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8. 震慑!
    一时间众人都犹豫的不敢往前,一个老祖沉声道:“不要慌!往前走!”

    那声音浑厚清晰,令众人心中一定,那惊慌的中年女子也定了定神,试探着往前走,她小心翼翼的买了几步,正在欣喜平安无事的时候,脸上的笑还没有绽开,便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只一瞬间!她的身影便消失了!

    没有一点点的预兆!后面的一人本想拉住她,可她的去势太猛,那人只好放手,并且快速的后退了几步!

    之前消失的那个人他们没看到,可这个中年女子却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不见的!众人顿时有些恐慌。

    李家老祖看向星圣,“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语气并不好,这还没有任何收获,就已经损失了两人,显然对他们接下里的探索很不利!而星圣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里的空间很薄弱,也许几分钟之内能量就会重置一次,这么长的队伍,我可不能保证所有人都能顺利跟紧。”

    那李家老祖脸色一沉,其它几个老祖也看向星圣,一时间只那五行的威压也让星圣面色惨白。

    苏雨夜忽然站出来道:“诸位老祖,当务之急,还是先想想怎么让后面的人跟上来吧。”说着,他又看向星圣,“星圣,还有别的办法吗?”

    星圣捂着胸口,冷笑了一声,“这可不是你们求人的态度,如果你们能找到,大可自己去找,哪里用得着我来指路?”

    苏雨夜往前走了几步,来到星圣面前,垂眸看向星圣,提醒他:“找路要紧。”

    星神也看了苏雨夜一眼,冷哼了一声,推开他向队伍后面走去了。

    等他走到莫燃跟前的时候,莫燃拉住了他,“需要帮忙吗?”

    星圣顿住,低头看了看莫燃拉着他袖子的手,抬头时换上了一副他标志性的自命不凡的笑,“这么点小事,看好了吧!”

    说着,星圣继续往前走了,直到停在了队伍断开的地方,拿着罗盘摆弄一会,伸手一指,划出一条路来,道:“从这过来。”

    后面人听到了,可犹犹豫豫的,似乎不太相信星圣的话。

    “还走不走了?别在这耽误时间!”星圣不耐烦的说道。

    “你说走就走啊?刚才不也是你带的路吗?那两位长老不还是被你害死了!”一人喊道。

    他的话音刚落,星圣眼神便是一厉,“他们两个是我害死的?”

    “不是你是谁?”那人反问的理所当然。

    星圣当即转身往回走,“既然这样,你们死不死活不活就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危月使吗?你不是很厉害吗?我看,那危月令也是你从哪里偷来的吧?一个炼气期的三流散修也能是危月使,你骗谁呐!”

    那人不知道是不是被那不前不后的处境激怒了,口不择言的在后面骂道,星圣沉着脸一言不发的往前走。

    莫燃再次去拉他,却险些没拉住,这一次星圣只压低的声音说道一句“放开”,低吼一般,莫燃皱了皱眉,她跟星圣到底是旧识,就算他嘴巴再欠,本性也比在场的其他人要好的多。

    莫燃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众人指责,便道:“我相信你。”

    星圣一愣,可正在他怔愣的当口,莫燃已经放开他往队伍后面走去了,莫非紧跟在她后面。

    没看到星圣返回来,倒是见到一个银发女子走来,在众人喋喋不休的叫骂声中,她走到了那个真空的地带,按照星圣划出来的路顺利走了过去。

    而见到那路是对的,众人的叫骂声自然停了下来,莫燃没什么表情的说道:“与其有力气在这骂人,不如想想你们还有几天的日子可活。”

    众人本想平息的,可听到莫燃这么说,纵然她长的貌若天仙,这一个个被家族里捧着的人物,哪受得了这个?顿时喊道:“你有是谁?什么时候轮到你教训我们了?”

    “无知真可怕,那是天一门的人呢……不仅不知道尊敬前辈,还挺会仗势欺人的!”

    莫非皱着眉头,“你们若是有本事,刚才怎么不自己走过去?”

    而那些人好像选择性的遗忘了刚才的事情,也不正面回答,只是转移话题道:“我们元婴期修为没本事,你们筑基期才有本事?!”

    莫燃可笑的看着这群人,忽然发现,道理是用来跟人讲的,不是跟一群白眼狼讲的!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把这些人都甩进那看不见的空间里!

    莫燃闭了闭眼,提醒自己冷静下来,道不同,不相为谋,她犯不着给自己找事……

    可是这事莫燃忍得了,有人却忍不了!莫燃只感觉一阵黑影闪过,快的几乎让她捕捉不到,再一眨眼,却见一人停在了前方在,他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此时一手掐着刚才说话那人的脖子,高高的举起!

    那人的脸涨得通红,脚离了地,在空中胡乱的踢腾着,一种血腥的煞气围绕着他,那感觉就好像置身在一个凶残的野兽爪子下,随时都可能被生生撕碎!

    不知道是那人身上的杀气,还是脖子被勒的缺氧,那人眼前一阵眩晕,惊恐的看着掐着他的人,从他的角度,也只能看到一张黑色的面具,冷酷,血腥,没有一点温度!

    “你、你要干、干什么……放、放开我……”那人勉强说道。

    其他人也惊讶的看着来人,这不是那个奎木使吗?他的速度何以如此的快!

    “你太聒噪了。”血杀说道,那语气也是血腥的令人心惊!

    那人似乎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被这样对待了,急着说道:“我不、不会了,不敢了……再、再也……”

    可那人还没说完,血杀便一甩手,将那人甩了出去,而他根本没有落在地上,而是在半空中就不见了!

    从血杀出现到他把人扔出去,可能连一分钟都没有,谁都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干脆的解决一个人!所以在那一刻,众人都是愤怒的,正想发作的时候,血杀却抬头看了一眼众人。

    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大大的帽檐之下,是一张触目惊心的黑色面具!那面具之上有着火红色的纹路、那复杂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图腾一般,一双墨眸冰冷似血,只一眼,所有人都噤声了!

    该如何形容那样的眼神?太残忍了!仿佛所有人在那双眼睛里都是死人一般,只要他不高兴了,可能会送所有人去死!就像刚才那个人一样!从他的气势里,他们便能感受到那种不顾一切的杀气,好险,他真的一点都不在意这些人的死活、以及他自己的名声!

    忽然就没人敢说什么了,而血杀却道:“你们耽误了很久。”

    血杀还站在那里不动,而其他人在愣了两秒之后,好像立刻反应了过来,“这、我们这就走!”

    说着,争先恐后的往前跑去。

    前面的老祖眼看着后面发生的事情,本来不想管这种小事,可接连没了三个人,有人若有所思的看向血杀,他的修为实在不好捉摸……

    一个老祖本想警告一下血杀,可却被另外一人拦住了,示意他现在不宜制造矛盾,否则一会就难办了,那老祖方才作罢。

    只留下莫燃、莫非和血杀的时候,莫燃才眯着眼看向血杀,他刚才竟然不费吹灰之力的制服了一个元婴期的修者!一年前,他的修为也还是元婴期左右,现在,却是已经深不可测了!

    莫燃不明白,当初是他压低了修为,还是这短短的一年多、他嗑药了?嗑药也没这么快啊!

    血杀只看了一眼莫燃,他的一只红眸用药水隐藏了,可即便眸色便的跟正常人无异,那眼神也依旧不变、血腥的令人战栗。

    他径直往前走了,仿佛真的是嫌刚才那些人太耽误事了。

    莫燃往旁边看了看,刚才消失的那三个人,会不会活着就看他们三个的造化了,可就算都死了,莫燃也没有丝毫感觉,他并不觉得血杀刚才的行为残忍,仁慈、那也是要看对谁的,而且,在这样的环境下,也只有像血杀这样的手段,才能服人。

    说难听的,这些人都是欺软怕硬,说好听点,这就是一个力量至上的世界!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