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3. 离火
    “厉鸣犴?”莫燃叫了一声,有点奇怪他们再次遇到,可她明明冲着厉鸣犴喊了话,厉鸣犴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自顾自的四下观察。===

    他身上有一层若有似无的罡气,能够让他在小黑制造的空间里不收阻挠的行走,莫燃不由得有些惊奇,厉鸣犴竟然已经这么厉害了!竟然能够这么长时间的把灵力外放出来!

    小黑施法的时候,她倒是把厉鸣犴给忘了……不过,他明显不需要她担心。

    莫燃以为厉鸣犴没听到,本想再叫的时候,小黑的弟弟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别叫了,他看不到你,就像你看不到我一样。”

    莫燃挑眉,而那声音又道:“真是奇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个禁阵几百年无人问津,今天怎么就热闹起来了?”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忽然道:“女人,你刚才只说是跟我哥哥来的,可没说还有别的男人!你说,你是不是骗我了!”

    那声音忽然就变的凶狠,大有跟莫燃立刻翻脸的意思,莫燃简直想给他几巴掌了!她莫名其妙被困在这几面破镜子里,能不能出去还是个问题,她骗谁去!

    “你是傻子吗?随便一个人就能把你骗了?”莫燃道。

    可那人立刻怒吼:“你才是傻子!人类的坏心眼最多,这世上没有好人!”

    “你不是人吗?”莫燃悠悠回道,觉得他真是容易被激怒。

    “本太子不是人!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弱小也是最卑鄙的,本太子是神!”那人道,语气中充满了骄傲。

    莫燃却扯了扯嘴角,“呵,你生来就是神吗?”“没错,本太子生来就是神!”那声音更高了几度。

    “那又如何?你还不是被困在这里……”莫燃慢悠悠的反驳。

    “你!”那人似乎很不喜欢自己总是被莫燃捏着他的短处说。

    “等着人来救。”莫燃不紧不慢的继续道。

    那人气的不轻,半晌重重哼了一声道:“别忘了,你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

    莫燃不想继续跟他拌嘴,而是重新看向了厉鸣犴,她看到厉鸣犴在周围仔细的找着什么,他摆动着几块悬浮的晶石,眉宇间浮现着非常凝重的认真,令莫燃不由侧目。

    “他知道阵眼在附近。”这时,却听小黑的弟弟又道,“女人,他是谁?”

    “你可以叫我莫燃。”莫燃皱了皱眉道。

    “本太子没兴趣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现在问的是他!”他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友好。

    莫燃虽然疑惑,但忍住没说什么,只是道:“他是天一门的弟子。”

    “只是弟子那么简单吗?哥哥有我的魂息,能找到这里并不奇怪,其他人绝对不可能知道这里的,而且,他明显是知道这个离魂阵的。”

    说着,他的声音里竟然带着写杀气,“只有当初封印本太子的那些老贼才知道怎么阵眼在哪里……”

    莫燃心下一惊,现在她已经能够确定,小黑的弟弟就是当年被那么多人合力封印的人了,记得厉鸣犴的确说过,当初参与封印后活下来的三个人当中,有一个是厉鸣犴家中的长辈……

    那么,厉鸣犴要找的,就是阵眼吗?

    正在这时,厉鸣犴手中忽然出现一个阵盘,莫燃眼看着他走到了跟前,即便与她擦身而过,他也完全看不到她!

    莫燃这时才知道这剥魂镜当真有那么厉害。

    你想找什么——

    莫燃心里问,她看着厉鸣犴徘徊在这里,时而皱眉沉思,时而观察阵盘,他跟莫燃的距离几乎几乎不到一步,莫燃能清楚的看到他的每个表情。

    厉鸣犴认真的时候,真不像他——

    这时,却见厉鸣犴抬起头,忽然说道:“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他在跟谁说话?总之,不可能是她。

    很快,厉鸣犴继续道:“离火太子,我想,这阵法不至于让你连句话都说不了吧?还是说,被关了这么多年,离火太子已经被驯乖了?”

    莫燃很诧异,厉鸣犴听上去是知道这个什么离火太子的?她怎么越来越糊涂了?小黑的弟弟到底是哪门子太子?他既然在那么多年前就被封印在这里,厉鸣犴怎么会用这么熟稔的语气跟离火说话?

    而且,厉鸣犴似乎很了解离火的脾气,在厉鸣犴这么说的时候,莫燃就知道坏了,离火一定憋不住。

    果然,只听他轻蔑的哼了一声,“刚才本太子还在想,你是谁家的走狗,看来现在也不用怀疑了……怎么,那些老东西终于想起来,当年没有斩草除根了?”

    虽然莫燃没有见过离火的面,但只跟他交谈那么几句,就知道他是一个绝对不能被激的人,显然厉鸣犴也知道,所以才会故意激他。

    离火的确中招了,但他的表现也稍稍令莫燃意外,语气中的冷静和霸气更多于愤怒。

    如果跟他异位而处,莫燃无法想象,如果有人把自己封印了这么多年,再见到与此相关的人,她会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但可以肯定的是,离火的表现很让她惊艳。

    闻言,厉鸣犴笑了笑,也许他是在笑他找到了离火,“离火太子,家中老祖让我带话,您别来无恙。”

    “你家老祖是谁?”离火问道,声音似乎冷了一些。

    “厉琮刃。”厉鸣犴道。

    “呵,厉琮刃……他死了没有?”离火冷笑道。

    “多谢离火太子记挂,老祖还健在,他说不见到你他还不着急死。”厉鸣犴回道。

    “没死那真是太好了,死了……多没意思,本太子在这闲着也是闲着,这么多年,光想着以后再见面的时候怎么招待老朋友了,要是死了,本太子可是会不高兴的。”

    “离火太子真会开玩笑。”

    “本太子从不开玩笑。”

    “那离火太子您,莫非不想出来了?”

    “呵,怎么,难道你是来请本太子出去的?”

    “您说对了。”

    “厉琮刃就是一根墙头草,当年背叛我,如今怎么了,难道是新主子对他不好,想故技重施了?”

    “离火太子如果真的这么想知道的话,建议您亲自来出去看,因为我照老祖的吩咐做而已,旁的并不清楚呢。”

    “呵呵……”

    离火低笑了一会,才忽然道:“今天可真是个特别的日子,想请本太子出去的人还不少呢,只是,本太子当初大意被困了进来,如今想让本太子出去,也要看本太子的心情呢……”

    “是吗?您的心情我是管不着了,可这离魂阵,我是一定要破了。”厉鸣犴却道,说着,他摆弄阵盘,似是要破阵。

    可过了一会,阵盘却只旋转,并无其它动静,厉鸣犴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而离火也笑道:“哼,本太子说了,本太子不是谁想封印就封印,想释放就释放的。”

    “你在阵法上做了手脚?”厉鸣犴沉声问道,离火没有说话,但算是默认了。

    厉鸣犴面色这才有些变化,这很出乎他的意料,阵法被离火做了手脚,意味着他今天不能破阵,意味着他完不成老祖的嘱托,而除了今天的机会,再进藏宝阁几乎不可能了!

    厉鸣犴紧抿着唇,他在想怎么让离火主动松口破阵。

    忽然,厉鸣犴眉心一跳,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语气微微上扬,声音也不由的拔高了一些,“你说,今天还有被人想来破阵?”

    “哈哈哈……可笑啊,你的反应还真是快。”离火大笑道。

    “那她人呢?你是不是见到她了?”厉鸣犴立刻追问道。

    “见到谁?你说的是谁?我怎么可能知道。”离火慢悠悠的说道。

    厉鸣犴忽然就冷静下来,据老祖说过,离火的脾气很暴躁,在他面前,一旦失了主动权,基本上就会被他牵着鼻子走,他刚才只是忽然想到了莫燃来过的可能性,被牵动心绪了……

    “我能在这里待着的时间有限,看来,这离魂阵我是无缘一破了,既然离火太子这么中意这里,我就不打扰了。”厉鸣犴忽然说道,他收起了阵盘,竟是打算走了。

    可刚没走几步,就被离火的话止住了。

    “这就要走了吗?本太子还以为你跟刚才那个女人认识呢,原来不是,那你走吧,反正不管你是走是留,那个女人都得留在这……陪着本太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