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8. 一眼万年【二更】
    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张恪轻轻搂住了莫燃的腰,“我的心上人出来了,麻烦你们都让一让。”

    顿了几秒钟之后,那些女子不自觉的让开了,而在快下楼的时候她们才反应过来,原来……原来世间还有如此倾国倾城的女子!只是一个照面就输了,她们还有什么资格跟人家争,心中顿时失望不已。

    柳洋关好门后也追了过去,心里恶狠狠的想着刚才怎么就慢了一步,一边追一边喊,“那是我的心上人!”

    都已经出了客栈,莫燃听到这惊天动地的一喊,顿时无语至极,侧头看了看张恪,“能松开我了?”贴这么近很热知道吗?

    张恪很不舍的松开了,他退后两步又仔细看了看莫燃,“挺好看的。”

    莫燃当然知道自己长什么样,不过听到张恪这么认真的夸她,还是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在。

    柳洋正好追了上来,他跟在莫燃旁边嘀咕,“莫燃,要不咱们再回去换一件吧?”

    莫燃就差翻白眼了,“你们让我换衣服我都已经换了,现在再回去换回来?”

    柳洋还是不甘心的道:“那……那不是因为你太好看了吗,这么一打扮,你看看那些男人的口水都快流成了。”

    刚才在客栈的时候还不太明显,现在站在热烈的阳光下,莫燃上身那件纱衣就更妙了,几乎藏不住那好看的锁骨和半露的肩膀,更暴露的穿着柳洋见的多了,可是就有人稍微露一点点都令人惊艳不已,很显然,莫燃就是那种人。

    闻言,莫燃好笑的看着柳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别人还只是看看,也好过你动手动脚吧?”

    “我什么时候……”柳洋很想反驳,可看了看自己放在莫燃肩膀上的手,弱弱的继续,“动脚了?”

    莫燃无语的重复了不知道第几次的动作,把柳洋的手从她肩膀上拿开,她很认真的建议道:“柳洋,火树节的时候闺阁里的女子都会出来,你看看她们,去挑个喜欢的。”

    柳洋一愣,“挑什么喜欢的?”

    莫燃道:“修行又不是让你禁欲,你要是发情期到了,我完全可以理解的。”

    柳洋仔细的看着莫燃,他想知道她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虽然他没有明确表白过,可他们之间不是只差一层窗户纸了吗?柳洋可以忍着不捅破这层窗户纸,可绝对不能接受莫燃把他推给别人!

    张恪的脚步也不由的放缓了,他看向莫燃,她的话太突然了,如果她能这么对柳洋,就一定能这么对他!嘴角的笑意不由的淡了一些。

    “你觉得我是发情期到了?”柳洋问莫燃,听上去像是迎合莫燃的玩笑。

    可莫燃却道:“难道不是吗?”

    柳洋紧接着又问:“你觉得我可以在这里随便找一个女人解决一下发情期的问题?”

    莫燃道:“不随便也可以,你可以明媒正娶。”

    柳洋彻底站住了,也知道莫燃不是在跟她开玩笑了,那张俊脸上灿烂的笑意没有了,说句话都变的异常艰难,“莫燃,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莫燃却道:“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会开玩笑?”

    柳洋笑了,只是笑的那么难看,“莫燃,不管你需要多长的时间,我都可以等你,可你选择了这么答复我……好啊,既然你这么为我着想,我去找就是了,偌大的长安城,总有一个不像你一样、心是铁打的人!”

    柳洋说完便转身快步走了,拨开了拥挤的人群,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莫燃盯着柳洋离开的方向,抑制住了追过去的冲动。

    “你干嘛这么气他?明知他最容易被激将了。”身后张恪慢慢说道。

    莫燃回头看向他,笑了,“我并不想惹他生气,如果知道他不喜欢听这个,我就不说了。”

    张恪皱了皱眉,莫燃根本就是在装傻,这跟那些话有什么关系,这伤的是心!“你可以不喜欢,但是你也不能阻止他喜欢你,更何况,你还是拿着他喜欢你的心伤害他。”

    莫燃道:“张恪,你在说绕口令吗?如果你这么关心柳洋的话,还是去找他吧,不过,现在去了应该不会坏他的好事吧?要不你也……”

    “你不用说了!”张恪忽然道,他有点急的打断了莫燃,因为她知道她要说什么,“我说的是柳洋,也是我自己……你今天很漂亮,逛一会早点回客栈吧。”

    张恪也走了,他不知道是什么刺激到了莫燃,让她的反应这么大,可他并不想听到那张漂亮的嘴里说出拒绝的话。

    莫燃愣愣的看着张恪也渐行渐远的背影,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让她说完多好,为什么要打断她?为什么他要那么聪明……

    柳洋,张恪,她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想装糊涂下去了,她说的话伤人,装糊涂就不伤人了吗?

    刚才在客栈换衣服的时候,她清晰的听到张恪和柳洋拒绝了那些女子的邀请,他们说,她是他们的心上人……

    在打开门的瞬间,所有人眼里都是惊艳,她不以为意,可第一次认真的看到了两人眼里惊艳以外的东西……那就是喜欢吗?或者……那就是爱吗?

    他们拒绝别人,那是因为眼里有她,他们暗中吓退了想要来搭讪她的人,那是因为吃醋,他们接受了妖族的传承,从华夏跟着她来到大齐,那都是因为她,都是因为喜欢她。

    什么时候这种喜欢已经这么沉重了?她将二人视作最亲密的朋友、伙伴、战友,可他们并不这么认为,她可以配合着他们打哈哈,装作不知道,可那跟骗人有什么区别?对他们来说又哪有公平可言?

    将军蹭了蹭莫燃,很奇怪莫燃怎么不走了,周围的男子见莫燃身边的两大护法都走了,本来蠢蠢欲动的想上前搭话的,可那个看起来温顺的金色大狗却忽然向他们亮出了獠牙,竟有些恶狠狠的吃人架势!

    被将军的气势一震,那些人也犹豫起来了。

    莫燃终是转身走了,没有去追张恪和柳洋,可她心里却在想着,柳洋说的是气话吗?他真的会去找一个……不铁石心肠的女子吗?如果是……也不错吧。

    “姑娘选首饰吗?您肤色如此白净,不戴些首饰可惜了啊。”一个中年女子将几串首饰摆在了莫燃面前,原来是莫燃正好站在了人家的摊位跟前。

    莫燃很想说她有首饰,只是你看不见而已,可现在没什么心情说话,她正打算走,那中年女子又急道:“您看不上这些首饰的话,发簪看看吧!我这些也都是从西域那边进过来的,不必您戴的那个差。”

    莫燃站住了,她看了看那个中年女子手中抓着的几个簪子,很漂亮,但的确都没有她戴的那个好看。

    莫燃不由的摘下了头上的簪子,那柔软的头发也随之滑落了下来,墨发如瀑,乖顺的贴在了背后,脸侧的头发被风吹起,不知道看呆了多少双眼睛,连近在咫尺的那个中年女子也忘了推销,只觉得手里拿着的这些簪子,任何一件都配不上眼前的女子了。

    莫燃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簪子,很简单的木簪,只有一个翠绿色的水滴状宝石点缀,这也是柳洋帮她选的。

    莫燃看向了那个摊位,那个中年女子怎么都推销不出口了,而莫燃就那么自己挑挑拣拣,最后在一堆首饰里翻出一个发带,那发带是紫色的,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莫燃付了钱之后就走了。

    那中年女子半晌才回过神来,奇怪的望着莫燃离开的方向,她那里明明有更好的……美人的审美真难猜……

    而在莫燃离开之后,她不远处的一个酒楼上,白衣墨发的男子望着这里,眉心微微拧了起来,俯瞰着整个街道,可并没有找到他要找的人,不禁呢喃了一句,“幻觉吗……”

    “什么幻觉?”一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奇的向远处看去,“难道,江美人看上了哪家女子?”

    这话怎么听都有点怪,那江美人却道:“我今天可是陪您出来,我看不看上谁自然不重要。”

    这江美人、却是江潮,而他身边站着的人,如果莫燃在这里,也一定能认出来,他就是大齐的皇帝、齐溯。

    “江美人此言差矣,我是见你忙于政务,连认识姑娘的时间都没有了,我可不想让人说我压榨我的国师,今天特意带你出来……体察民情的,你可不要辜负了我一番美意。”齐溯说道,他说话随意,倒是不像那日莫燃见到的冷厉。

    江潮笑了,他打开了扇子,扇面上写着‘无关风月’四个大字,他拿起一个茶盏,手伸出窗外,那么一松,杯子从二楼掉下去,摔碎的声音不响,却让差点被砸到的人愤怒的吼了一句,“是谁这么缺德!”

    众人纷纷抬头望去,却见一个白衣男子靠在窗边,淡笑着说了一句,“对不起了这位兄台,手滑了一下。”

    后半句话几乎淹没在女人们的尖叫里了,“那是江公子吗?天哪,我没有看错吧?”

    “那把扇子上写的是无关风月,肯定是!”

    “真的是国师大人!”

    “国师大人,能邀请您去我们的诗会吗?”

    “江公子,能赏脸同游凤凰林吗?”

    看着就快要失控的场面,江潮不疾不徐的看向齐溯,“您还觉得我需要花时间……体察民情吗?”

    齐溯头大的看着江潮,又看了看好像有猛兽逼近一般的楼梯,顿时坐不住了,“不需要,你不需要!现在别愣着了,先跑吧!”

    楼梯是不能走了,二人直接从后面的窗户翻出去了,跑过了两条街才敢慢慢走着。

    “真是,知道你江美人魅力非凡了,差点坏了今天的行程……”齐溯说道。

    “您不如直说,今天还有什么行程?”江潮说道,他其实有点不想陪着皇帝晃悠了,刚才在茶楼上惊鸿一瞥,他差点以为看到莫燃了,可怎么可能,莫燃已经不在了,她的尸骨……还是他亲手埋葬的。

    齐溯这次直说道:“今晚有个斗诗会,长安城远近闻名的青年才俊都会到场,名为斗诗,实则是畅所欲言,不论国事战事,皆可各抒己见,有几个人颇有些想法,我想亲自去看看。”

    江潮点了点头,他知道皇帝想培养一些年轻的干将,朝中的老臣最近让这个野心极大的皇帝越来越不满了。

    “那走吧。”江潮说道。

    “呵呵,江美人正好帮我物色一下。”齐溯说道,他知道江潮听懂了他的意思,这让他很满意。

    二人正走着,江潮的衣摆却忽然被人拽住了,江潮回头一看,却发现根本不是什么人,而是一只金色的大狗,它咬着他的衣服呜呜的叫,还拽着他不让走。

    齐溯也低头一看,本来想打趣一下江潮不仅被人追,现在连狗都追上来了,可很快就微微皱起了眉,这哪里是狗,明明是个灵兽!

    “汪汪!”将军蹭了蹭江潮的腿,绕着他跑来跑去,然后停在了他面前歪着头看他,许是在奇怪,江潮怎么也不理它?

    “怎么会是灵兽?”齐溯低声说道。

    江潮却没说话,他盯着将军那双褐色的眼睛,三十二星的灵兽已经开了灵智,按理说将军已经可以说话了,可是将军似乎不喜欢用人类的语言表达。

    不过,江潮还是从将军的眼睛里看到了类似疑惑的表情,他忽然问:“你认识我?”

    “汪汪!”将军叫了两声,当然认识了!虽然很久不见了,但是它的记性很好的!

    “呵,它好像还真的认识你……”齐溯也觉得有趣了。

    “你的主人……”江潮正想问问这只灵兽它的主人在哪里,却忽然听到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喊了一声:“将军!”

    而那灵兽忽然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叫着,还使劲摇着尾巴,看起来很高兴地样子,莫不是,它的主人来了?

    江潮抬头看去,却见一个穿着浅绿色长裙的女子小跑着过来,抹胸上飘下来的两根桃红色的带子轻舞,一头长发不知为何披散着,可只有惊鸿,没有凌乱。

    在她拨开人群出现的那一刻,江潮觉得世界都静了,一切都消失了,只有她小跑而来的身影,每一步都好像踩在了他的心上。

    “将军,让你跟着我走,不是我到处找你知道吗?”莫燃很无语的抓了抓将军的耳朵。

    可将军却很兴奋的冲着江潮叫,莫燃转头一看,在看清不远处站着的是谁之后,也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