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4. 只要你是我朋友
    阳炎嘴角的笑容明显了很多,看着唐甜意有所指的说道:“唐甜小姐,人如其名……”

    “我却不这么觉得,我父亲一直觉得,他给我取的名字跟他所期望的女儿背道而驰,他为此后悔过不止一次……”

    唐甜却一点都没有买阳炎的面子,笑着说道,阳炎则是挑了挑眉,眼眸略微发亮,似乎更感兴趣,他低笑出声:“唐小姐说话很有趣呢。”

    “是吗?可了解我的人也并不会这么觉得。”说着,唐甜转向莫燃,似乎不太想跟阳炎继续聊天似的,“莫燃,一会你还有事吗?”

    莫燃摇了摇头,从明天开始,天一门的课都不需要她去上了,而她们的所有老师都变成了天一门的十二峰峰主,这算是天一门史无前例的事情了吧!

    “那正好,我跟你一块回去吧,现在还这么早,我自己实在无聊。”说着,唐甜搭着莫燃的肩膀便打算离开,完全无视了两旁站着的阳炎和厉鸣犴,也并没有去熟悉其他人的意思。

    莫燃一边跟着她走,一边想的是,唐甜做事情根本不需要考虑别人的想法,就像今天恒清圣人忽然宣布了要单独训练剑阵这件事情,七个自家入室弟子,三个天一门弟子,唯独唐甜算是“来历不明”的,却又是最受恒清圣人照顾的。

    说不定,恒清圣人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也跟唐甜密不可分呢……

    而在莫燃和唐甜离开之后,阳炎才收回了视线,他似笑非笑的看向厉鸣犴,“厉师弟,你的气色看起来不太好啊。”

    厉鸣犴一笑,“多谢师兄关心,前些日子受了点小伤,不碍事。”

    “哦?是谁有这个本事?竟然能在厉师弟手下占了便宜?”阳炎好奇道。

    “师兄真是抬举我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自然有比我强的。”厉鸣犴说道。

    “呵呵,明天就要一起训练了,师弟的身体不碍事吧?”阳炎又道。

    “无碍。”厉鸣犴轻描淡写的说道。

    “那便好,离开山门已经有十几年光景了,再回到这里,还跟师弟师妹一起训练,说起来,还挺期待呢……”阳炎看了看演武场上下左右,似乎真有些怀念的意味,接着又道:

    “只是,莫非是我太久不回门派,门派的规矩已经不复从前了吗?虽然这样也不错,可是被两个可人的师妹如此无视,师兄还是很不甘心呐,厉师弟,你是不是能稍微透露一点她们的事情?”

    厉鸣犴抱着双臂,有点可惜的说道:“如果我知道,当然不介意分享给师兄,可是,我并不清楚,因为唐甜的确很神秘,知道她底细的,也许只有师傅。”

    阳炎却是回头,笑的有点意味深长,“哦,那另外一位呢?那么一个绝色佳人,难道厉师弟也一点都不清楚吗?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显然,阳炎还是挺清楚厉鸣犴的作风的。

    厉鸣犴眼眸微微暗了暗,面上却不动声色,牵出一抹笑容,“师兄是说莫燃吗?很可惜,莫燃是太简单了,除了她叫莫燃,除了她本就是华夏的散修,别的也一概没有了。”

    阳炎耸了耸肩,意识到在厉鸣犴这里什么都问不出来,不过,他看了看门口的方向,却是说了一句:“有时候,越是简单的人,才越是复杂,不是吗?”

    厉鸣犴没说什么,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却说莫燃,她和唐甜离开之后,还没下山,莫燃忽然停住了脚步,说道:“去别的地方吧。”

    唐甜有点莫名其妙的停下,问道:“嗯?为什么?”

    “我现在也算是有特权的人了,不享受一下好像对不起这个身份。”莫燃轻松的说道,其实她只是不方便带唐甜回去而已,鬼医还在她那呢,以唐甜的直觉,很难不察觉到。

    “哈哈,那你要下山去吗?那当然好了!”唐甜顿时笑道,对她来说,出去显然要比在门派待着更合她的心意,说着就拉着莫燃继续走了,只是没走几步她就反应过来了,忽然问道:“不对啊,你家里不还藏着一个小美男吗?你舍得就这么抛下他?”

    莫燃看了一眼唐甜,“我只是说出去走走,没说去什么地方,唐大小姐以为我想去哪里?”

    唐甜楞了一下,很快笑道:“哈哈哈……对对对,不是你想去,是我!”

    于是,光天化日,莫燃还穿着一身蓝白的天一门弟子道袍,便跟唐甜堂而皇之的走出了天一门的山门,不多久便出现在了边堂最繁华的街道,最热闹的楼宇,日夜不歇的弄月楼,去的是唐甜在这里的长期包厢。

    莫燃进去的时候包厢内已经很热闹了,歌舞不停,红纱绿影之间,有几个人在暧昧的追逐,还有几人早就忘情的啃在一起,衣服随便仍在地上,透过影影绰绰的纱帘和镂空木雕,能看到交叠在一起的人影忘情的起伏。

    这一次……比上次莫燃来的时候**多了,这些不知道是唐甜在哪里交的朋友,即便唐甜不在这里,他们也可以肆无忌惮的在这玩。

    唐甜只在进门的时候扫了一眼,随后便淡定的穿过狼藉的大厅,往另一个房间走去,倒是有人注意到了唐甜和莫燃的到来,上前询问唐甜是否要一起玩,唐甜拒绝了。

    在走到另外一个房间时,有人上前开了门,唐甜刚一进去便回头看了看莫燃,“那些都是边堂的一些世家公子小姐,不成气候,若是有些价值,介绍你们认识也好,只是完全没那个必要。”

    莫燃一顿,心中有点奇怪,像这样的话,唐甜总是如此不避讳的当着她的面说,这让她有时候很难分辨,唐甜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在唐大小姐眼里,是不是很少有成气候的?偌大的边堂,细数一些大家族,也不过就是那么几家,如果他们都不算什么,那我还认识他们干什么?有了你唐大小姐,我岂不是什么事都省了?”

    唐甜坐在了底垫上,笑道:“哈哈,这话你可说对了,只要你一天是我的朋友,我的一切都任你取用。”

    莫燃坐在了唐甜对面,闻言,她抬头看了唐甜一眼,唐甜已经在跟那个不男不女的老鸨在说话了,而莫燃却在琢磨那句‘只要你一天是我的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