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9. 三人见面
    莫燃无视了蹭上来撒娇的将军,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刚刚扑上床,却险些跳了起来!她往旁边一躲,头疼的看着睡在她床上的人,为什么偏偏挑今天回来了?

    莫燃趴在了枕头上,有气无力的说道:“能不能别总是睡我的床?”

    “我倒是想睡我的床,可你这里没有我的位置。”鬼王说道,他撑起身体,凑近莫燃轻轻嗅了嗅,“你喝酒了?”

    “嗯。”莫燃随意应了一声,才想起来她给鬼王准备的房间现在住着鬼医……

    “呵呵……”鬼王不知为何轻笑出声,“亲爱的主人,你最近好像过的很好啊。”

    莫燃趴着,只想睡觉,也没听清鬼王在说什么,而鬼王仔细看了看莫燃,有趣的挑了挑眉,不仅喝酒了,而且这是喝醉了?

    没过多久,莫燃的呼吸就略微重了起来,她睡着了。

    鬼王本来是有些话要说的,见此情形,自然是没处说了,他也趴了下来,侧头看着莫燃,见莫燃常常的睫毛微卷,脸颊还泛着两团红晕,嘴唇微微张开,轻缓的呼吸着,莫名的撩动人心。

    她喝醉的模样,还真可爱……

    如果不是因为喝了酒,莫燃也不可能这么放心的就睡了,还没把鬼王赶走。

    莫燃在睡觉,而鬼王在看莫燃睡觉,这么一看,不知不觉竟过了许久,一直到夜幕降临,一直到房间里漆黑一片,两人谁都没有动一下。

    房门开启的咯吱声在静谧的夜晚格外清晰,鬼王的眼眸微闪,黑暗中看向进来的人,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又重新走了进来,一直停在床前,看了看睡的人事不省的莫燃,也不说话,拉来一张椅子坐在旁边。

    “无涯,你这是干什么?大半夜的怎么有闲心出来串门了?”鬼王懒懒的声音问道。

    “你怎么回来了?”鬼医却是反问。

    鬼王轻笑了一声,“无涯,这才多久,你竟然就登堂入室了,你说,作为我的手下,你现在算不算是吃里扒外?”

    若是忽略鬼王玩笑的语气,这话算是很重了,可鬼医却只看了看熟睡的莫燃,淡淡的反问:“她对你来说是外人?”

    吃里扒外的前提是,那个人是外人才行,可现在,莫燃可是鬼王的主人……

    闻言,鬼王却没有反驳,他的眼眸微微垂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好半晌,鬼王伸出手,轻轻摸了摸莫燃的脸颊,手心的温度很高,他轻轻叹了口气,似乎有些烦恼的说道:“亲爱的主人,好像……惦记你的人越来越多了,连无涯都被你墙角了……”

    鬼医在一旁听着鬼王这一语双关的话,却没有表态。

    又过了一会,却听鬼王忽然说道:“既然来了就进来吧,躲在外面做什么?”

    房间里只有三个人,睡着的莫燃,鬼王和鬼医,而鬼王这话显然不是对屋里的谁说的,而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门吱呀一声响了……

    来人自然的关上了门,走了进来,房间里很黑,但似乎并不影响他的视觉,在大致看了一眼之后,他的视线在鬼医身上停留了一会,然后也若无其事的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了。

    “呵……你现在过的很好嘛,你的主人、似乎很‘疼爱’你。”却听鬼王说道,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半垂的眼眸在来人身上轻轻扫过,略带兴味的说着。

    来人却是白矖,不管是他身上的血腥味,还是那些好像从来没有消失过的鞭痕,都逃不过鬼王的视线。

    白矖看了他一眼,碧绿色的眼眸在黑暗中寂静荒芜,似乎并不愿意回应鬼王的嘲讽。

    其实,白矖跟鬼王是认识的,不仅认识,彼此还算了解,在霊界还未出现的时候,他们就曾见过面,而且因为三界混战之时,白矖作为妖神族,跟鬼王所代表的无间界立场相左过,也一致过,也就是说,他们敌对过,也合作过。

    并且,在霊界封印之时,鬼王和白矖更是做过很久很久的“邻居”,只是,白矖早了几年被召唤出来。

    所以,两人算是重逢,也正因如此,在白矖有些时候跟莫燃的谈话中,才会显示出他对鬼王很清楚……

    “你该不会只是来发呆的吧?”鬼王又问。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而来。”白矖这一次说话了。

    鬼王却摇了摇头,“并不知道。”

    白矖看了他一眼,心知鬼王是装糊涂,三人之后默默无语,谁都没有说话,而且谁都没有走,鬼王和鬼医待着也就罢了,白矖既让也么离开的意思。

    鬼医不会说什么,鬼王则压根没有开那个口赶人,因为白矖这种人,不是两句话就能赶走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熟睡的莫燃开始有点不安分了,她先是翻了几次身,后来又是踢被子,似乎睡的不太舒服的样子。

    刚开始鬼王还在莫燃踢开被子的时候帮她盖上,后来重复了几次,莫燃干脆把被子往身底下一压,侧了个身继续睡,鬼王瞧了瞧莫燃,见她安分了,也就不执着于她是不是盖被子了。

    只是过了不久,莫燃又动了,她扯着自己的衣服,似乎很不舒服,但又脱不下来的样子,最后只把领口拉了下来,才舒服一些。

    不一会,她又动了,这一次还是在扯她的衣服,只是因为脱不了而不满的哼哼起来,眉头皱着,很生气的样子,只是,睡着的她根本不知道在为什么生气,或许只是纯粹自己气自己。

    只是她一定不知道,每次她一有动静,三双眼睛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一直道她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嘴里嘟嘟囔囔的发泄,三人的眼神都有轻微的波动。

    “好热……”莫燃不甚清晰的嘟囔了一句,酒后发热的身体,越睡越热,穿着衣服很不舒服,可是自己又脱不了,似乎睡梦中发了狠,只听‘撕拉’一声,布匹撕裂的声音在黑暗中格外清晰。

    莫燃撕坏了她的道袍,才慢慢褪下了外衣,只穿着丝绸的里衣,揉揉的贴在身上,玲珑的曲线毕露,这样一来舒服多了,慕容安才蹭了蹭枕头继续睡了。

    只是,在她折腾了好半晌之后的房间,似乎更加安静了,安静的有点不同寻常。

    之前盖的被子被莫燃压在了身底下,鬼王从后面又取来一床薄一点的被子,给莫燃盖上,可没过多久,莫燃又踢了被子!

    不知道鬼王哪里来的耐心,一遍一遍的重复着给莫燃盖被子的动作,只是,就算他不厌其烦,莫燃也总算知道,有个人一直在旁边‘捣乱’,在鬼王又一次给莫燃盖上被子的时候,莫燃踢开了被子,还一把抓住了鬼王的胳膊按在怀中,嘴里还胜利一般哼哼了两声。

    被拽着胳膊,鬼王的姿势不太舒服,只是他现在恐怕没空管什么姿势不姿势,那双总是漫不经心的眼眸放大了那么一瞬,转而变的越来越暗,他垂眸看着睡的不自知的莫燃,掌心是前所未有的柔软触感,四有万千细小的电流,从掌心的每一根神经和血管传遍全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