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5. 别刺激柳洋【一更】
    来人是莫非,他很友好的跟江潮打了招呼,“江潮是吧?早就听小燃提到多次,如今终于见到本尊了。”

    江潮见来人身着一袭青衫,容貌俊郎,身形挺拔,却是不蓄头发,立刻就猜到这必定是莫非了,于是也笑道:“莫燃也跟我提过许多次你这位哥哥,幸会。”

    莫非见离火已经在这了,便道:“你们已经认识了吗?”

    江潮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离火,离火则在漫不经心的摆弄手指了,至于刚才那个话题,也因为莫非的到来而终止了……

    莫燃站在张恪门口,敲了敲门,不一会张恪就开门了,在看到门外的人是莫燃时,他显的稍稍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问:“这么晚找我,有事?”

    莫燃看了看张恪,他的衣服还穿的整齐,应该是还没有睡觉,她道:“我带江潮过来了,想介绍你们认识。”

    闻言,张恪笑了笑,那薄唇轻轻掀起,凤眼有些深意的看着莫燃,不过,他很快就移开了视线,“好啊,那就去见见吧。”

    张恪关了门出来,往前走了两步,见莫燃没有一起走,回头问道:“怎么不走?”

    莫燃指了指右边的房间,“要不,你去叫一下柳洋?”

    张恪又笑了,这一次那眼神里是不加掩饰的嘲笑,“怎么,莫燃,你连面对柳洋都不敢了?”

    莫燃摇了摇头,“当然不是,我这不是怕他见到我不高兴吗?”

    张恪忽然返回来了,他逼近了莫燃,“那你就不怕我见到你也不高兴?”

    莫燃呵呵笑了笑,“我这不是知道张小爷肚子里能撑船,柳洋是个钻牛角尖的嘛……”

    张恪勾了勾唇角,愈发讽刺了,“你倒是明白,可那也是你的事,我不管。”

    说着,张恪就走了,莫燃盯着他的背影,无语的呢喃,不管就不管,阴阳怪气什么……

    最终,莫燃只好自己去找柳洋了,她站在柳洋门口,犹豫着敲开门之后怎么说,其实就像她刚才对张恪说的,虽然张恪和柳洋对她抱有同样的感情,但是张恪能讲理,柳洋却不能。

    而且,她知道,即便两人的感情同样的执着、同样的难缠,可张恪松弛有度,她至少不用发愁怎么跟他相处,张恪要是不痛快,估计也不会放过她的,这样很好,反正她没什么压力。

    可柳洋就不一样了,那个熊孩子太死心眼了,就像小孩子执着于某样玩具一样,得不到就不会罢手,他不会对莫燃怎么样,可他自己会很别扭。

    今天中午柳洋一脸凄惨的走出门时的情形,莫燃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举着手半晌才落在门上,莫燃敲了好半晌才有人过来开门,柳洋倚在门上,掀开眼帘看着莫燃,“找我有事啊?”

    莫燃皱了皱眉,屋子里迎面扑来的酒气,还有柳洋醉醺醺的样子,莫燃顿时觉得脑仁有点疼,刚才还在想着不知道柳洋有没有在闹别扭,现在就看到这么一出……

    以往每次见到莫燃,柳洋眼睛里都亮的发光,可现在,竟然也学会不冷不热了,莫燃看他歪歪斜斜的样子,无语道:“你喝多了,下次再说吧。”

    莫燃想走,带这样的柳洋过去,她还得操心他是不是会耍酒疯。

    柳洋却稍一探身,抓住了莫燃的胳膊,不过很快就放开了,“我没喝多,我酒量好的很,有什么事现在就说。”

    莫燃皱眉,柳洋却转身进门,“进来说。”

    莫燃看着大敞的门,柳洋扔下一句话就进去了,莫燃默默的告诉自己不要跟一个熊孩子计较,这才走了进去。

    走进屋里,那酒气更浓了,桌子上摆满了空酒坛,也不知道这厮喝了多少,不过,这样看来柳洋的酒量的确不错,如果是她,只是喝这其中的一小部分,恐怕早就醉的不省人事了。

    “不是有事吗,怎么不说了?”柳洋在屏风后面转了一圈,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件衣服,他自顾自的说,“如果你要说让我不要喜欢你这种事情,你还是趁早免开尊口吧,你就是长了一颗石头心,我也做好了水滴石穿的准备。”

    他的语气轻描淡写中带着些许嘲讽,许是在嘲讽自己的不死心。

    莫燃头疼的看着柳洋,“我找你不是来说这些的,柳洋,我们之间还有很多别的事情可以说。”

    “那就说吧,我听着呢。”柳洋背对着莫燃道。

    “好吧,我是想来叫你去……你干什么?”

    莫燃说着,却冷不防看到柳洋脱了衣服!那腰带一抽,上身的衣服就整齐的扒下来了,柳洋习惯了现代化的穿着,大热天的不喜欢再套一件里衣,此时那结实而线条流畅的裸背便冷不丁的呈现在莫燃面前!

    柳洋很随意的把衣服甩在了床上,宽肩窄腰,索性还留着裤子……

    柳洋拿起了刚刚取来的衣服,转身看向莫燃,“衣服洒到了酒,我换一件而已。”

    莫燃抽了抽嘴角,“那你快穿啊。”愣在那干什么……

    柳洋慢慢抖开了衣服,忽然道:“我身材不好吗?”

    莫燃道:“好不好那都与我无关。”

    柳洋披上了衣服,当着莫燃的面慢慢整理好,这才重新看向莫燃道:“你不喜欢我,更不喜欢离火,你既然想要,为什么不找我?”

    莫燃脑仁更疼了,果然,她不应该指望他还有理智的,“柳洋,不说这个行吗?”

    柳洋却道:“不好!我现在只想听这个!”

    莫燃看了看柳洋,也许他真的喝醉了,莫燃明智的选择到此为止了,她道:“好吧,不过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今天很晚了,你收拾一下睡觉吧。”

    莫燃转身往出走,都已经走到了门口,刚才一直没动的柳洋却跟风一样似的刮了过来!两手一带,啪的便将那两扇门拍上了!他的两只手横在莫燃头的两侧,高的身体笼罩下来,一脸不甘的说道:

    “不就是因为我喜欢你吗?我让你为我做什么了吗?我要求你什么了吗?你只需要心安理得的享受我的喜欢就好了,不用为我考虑,这很难做到吗?如果你不缺爱人,只缺情人,我同样可以胜任啊!”

    雄性气息夹杂着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莫燃看着几乎红了眼的柳洋,身体一阵紧绷,这厮已经有点发疯了,看来,今天他进门撞见的那一幕,是成功让他误会了?

    “柳洋……有话好好说……”莫燃慢慢道,生怕自己哪句话不对又刺激道他。

    柳洋却痛苦的皱着眉,“我不想听你说,你就只会糊弄我,你想骗我别喜欢你,这不可能!除非你让时间倒流,你不要出现在华夏,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柳洋本是歇斯底里的低吼,可说完之后却打了个酒嗝,让刚才那愤慨的一番话顿时显的有些滑稽。

    莫燃哭笑不得,她很小心的说道:“柳洋,你喝醉了……”

    “我都说我没喝醉!我的酒量好得很!”柳洋红着眼反驳,“莫燃,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放着柳家小公子的舒坦日子不过离开华夏,是你让我有了修炼下去的**,是你让我收了玩乐的心思!

    我还想一直一直陪着你,只要你活着,我就一定珍惜自己的命,可你要是不要我了,我就什么都不想要了!莫燃,你别跟我说那些气人的话,逼急了我,我会跟你同归于尽的!”

    柳洋说着,那语气愈发的凶狠了,仿佛真有不顾一切的疯狂,莫燃却是怔住了,她惊讶的看着柳洋,他真的是这么想的吗?为什么?谁离开谁会活不下去?

    莫燃愣愣的说不出话来,可柳洋居高临下的看着莫燃因为惊讶而微微开启的唇,脑子里一热,猛的低头吻了上去,也不知道是没有章法,还是那股冲动还在,柳洋顺从自己的本能,舌尖顺着那小小的缝隙长驱直入,纠缠着莫燃的唇舌。

    吻了一会,许是那感觉太美妙了,柳洋的动作温柔起来,他的手往下一滑,改为抱着莫燃,享受着与唇舌之间的水乳交缠,可脆弱的舌尖冷不防的传来尖锐的刺痛,铁锈的腥甜在两人舌尖蔓延开来,柳洋轻轻哼了一声,紧紧的抱着莫燃,无视了她的挣扎。

    莫燃虽推不开柳洋,却又狠咬了两口,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了,柳洋才意犹未尽的离开了莫燃的唇,他仍旧抱着莫燃,只是已经没有了方才那样好像随时都会爆炸的冲动了。

    他舔了舔唇,嘴唇也被咬了,渗出一丝血红,可那一点都不妨碍柳洋回味刚才的吻,他低头看了看莫燃,这个吻,他肖想很久了,味道果然……比想象的更好。

    柳洋埋首在莫燃颈侧,呼吸间都是她发间的清香,柳洋道:“别再动了,我快忍不住了。”

    莫燃一愣,什么叫快忍不住了?她想看看柳洋,可头都转不过去,面对一个冲动的男人,莫燃是真的担心了,“那你……那你先离我远点。”

    “不,我就要抱着你,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柳洋却拒绝了。

    “你快点放开我!”莫燃咬牙道,她决定了,不能可怜这厮,就让他自生自灭去吧!

    柳洋却好像根本没听到莫燃的话,他忽然说道:“莫燃,要不我们做吧?”

    “砰——”

    柳洋倒在了地上,似乎有点痛苦的捂着肚子,可眼神却不复方才的灰暗,重新有了亮光,虽然被莫燃一脚踹开了,但柳洋还是执着的建议道:“跟我试试吧,我一定会伺候好你的!”

    莫燃忍无可忍了,她真的想不到,柳洋的脑回路完全到了另外一个方向,现在的他可比之前的他难缠多了!莫燃咬牙道,“不可能!这件事不要再提了,否则我真的会翻脸的!”

    柳洋坐在地上,仰头看着莫燃,“你不排斥我吻你,说不定我们做点别的也很合拍……”

    从哪看出她不排斥了!莫燃很想大吼着纠正他,可硬是将那蹭蹭上窜的怒气压下去了,“柳洋,昨天晚上我跟离火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我也不需要床伴,你听清楚了没有?”

    柳洋却是笑了,“我知道啊……”

    莫燃顿时看向柳洋,见他眼睛里灿若晨光,顿时了悟,这厮本来就是在装傻!莫燃气的不行,转身拉开门就走了,好啊,连柳洋都会算计她了。

    柳洋见莫燃走了,赶紧跳起来追了过去,“莫燃你别急着走啊!我不生气今天中午的事情,我难过的是你不愿意面对我的感情,只要你答应我,别对我避而不见,别刻意忽略我,我就不逼你,这总可以吧。”

    莫燃深吸了一口气,忽然停下脚步,柳洋跟的紧,差点撞了上去,还好他及时刹住了脚,规规矩矩的后退两步。

    “今天我是带江潮来跟你们认识的,如果你还要说一些醉话,就别跟着我去了。”

    柳洋整理了一下衣服,挺了挺胸堂,正色道:“我酒量很好,真的没醉,说不定还能跟江潮再喝点……开玩笑的,走吧,我还怕你不理我,所以绝对不会说错话的。”

    ------题外话------

    事实证明,我是亲麻麻,是不是对柳洋特别好!嘤嘤嘤要萌化了(⊙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