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7. 空间裂缝
    只是,好像还嫌震惊不够,只听一个冷酷的声音道:“巧了。”

    众人正因为星圣的身份而暗自沉默,因此这个声音来的很突兀,众人看去,之间是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男人,整个人身上都充斥着难易忽略的煞气,多看几眼很容易叫人心惊!

    只见他的手从那宽大的斗篷下面伸了出来,那修长的手指夹着一个材质特殊的令牌,上面绘制的纹路也很诡异,但乍看之下,却与那危月令很是相似!

    “奎木令!”

    有人惊呼,动二十八星辰绘法的人自然一眼就认得出来,那令牌之上的纹路正是奎木狼!众人不敢置信的相互对视几眼,这是怎么回事?一天之内出现两个星辰令?!

    以星圣的修为却拥有危月令,这的确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可那个全身都藏在斗篷下的人,满身的煞气,令人捉摸不透的修为,却是让按奎木令更加可信起来!

    这一次众人同样恭恭敬敬的行礼,至少表面上如此,但心里怎么想的却是无从得知了。

    血杀?莫燃皱眉看向他,他怎么也有这样的身份?莫燃就奇怪了,蜘蛛门不是唐甜找来的吗?那这个身份……唐甜知道吗?

    正在莫燃疑惑的时候,鬼医的声音突兀的在莫燃脑海里响起:“血杀的奎木令,是唐甜的。”

    莫燃惊讶,“唐甜的?那……唐甜到底是以什么身份来的?她的立场到底是那边?”

    这就很复杂了,隐世家族、二十八星辰令,这两者可能是同样的立场吗?二十八星辰使既然是天帝最初选出的,那么传承至今后,这二十八人还是效忠于天帝的吗?

    “现在不知道。”鬼医道,正是因为唐甜的目的太不明晰,他才暂时没有把奎木令已经出现的事情跟莫燃说,况且,那时他也不确定,莫燃是不是排斥有关天界的事情……

    莫燃看了一眼唐甜,却很快移开了视线,她的预感不太好,对于一个完全揣摩不到路子的人,莫燃没办法放松下来……

    “那么,既然奎木使和危月使在,接下来该怎么走,还请二位指示。”这时,那李家老祖说道,他的声音平淡,不卑不亢,但他们本是有方案的,现在却让星圣和血杀决定,想来也是存了试探之心。

    二十八星辰使在最初选出来的时候,都是专一于一个领域的顶尖强者,据说,当他们二十八人合体的时候,才是一个毁灭性的杀器!

    星圣看向血杀,“奎木主杀,想必,找路这种活你也做不来,只是……”说着,星圣下面的话却是消声了,没有说出来,倒是让众人好奇不已。

    星圣终是没再接着说,他只是无所谓的一笑,重新看向了托盘,“这里的空间很薄弱,你们应该感受到了,稍不留人,你们可能就会被拉进一个陌生的空间,所以,接下来,你们最好跟着……他走!”

    说着,星圣的手竟是直直的指向了李家老祖,李家老祖眼眸一沉,“这是何意?”

    星圣却是理所当然的说道:“你已经是不灭期的修者,对于空间的感应自然比其他人敏捷,你总不会想看到,其他人莫名其妙被卷走吧?”

    李家老祖说了一声“好”,这是同意了,但很快便补充道:“我是可以感应空间的薄弱,不至于走偏,但这里茫茫荒野,我同样没有方向。”

    “这就不需要你操心了,该往哪里走,我自然会告诉你。”星圣很自信的说道。

    接下来,那李家老祖率先从众人之中走了出去,星圣落后了几步,手里拿着一个罗盘,不时的给他纠正方向。

    众人排成了两条长长的队形,弯弯折折,从高空看下去就像是一条蠕动的蛇,莫燃也走在其中,前后左右都是天一门的人,除了她执意要求跟她一起走的莫非。

    “什么叫做空间很薄弱?”莫燃忽然问道,从进了这个荒芜的地方开始这,她便发现,有那么多东西是她完全不知道的,什么二十八星辰令,什么薄弱的空间……

    闻言,莫非道:“这个我倒是听老和尚提起过,三界本事一个大千世界,而在三界之中,有着无数人类知道的和不知道的空间,天界、人界、无间界,这三界是规则完善的三界,而在这之中,比如人界,又有着须弥界、世俗界、海域,更有着数不清的大小位面。

    这些都是空间,它们以某种奇特的方式共存于大千世界当中,虽然找不到规律,但在某些地方,这些空间却是离的很近,能量气场相互对抗又相互渗透,形成了某种真空地带,这样的地方……应该叫做空间裂缝。

    我们先在应该就在一个空间裂缝里,如果走错了地方,很有可能就会被卷入另外一个空间。”

    “也就是说,神之囚牢竟然是被放在空间裂缝里的?”莫燃问道。

    “看来是的。”莫非点了点头。

    “啧啧,莫燃,你哥哥知道的不少啊。”唐甜回头一笑,她也听到了莫燃和莫非的对话。

    正在这时,队伍后面忽然传来一声惊恐的叫声!所有人的脚步都是一停,转身寻找声音发出的方向,却见喊叫的是一个女子,她的脸色惨白,不知所措的看着众人,伸出手指着前面,颤声说道:“聂长老他……他不见了!”

    “怎么回事?说清楚一点。”赵家的老祖厉声问道,因为那个聂长老是赵家的记名长老。

    那中年女子此时冷静了些,但语气依然不稳:“刚刚走的好好的,聂长老就像是忽然被人拉走一样!我看到他张口喊了,可却没有发出声音,眨眼的功夫都不到他就消失了!”

    难怪那中年女子这么惊慌,这半晌走来,这地方荒芜的本就令人心慌,而一个大活人就忽然间从她眼前消失了,连叫喊一声都没有!换做谁谁也淡定不了!

    “是被拉进了别的空间吗?”

    “我们不是都走了这条路吗?为什么前面那么多人都没事,轮到聂长老的时候他就不见了!”

    “他是不是走错了?”

    “不可能,他就一直在我前面,我看的准准的,没错!”

    众人不由得讨论起来,队伍忽然间断成了两截,后面的人已经不太敢贸然上前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