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9. 天一门的秘辛
    莫燃放下小黑,在那书架周围找了半晌,最终找到了那机关,是设在一本功法上的,眼看着那书架慢慢向旁边移开,莫燃忍不住说道:“没想到这个时候先用到了……”

    她说的是机关术,这两个多月以来,莫燃可没少学这个,想必恒清圣人是为了进入神之囚牢做准备的,倒是让她先用在藏宝阁了。

    当那书架彻底移开之后,出现一个四四方方的小屋,莫燃回头,正打算抱着小黑进去的时候,小黑却自己飘进去了,莫燃心想小黑好像对塔楼上面很感兴趣似的,都不理睬她了。

    莫燃走了进去,奇怪的是,那小屋里什么都没有,长期密闭的空间忽然被打开,有些无法忽略的压抑,莫燃的视线停在小屋的墙壁上,那墙壁上绘着很多图案,看上去已经很久远了,上面的颜色都掉的七零八落,只勉强可以看到些许。

    小黑小小的身影游荡在小屋之内,虽然他的表情一成不变,但莫燃却是能感受到,他在着急。

    “小黑,你别急,我找找有没有别的机关。”莫燃于是说道,她的手在墙壁那宽大的石头上拂过,试图找出蛛丝马迹,可仔细检查过了整间屋子,却一点发现都没有。

    把一个小屋藏的这么隐蔽,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玩笑也不是这样开的吧……

    莫燃心中这么想着,站在原地陷入沉思,眼神无意间停在墙壁上那些图案上,同时也无意识的在看着那些画,渐渐的,莫燃的眼眸睁大了一些,忽然仔细的看着那些图案。

    她快步走到墙边,将整个屋子的图案都看完之后,快速的整理着这些图案的先后顺序,因为她发现,这些图案好像并不是纯粹为了装饰用的,它好像在讲述一件什么事情……

    那高高耸立的塔,似乎就是藏宝阁上面的塔楼,塔楼下面围着很多人,他们似乎在策划一件什么事情,而这件事情,在下一幅图案中得到了解释,他们在打架,而且是好多人打一个,经过一番苦战,人多的那一方赢了,只是原本的二十几人最后也只剩下两三个。

    再后来么……因为那图案本就很不清晰,再加上后面的事情也讲的很模糊,莫燃有些看不明白,不过,她倒是有些好奇,那么多人费了那么大力气抓到的一个人,还为此死了那么多人,后来把那个人抓到什么地方了?偏偏讲述这段的图案几乎完全褪色了。

    莫燃的视线转移到了最后一张图案上,还是在塔楼前,在一堆尸体中,活下来的三个人盘膝而坐,塔楼周围却是出现一个巨大的阵法,再然后……就没了。

    这算是讲了什么?

    正在莫燃困惑的时候,那书架伪装的门却忽然传来动静!莫燃眼神一凛,顿时转身望去!

    那书架的机关设在外面,小屋里并没有,莫燃既要留下后路,又不能太明目张胆,便将那书架推了回去,只留下一个很小的缝隙而已。

    可她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动那书架!这怎么可能?今天进入藏宝阁的,也就只有他们十二个人而已,寻宝的时间那么有限,这个时候不去找自己的宝物,谁会跑来这里?

    只是,不管是谁,都不好解决!

    小黑也闪身到了莫燃身边,那双紫色的眼眸暗了暗,他似乎知道莫燃在紧张什么,而如果这件事教给他处理,他可能会直接杀了闯入者。

    莫燃抓住了小黑的手,让他先别动,她来解决。

    眼看着那书架慢慢的移开,直到完全打开之后,门里门外的人也彼此暴露在了各自的视线里。

    厉鸣犴?!

    莫燃微微眯着眼睛,看着门口高大的身影,竟然是厉鸣犴?莫燃绝对不会承认,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莫燃有一点点的放松,但很快就提醒自己,正因为是厉鸣犴,她才更不能放松。

    两人对视了几秒钟,谁都没有先动,也没有说话,最后,是厉鸣犴先动了,他走了进来,莫燃的眼神随着他的脚步移动,厉鸣犴警觉的看了看外面,转身回去,又将那书架推了回来,同样留下一个很小的缝隙。

    当他再转身的时候,却发现莫燃仍然一动不动的盯着他,厉鸣犴不知道为何忽然笑了,“这好像是你第一次这么专注的盯着我看,以往都是我在看着你。”

    厉鸣犴说话的时候一直是笑着的,那双犀利的眼眸也显得柔和了些,他继续说道:“我看你的时候,多数时候都在想,你什么时候会回头,那你现在……在想什么呢?”

    莫燃抿了抿唇,“在想你怎么会在这里。”

    厉鸣犴假装叹了口气,“看吧,我们想的果然不一样……不过,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而且在你面前,我一定不会说谎。”

    莫燃没有说话,她只等着厉鸣犴接下来要说什么,而厉鸣犴只是先看了看这个小屋里的情形,又端详了一会小黑,笑着问莫燃:“能告诉我他是谁吗?”

    忽然看到一个小孩子,这样的视觉冲击可不小,只瞬间,厉鸣犴已经把小黑是个寻常的婴儿这样的可能性完全排除了,这个藏宝阁,除了他们十二个天一门弟子,不可能有其它的人类。

    小黑跟莫燃在一起,而且他身上的气息很诡异,厉鸣犴索性直接问莫燃了。

    莫燃停顿了一会,“他叫小黑,是一只小尸王,也是我的契约伙伴。”

    厉鸣犴眼眸微动,似乎对莫燃的回答很是意外,以他对莫燃的了解,她是根本不会认真回答他的问题的,可没想到……她说了!

    不知为何,厉鸣犴顿时眼神灼灼的看着莫燃,嘴角的笑意也扩大了许多。

    而在厉鸣犴的眼神盯视下,莫燃移开了视线,看向墙壁上的图案,“不要浪费时间。”莫燃是在提醒他,有什么话快点说,他们的时间有限。

    厉鸣犴说话的声音中好像都带了些雀跃,“好,本来,我并不知道你在这里,我也在找这个地方,而且,要不是你,我可能也找不到。”

    闻言,莫燃看向他,厉鸣犴的意思是,他本来是知道这个地方存在的,但并不知道具体的方位在哪里,他是顺着莫燃留下的那细微的线索找来的。

    “你找这里干什么?”莫燃问道。

    “呵呵……”厉鸣犴却没有立刻说话,而是转身去看墙壁上的图案了,只一会她就看完了,摸着墙壁上残缺不全的图案,厉鸣犴说道:“其实,这上面讲了一个故事,一个真实发生在天一门的故事。

    而且,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已经无法追溯具体的时间了,当初,天一门已经有了藏宝阁,但是那个时候的华夏可不像如今,三界更不是现在这样。

    那个时候,三界尚且通畅,各个种族之间也常有来往,摩擦当然也不少,抢掠宝物这种事情,自然也常有发生,那个时候天一门的藏宝阁就常常被形色各异的人光顾。

    看到了没有,这些人,其实当初天一门有专门一部分人,就是在这里看守藏宝阁,因为天一门跟天界有着诸多联系,盯着藏宝阁的人又实在太多,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一劳永逸,他们想出了一个办法,要在这塔楼之上布下滔天巨网,任谁来了都是有去无回。

    不出意外的,这个办法被实施了,实施者就是这些人。”

    厉鸣犴指着图案上那一大群人,他讲的很完整,正好补充了图案以外的故事,莫燃一边一听着,一边却对厉鸣犴产生了些许好奇,他知道的还真不少!所谓的三界、所谓的天界,这根本不是一个华夏的普通修者会关注的,即便会,也只是当做八卦来讲,绝对不会像厉鸣犴现在这样,每一个字都说的那么认真!

    究其原因,一个修者可能修炼几百年,都走不出华夏这个位面,更别说须弥界、无间界那么遥远的地方了,天界就更不用提了。

    厉鸣犴在那几幅掉了颜色的图案面前停下了,莫燃忍不住问道:“然后呢?”

    厉鸣犴一笑,他看了看莫燃,好像就在等莫燃这一问似的,“他们决定在塔楼上布阵,布一个上古禁阵,只是这个阵法可不一般,之所以是禁阵,那是因为,布这个阵法,需要用一个非常强大的魂魄来镇压。

    也就是说,需要有一个魂魄生生世世困在这里,这个禁阵才能一直发挥作用,所以,他们就找了一个人,把他的魂魄从身体里逼了出来,打进了阵法中,连同阵法一并困在了塔楼之中。”

    莫燃也在看着那些图案,如果按照厉鸣犴这样说的,好像也符合后面的发展趋势,最后一张图,那个被围攻的人的确不见了,地上也没有他的尸体,只有那三个盘膝而坐的人。

    莫燃这才说道:“故事讲完了,是不是该说说,你是从哪听来的故事?”

    确实,别说这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就算可以追溯,这也是天一门的秘辛了吧?厉鸣犴是如何得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