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1. 白热化
    阴童对着手指,努嘴道:“没有诚意……”

    厉鸣犴则道:“所以,你们是怀疑我的说的话?”

    阴童没说话,但始终没走,那意思很明显,如果不押点什么,还是不能善了,过了一会,眼看莫燃和唐甜之间的打斗越来越险,厉鸣犴没什么耐心理会阴童了,便道:“这个保证我会给莫燃。%%%”

    他的意思也很明显,他之所以跟他们达成这样的统一那是因为莫燃,跟鬼王他们没什么事,莫燃自然就成了那个中间人了。

    阴童这才嘻嘻一笑,“你早这么说了,也不需要童童费口舌啊……”

    说着,阴童的注意力顿时也转向了莫燃,刚才那股精明劲好像顿时就没了,小脸皱起,“那个女人下手怎么这么狠,大姐姐要吃亏了!”

    厉鸣犴何尝不知道,可那两人的打斗他们任何人都是插不上手的。

    阴童却又道,“大姐姐为什么要为了白矖跟那个女人争?难道大姐姐喜欢白矖?”

    厉鸣犴刚刚好转的脸色又黑了,在阴童口中,莫燃喜欢一个人似乎还挺简单的,可一到他厉鸣犴那里就千难万难了……

    只听一声巨响,是莫燃的剑和唐甜的鞭子碰撞发出的声音,两人各自向后飞去,有短暂的分离,莫燃已是战役熊熊,而唐甜更夸张,她更像是杀红了眼!

    莫燃握剑的手微微抖了抖,唐甜手里的鞭子也不简单,竟然没有被灭神弓幻化的长剑压制多少,虽然因为莫燃的修为而限制了灭神弓的力量,可如此情况也算罕见了。

    莫燃一双下场的眼眸盯着唐甜,心思电转,她在想着打败唐甜的办法,她太清楚了,就这样一剑一鞭的打下去,最后输的人绝对是她莫燃!

    而唐甜看了一眼苏雨夜的方向,那边六根粗壮的柱子通体上下都围绕着金色的符,看起来庄重而神秘,那法器龙隐肚子上的四个兽口中幽光更甚!穹顶之上代表星空的无数晶石也呼应似的亮起了白光,它们相连成线,遥遥指向六根柱子!

    这真法已经快被唤醒了!

    唐甜眼眸一沉,知道耽搁不得,长鞭一扫,再度向莫燃攻去!她的杀气更猛,那条龙蛇一般灵活飞舞的鞭子终于突破了莫燃的护身罡气,钻了空子,鞭子落下,一声响亮的清脆的‘啪——’,莫燃身上已经多了一道新鲜出炉的鞭痕,长长的,从脖子拉到了左侧肋骨的地方,鲜血很快就阴红了白色的道袍,看上去触目惊心!

    白矖碧绿色的瞳孔立马缩了一下。

    唐甜也停顿了一下,但只是那么短暂的一下,很快便继续疾风骤雨一般的强攻!一旦打开了口子,莫燃的防守好像再也合不上了,身上的鞭痕一道道的叠加起来!

    又一次,莫燃被那鞭子缠住了腰际,唐甜用力一甩,将莫燃远远的向后甩去!而接下来她也没有回头去管莫燃,而是飞身向苏雨夜那边去了!

    白矖离得最近,动作也最快,他飞身而起,在莫燃落下之前接住了她!白矖横抱着莫燃,从空中落在地上,一双愈发幽深的绿眸凝视着莫燃,看着她白矖的脖子上两道触目惊心的鞭痕,细肉外翻着,还殷殷渗血。

    “莫燃。”白矖唤了一声,放弃的话几乎就要说出口,他想脱离唐甜,但并不想看到现在这样的莫燃。

    “放开我。”莫燃却先一步说道,她自己从白矖怀抱中跳下来,脚下踏着诡异莫测的凌云步,后发而至,瞬间拦住了唐甜!

    唐甜停下,她手里拿着那条鞭子,阴沉的看着莫燃道:“你还要打吗?难道你还不觉得,你不是我的对手吗?”

    莫燃却道:“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我们还没打完。”

    唐甜却忽然喊道:“你非要逼我吗?!”

    莫燃只看了她一眼,沉默着攻去,进攻就是最直接的解释!

    可接下来战况并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糟,唐甜的实战经验显然更加丰富,她的招式简单而狠戾,跟莫燃习惯的霸道有异曲同工的之妙,二人的进攻都以强攻见长,可很明显,在这个共同的优势面前,唐甜运用的更熟练!

    此时谁都没有了看戏的心,几乎所有人都关注着莫燃和唐甜的打斗,莫燃每次受伤,都让一双双眼睛波动不已。

    眼看莫燃根本没有收手的打算,唐甜眼神一狠,鞭子鬼魅一般缠住了莫燃,又猛地一收!莫燃这一次没有被打出去,反而被卷了回来!

    莫燃的上身都被鞭子缠绕起来,双臂再也动弹不得,而那带着倒钩的鞭子就那么肆无忌惮的嵌入了莫燃的血肉之中,只是那蓝白相间的道袍早已被血染,此时那红色只是更深了。

    莫燃喉中腥甜,不由的呛出血来,几声咳嗽,那嵌入肉中的倒钩也跟着晃动,一时剧痛难忍,可莫燃也只是皱了皱眉头而已。

    “莫燃,你认输吗?”

    莫燃将喉中的腥甜咽了回去,意识有一瞬间的恍惚,有些时候,输赢没什么要紧,可有些时候,却比什么都重要!莫燃掀起了眼皮,她道:“你怎么不继续动手了?唐甜,你还不够狠。”

    唐甜皱起了眉,“你不认输?”

    莫燃道:“除非我死。”

    这是她答应白矖的,也是她答应自己的。

    “除非……你死……”唐甜咬牙重复着,“莫燃,你在逼我,为什么,为什么……”

    唐甜的杀气更重,她充满狠意的一遍一遍的呢喃,莫燃抬眸看着她,唐甜比她想象中要犹豫多了,真的是她逼她吗?莫燃决计没有想到,唐甜会如此痛苦!

    “好,好,我就如你所愿!”唐甜忽然说道,下定决心一般,催动着灵力涌入鞭子,眼中杀意毕现!

    众人心中都是一紧,白矖、鬼王、鬼医、厉鸣犴都已经准备好了出手,可就在这时,被唐甜的鞭子一并缚住的黑剑激烈的颤动起来!

    幽幽的黑气自上面蔓延开来,让唐甜的鞭子也跟着颤动不已!而那剑柄之处的五颗晶石也山说起来,发出了夺目的光彩!而莫燃口中念着什么,根本不去管那动静间她身上越扯越大的伤口!

    莫燃在干什么?唐甜不知道,可她却敏锐的察觉到了鞭子上传来的震颤,那感觉就好像、下一秒它就会崩断一样!

    怎么可能?她这条鞭子是一件神兵,成年礼时母亲郑重的交给她的家传之宝,那把剑怎么可能威胁到它!

    而就在这时,莫燃手中的长剑忽然间消失了!化作一缕黑气,只一闪,转瞬间便出现在了唐甜跟前!那剑尖直指,在唐甜的瞳孔中不断放大!

    那剑来的太快!唐甜当机立断,松开了莫燃,长鞭一甩,打在了那黑剑之上!那黑剑转了个弯,瞬间飞回到了莫燃手上!

    “那是什么法器!”唐甜惊疑,冲口而出!不但变换形态,更重要的是,莫燃竟然能够用神识趋势它!用无形的神识趋势有形的东西,这是驭物期的修者才能做到的!

    即便是驭物期的修者,神识所能驱使的,最多也就端茶递水而已!似这般灵活的趋势法器,就算是那几个在场的老祖都不能保证做的如此顺遂!莫燃,是、怎么做到的?!

    这太令人震惊了!别说是唐甜,其他人也惊艳不已。

    鬼王和鬼医二人不约而同的向彼此看去,那个灭神弓……越来越不对劲了。

    而刚刚重获自由的莫燃自是没有旁人想的那么多,她在拿到黑剑之后,脚下的步子忽然更加鬼医起来,她绕着唐甜,顺义一般,不再停留,运动起来只留下一道不甚清晰的残影!那速度,令人叹为观止!

    唐甜很快集中了精力,她观察着莫燃,不知道莫燃变了什么战略,她速度太快,唐甜的鞭子挥出去几次,可都打了个空!

    唐甜看不到,不代表别人也看不到,起码鬼王、鬼医、白矖、厉鸣犴是可以的,妖禁的功法神秘莫测,那步伐如若没有妖禁,旁人断然参不透。

    他们只看到莫燃快速的移动着,像是在寻找着时机,而在她手中的黑剑变成一个线条流畅完美的长弓时,几人都眯了眯眼睛,灭神弓,箭无虚发,莫燃、她要做什么?难道要杀唐甜?

    唐甜一直捕捉不到莫燃的身影,在原地缓慢的转动着身体,神识已经是紧绷到了极点!不久,莫燃忽然朝着一个方向疾闪!身形也暴露出来!

    几乎是瞬间,唐甜的鞭子就追了过去!而与此同时,飞在空中的莫燃也张开了弓,那漆黑的弓弦瞬间出现,一根黑气凝结的箭也瞬间蓄势待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