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2. 能不能教我炼丹?
    莫燃是突然决定让鬼医帮她的,在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她根本没有去想鬼王这一层,当然她也很意外,鬼医竟然也不放在心上,等她冷静下来一想,她口口声声说了不跟鬼镇再有牵扯,这不是马上就打了自己的脸吗……

    所以莫燃什么都没说,裹着被子玩沉默,也正好白矖回来了,他问莫燃:“水准备好了,我抱你过去吗?”

    白矖这么说完全是看莫燃裹的那么严实,再加上她现在还很虚弱,这话自然而然就说出口了,只是莫燃却抽了抽嘴角,她还没到那种连路都不能走的地步,更何况,她也没和白矖熟悉到这种地步,“你怎么不说帮我洗?”

    白矖愣了一下,随即道:“那要吗?”

    看他的样子,似是很认真一样,如果莫燃真点头了,他似乎真会效劳一样。

    莫燃也愣了一下,她跟这种人开什么玩笑,纯粹是给自己找不痛快,闷闷的说了一句“不要”,裹着被子自己下床走过去了,进浴室的时候还有点不放心,特意在浴室外面设下了结界。

    三人目送莫燃走进浴室,鬼王才睨了一眼白矖,“你是有多讨厌唐甜,才这么殷勤的过来讨好我家主人?”

    白矖也看了他一眼,“这两者并没有关联。”

    鬼王眯了眯眼睛,他似乎明白白矖说的是什么意思,白矖则直接说了声“告辞”就离开了,莫燃现在已经没事了,他再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了。

    直到白矖离开,鬼王才悠悠的叹了口气,“无涯,你说,为什么一个两个都来粘着莫燃?”

    鬼医似乎并不好奇,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不知道。”

    “为什么不知道?那你是为什么?总不能说,你是为了我吧?无涯,咱俩相识多少年了,你可从来没对我这么好过。”

    鬼医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问了一句:“你在好奇什么?”

    鬼王顿了顿,是啊,他在好奇什么?莫燃走的地方越多,她结识的人自然也越多,身怀妖禁,如果莫燃愿意,她可以契约的霊也会很多,可是,鬼王好奇什么?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半晌,鬼王才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踱步出去,“无涯,今天晚上你没地方睡了。”

    不久前才说了要在莫燃房间里“将就一下”的鬼王回了原本就是给他准备的房间,留下了鬼医一个人,鬼医看着门口的方向,过了一会淡淡的收回视线。

    等莫燃出来的时候,却见只有鬼医一个人了,也没问那两个哪里去了,反正不在她这里就挺好。

    鬼医在桌子上放下一个玉瓶,“这是火还丹。”

    莫燃稍稍惊讶了一下,火还丹是六品丹药,同样品级的丹药还有水还丹、土还丹、木还丹、金还丹,各自的作用不同,水还丹治的是外伤,是所有伤药当中的极品,土还丹治的内伤,木还丹治的轮海,金还丹治的是经脉,只有这火还丹,治的是神识。

    众所周知,对于一个修者而言,很多伤都能致命,但唯独神识伤了,却是能叫人万劫不复的,因为神识这种东西是天长日久增长的,不是说有灵丹妙药、修为增长它就一定能涨的,而且,神识一旦受创,也是几乎无药可救的。

    炼制火还丹的材料极其稀有,火还丹可以温养神识,算是为数不多的针对神识的丹药中的一种。

    “给我的吗?”莫燃明知故问,她的脸色还不太好,但许是刚刚洗了澡的缘故,脸上残留着少许红晕,只是那双眼睛却若有所思的看着鬼医。

    鬼医没有说话,他点了点头,莫燃拿起那个瓶子看了看,火还丹至少是六品,而出自鬼医之手的话……这丹药还说不定是几品呢。

    莫燃忽然问:“无涯,你是几品的炼药师?”

    鬼医看了她一眼,“不知道。”

    不知道?莫燃顿了顿,鬼医所谓的不知道一定不是字面上的意思,难道说,鬼医的水平、并不在她所理解的品级之内?

    想到这一点,莫燃顿时惊讶了,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就像鬼王和鬼医他们的实力一样,鬼王虽说是霊,但一般的霊能用星级来衡量,可鬼王呢?她可完全感受不到鬼王的星级!

    而鬼医,虽说他是人,但他的能力本就诡异的很,他的修为更说不清是什么程度,那他的炼丹术、不在九品之内好像也说得过去了……

    莫燃的眼睛亮了一瞬:“你能不能教我炼丹?”

    这个想法莫燃以前有过,但那个时候她还没有跟鬼医熟悉到可以跟他提这种要求的程度。

    “你想学炼丹?”鬼医问道。

    “是啊。”莫燃肯定的点头,炼丹谁不想学?如果自己可以炼丹,以后就不用去求什么丹药师了。

    鬼医顿了顿,虽然他想说如果莫燃想要丹药,他有的是,但最终只道:“也好。”

    鬼医在自己的储物空间里找了找,半晌才找出几个莫燃能看的卷轴,“这些你先拿去看,等你看完了,我再教你炼丹。”

    莫燃接过了那几个卷轴,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自己这算是捡到了天大的便宜吧?她还在想着怎么谢谢鬼医,鬼医却好像并没把这件事看的多大,交代完之后也离开了。

    ……

    第二天,休息了几个小时的莫燃精神还算不错,而且,那火还丹的确很管用,神识的疲惫感消失的很快,莫燃出现在演武场的时候,其他人也基本上到了。

    “早安,莫燃师妹。”跟莫燃打招呼的是阳炎,他今天换了一身衣服,也换成了天一门统一的蓝白道袍,不知是不是入乡随俗。

    莫燃道:“早安,阳炎师兄,早安各位。”

    莫燃看了一眼,除了唐甜,其他人都到了,莫燃不禁心想,按照白矖说的,昨天蜘蛛门出了大事,算是打破了唐甜的计划,也不知道她到现在还没来,是不是还在处理这件事情……

    正在这时,演武场的石门缓缓打开,走进来四个人,其中之一是恒清圣人,另外三个莫燃也认识,涟漪、水星、祝奇然,正是她进天一门的时候负责测试她的三位峰主。

    众人纷纷向四人行礼,恒清圣人站定,看了一眼众人,问道:“唐甜呢?”

    没有人说话,自然是没人知道,唐甜虽然经常跟各大世家的子弟们混在一起,但是轮到正事的时候,向来是独来独往的,从昨天到现在,除了莫燃跟她一起去了弄月楼,后来分开之后,再没有旁人看到她了。

    没有得到回答,恒清圣人竟也没有追问,转而继续说道:“要进神之囚牢,你们需齐心协力方能做到,而且,剑阵的要义也在于阵中每个人的配合,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再好的剑阵也发挥不出威力。

    再教你们剑阵之前,还会有很多其它的训练,一来提升你们的能力,二来培养你们的默契,三来,也好让我知道你们各自适合担当什么角色。

    今天的课是由涟漪峰主、水星峰主和祝峰主给你们上,以后每天都会有三位峰主轮流训练你们,以此往复,直到你们可以开始练习剑阵为止。”

    恒清圣人刚刚说完,没过多久,演武场的石门再次开启,却是唐甜来了,她跟恒清圣人和三个峰主道了歉,恒清圣人自然没有追究,只是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下不为例”。

    莫燃看了看唐甜,却见唐甜也看了过来,她冲莫燃笑了笑,从她的表面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