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6. 夜半赴约
    “你可以那么叫。````”

    过了一会,血杀才道,他的反应很冷淡,并不像正常人对待自己的名字的态度,那样子看起来更像是不在意,似乎只要能够作为一个代号就行,叫什么并没什么重要。

    “你现在是蜘蛛门的门主吗?”

    虽然已经知道了,可莫燃还是问了出来,她似乎想看血杀自己对于这个身份的态度,只是她注定要失望了,隔着那张金色的面具,血杀没有给出丝毫反应,他只是承认般点了点头。

    “十一爷爷呢?”莫燃又问。

    “他很好。”血杀道。

    同样是相当于什么都没说……

    “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莫燃转而问道,以白矖的能力,是不可能被血杀察觉的,可事实却并非如此,所以,莫燃才很好奇。

    血杀却看了看白矖,说了两个字,“味道。”

    “味道?”莫燃诧异的重复,白矖身上能有什么味道?她离的那么近都没有闻到,血杀是怎么问道的?

    下意识的,莫燃探身在白矖身上嗅了嗅,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味道,除了很淡很淡的血腥味之外……

    等等,血腥味?

    莫燃心中一震,看向血杀,“血腥味吗?”

    血杀没说什么,但这便表示默认了,莫燃却有些震惊,这几乎不能成为理由的理由,在血杀这里却没法不成立,正常人也许都做不到,可血杀却有着野兽一样的直觉,鲜血这种味道,对于血杀来说,简直有着本能的神经。

    “换个地方吧。”这时,白矖说道。

    莫燃和血杀都赞成,这个地方不适合说话。

    不久,三人已经换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各自坐下,是血杀主动开口的,他问莫燃:“你跟唐甜是什么关系?”

    “算是朋友。”莫燃道,现在还算是,以后某个时候,也许就不是了。

    “你要去神之囚牢?”血杀又问,莫燃会偷听唐甜跟他的谈话,要么就是为了神之囚牢,要么就是为了蜘蛛门。

    莫燃点了点头,“我会跟天一门一起去,唐甜也是。”

    “不能不去吗?”血杀却道。

    莫燃有些意外,血杀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可莫燃摇了摇头,“不能不去。”

    血杀顿了顿,“张家人知道吗?”

    莫燃看了看血杀,那张金色的面具之上透着无言的冷意,可他现在……是在关心她吗?“……张恪知道。”

    莫燃明白,血杀所谓的张家人,并非真正的张家人,他只是在特指莫三爷而已,可她到现在都没有莫三爷的消息,除了张恪,她也不可能跟张家人再有联系。

    “天一门不会管你死活的。”血杀说道,虽然这话说的突兀,但好像还是在劝莫燃不要去一样。

    “你很了解天一门吗?”莫燃反问。

    “我了解的是恒清。”血杀道。

    莫燃更加惊讶,恒清圣人?天一门的掌门?他长年闭关,又深居简出,近几十年来都不曾离开过天一门,血杀才多大?怎么可能了解他?

    “恒清是唐甜的亲舅舅,你们去神之囚牢,也是唐甜策划的,她对神之囚牢的了解比你们任何人都清楚,她只要她的东西,你们的死活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这样……你也是会去吗?”

    血杀又道,低沉的声音说着,难得听到他说这么多话,可信息量却让莫燃消化了半晌,恒清圣人是唐甜的亲舅舅?

    她早就猜测唐甜跟恒清圣人的关系可能不一般,但也绝对想不到是这种!恒清圣人在几百年前就已经是天一门的掌门了,这么说,他有可能一直都代表着隐世家族?

    唐甜只身前来,为了去神之囚牢,蜘蛛门是计划之一,天一门也是?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听到这里,白矖问道,唐甜跟恒清的关系,连他都不知道,白矖是从那里得来的消息?

    “无可奉告。”血杀说道,不管白矖信不信,他是不会继续说了,他只看着莫燃,好像在等她的回答。

    可莫燃点了点头,“是,我要去,不管唐甜是干什么,我都要去神之囚牢。”

    血杀于是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看了一眼白矖,问道:“他是你的霊?”

    白矖出现的时候并没有掩饰,光看他的外形,血杀便能知道他的身份,很自然的联想到,他是莫燃的霊。

    莫燃摇了摇头,正想说不是,却见白矖那双碧绿色的眸子望着她,原本的话就怎么都说不出口了,转而道:“还不是……”

    血杀似乎懂了这小小的区别,莫燃又问了一些牧北的事情,比如曾经称霸牧北的巨岩帮和万邪教,现在已经完全屈服了蜘蛛门,虽然还留着原先的旗号,但实际上却是以蜘蛛门为大了。

    不管莫燃问到什么,血杀或多或少都会告诉她,只除了蜘蛛门,莫燃只要开口,血杀都不会回应……

    不久,是血杀先走的,他似乎有急事要处理,走的时候依然干脆,没有跟莫燃约定再见。

    莫燃看着门口的方向,慢慢收回视线,尽管心里疑惑重重,可注定没人给她释疑了……

    “他的气息很奇怪。”白矖说道。

    “哪里怪了?”莫燃问道,其实她也知道很奇怪,但却并不知道奇怪在哪里,所以她才希望白矖懂的更多一点。

    白矖好看的眉峰微微皱起,一双碧绿的眸子微缩,“他的杀气很重,煞气也很重,他的年纪尚轻,这不是与生俱来的,除非是……他修炼了什么杀戮的功法,用了一些极端的办法。”

    “会是蜘蛛门的功法吗?”莫燃很快问道,从那老者检验蜘蛛门圣典的时候露的那一手,莫燃已经察觉到一些那功法的诡异。

    白矖摇了摇头,“不一定……”他看向莫燃,忽然转移了话题,“你很关心他?”

    看莫燃的样子,像是很关心那人的,可听他们的谈话,两人又不像那么熟悉的,白矖忽然有点好奇了,莫燃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

    莫燃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可能吧,我感觉……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其实莫燃想说的是,不仅会见面,即便他们两个看起来怎么都不会有什么交集,却总是因为某些原因再碰面,即便莫燃想忽略他,在这么多次巧合之后,她也不能不好奇他了……

    “我送你回去。”白矖说着,向莫燃伸出手去,莫燃自然的握了上来,白矖并没有解释,带着她瞬移,并不需要牵着手……

    ……

    这天,对于莫燃的训练来说,有些许不同,因为这是一个月以来,恒清圣人第一次亲自教他们,而正是从今天开始,他们便着手练习剑阵了。

    莫燃,唐甜,厉鸣犴,连城,许昭月,赵恒,赵菁,阳炎,沈赫,沈沛儿,梦容,翠烟,十二个人,除了莫燃、赵恒、赵菁、唐甜四人之外,其它人都是恒清圣人的弟子。

    再见到恒清圣人的时候,莫燃下意识的对比了一下他和唐甜,两人的容貌上倒是看不出多少相像,可恒清圣人却是唐甜的亲舅舅……

    “今天要教你们的是基础剑阵,名叫四合八级剑阵,在所有剑阵中,四合八级剑阵是变化之根本,只要四合八级剑阵不散,剑阵就永远变幻无穷,这个阵法需要你们各司其职,固守本位,决不可擅离……”

    对于剑阵,莫燃是有些兴趣的,但如果以这种形式学习剑阵,莫燃却并不热衷,这十二个人只是临时拼凑起来的,剑阵的意义也仅止于神之囚牢而已。

    可莫燃真正向往的剑阵,是御剑的极致表现,以一人之力御剑以阵,那威力绝对可观。

    好在恒清圣人所讲的剑阵细致入微,倒是让从来没有接触过剑阵的莫燃颇感新鲜,也受益匪浅,此次他要教的几套剑阵,必然也是天一门的重宝,轻易不会传给弟子的,在这一点上,他们却是沾了神之囚牢的光。

    唐甜的修为恢复了元婴期四层中期,因为这直接关系到她在剑阵中作用,不能继续压制修为,这让那几个本来对她暗自不满的弟子顿时服了。

    开始练习剑阵之后,莫燃的生活变的更忙碌了,不仅要在短时间内学会四套精深的剑阵,还要跟另外十一个人快速的磨合,莫燃常常是到了月上中天才能离开演武场。

    也因此,莫燃没有时间再去打探天一门之外的事情,她彻底没有了张恪他们的消息,之前苏雨夜还会隔一段时间送一个传讯符过来,现在也完全没有了。

    莫燃忙,唐甜也忙,一天二十四小时,他们三分之二的时间几乎都待在一起,唐甜似乎也没有再见血杀了。

    赵菁这段时间很安分,有时候在演武场跟莫燃切磋请教的时候,那友好的态度,仿佛他们之前所有的仇怨都没发生过似的。

    又过了一个月,莫燃他们的剑阵已经学到了第三套,这天,莫燃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已经很晚了,可刚刚洗过澡,却收到了白矖的消息,让她马上去唐甜的住处。

    唐甜的住处?莫燃疑惑,白矖怎么忽然传这样的消息?她还从来没有主动去找过唐甜,现在又是深更半夜的,她以什么理由去?

    可既然白矖都这么说了,定是她值得一去的,于是叫了可青,让他把今天熬的药汤给她装好,最后拿着一个食盒出门了……

    没错,她就是专门去给唐甜送汤的,前几天唐甜知道可青现在已经兼职莫燃的厨师了,还曾调侃莫燃每天晚上回去都有补汤喝,她就没那个口服,莫燃想不到别的借口,竟也能出此下策……

    莫燃知道唐甜住在哪里,是首峰之内专门接待门派贵客所在,有很多弟子日夜轮守,莫燃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又说了是找唐甜,才被放行。

    走进唐甜的园子,庭前的楼阁精致漂亮,一个小塘盛着静静的水,边上许多芙蓉开的正艳,莫燃绕过前庭,走到中庭,才刚走没几步,脚下却是一顿,因为她似乎听到了一些不太寻常的动静……

    不远处那间屋子并没有门窗,只悬挂着宽宽的竹帘,现在那竹帘垂了下来,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可声音却听的清晰。

    那清脆的鞭打声,伴随着隐隐的呻吟声,莫燃嘴角抽了抽,她是不是来错了?那消息真的是白矖传给她的吗?

    虽然心里知道恐怕她现在转身就走才是对的,可脚步却已经往前去了,她停在那竹帘十步之远处,里面的声音更加明显了。

    “你不是很能忍吗?现在呢?你知道现在的你有多魅惑吗?如果你开口求饶,也许我会大发慈悲放过你……”

    略带阴沉的声音,莫燃不太愿意承认那是唐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