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6. 回京
    莫燃他们离开界面裂缝之后,显示出现在了点仓山,几人也不打算休息,商量起了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小-说——

    莫燃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什么都没有,再说了,他们也不是从那个方向来的,她只是在想,跟鬼王他们一别,再见之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莫燃小朋友,现在可不是伤感的时候,你要去哪里?”苏雨夜说道。

    莫燃收回视线,她没回答,倒是先问起了张恪,“先说你们吧,你们打算去哪里?”

    张恪笑了笑,“家族当然是不能回了,我要先回一趟京城,等等爷爷的消息。”

    柳洋也道:“是啊,爷爷肯定会来找我们的,还有,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不是安全……莫燃你呢?要不你也回京城吧!既然不去天一门了,你我们在一块也好有个照应。”

    莫燃点了点头,“我本来也打算回京城的。”

    闻言,柳洋表现的最开心,莫燃则是唤出了地缚魔:“你去边堂,把可青接来。”

    地缚魔应声离开了,张恪却挑眉问道:“可青是谁?”

    莫燃当然不会把可青的来历都交代出来,只道:“是个朋友。”

    张恪没说什么,只是觉得,是什么朋友需要地缚魔去接?

    “哈哈哈,你们都已经定了去向,和尚我也该走了,后会有期吧!”这时,却听金刚寂说道。

    莫燃看向金刚寂,欲言又止。

    金刚寂却大笑几声,像是知道莫燃想说什么,忽然间举起右手,“天地道法,玄黄诸神,地狱幽冥,人间游魂,列者具睹,修者金刚寂在此发誓,神之囚牢内所见所闻一个字都不会向他人提起,如若违背誓言,永绝轮回,身投地狱,魂入火海永世不得翻身!”

    音落,誓言的烙印没入了金刚寂的身体,他大大咧咧的放下手道,“和尚我本就是去看热闹的,现在也算如愿而归了,这样,你可放心了?”

    面对金刚寂的坦荡,莫燃也无心兜圈子,“大师理解便好,只是,我更想跟您说另外一件事。”

    “哦?”金刚寂浓眉一挑,不知怎么瞥了一眼莫非,这才道:“你有话直说便是。”

    莫燃道:“我想让莫非跟我走。”

    金刚寂沉默了,莫非也显得有点意外,他看了一眼金刚寂,觉得莫燃说了也是白说,他之前无数次想摆脱金刚寂,摆脱那僧不僧俗不俗的修行,只是金刚寂在这一点上执拗的很,丝毫不肯通融,这一次怕是也不会例外。

    莫非不想金刚寂的倔脾气去激怒莫燃,也不想莫燃一气之下杀了他这个并不靠谱的师父,所以站出来打圆场,“小燃,你先回京城,过段时间我去找你。”

    莫燃看向莫非,如果莫非没有来神之囚牢,莫燃不会反对莫非继续跟着金刚寂修行,甚至很见其成,可事实是他来了,他看到了很多例外之外的东西,也知道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莫燃不会让莫非去发个誓,然后继续过他自己的生活,更不会用醉梦让他失忆,她只是忽然觉得,有些事情避是避不开的,莫非有他应该承担的责任。

    “哥,你是莫家人,跟我回去吧。”莫燃如此说道。

    莫非愣了一下,因为莫燃意味深沉的眼神,可他还没说什么,却听金刚寂沉声道:“不行,莫非要跟和尚我回去!”他拒绝的果断,就在莫燃想着用什么办法让他松口的时候,金刚寂很快又道:“莫非是和尚我的徒弟,我必须得尽到师傅的义务,一个月后,我会让他去京城找你的。”

    莫燃这才重新看向金刚寂,顿了一秒,“好,就这么说定了。”

    金刚寂和莫非也走了,苏雨夜摸着下巴笑了一会,道:“莫燃小朋友善后的手段一流嘛……既然大家都决定了去向,叔叔我也回无双城了,那里还有好多事情等着我处理。”

    说完,苏雨夜也干脆利索的走了,莫燃倒是一点都不为他担心,虽然苏雨夜在神之囚牢里暴露了身份,但是知情的人已经都被莫燃顺带着处理好了,其中最大的阻碍是苏家的老祖,可他也已经忘了这段记忆,苏雨夜现在回无双城,还是那赫赫有名的第三军团少将。

    “我们也走吧。”最后,莫燃道。

    不过一会,他们就已经出现在了京城的郊外,莫燃取出了她许久不曾开过的跑车,她刚刚打开驾驶室的门,柳洋就跳了过来,灵活的钻了进去,双手往方向盘一放,抬头对莫燃笑,“开车这种苦力活当然不需要美丽的女士来坐,莫燃你只需要洗好安全带等着到目的地就好了。”

    莫燃却没动,她看着柳洋道:“你这是要送我回去?”

    柳洋笑的更灿烂,“当然了,快上车!”

    莫燃绕过车头,坐上了副驾驶,小黑坐在了后座,可离火瞪着眼前的跑车,一副不想上去但我表情,虽然这疑似车架的铁皮玩意他是第一次见,可他介意的是,从现在开始他就要跟着这个女人混了吗?!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自家哥哥骗走?不对,怎么能说骗呢?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让自己哥哥远离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类女人?如果自家哥哥只是觉得想要一个女人,他可以准备大把大把要多优秀有多优秀的女人让他挑啊!

    正想着,却冷不防那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类女人”说了一句,“开车吧,不用管他。”

    跑车飞快的窜了出去,激起一阵灰尘,离火看着越来越远的车尾,气的冒火,“你这女人!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话音还没落,又是一阵尘土,马达声呼啸而过,另外一辆跑车很快也追着去了,离火拳头握的咯吱咯吱响,火红的眼眸像极了窜动的火焰,最后泄愤似得往旁边一挥,那平坦的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两个神坑。

    “女人,你给本太子等着!”

    莫燃自然是回到了她在京城的公寓,而张恪他们也没走。

    几人刚进客厅没一会,离火就凭空出现了,他追着小黑的气息,自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来了,只是那张俊脸阴沉着,好像有人欠了他大笔巨款似的。

    离火径直走到了小黑面前,他抓着小黑手臂似乎想拉他走,“哥,我带去更好的地方,这破地方别待了。”

    郊外还好,可一进了市内,污浊的空气,稀薄的灵力,还有肮脏的物欲人流,他不是没来过世俗界,可如今的世俗界连以前的世俗界的脚后跟都不如!

    小黑也不知道是刻意还是无意的,总之直接忽略了离火的情绪和话语,反拉着他朝着另外一个房间走去,他推门进去之后躺到了那个实木的高低床上,本来以前睡着绰绰有余的床,现在却是容不下长手长脚的他了,因为这床还是在他变成小干尸的时候,莫燃专门买的儿童床。

    发现这个现象之后,小黑愣了一下,收回了自己无处安放的腿,重新站了起来,他指着这个房间对离火道:“小黑的家。”

    离火看向小黑,愣了一下,他似乎在自家哥哥那死气沉沉的眼里看到了类似满足的神色?这么小一个房间,自家哥哥以前一个茶室都是这里的好几倍大,有什么好的?

    “这有什么好的?”想着,离火也说了出来,只是话一出口,在看到小黑瞬间看想他的眼神时,忽然改了口,“这,这床也太小了!该换一个了……”

    好吧,他就暂时委屈一点待在这里吧……

    小黑满意了,从那双变的亮了的紫眸里便能看出,他拍了拍高低床的上铺,对离火道:“离火睡。”又指了指下铺,“小黑睡。”

    自家哥哥在给他安排住处呢!离火瞬间笑了,觉得什么狭小的房间,寒碜的高低床都不是问题了,“好啊!”只是沉默了一会,离火很严肃的说道:“哥,你叫魂落,不是什么小黑!”

    小黑看着他,很快又转开了视线,也许,他觉得叫小黑还是叫魂落并不重要。

    离火却觉得堵得慌,看来他下一步要努力的,不是让自家哥哥离开莫燃,而是先让他忘掉那什么小黑不小黑的!总不能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吧!

    这边小黑已经作为半个主人安排好了离火,而另外一边,莫燃和五个美男子坐在客厅里,说的也是怎么安排住处。

    白矖已经是莫燃的霊了,自然是莫燃在哪里,他就在哪里,可张恪几人嘛,一来他们不能回老宅了,二来四人也不愿意回去,尤其是张恪和柳洋,二人对莫燃之心路人都快知道了,也就莫燃没放在心上,他们分别这么久重新面对面坐在一起,二人说什么都不可能浪费机会了。

    所以一回到京城,柳洋就蹭到莫燃车上顺便蹭到他家里来了。

    “我们现在无家可归了。”张恪说道,那洁白的长衫铺在沙发上,优雅的孔雀翎简直可以以假乱真,薄唇轻启,一副莫燃你看着办的神情。

    “是啊,我们现在身无分,又被家族所不喜,莫燃,你忍心看着我们迷失在这偌大的京城吗?”柳洋则表现的更可怜了,语气伤感的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

    秦歌修长的五指掩住了唇,似乎也有些伤感似的,可事实上,他只是在掩饰自己抽搐的嘴角!他心里闷闷的吐槽,柳洋啊柳洋,上次他拿那个什么影帝的,应该颁给柳洋啊!这才是演技!无中生有的,要哭不哭的,他不服都不行!

    莫燃也抽了抽嘴角,“你们还缺住处?”

    柳洋道:“以前是不缺,可今时不同往日,我们几个都是被家族抛弃的人,再也没资格过以前那么奢侈的生活了,莫燃,难道你嫌弃这样的我们?”

    莫燃太阳穴也抽了抽,嫌弃都说出来了,那她要不慷慨相助的话,以后是不是朋友也别做了?在四人一致逼迫的眼神下,莫燃道:“我家里的房间不够。”

    在几人以为她要拒绝而着急的时候,莫燃叹了口气,“但楼下的房子是空的。”

    柳洋顿时站了起来,笑意绽放在脸上,“我这就买下来!”

    莫燃:“……”

    所以刚才是谁说身无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