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3. 有道一同
    云雾缭绕的石台之上,开始响起一阵低沉而厚重的吟诵,所有人都在吟诵着那些晦涩的祭词,而地面上那些刀刻的符文也渐渐活了过来,仿佛有鲜活的血液注入,一道道闪烁的红光流淌在那曲曲折折的符文当中,霎时间,红光满天!

    而在石台的中央,也就是阵法的正中心,慢慢的出现一个红光萦绕的能量球,它像是一个特别的、巨大的红琉璃一般,悬挂在空中,而且越来越大!那光滑的表面倒映着石台上所有人的身影!

    那能量球携带的能量非常巨大,它以及阵法同时给阵中的人降下迫人的威压!许多人头上都出现了细密的汗水,吟诵祭词也变得艰难起来!

    “轰”

    猛然的!那巨大的红色能量球爆了开来!那汇聚的已久的能量顿时泄露出来,爆炸一般向周围辐射开去!而诡异的是,它本身没有丝毫声响,可所有人脑海中却像是被丢进了一个炸弹,耳中嗡鸣,连眼睛也被那剧烈的红光刺激的生疼!

    一时间,山好像没了,悬崖也好像没了,天空也看不到了,只有窒息一般的挤压袭向所有人的身体、灵魂!

    莫燃紧紧的皱着眉头,虽然眼睛生疼,可她还是尽最大努力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那剧烈的红光刺激的她像是要失明一般,生理泪水无意识的溢出眼眶!

    她看到了,一阵炙热如猛兽的火焰窜了上来、忽然间液化结冰的世界,还有疾如刀剑的风雷,那分别来自歘、氺、風三个祭区!

    在视线所能看到的最后一刻,她看到了被突起的异象包围的所有人、他们像是尘埃一般分解和消失!

    震惊一直包围着莫燃,直到一阵眩晕之后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莫燃眼前充斥着各种色彩,眼睛久久都无法视物。

    “莫燃,闭上眼睛!”厉鸣犴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了过来,他的一只手覆在了莫燃的眼睛上,冰凉的温度从眼睛一直渗透到脑海当中,莫燃顿时清醒了许多。

    等她感觉眼睛不再那么疼痛难忍的时候,眼皮颤了颤,才睁开眼睛,眼前模糊的晃着厉鸣犴的脸,莫燃语气没什么温度的说道:“你离我这么近干什么?”

    厉鸣犴却紧张道:“你现在能看到我吗?刚才的光可不是简单的能量,你眼睛受伤了吗?”

    “看不到你的话怎么会知道你离我很近?”莫燃道。

    厉鸣犴没有说话,他有点愣住,但是莫燃只是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即便厉鸣犴就在她眼前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她也看不清他的神情。

    大约只是两秒钟,厉鸣犴才伸手在莫燃脸上抹了一把,即便他已经很小心了,可下手好像依然重了,“你这个不是哭了吧?”

    他手指上还参与着莫燃的眼泪,莫燃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只是自己动手又抹了一把脸,“不要因为你修为高就来歧视修为低的我。”

    厉鸣犴笑了笑,“当然不会。”

    他差点就以为,莫燃会为了那些散修掉眼泪了,即便那不是真的眼泪,他发现,他还是很不想看到……

    “莫非呢!”莫燃忽然道,揉着眼睛的手顿时向旁边伸去,刚才,莫非是站在他右边的。

    “我在这,小燃。”莫非说道,手往前一递,莫燃正好抓住了他的手,那手里还有一串佛珠,莫燃顿时安了心。

    厉鸣犴看着这一幕,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跟莫燃认识快半年了,他见过跟莫燃走的近的人,也见过跟她点头之交的人,他清楚莫燃对每个人的态度。

    唐甜算是很例外的了,可莫燃会跟她玩闹,会跟她玩笑,却从来不会露出这样紧张的情绪,如果她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厉鸣犴只会以为她个性如此,可一旦有了例外,这种对比之下,却叫人心里怎么都舒服不起来!原来,她不是不懂,只是他们都不是那个令她主动关心的人!

    莫燃渐渐能看清东西了,在周围的一切清晰的那一瞬间,她所在的地方也一目了然起来!一望无际的地平线,皲裂的大地,裂痕深深的向地下延伸而去,空气中充斥着死寂和沉闷,仿佛一个被真空了许久的世界忽然间被打开了,不、是忽然间被他们闯进来了!

    这就是神之囚牢?一个荒芜到好像是混沌伊始的地方!

    莫燃大致扫了一眼,便去看周围的人,除了少数高阶修士,其他人都在恢复失明一般的眼睛,天一门的人一个都没有少,其它家族想来也没有,因为对比在万灭阵中的九个方位,他们所站的位置都没有变!当然,除了那些在万灭阵中灰飞烟灭的人!

    莫燃找到了金刚寂,他站在那里,一双眼睛咄咄逼人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而那几个人,正是鬼王、鬼医、小黑、离火、艳三娘、阴童。

    他们把自己的样子变的很普通,若不是莫燃念起了鬼王教她的咒语,她也看不出他们本来的样子。

    “咳咳……”只听一声沙哑干涩的咳嗽声传来,听声音便能察觉得出来,那人所受的内伤之重!

    莫燃看去,却见一个老妪半跪在地上,干枯的五指紧紧的握着一根枯木拐杖,勉强维持着没有趴下,乱蓬蓬白发飘散下来,能看到一连串红儿的血迹从头发后面流了下来,滴落在干涸坚硬的地表。

    那人,却是天目山老巫。

    她竟然也活下来了!只是,她看起来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哼,好一个定点传送阵,将近两百号人,莫非传送到别的地方了?”却听天目山老巫忽然说道,她扶着拐杖,一点一点的站稳了身体,许是因为受了伤,她的声音更低,让那沙哑的声音显的更加诡异起来,语气之中更是比之平时更加浓重的轻蔑。

    此时,众人也都渐渐适应了眼前突然变化的一切,自然也看到了少了许多人,那么多散修,剩下的却屈指可数,许多人也纷纷讨论起来,并非所有人都懂阵法,更不可能所有人都知道万灭阵开启的条件。

    说话的仍然是李家老祖,他的视线在金刚寂和鬼王一行人身上掠过,还有同样被鬼王救下的阴山五怪,最后才看向天目山老巫,仍旧不动声色的说:“看来,是这样的,此阵乃是上古大阵,是我们没有参透。”

    他倒是从容不迫,这么轻易的就解释了那么多散修消失的原因,明明,他们死的不能再死了,这是他们或多或少都看见的!

    “哼……”天目山老巫重重的哼了一声,乱发下的眼睛阴毒的可怕,却没有再说一句话,她现在受了重伤,不宜跟这些家族之人争执,况且,虽然那些散修都死了,可她一点都不关心这一点,他们死不死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气愤的是,那几个家族老祖,明明知道那阵法有死祭,却把所有散修坑了进去,最重要的是,她也险些被坑死!要不是因为她修习的就是巫蛊之术,在阵法的反噬之力出现的瞬间反应了过来,逃出了死祭的区域,如今她也死的渣都不剩了!

    这些老祖杀他们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可死在万灭阵中,却是借刀杀人!说起来很好听,那些人只是死于他们的无知和急于求成!

    那么多高阶修者顷刻间永远的消失了,他们可能从来都没想过,自己的一辈子终结的这么仓促而彻底!而华夏,又该损失了多少高阶修者!

    “哈哈哈,那和尚我倒是运气好了!没有被传送道别的地方呢!”金刚寂忽然大笑道,他顺着他们的话去说,可聪明人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是,知情者没想到金刚寂以及那几个来历不明的人会活了下来,暂且不打算斩草除根,鬼王他们还想看这些家族之人蹦跶,各有各的考量,却是有道一同的默认了那些散修被传送到了别的地方,绝口不提他们已经死了的事实。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