之囚牢的原因。

    莫家村和莫家庄都是她的家,更何况暗中还有着隐秘的关联,追溯莫家村的过往,对于她来说、势在必行。

    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微微亮了一些,原来,不知不觉,这都过了一整夜了,天色已经泛白。

    “你先回去吧。”鬼医忽然说道。

    “那你呢?”莫燃反问。

    “就在这。”鬼医道。

    莫燃点了点头,想到厉鸣犴还知道鬼医来找他,只是,不知道厉鸣犴会不会去调查……又想到昨天的事情,莫燃眉心跳了跳,厉鸣犴受的伤不轻,应该会消停些日子吧……

    “那我先走了,我今天要去历练,可能要两三天才能回来,你确定没有什么话对我说吗?”莫燃说道,她知道鬼医一定有很多疑问的地方,她的意思是,既然她选择了相信鬼医,就不会回避什么,鬼医并不需要担心她的情绪。

    可鬼医看了看她,似是在想该说什么一样,最终道:“多加小心。”

    莫燃一愣,万万没想到只等到这样一句嘱咐,到底是鬼医的脑回路跟她不一样,还是她哪里表达有误?

    “喔……”莫燃悻悻的走了,既然鬼医没什么要问的,她就不必追着提醒了。

    而在莫燃离开之后,过了一会,鬼医却站了起来,径自到了书房,书房的笔墨纸砚一应俱全,都是可青布置的,鬼医取来一张宣纸,用两尊镇尺压好,一边研磨,一边似在思索,也没掌灯,现在屋子里微弱的光亮对于鬼医来说已经足够了。

    半晌,鬼医提起狼毫毛笔,在宣纸上快速的书写,不出半个小时,他慢慢放下毛笔,似是写完了,眼眸在宣纸上慢慢的掠过,此时透过他平静的表面,不知道那脑海中想的是什么……

    忽然,鬼医抬手一翻,掌心之上却是出现一个精致的沙漏,那里面蓝色的细沙正慢慢流逝,眼看就要全部漏光,鬼医闭了闭眼,手指在帝陨之上轻轻划过。

    当最后一丝细沙落尽之后,鬼医睁开眼睛,那漂亮的眼眸之中划过一瞬荒芜的苍白,然后才渐渐有了神采,很快又沉寂下去,变的荒芜……

    ……

    莫燃从鬼医房间出来之后,快速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换了一身衣服,刚一出门便看到可青和将军站在门口。

    “你要出去吗?”可青试探着问道,他的声音很小,可眼里却有点跃跃欲试的神色。

    莫燃点了点头,笑道:“是啊,我要出去,但不能带你去,不过以后有的是机会,在天一门,你还是待在这里最好了。”

    莫燃对他直言不讳,她看得出可青很想重新看看这个世界,但她能保证的,只有她这个院子而已。

    “无涯暂时住在这里,你不用去打扰他,将军会陪你玩的。”莫燃又道。

    “好,你也小心,早去早回。”可青道,给莫燃让开了路,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但也有点责怪自己太没轻重了,能待在这里在几天前已经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嗯。”莫燃应了一声,在将军跑向她的时候把它赶了回来,将军有点委屈的嗷呜了一声,也只能看着莫燃走远了。

    莫燃径直到了常务司,她来的挺早,约好的罗莘几人还没到,莫燃便浏览起了这些天的悬赏任务,他们今天要接的是二星的任务,任务内容是拿到一片无相蛛的腹甲。

    不久后罗莘便到了,他们小队的人陆续到齐,也就前后不够半个小时,需要准备的事宜他们上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沟通好了,所以在人到齐之后便出发了。

    这个临时小队有六个人,只有莫燃一个新弟子,另外无人都是元婴期的老弟子,也都是首峰弟子。

    无相蛛所在的地方名叫泥石滩,是一片大沼泽,路程较远,他们到了目的地,最快也要一整天,而泥石滩的夜晚可不是那么好过的,除了昼伏夜出的无相蛛之外,还有号称沼泽杀手的毒蛭。

    既要避开夜晚泥石滩的危险,又要拿到无相蛛的腹甲,这两者是无法两全的,但要想最大程度的降低危险,他们只能在天黑之前赶到泥石滩,选好地方之后,一直埋伏等到晚上无相蛛出现,他们取了无相蛛腹甲之后立刻离开。

    二星的任务是很常见的任务,本身并没有太大的难度,可森林之中危机四伏,谁也预料不到会有什么危险出现,更何况,对付无相蛛对于六个筑基期的修者来说并非难事,可如果在晚上惊动了毒蛭,那可就捅了马蜂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