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9. 化成灰我也认得你【一更】
    莫燃怎么都想不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江潮,愣了两秒钟之后猛然回过神来,忽然低下了头,对将军说了一句,“将军走,再乱跑就不带你出来了。”

    她转身想走,心里乱糟糟的,她变了很多,江潮不至于一眼就认出她吧……

    “嗷呜……”

    莫燃是想走,可将军并不配合,它咬住了莫燃的裙子,奇怪莫燃怎么不认识江潮了。

    莫燃现在想哭的心都有了,她在神识中让将军快点走,将军才回头看了看江潮,很不情愿的跟着莫燃走了。

    “等一下!”江潮忽然喊道,他快步走到了莫燃跟前,伸出了一只手,拦住了莫燃的去路。

    “这位公子,有事吗?”莫燃尽量自然的问道,却没有敢迎上江潮的眼睛。

    江潮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从眉毛到眼睛,鼻子,嘴唇,下巴……他忽然问道:“你这狗叫什么名字?”

    莫燃一愣,将军却是欢快的摇了摇尾巴,莫燃道:“它叫将军。”

    “那你呢?”江潮紧接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莫燃又是一愣,她刚才光顾着想离开了,忘记了江潮这人狡猾的很,出其不意的问题,一点准备的时间都不给她,莫燃只好道:“不好意思,我的名字不方便透露,公子若没有别的事,就请让一让。”

    江潮看着莫燃,那么一两秒的静默,莫燃就知道要坏事,果然,江潮很快就道:“本来你的狗叫什么名字我无权干涉,但是它偏偏叫将军,犯了本朝的忌讳,姑娘将朝廷的几位将军置于何处?”

    莫燃的面色一僵,只听江潮又道:“所以,只能请姑娘跟我去一趟国师府了。”

    莫燃抬头看向江潮,“就不劳驾国师大人了,我……自己去官府。”

    江潮却是轻轻一笑,“原来你知道我是国师,这样的话,也就不需要我自证身份了,近日正逢火树节,官府事物繁忙,既然这种事让我碰到了,我来处理也是一样。”

    莫燃眼睛眯了眯,江潮已经在怀疑她了,只是被吃的死死的,这见面就被赢了一局的感觉实在不好,莫燃忽然拔高了声音,说道:“您可是尊贵的国师大人!这种小事怎么能麻烦您呢!”

    本来两男一女再加一只威风凛凛的大狗这个组合就够引人注目了,忽然听到莫燃这么说,所有人都惊讶的看向江潮,只一秒钟的怔愣之后,一群人忽然涌了上来!

    “您是国师大人?”

    “您真的是江公子?”

    “国师大人!我仰慕您好久了,请您收下我的手帕吧!”

    “江公子!我们在武林大会上见过,您还记得我吗?”

    那些女人太疯狂,眨眼的功夫就把莫燃挤出去了,这正是莫燃想要的结果,她喊了一声将军,左拐右拐的尽挑着小路走,不一会就没影了。

    虽然被一群人围了起来,但江潮的视线还是跟着莫燃转了许久,直到她消失在街角。

    江潮足下轻点,忽然从人群人飞跃出来,落在一处没人的角落,齐溯也跟着过来了,他笑着问:“江美人,刚才是怎么回事?你认识那个女人?”

    江潮看了一眼又要追过来的人群,又看向齐溯,“对不住了皇上,斗诗会我不能陪您去了,至于那几个人,我会另外找时间去探探底的。”

    齐溯点了点头,让江潮走了,只是,姜潮刚走,齐溯那张脸就沉了下来,危险的看了看一群烦人的女人,也闪身越过身后的屋顶不见了。

    莫燃逮着路就跑,许久之后,她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人们都去了热闹的街上,这巷子里却是冷清的很,只有将军寸步不离的跟着他。

    莫燃摸了摸将军的头,“看在你最终还是跟着我跑的份上,今天的事就不跟你计较了……”

    将军摇了摇尾巴,不太明白小主人在想什么,好复杂的样子……

    过了一会,莫燃有说话了,有些自言自语的味道,“你不想学人类的语言也许是对的,人多复杂啊……你看我,今天气走了柳洋和张恪,还不敢见江潮……”

    “嗷呜……”将军回应一般的低叫了一声,蹭了蹭莫燃的腿。

    莫燃叹了口气,“罢了,迟早得面对的,我们回去吧。”

    莫燃正打算去找回客栈的路,却冷不防一个声音传来,“你打算去哪啊?”

    莫燃脚下一顿,惊讶的抬头望去,却见巷子口处,江潮手执折扇悠悠的站着,似是守株待兔一般。

    “汪汪……”将军叫了两声,看看莫燃,又看看江潮,不知道怎么办了。

    江潮踱步过来,走的不疾不徐,“世上长相相似的人不是没有,但喜欢嚼螃蟹壳的人也许就那么一个,夜闯皇宫,还来我的府上逛了一圈,一个本该死了的人她又出现了,这是为什么?你不给我解释一下吗?莫,燃。”

    最后两个字叫的异常缓慢而清晰,话落,江潮也已经站在了莫燃跟前,一双眼睛直直的望进莫燃的眼中,向来清淡的眼睛里也生出了逼人的意味。

    莫燃抬头,被认出来了,江潮的眼睛毒的很,她并不怎么意外,只是被这么一问,她又成了心虚的那一个。

    “说话。”江潮催促道。

    莫燃依旧看着他,两年不见,他似乎没什么变化,眉飞入鬓,眼眸依旧暗若星辰,桃花眼什么时候都带着说不出的闲散,薄唇泛红,嘴角的弧度每一分都夺人心魄。

    左眼角一颗泪痣,莫燃不合时宜的想着,放在鬼王脸上,那是妖气,放在江潮脸上,却是柔和,如花瓣上摇摇欲坠的雨滴,平添几分纤细。

    江潮能有美人一称,与这神来一笔也脱不了干系。

    “我说。”在江潮想第三次催促的时候,莫燃开口了,只是,让她怎么说?“说来话长……”

    “那就说,你承不承认你就是莫燃!”江潮步步紧逼。

    莫燃点了点头,而下一秒,莫燃就被按进了江潮的怀中,鼻子撞在他结实的胸膛上,禁不住眼睛也是一阵发酸,江潮抱着她,几乎要揉碎的她的骨头,头顶传来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的……”

    江潮抱着莫燃不松手,旋身飞起,大白天的穿梭在高低落错的楼宇之间,直奔自己的国师府。

    国师府的守卫本来看到有人飞进了府内,正想捉拿,却猛然发现那个人不就是自家国师吗?而且、而且国师怀里还抱着一个女子?他们没看错吧?!

    果然七月是个好季节,连国师都按耐不住出手了,而且这么着急,连门都不走的……众侍卫默默的回到了原地站岗,心想着交班之后也得出去晃晃了……

    江潮带着莫燃来到了那日莫燃来过一次的湖畔楼阁,甫一落地,莫燃就使劲推开了江潮,“你是想捂死我吗?”

    莫燃两颊通红,那是被憋的,眼睛也红着,是刚才鼻子那一下撞的,大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莫燃坐了下来,这才抬头看向江潮。

    江潮任她平复了,才慢慢的说道:“一场大火都没有烧死你,我就捂了一会怎么可能捂死你?”

    莫燃听着他有点兴师问罪的口气,只剩下叹气的份,“是你帮我收尸的?”

    一个大活人说着替自己收尸的话,却依然那么淡定,那天听陈辉舅舅说的时候她就猜到了,既然江潮是莫家出事后第一个赶到的人,那很有可能莫家的后事也是江潮料理的。

    “嗯。”江潮点了点头。

    莫燃试图缓解一下两人之间不太愉快的氛围,于是开玩笑道:“既然都放火烧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尸骨的?”

    “太容易了。”江潮道,他坐在了莫燃对面,“越是铁石心肠的人,骨头越黑,我找到了最黑的那副骸骨,定是你无疑了,再说了,别说还剩下骨头,你就是烧成灰我也认得你。”

    莫燃抽了抽嘴角,浑身都打了个寒颤,她是开玩笑没错,可江潮这个玩笑开的太瘆人了吧!

    今天这都是第二次听到有人说她铁石心肠了,莫燃很认真的反思了一下,她明明是个心肠很软的人……

    “在我说之前,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现在在做什么?你是想给我报仇?给莫家报仇?”莫燃不禁问道。

    江潮却道:“现在是我在问你,两年不见,如果你觉得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大门就在那,你可以走了,这次我不拦你。”

    莫燃这次真知道了,江潮是真生气了,如果她不交代清楚,恐怕朋友都没得做了。

    莫燃笑了笑,有点讨好的意味,只是江潮眼皮都没动一下,摆明了不接受任何坦白从宽以外的贿赂,莫燃只好道:“我说就是了,我怎么可能不信你,只是,这两年发生的事情太离奇了,你真的想知道吗?”

    江潮却道:“你都死而复生了,还有比这更离奇的事情吗,还是说,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鼠目寸光的人?”

    莫燃摇头,这跟眼界没关系,莫家的历史太曲折了,比天书都离奇,知道了并非是什么好事,可江潮要听的明显不是这些,她只好说道:

    “两年前,我确实是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