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4. 夜探皇宫
    亲耳听到舅舅谈论莫家庄,而且大齐出兵周边小国,好像的确跟莫家庄有些关系,莫燃很想冲出去问个清楚,可是在看到舅舅一个人坐在湖心亭里凝重的背影时,还是忍住了。

    莫家庄的仇家是修者无疑,即便舅舅手握大军,也不可能是修者的对手,到底是谁给了舅舅这样的线索,让他以为莫家庄的仇家就在北疆?

    莫燃在暗处待了好久,一直等到舅舅离开湖心亭莫燃也才离开,但是她没有回客栈,而是临时决定、去皇宫!

    不管舅舅是如何想的,也不管二娘的爹爹是偏信了谁,这出兵征伐之事,若没有皇帝的谕旨,断然不能成事!

    皇宫倒是不难找,可在偌大的皇宫内找到皇帝却是有些费神了,莫燃找遍了妃嫔的寝宫都没有找到人,一边感慨着皇帝的后宫果真可观,一边调转方向朝着御书房所在的方向去了,没想到还真在那里找到了皇帝!

    莫燃一头黑线,深更半夜的,皇帝没有去找自家妃嫔滚床单,却在御书房处理国事,早知道她刚才就不费费那老大的劲了。

    莫燃避开了侍卫,从屋顶吊了下来,飞快的闪身藏在了横梁之上,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可见莫燃以前也没少干这偷听的事。

    屋子里的烛光从窗户的缝隙透了出来,莫燃轻轻推动身边的小窗,无声的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看到了端坐着批阅奏折的皇帝,他面前已经堆了不少奏折,他好像看的不太高兴,眉头一直都是皱着的。

    身边只有一个伺候的太监,不时的给皇帝递上奏折。

    过了一会,那皇帝将手中的走着一摔,口中怒道:“一群贪生怕死的老家伙!”

    旁边的太监吓的跪在了地上,口中说着“皇上息怒,保重龙体”,同时快速的捡起了刚才被打落在地上的奏折放在了桌子上。

    那皇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踱步至窗前,“两年前西征的时候也是铺天盖地的奏折,一个个都在劝朕不可出兵,如今西征凯旋,他们又来称颂朕英明决断,现在北征已定,折子却又没完没了的递!我看就是大齐太平了太久,让这些满肚子油水的老家伙们忘了大齐的先祖是如何开疆拓土的!”

    那皇帝似乎气的不轻,而那太监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那皇帝说了一通,也发现连个回话的人都没有,转身一看,只有那个趴在地上头都不敢抬的太监,那皇帝一挥手让他滚出去了,自己一个人站在窗户那里沉思。

    莫燃听了一会,寻思着要不要等他走了翻翻他的奏折?听这个皇帝的口气,北征的决心还不小,他会是像历代皇帝一样抱有征服北疆的野心吗?

    事实上这个皇帝还很年轻,莫燃对他还是知道一些的,他少年时便继承大统,由国师和左右相辅政,从小便是一位智谋超群的天子,他的年纪应该比江潮还要小几岁,跟她差不多大,也正是因为少年心性,当年殿试之后才会跟江潮打那样的赌吧?

    如今他亲政应该已经**年了,手段越来越老练,竟能下得了决心西征甚至北征了!

    来皇宫一趟也是毫无收获,莫燃本打算离开的,可刚刚一动,一声冷笑传来,“来都来了,不露一面再走吗?”

    莫燃一惊,下意识的回头看去,透过那个小小的窗户缝,皇帝的眼神犀利,直直的望了过来!

    他竟然知道她在这里?!莫燃在愣了一下之后很快就知道自己大意了,她以为这皇宫就算戒备再森严也是凡人的地盘,守卫武功再高,她小心一些也不会被发现,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里是有修者的!而且很显然皇帝就是!

    意识到不妙之后莫燃怎么可能自己送上门去,动作更快的飞射了出去!

    “去追!”莫燃听到皇帝低沉的声音冷静的下命令,紧接着便有好几道气息紧追着过来!那气息竟也不弱!如果她没有感应错的话,其中有一两个是元婴期的高手!

    怪不得她能在那藏那么久,原来人家是等着她自己露面!真是大意!莫燃忽然觉得她生活了十八年的大齐,她竟然一点都不了解!

    大齐是有修者的,也许就像华夏一样,只是当时身为普通人的她无从知道而已!

    追她的大概有十几人,而且他们似乎发现莫燃对皇宫的地形并不熟悉,开始左右包抄了,不一会莫燃便被堵在了十几个人的包围圈里。

    “谁派你来的?目的何在?”一人手执长剑,开门见山,在皇宫里出现身份不明的人,除了刺客便是奸细,因此他们的思维绝对单纯不了。

    “我说我只是瞧瞧皇帝长什么样你们信吗?”莫燃口中说着,心中却在想着怎么逃脱。

    “不信。”那人说道,剑尖一指,冷光反射在那人脸上,虽然在他们眼中莫燃才是此刻,可他们却是一身黑衣,脸上罩着面具,只能看到一双冷厉的眼睛,莫燃想,这些人应该是皇帝身边的暗卫吧?

    “那还废那么多话干……”莫燃的话还没说完,十几个人已经一起攻了上来!

    莫燃祭出一把剑抵挡,心想这些人出手倒是狠,他么讲求的是效率,只要能把莫燃带回去就行,伤不伤怕是无所谓。

    可莫燃不能真的对这些人下杀手,她自己知道这只是一桩误会,却不能解释清楚!如果她使出全力的话,以一敌十倒也不是问题,只是她要在这杀这么多人,还是皇帝身边的修着,那才会把事情弄的一团糟,以皇帝以及朝廷那些阴谋家的思维,指不定会把今天的事情编出怎样一个力气的故事呢……

    打了许久,整个皇宫似乎都被惊动了,一大堆御林军举着火把围了过来,将黑漆漆的假山照的通明,不一会,皇帝也在许多侍卫的簇拥下走了过来,远远停在那里看表演一样不动声色。

    莫燃眉头皱的死紧,她朝皇帝那边看了一眼,今天晚上她这算不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要是让离火知道还有这么一出,指不定怎么奚落她了。

    左右想不到好办法,莫燃干脆把剑一横,使出一招美人照镜,趁着剑光大方,所有人都被那光芒照的短暂性的失明之时,莫燃脚下踩着凌云步,飞快的钻入了假山!

    皇帝的缓缓放下了袖子,一双犀利的眉眼眯了起来,冷冷的吐出:“搜!不论如何都要给朕搜出来!”

    方才在御书房批阅奏折的时候他就发现有人潜入了,只是想看看那人要干什么,这样的戏码隔一段时间就会上演一次,今天他心情不太好,如果有人上门送死的话他也不介意顺水推舟,只是意外的是,那人什么都不做就想走!可皇宫又不是她的后花园,岂是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那人的修为应该是筑基期,可两个元婴期的暗卫都一时拿她不下,那人是什么身份?倒是引起他的好奇了……

    而此时的莫燃正穿梭在假山里,四处都是搜查的侍卫,莫燃矮身躲进了一个山洞里,唤来了白矖。

    白矖刚一出现,莫燃就急着捂住了他的嘴,“先别说话,你先带我回去。”

    白矖没有动,黑暗中垂眸看着莫燃,她的注意力都在周围搜查的侍卫身上,白矖点了点头,表示已经知道他们现在的处境了,然后把她的手拿了下来,盯着她的手心看了一会。

    白矖忽然在他们所在的地方设下一个结界,拉着莫燃又往里面躲了躲,莫燃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似乎在问他为什么不走。

    白矖把头低下来,用很低很低的声音在莫燃耳边道:“太近了。”

    莫燃愣了一下,很快发现他说的是那些修者距离他们太近了,现在不适合马上走,而且也就在这时,那两个元婴期的暗卫便一左一右向着莫燃所在的位置走了过来。

    莫燃顿时看向白矖,而白矖只摇了摇头,似乎很仔细自己的结界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莫燃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个暗卫停在了她面前,简短的交流了两句之后错身而过了。

    莫燃松了口气,的确是太近了,不过这一放松,她也发现,她跟白矖之间也太近了!白矖两只胳膊撑在假山上,她被环在了他的怀里,几乎整个人都笼罩在他的气息里,熏的她心思顿时有点偏离。

    刚刚还在懊恼自己一时大意闹了这么一出,现在却不知怎么就想到白矖赤身**吻上她脚尖的时候,莫燃顿时抽了抽嘴角,又推了推白矖,让他离开一点。

    “再等等。”白矖低头看了看莫燃,他似乎想帮莫燃分散一下注意力,便问道:“你怎么跑来皇宫了?”

    莫燃也小声道:“我想看看是不是皇帝搞的把戏,把舅舅当枪使了……”

    “结果呢?”白矖又问。

    “没有结果……结果就是我被发现了。”莫燃说道,很快又道:“这事别跟别人说。”太丢人了。

    白矖的嘴角在黑暗中轻轻一动,“我不说他们就不会知道了?”

    “那当然!反正你别说!”莫燃坚持道。

    而白矖也妥协道:“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