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5. 国师府【一更】
    第二天,早饭过后几人聚在一起,秦歌靠在窗户上向下看去,奇怪的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今天大街上的巡逻好像多了很多。”

    “昨天晚上好像有人夜袭皇宫了,今天的巡逻可不得翻倍吗?”苏文哲说道。

    “夜袭皇宫?”秦歌感兴趣的挑起了眉,“是去刺杀皇帝吗?还真有不怕死的人啊?而且,看样子是让人给跑了啊,这皇宫的守卫果真跟电视里一样菜吗?”

    “菜不菜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柳洋很不负责任的说了一句。

    苏文哲却道:“试什么试?这还是光天化日之下,要是被人听到了,我们这发话足够让株连九族了。”

    几人虽然说着株连九族的话,可明明是当做笑话来说的。

    正在这时,离火慢悠悠的走了下来,路过莫燃的时候嗤笑一声,“蠢女人你又在想什么呢?那脑子本来就不灵光,就算你一天到晚的用它也不会长进的。”

    莫燃本来是百无聊赖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正要收回视线的时候却又猛的转了回去,盯着离火的眼睛道:“你不是不愿意伪装吗?”

    说这话的原因是,这厮昨天还因为莫燃让他们把眼睛的颜色也伪装成黑色而负起不理人呢,今天就主动解除冷战了,而且,那眼睛的颜色也变成了黑色。

    话说有些特征还真是影响气质,红发红眸的时候张扬的很,好像稍微靠近一点就能灼伤人一般,可黑发黑眸的时候却硬是多出几分沉稳矜贵的气度来。

    眼看着离火那流畅的剑眉慢慢皱了起来,莫燃意识到自己说话太直了,离火自己做事情别扭,可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反复无常,但要是被人提起了,这厮的毛就该炸了,总之一句话,就是不能被人说。

    莫燃可不想离火一甩头又走了,所以很及时的补充了一句,“这样也很帅啊。”

    离火坐了下来,斜着眼睛瞥了莫燃一眼,语气仍然是狂的,“本太子何时不帅过?”

    莫燃笑着点了点头,再趴下的时候却瞥了瞥嘴,心想她都遇到了些什么人,自恋也没个度。

    “蠢女人,你还没说你在想什么呢?”

    莫燃以为他们之间的对话结束了,可离火今天的心情显然不错,竟然主动关心起了她,虽然这个关心只是恨不经意的顺带一提而已。

    莫燃道:“我在想为什么大齐也会有修者,这里的修者又是怎样的规模。”

    闻言,秦歌凑了过来,惊讶的说道:“你说什么?大齐有修者?你是怎么知道的?”

    被几双眼睛盯着,莫燃顿时一愣,“我说了吗?我说什么了?”

    秦歌奇怪的看着莫燃,“你刚刚明明说大齐有修者,是我幻听了还是你失忆了?”

    莫燃一时没有说话,真相咬掉自己的舌头,从昨天晚上回来她就一直在想这件事情,刚才离火问的时候她也有点不在状态,这么一说,不久露馅了吗?

    “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你在你舅舅那里见到修者了?”秦歌问道。

    苏文哲却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楼下巡逻的官兵,“还是说,昨天晚上夜袭皇宫的人就是你?”

    苏文哲的猜测显然更靠谱,因为莫燃回来之后明明说在陈博弈那里并无收获,而且既然莫燃肯定这里有修者,说不定是因为已经交过手了,这样的话,莫燃夜袭皇宫也就说得通了。

    莫燃下意识的看了看白矖,而白矖只耸了耸肩,“我没有说。”

    言下之意便是,他的确遵守约定没有透露,是莫燃自己交代的。

    几双眼睛在莫燃和白矖之间来回一圈,顿时了悟了,秦歌忍不住笑意,满脸笑容的问莫燃:“所以,昨天真的是你去皇宫了?还惊动了守卫皇宫的修者?你们还交手了?”

    莫燃试图让自己淡定一点,“我是想去看看是不是皇帝搞得鬼,谁知道皇帝的暗卫会有修者?”

    苏文哲跟秦歌唱双簧似的接道:“所以还闹大了,最后收不了场,是白矖去救你了?”

    莫燃终于有点受不了的盯着两人,“就是这么回事,知道就知道了,说这么清楚干什么?你们怎么不安庆重演啊?”

    秦歌大笑几声,“那倒不至于,只是,你以为大齐只是个软柿子,毫无防备的一捏,结果扎手了吧?”

    不怪几人笑的这么开心,只因莫燃年纪虽小,但是做事情向来滴水不漏,像昨天这般莽撞而为实在罕见,对于大齐来说,莫燃只是一个两年前就不存在了的人,这次回来也本不该留下太多痕迹的,可第一天晚上就搅乱的皇宫,那可是九五之尊的地盘啊,莫燃本意只是去看看,可这一看,谁知道要让多少人忙多久了。

    看着莫燃窘迫的样子,几人笑的更开心了,事实上,虽然此事做的欠妥,但是他们却很乐于看到这样的失误,什么都考虑周全的莫燃固然很好,可那也太累,太小心翼翼,其实她完全可以让自己出一点错,因为她不是一个人,她错了也不需要一个人承担,还有他们。

    他们多希望莫燃能够认识到这一点。

    “不要再笑了,帮我想事情!”莫燃拉下脸来,但是好像收效甚微,该笑的依然在笑。

    离火很擅长落井下石,“世俗界本来就隐藏着很多修者,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若不是修者,就永远不会看到他们,皇帝是天子,本就有天道佐助,他身边必定有超于常人的资源,要不是你无心惹事,你能不能跑出来还得另说呢。”

    虽然离火的语气让人不爽,但是却令莫燃醍醐灌顶,这么说来,如果昨天她真是去刺杀皇帝的,而且对那些暗卫下杀手了,那么皇帝派出的就不只是元婴期的修者那么简单了!

    果然,是她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莫燃忽然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就往出走,秦歌顿时不笑了,拦住莫燃道:“不至于吧,开个玩笑而已,这就愤然离席了?”

    莫燃看了他一眼,“离什么席啊,今天舅舅要去见江潮,我也得去。”

    “嗯?”秦歌挑眉,他还没说什么,柳洋就窜了过来,“这是大事啊!我们走吧,说不定今天就能弄清楚怎么回事呢。”

    看他率先往出走的样子,好像比莫燃还着急,莫燃拉住了柳洋,“你去干什么?”

    柳洋回头道:“陪你去啊,以防万一嘛,如果在遇上什么修者,我还能及时带你溜出来,要不然继夜袭皇宫之后,很快就有国师府遭袭的连环事件了。”

    莫燃抽了抽嘴角,说的还头头是道的,既然有了昨天晚上那一处,今天她一定会小心行事的啊。

    “别傻站着了,快走吧!去晚了黄花菜都凉了!”柳洋却反拉住莫燃走了

    最后还是莫燃跟柳洋一块去了国师府。

    昨天晚上去皇宫是深更半夜,有夜色掩护,可今天却是大白天,莫燃跟柳洋混进去时稍微费了点时间,在给一个下人施了小小的幻术之后问出了江潮所在的地方,不一会二人就找过去了。

    竹帘半垂,荷叶飘香,倚湖而建的楼阁精致雅静,回廊上到处或悬挂、或摆设着品种各异的盆栽,这地方倒像是江潮布置的,他很讲究自己的生活品质,而且也很会摆弄花草,每次他去莫家庄,最受宠的也许就是莫家庄的花园了,频频得美人光顾。

    “怎么不走了?”柳洋看了看莫燃,奇怪的说道。

    莫燃嘴上道:“湖边太空旷了,上哪藏去?”可她心里却没想这事,江潮很有可能就在那座楼阁里,可她忽然就有点不敢往前走了,人说近乡情怯,可她要见的是江潮,有什么好怯的?

    也许……是傒囊的幻境给莫燃的影响太大了,在幻境里江潮能洞悉她的心事,能自己迎上她的剑,那是她把江潮想的那么好,还是环境对江潮真实的影射?

    可不管怎么说,莫燃仍然觉得她曾把剑送进了江潮的胸膛里,她还记得那血喷溅出来的时候,是滚烫的,她觉得……她欠江潮的……

    柳洋不疑有他,指了指簇拥着楼阁的竹林,“去那。”

    不一会,二人便藏进了竹林之中,虽然距离有些远,但好在楼阁造的特别,四面通风,窗户大敞,他们仍然可以看到坐在二楼的人,仍然可以听到他们说话。

    莫燃盯着里面的人,墨发白衣,一把扇子时不时的扇动一下,他一边给对面的人侦察,一边似是倾听着他们说话。

    虽然距离有点远,看不到那人的容貌,但那白衣男子的气度着实让人眼前一亮,真是个舒服的人!柳洋很不情愿的在心里评价,他偏头看向莫燃,“那个、就是江潮?”

    莫燃点了点头,真的是江潮,两年不见,他看起来过的很好。

    柳洋注意着莫燃的情绪,可莫燃偏偏像是风平浪静,可他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直觉上江潮对莫燃的影响不应如此,“长得……也还行吧,跟我比还差了点。”

    莫燃不禁看了他一眼,“你看到他长什么样了?”

    被毫不留情的指出,柳洋仍然很自信的说道:“虽然没看到,但心里有谱了。”

    “你要跟他比美吗?”莫燃眼神古怪,心想美不美难道身为一个男人很介意吗?忽然想到自己认识的那些妖孽,如果比美的话,那情形真是……想一想都恶寒。

    柳洋察觉到了莫燃古怪的眼神,顿时挺了挺胸堂,斩钉截铁说道:“当然不。”说完后紧接着又道:“我跟他比帅!”

    莫燃嘴角一抽,柳洋却转入了正题:“那个人我知道是江潮了,另外两个是谁?”

    ------题外话------

    小剧场2333

    柳洋:江潮你来,我们比比谁帅?

    江潮:不比

    柳洋:怎么,你怕了?

    江潮:不是

    柳洋:那你磨蹭什么?有这么多读者评委呢,快点

    江潮:莫燃不喜欢帅的,她只喜欢美的

    柳洋:……你来!我们来比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