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3. 比试
    “昨天我可是等了你很久。&&&”莫燃私下跟唐甜道。

    唐甜顿时苦了一张脸:“是我不好,可昨天临时出了点事,要不然我怎么会把你一个人扔下?要知道想请你莫燃出去玩一回,得费多大劲啊。”

    “那现在没事了吗?”莫燃自然知道她是为什么没出现。

    唐甜皱了皱眉,“不太好办,但想坏我的事,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听唐甜的口气,莫燃便知道,既便有所变故,也全在唐甜掌控之中……点了点头,便也没有深究。

    忽然唐甜凑了上来,问莫燃:“你是不是跟赵家姐弟有过节?”

    莫燃挑了挑眉,“不是。”正在唐甜疑惑的时候,莫燃继续道:“我们不是有过节,是有仇。”

    唐甜一愣,顿时笑了,“哈哈哈,原来真的是。”

    “你怎么忽然问这个?”莫燃问她。

    唐甜道:“只要稍微留心一点,不难发现你们之间气场不和……这下可有趣了。”

    莫燃看了她一眼,笑道:“有你这样当着我的面说要看我的热闹的吗?”

    “平淡无奇的日子最无聊了,有热闹哪管得着是谁的?不过,我敢当着你的面说,那也是因为我看好你啊。”唐甜却道。

    “看好我什么?”

    “当然是看好你能完胜那一对姐弟啊。”

    莫燃朝着赵菁的方向看了一眼,她并不隐瞒唐甜,倒不是因为多信任她,而是因为她很清楚,唐甜并不关心这种事情,真如她表现出来的,她只是当做热闹看罢了,并不会有立场。

    不过,这可真是热闹了,莫燃跟赵菁相看两相厌,能维持表面上这种虚假的客气已经不错了,更不用说要培养默契了。

    “这里的剑你们随便挑选,一会你们可以随便组合,互相切磋一下,我们只是看看你们的剑路如何。”涟漪说道。

    众人这才望向旁边的兵器架,样式各异的剑上面都有,莫燃刚刚挑了一把长剑,却见阳炎走了过来,“不知,能否向师妹讨教几招?”

    唐甜笑看着阳炎搭讪莫燃,兀自拿起一把剑来掂了掂,并没有插嘴。

    莫燃则道:“阳炎师兄言重了,只怕我接不了几招。”

    阳炎一个堂堂融火期的修者,都快爬上元婴期了,竟然也好意思说出这种话来。

    “师妹多虑了,涟漪峰主的话你也听到了,三位峰主只是想看看我们的剑路,切磋也只是个形式,自然不以胜败考虑,莫非,师妹是不想给师兄这个面子?”

    莫燃能拒绝吗?阳炎都把话说道了这个份儿上,莫燃只好点头,“那就请师兄赐教了。”

    等阳炎走了,唐甜也选好了剑,“啧啧,莫燃,瞧瞧你的桃花……”

    莫燃看了一眼唐甜,见她满脸的戏谑,她却挺无奈的,“唐大小姐,好像你没有似的。”

    “那不一样,我就喜欢看你明明不喜欢却装作很随意的样子。”唐甜却道。

    莫燃却是一愣,“你这算什么喜好?”

    “算是恶趣味吧。”唐甜耸了耸肩。

    莫燃没有说话,她看着擂台上,已经有两个人上去了,比试开始了,其中一人是连城,另外一人是他的师姐,名叫梦容,他们都是融火期的修为,梦容略高两阶。

    莫燃并没有仔细看连城和梦容过招,她在想唐甜的话,她就喜欢看她明明不喜欢却装作很随意的样子……

    唐甜这个人……真的很明白,她有一双比一般人更加透彻的眼睛,她能看透很多事情,跟她接触的越多,就越是会发现,她很复杂,也很简答,复杂的是她的城府,简单的是她的性格,莫燃想不出,是什么环境造就了这样的唐甜。

    她身在隐世家族,城府定然不可能单纯,可若是抛开这些不谈,她跟她又是那么投契,如果……如果她们只是江湖相见,有可能成为朋友吧?

    她还曾那么肯定的答应过白矖,会把他从唐甜手里抢过来,可是,如今叫她如何去找时机?让她放弃又不可能,她要回大齐王朝,这是谁都不能阻止的。

    如果唐甜真的那么明白,她又是否知道,她莫燃跟她的相处中,有几分是愿意的?几分是不得已为之的?

    “我可要去跟你的仇人打擂了,你说,我要不要失手伤她一伤?”

    唐甜在莫燃身边说道,原来,下一组上场的人就是她和赵菁,唐甜用玩笑的语气跟莫燃说,可莫燃知道,‘失手伤人’这种事情,她真的能做出来。

    “那你可悠着点。”莫燃挑了挑眉,没有阻止,也没有纵容,唐甜也只笑了笑。

    唐甜和赵菁分别站在擂台上的时候,莫燃已经预料到了结局,因为唐甜可是元婴期的修者,是在场所有弟子当中修为最高的,也是天分最可怕的吧。

    只是,她用法器压制了自己的修为,看上去只有筑基期七层的修为,这还是白矖告诉她的。

    赵菁客气的对唐甜拱了拱手,唐甜随意的回礼之后,两人举剑对立,赵菁的剑法秀气不失凌厉,唐甜的剑招却干脆利落,甚少花式,外行看不出来,内行一看便知,唐甜的剑才更老练,即便她只是随便一舞,可那种老练是融汇进她每一招每一式当中的。

    刚开始两人还算温和的过招,后来唐甜的招式越来越急,到最后,即将收势之时,却是一不小心擦过了赵菁的腰际,顿时带出一连串的血迹!

    唐甜收了剑,歉意的看着赵菁,“赵姑娘你没事吧?我没想到你刚才没有躲开。”

    赵菁捂着受伤的地方,虽然只是皮外伤,但是伤在腰处,也疼得很,可她却忍着疼说道:“没事,是我不小心了,擦些药就好了。”

    赵菁哪里能想到这种‘意外’是唐甜故意为之的?只好忍着疼,吃了这次哑巴亏。

    在场的都是修者,自然能看得出那种伤的轻重,知道只是皮外伤,也就并没有在意,只有莫燃知道,唐甜下来时冲她挑眉一笑的意义。

    莫燃眼眸微微沉了沉,唐甜可知,就算她只是恶趣味,也会让她觉得欠她许多……

    不久,轮到了莫燃跟阳炎比试,两人拱手示意,等交起手来,阳炎似是诧异的扬了扬眉,道:“莫燃师妹剑法竟这么好。”

    莫燃回道:“师兄过誉了。”

    阳炎笑了笑,微微认真了些,莫燃的剑同样很干脆,她的剑法是自小从她父亲那里学来的,而他父亲年轻时是名声响彻江湖的剑客,后来退隐了,她学到了他父亲剑法的精髓——快,她的剑法向来不拖泥带水,也带着一股子剑客的味道。

    这也是为什么,莫燃跟江潮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笑他,为什么听潮剑那么柔弱,她当时根本不明白,听潮剑练的是心境,不是剑本身。

    而在这一世,莫燃的剑法在鬼镇许多人的指点下精进不少,要知道,鬼镇那些人可都是好斗成性的,他们一出手就是杀招,更加不管什么好看不好看,可想而知,莫燃的剑法更加向着去繁就简的方向去了。

    渐渐的,阳炎似乎也生出些兴趣,一开始只是想借机接近一下莫燃而已,比试的过程中,倒是对这个异常美艳的师妹更感兴趣。

    厉鸣犴抱着剑,眼眸随着台上莫燃的身影转动,虽然并不高兴阳炎去接近莫燃,但他很清楚自己这位师兄,他爱搭讪美人,可他却敢肯定,在莫燃这里,他一定会碰钉子的。

    莫燃没有真的使出全力跟阳炎打,在觉得差不多之后,便寻了个空隙飞身撤出了。

    阳炎稍有些遗憾的说道:“莫燃师妹好剑法,师兄倒是真想向你讨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