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6. 梁上莫燃
    若儿被拖走之后,莫燃身边倒是清净了许多,只是,莫燃却无法像唐甜一样,根本不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

    剩下的那个锦儿从始至终都很有眼色,他只在适时的时候插嘴,话倒是也不多,只是在若儿被拖走之后,倒酒的任务就到了他的手上……

    许久,唐甜推开了身边的人,自己拿着一个酒壶和酒杯走到莫燃身边坐下,她亲自给莫燃倒了酒,笑道:“莫燃,你可真是个不会掩饰情绪的人,你在怨我对刚才那个小倌下手太狠?”

    莫燃看了看唐甜,也不得不说,唐甜这人很聪明,即便莫燃表现的已经够自然了,可她还是能捕捉到莫燃隐晦的情绪。

    只是,莫燃摇了摇头,说道:“怨你谈不上,我只是很好奇,你似乎很讨厌霊。”

    莫燃有眼睛会看,唐甜对很多霊都下手非常狠,基本上跟着唐甜的霊,日子都不会太好过,白矖也绝非特例。

    而在莫燃的话音落下之后,唐甜嘴角的笑容很明显的暗淡下来,直至消失,那双精明的杏眼中带着灰暗的神色,莫燃绝对想不到,唐甜第一次在她面前变脸,却是因为她提起了霊。

    “如果很为难的话,就当我没说,这杯我敬你。”莫燃举起酒杯跟唐甜示意,她似乎戳到了唐甜的痛处。

    可唐甜却道:“莫燃,你知道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吗?”

    莫燃看了她一眼,唐甜如此一丝不苟的样子,还真让人不习惯,更何况,这问题也问的太刁钻了一些,“每个人关于痛苦的理解不一样,有的人觉得死就是最痛苦的事情,有的人还觉得活着才是最痛苦的事情。”

    “那对于你来说,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唐甜盯着莫燃,似乎这才是她最关心的。

    唐甜专注的神色仿佛要看进莫燃的灵魂深处,莫燃不太理解为什么唐甜会给人这样的压迫感,可她神色不变,只轻笑了一声,道:“想象不到,我还没有经历过什么事情称得上是‘最痛苦’的。”

    这显然不是真话,起码在莫家庄被灭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莫燃几乎生不如死。

    “真幸福。”唐甜缓缓摇着头说道,她仰头喝光了杯中的酒,笑了,只是那笑不知为何充满了讽刺,“莫燃,你可真幸福,没有痛苦,那是什么感觉?”

    她忽然靠近莫燃,“可我不一样,从我出生那一刻起,我的痛苦就开始了,而且永无休止,那些痛苦是霊带给我的,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应该有霊存在,他们都该死,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应该死了!”

    莫燃微微心惊,为唐甜眼中那真实而强烈的杀意,只是,不等她继续探究,唐甜就给莫燃重新倒了酒,呵呵的笑道:“不提这些扫兴的事,我们继续喝酒,说起来,你真的很喜欢上次那个小美男吗?”

    “怎么这么问?”莫燃无法回答,只好把问题丢了回去。

    “自从来到这弄月楼,你可对谁都没有多看一眼,到底是这弄月楼里的美男姿色太平庸,还是你的眼光太高?”

    “话不能这么说。”

    “那要怎么说?总不能是因为,你要为小美男守身如玉吧?”

    唐甜这话完全是当做玩笑说的,莫燃知道她纯粹是看热闹,便任凭她说,莫燃也不接话,只是那酒却被一杯一杯的灌了。

    正在这是,一个人走了进来,在唐甜身后小声说了句什么,只见唐甜顿时冷笑了一声,挥退了那人,放下了酒杯,对莫燃说道:“莫燃,我先失陪一会,你现在这玩着,如果觉得闷,这楼里的人随便你使唤哪个。”

    “怎么了?”莫燃顺口问了一句。

    “没什么,一点小事,我很快就回来。”唐甜轻描淡写的说道,虽是如此,可她的表情是毫不掩饰的阴沉。

    莫燃点了点头,便也没有再问,唐甜走了之后这屋子里就剩下那四个小倌,除了那个弹琴的,其他三人倒是试图接近莫燃,只是好不容易等着唐甜走了,莫燃自然不愿意再应付他们。

    “莫小姐,您要是不喜欢我们,只管当我们不存在便是,如果我们现在出去,多半跟若儿是一个下场。”那锦儿低着头说道,莫燃一愣,看了他一眼,他倒是聪明……

    莫燃只好收回了赶人的话,她做不出那种眼睁睁把人推入火海的事情。

    莫燃本想等着唐甜回来的,只是唐甜所谓的‘很快就回来’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莫燃等了很久都不见人影,便跟那锦儿说了一声,她自己出去转转,如果唐甜回来就让她等等。

    这一次那锦儿乖巧的应了,莫燃走出了房间,沿着回廊慢慢踱步,此时的弄月楼更加热闹,莫燃漫不经心的四处看,也许是真的无聊,她猜测着某个人的身份,偶尔听听他们的对话,过来搭讪的人都被莫燃赶走了,在唐甜面前是不得已为之,对着别人却再也没有什么耐心了。

    又过了半晌,莫燃忽然觉得脑海中有点眩晕,靠在走廊上,方才意识到,怕是那粉玲珑的后劲上来了,虽然一直用灵力压制着,可她也喝了不少,尤其是她的酒量还真不能高估……

    看来不能等唐甜了——

    莫燃心里想着,便打算先走一步,可刚走了没几步,却见两个女子站在走廊的拐角处,其中一个女子正哭的很伤心,而另外一个女子正在安慰她。

    “你我姐妹一场,从进这弄月楼就没有分开过,我以为你早已经认清我们是个什么身份,看透了这世上的男人也哦都是一个德性,只管让自己活的稍微顺心一点便是了,可你还是痴心错付了。

    你应该知道,不管你喜欢的人是谁,都不会有结果的,更何况,你看看你喜欢了什么人?那是天一门掌门的亲传弟子!就咱们楼里的姐们儿,为了他寻死觅活的还少吗?可结果如何?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今天你就是真的死在他面前,他也照样不会管你!”

    那劝慰的女子越说越气,可那哭泣的女子却越哭越伤心,两只手死死的捂着嘴压抑着哭声。

    “你哭有什么用!如果让妈妈知道你这样,说不定直接把你送到下面了,到时候你就完了!那才是真的生不如死!”那劝慰的女子又是恨铁不成钢又是心痛的说道,听得出来,她是真的在为另外一个女子担心。

    莫燃脚步顿了顿,天一门掌门的亲传弟子?听起来还这么风流,她几乎立刻联想到了厉鸣犴,会是他吗?

    “他明明说过,他是真的喜欢我,他愿意带我走的……”那哭泣的女子好不容易止住哭声,哽咽着说道。

    “你……怎么连这种话都能信!男人在床上什么话说不出来!我……”那劝慰的女子气急,正想再说,迎面却走来几个人,那女子急急拉着那哭泣的女子走了。

    莫燃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在那两个女子急急躲开的时候,莫燃一闪身便跟了上去,那两人躲进了一个房间,正要关门,莫燃却抵住了门。

    那正要关门的女子吓了一跳,脸上马上换上了笑容,只是那表情转换的太快,看起来很不自然,“这位小姐,您有什么事吗?”

    “你刚才说的人可是厉鸣犴?”莫燃问道。

    那女子脸上的笑容更加僵硬,她自然能认得莫燃的衣服,也是天一门的弟子,只是她不知道,刚才她说的话竟然都被莫燃听去了,那她跟厉鸣犴是什么关系?会不会随便找个名头来找她的麻烦?

    “小、小姐,您说什么呢?我听不……”那女子正想矢口否认,莫燃却直接打断了她,“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们做什么,你只需要告诉我,厉鸣犴在哪里就好了。”

    莫燃刻意释放除了一些威压,这两个女子只是炼气期的修为,自然受不了莫燃的威压,那女子冒着冷汗,指向了对面的一个房间。

    莫燃向后看了看,便松开了手走了,而那女子松了口气,却顿时意识到刚才她不仅承认了她说的就是厉鸣犴,而且还给莫燃指了路!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那女子方才惊疑不定的关了门。

    莫燃径直朝着对面的那个房间走去,这里也是包厢,莫燃在门口站了几秒钟,本想找找有什么隐蔽的地方能进去的,可最后失望的发现,弄月楼是的建筑格局像个‘回’字,窗户都朝外,而这里在二十几层,她要从窗户进去的话反倒要费一番功夫,更何况,现在还是大白天,这种翻窗的事情也不合适。

    最终,莫燃堂而皇之的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的人还不少,庆幸他们玩的忘情,并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这个包厢的格局跟唐甜的是一样的,莫燃一进门便向右拐去,沿着那些卧室走。

    莫燃拦住了一个喝的醉醺醺的男子,看他的穿着倒是很讲究,佩戴的法器更是不少,一看便是世家子弟的做派,“厉鸣犴在哪个房间?”

    “什么?找厉公子?”那人口齿不清的回道,好不容易站稳了脚步,看向莫燃的时候整个人都似傻了一般,嘴角还明晃晃的流出了口水。

    莫燃厌恶的皱了皱眉,重复了一遍:“厉鸣犴在哪个房间?”

    “啊?找、找他做什么?美人儿,跟我走吧,厉鸣犴算什么东西,不过就是走了狗屎运进了天一门而已,我可是……”那人摇摇晃晃的,话都说不清楚,可一双眼睛仍然贪婪的望着莫燃,说着,竟然身手来拉扯。

    莫燃轻易的避开了,她袖子里滑出一把匕首,冰冷的刀刃抵在那人的脖子上,那人自己站不稳,撞在了莫燃的匕首上,那脖子上顿时拉出一个血口子。

    有酒精麻痹着,那人傻傻的摸了一把,摊开手的时候却看到满手的鲜红!

    “厉鸣犴在哪个房间?”莫燃问了第三次,而那人似乎被鲜血刺激的清醒了点,颤颤巍巍的给莫燃指了方向,莫燃收回了匕首,但直接点昏了他,把他仍在一旁的角落,这才去刚才他指的那个房间。

    到了那个房间门口,莫燃驻足,观察一会,轻轻一跃便落在木质的房顶的横梁上,用匕首轻轻挑开了上面的小窗,慢慢推开了一些,还没看到人,里面的呻吟声便传了出来。

    把窗户开大了一些,这下看到了床,乱扔在地上的衣服,床上两个人密不可分的纠缠在一起,莫燃只能看到两人几近**的身体,那雕花的床沿,正好挡住了两人的头。

    没看到正脸——

    莫燃摸了摸自己微微发烫的脸,心想一定是酒劲上头,而不是因为房间里少儿不宜的画面和那女子一声比一声高亢的呻吟。

    她一路打听到了这里,其实本意很简单,她只是想看看厉鸣犴所谓的喜欢,他既然能那么斩钉截铁的跟她说了喜欢,却还能跟别的女子滚床单,这样的喜欢算是什么?

    莫燃努力屏蔽里面的声音,她得等着确定,里面的人是不是厉鸣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