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9. 晚餐事件
    小黑的手在莫燃背上轻轻拍了拍,在莫燃还没讨伐离火的时候小黑就说了一句:“莫莫,弟弟不坏。”

    莫燃瞪着离火,不甘不愿的收回视线,她看向小黑,那双紫眸显的有些呆滞,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黑也学会察言观色了,而且很注意维护莫燃和离火之间的关系,莫燃咬牙道:“是,他不坏……”就是见不得别人好!

    许是发现莫燃说话时的不情愿,小黑把酒瓶放到了离火跟前,一双紫眸却始终望着莫燃,莫燃瞧他那意思,是想罚离火的酒?莫燃也不说话,反而看向离火,颇有些静观其变的意思,可离火只嗤笑了一声,无所谓的给自己倒了酒,一杯接着一杯的喝,这么一来,罚酒也没意思了,谁叫人家看起来还挺享受的。

    莫燃摸了摸小黑的脸,算是给他个安慰,不然离火那厮做的孽,却要小黑来紧张,小黑这才满意的收回视线,他看向一桌子的菜肴,试探着吃了一口酱鸭,莫燃只看到他喉结滚动了一下,那鸭肉似乎就被他囫囵咽下去了。

    “饭不是这样吃的。”莫燃阻止了小黑又想夹菜的动作,小黑不解的看向莫燃,似在询问。

    莫燃重新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要在嘴里嚼一嚼再咽下去。”说着,莫燃笑了笑,“如果觉得没味道的话就别吃了。”

    小黑跟别人不一样,他没有味觉,更没有吃东西的意识,莫燃实在不想看到他做不喜欢的事情。

    不过小黑并不觉得勉强,莫燃吃东西,他也想吃,就这么简单,如果哪里做的不好,他改就是了,看着莫燃又夹起了食物,他只盯着那绿色的应该是蔬菜的东西张开了嘴,同时稍微凑近了一点,莫燃一愣,筷子拐了个弯喂给了小黑,而小黑这一次学以致用,他嚼了一会才咽下去,然后看了看莫燃,似乎在说他已经学会了一样。

    莫燃笑着称赞了一句:“嗯,小黑学的很快。”

    其他人虽然都在各自吃着东西喝着酒,可注意力都在那两人的互动上呢,看到莫燃用自己的筷子喂小黑,柳洋的花生米掉了,张恪的筷子停了,秦歌眼睛转更欢了,苏文哲埋头吃饭,离火眉毛一挑,可青好奇的瞪直了眼睛,白矖看着几人的反应,嘴角稍稍一动,似是笑了。

    柳洋忽然一放筷子,说道:“莫燃,我觉得你把吃饭这件事情讲的深入浅出,绘声绘色,不禁让我觉得二十年的饭都白吃了,我也迫切的想聆听一下你的教诲,你也顺便教教我吧。”

    说完,那明亮的眼睛在莫燃的筷子和她的脸上来回了一圈,身体往前一倾,横着桌子凑上前去。

    莫燃不动声色的听完柳洋胡说八道,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她,然后欣然同意了,柳洋笑的几乎牙不见眼,看着莫燃的筷子像是在挑一样,把满桌子的菜都过了一遍,最后停在一道水煮鱼上面。

    柳洋的笑容当下就僵硬了一瞬,这水煮鱼是苏文哲做的,整桌菜柳洋哪个都动了,唯独这道菜是看都没看一眼,这原因也简单,柳洋不吃辣,可秦歌吃啊,这是秦歌钦点的菜,而且是变态辣级别的,秦歌顿时就乐了,苏文哲也抬起了眼皮看热闹。

    柳洋眼睁睁看着莫燃银色的筷子没入了那红通通的油汤里,在里面稍稍挑拣了一会,最后夹起一个看起来很完整的辣椒,笑着递向前去,“这个菜看起来不错,你尝尝。”

    柳洋冷汗都冒出来了,他慢慢直起了身体,盯着莫燃的筷子,口齿有点不利索的说道:“我、我忽然想起来了,吃饭这种小事难不倒我,我就、就不劳驾莫燃你教我了,呵呵,呵……呵……”

    莫燃却道:“那怎么行,我都已经夹起来了。”

    柳洋指了指旁边,“给张恪吧,他……”

    “那怎么行,我这是专门夹给你的。”不等他说完,莫燃就打断道。

    柳洋简直要留下‘幸福’的泪水了,就在他鼓足勇气以英勇赴死的心态去吃的时候,莫燃却忽然把那个辣椒放到他碗里,一边还道:“苏文哲平时都备这么多食材吗?看不出来你的手艺还不错,这牛肉也挺好吃的,柳洋你多吃点。”

    说着,莫燃的筷子在那道水煮肉片和柳洋的饭碗之间来来回回,不一会柳洋的碗里已经堆满了辣椒和和牛肉,红的他想哭。

    “你怎么不吃?是不喜欢吗?”末了,莫燃还问。

    柳洋虚弱的抬头看了莫燃一眼,“没,没有不喜欢,我是太喜欢了,喜欢到有点……下不了口了。”

    莫燃点了点头,“那就好。”

    “哈哈哈……咳咳。”秦歌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不过在收到柳洋杀人的眼神之后稍微收敛了一点,可最后还是不怕死的拍了拍柳洋的肩膀,“吃吧,这是我最爱吃的菜,你一定会喜欢的,还有,要吃完哦,别辜负莫燃的一番心意啊!”

    柳洋简直想撕碎眼前这张幸灾乐祸的脸了,他爱吃什么不行,非要爱吃这么邪乎的菜!还有苏文哲!你做什么不行,非要做这道菜!这一刻,柳洋把两个人都恨上了,完全没意识到他是自作孽的。

    “对了,唐甜最后拿走的那个石头是什么东西?”莫燃忽然想起来问道。

    白矖放下筷子道:“那个石头是诅咒石,是专门服务于巫术的一种石头,修者用它来念咒,能够瞬间将巫术发挥出来并且成倍的放大,诅咒石也有品阶好坏,唐甜拿走的那个是世间罕有的极品诅咒石,六根镇妖柱上面的诅咒就是用它打进去的。”

    闻言,莫燃却是有点疑惑,“唐甜跨越位面来到华夏,处心积虑进入神之囚牢,就是为了拿一个诅咒石?她拿那个干什么?她修习的也不是巫术啊。”

    白矖却道:“也许她本来的目的不止是取诅咒石吧,但最后,她也不得不退而求其次,拿走了诅咒石。”

    莫燃还是觉得有点奇怪,白矖看了看她,忽然道:“其实,只要有相对应的修为趋势诅咒石,那么诅咒石能下咒,也能解除咒语。”

    “解除咒语?”莫燃不愧是聪明的,她一定到白矖这么说就抓住了重点,“她身上有什么咒吗?”

    “她身上倒是没有,可她的灵魂上有。”白矖道。

    “是什么?”

    白矖却是停顿了一下,抬眸看了看离火,这才道:“奴印,二十四星辰使的灵魂上都有着奴印,所以在这么多年后的今天,虽然二十四星辰使传了一代又一代,却始终没有消失。”

    “所以你的意思是,唐甜有可能是想解除自己灵魂上的奴印?”莫燃很快接道。

    白矖耸了耸肩,“也许吧。”

    这时,莫燃也看了看离火,“看来你管理人的手段不怎么样啊。”

    离火却轻哼一声,“一个奴才而已,如果她真的有本事自己除了奴印,本太子就让她自由,就怕她没那个本事。”

    不知道离火这是习惯性的狂妄,还是真有底气,他肯定早就知道唐甜是奎木使了,却还是默许了唐甜拿走诅咒石,也不知道他是没把唐甜放在眼里还是自由考量。

    总之莫燃没再想这件事了,已经跟她无关了。

    几人一边吃饭一边喝酒,一边还天南地北的聊天,一顿饭吃的还挺开心。

    几人也终于发现莫燃的酒量的确不怎么样了,从喝了酒不多时候开始,莫燃的脸上就飘着两朵好看的红晕,一双狭长的眼眸也变的格外水润,不知道是不是成心的,几人轮着劝莫燃喝酒,以至于莫燃脸上的温度一直都没有降下来。

    等她从饭桌上站起来的时候,身体却是一晃,不由自主的往旁边歪曲,莫燃这才知道自己喝多了。

    耳边响起嫌弃的话,有人扶住了她差点倒下去的身体,“蠢女人,就这么点酒量。”

    说着,手臂一推,像是想把莫燃推开,可莫燃却不知道哪里来的敏捷,先一步抓住了他的手,抬头一看,果然是离火那张俊美无比却也傲慢无比的脸。

    “你!离火,吃我的,喝我的,还这么多事,你以为我愿意伺候你?你是不是太子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能站在这里冷嘲热讽,那是因为小黑!我在乎的只有小黑,你真以为谁都得贡着你?”

    “蠢女人,你在耍酒疯吗?”离火皱着好看的眉头,脸色因为莫燃的话而阴沉了许多。

    莫燃松开离火的手,自己站稳了,“不,我是喝多了,可我不是在耍酒疯,我得跟你再强调一遍,如果你想把小黑带走,那就别想了,他不会跟你走的,跟着我他才能开心。”

    “蠢女人,你好大的口气!”离火咬牙,好像动手教训一下这个放肆的女人!

    “如果小黑跟着你过的很好的话,我就不会在乱葬岗找到他了。”莫燃冷眼看了一眼离火,径自走到沙发那坐下。

    盯着莫燃的背影,离火那双本就火红的眼睛几乎要燃烧起来了,白矖谨慎的挡在他的视线里,小黑也发现离火不知道怎么又不高兴了,上去拍了拍离火背,似乎在安抚他。

    离火看了一眼小黑,忽然间身形一闪,一言不发的消失了。

    “放心吧小黑,离火只是出去散步了。”莫燃说道,离火询问似的看向莫燃,在得到莫燃又一次肯定的答复之后,小黑放心了。

    本来一顿愉快的晚餐因为这一出而弄的有些沉闷,柳洋跳到莫燃旁边坐下,“莫燃别气,那小子一定是个恋兄癖,让小黑慢慢治他就行了,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呵呵……”结果不等柳洋讲笑话,莫燃就笑了,她看着柳洋,轻松道:“不用讲了,我已经看到了。”

    “啊?”柳洋刚开始还比较纳闷,不过在看到莫燃盯着他的嘴看时,立刻捂着嘴巴跳开了,“该死的……我的嘴应该还在脸上吧?”

    反正他觉得已经辣到没知觉了……

    虽然可青也担心的劝他不要吃那些辣椒了,可是柳洋最后还是埋头吃光了,而代价就是,那两瓣饱满性感的嘴唇更更饱满了、更性感了,看上去的确很喜感……

    见莫燃笑了,柳洋捂着嘴默默地想,他这形象牺牲的也值。一直道莫燃准备睡觉的时候,离火也没有回来,莫燃反正是一点都不担心,离火不祸害别人就算好了,要让他吃亏,下辈子……也不可能!

    所以莫燃毫无压力的洗了个热水澡,打算睡觉了,也就在她穿着浴袍出来的时候,忽然发现她房间里有人,莫燃本以为是神出鬼没的离火找她来算账了,没想到却是白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