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8. 仇人出现?【二更】
    “这些修者的气息不正,定是修习的旁门左道,那些女人,应该是鼎炉。”白矖很淡定的说道。

    莫燃却是惊讶道:“鼎炉?北疆圣主把自己的子民抓来给这些邪修当鼎炉?这得是多大的新闻!”

    白矖却并不关心这一点,他只是问道:“还要进去看吗?”

    莫燃想了想,“看是要看的,但等等吧……”要不现在进去,肯定会撞见一些恶心的事情。

    过了许久,莫燃才和白矖翻进了其中一个房间,屋子里充斥着某种令人作呕的味道,还夹杂着些许血腥味,一个瘦瘦的邪修衣衫不整的盘膝坐在床上,而他身边却躺着一个早已死透的尸体,那尸体干瘪的有些吓人,不用问也知道,不久前那还是个活生生的姑娘。

    “什么人?竟敢擅闯圣宫!”那邪修察觉到了有人闯入,在紧要关头收了功,今日一番采集阴气,却是功亏一篑了!那邪修怒上心头,一双小眼睛阴毒的看向莫燃和白矖。

    莫燃皱了皱眉,她问道:“你们是哪里来的修者?跟北疆圣主又有什么关系?”

    那邪修跳下床来,拉起了刚刚脱下的衣服,一双小眼睛却放肆的打量着莫燃,“美人,你还有点见识,知道爷爷我是修者,看在你姿色不错的份儿上,爷爷可以不杀你,只要你以后都乖乖儿的伺候爷爷……啊——”

    他的话音刚落,紧接着便是一声震天的惨叫!却见那人捂着眼睛跌倒在地,指缝中立刻便冒出了大量的鲜血,不一会,整张脸上都是!

    “我的眼睛!你们、你们是谁?!”那人惨叫着,有些惊恐,“这里是北疆圣宫!其它修者很快就会过来,你们别想活着出去!”

    莫燃看了一眼白矖,正看到他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仿佛废了刚才那人的眼睛这种事情不是他做的一样,末了只是问了一句,“这个可以杀吧?”

    莫燃点了点头,所以你是憋了多久……她重新看向地上那个邪修,不屑的说道:“刚才你那一声,就是在圣宫外都能听到了,你以为其它修者为什么听不到?”

    那人哀嚎的声音一顿,忽然意识到,从这两个人出现开始,这里就异常安静!“你们已经把他们杀了?不,不可能!老二老三是元婴期的修者!你们不可能斗得过他们!”

    莫燃走近那人,祭出一把剑抵在他的脖子上,不耐烦的问道:“说吧,你们跟北疆圣主是什么关系?我满意了,可以留你一命。”

    那人察觉到了危险,连眼睛的疼痛都顾不上了,只是说道,“我说我说,但你要答应我,我说了之后放我一马!”

    莫燃道:“哪那么多废话!”

    那人别无选择,麻利的说道:“我们本是蜘蛛门的门徒,可在两年前,蜘蛛门撤走了在大齐的分部,留下我们这些人,留在修者的圈子里必会遭人追杀的,正好北疆圣主需要一批修者,我们便来到了这里!”

    “蜘蛛门?!”莫燃眉头皱的更紧,“两年前蜘蛛门为什么撤出大齐?他们去了哪里?”

    那人道:“我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就好了!早就跟着去了!要不然也不用待在这破地方,做事束手束脚!蜘蛛门撤走的时候走的都是门内的长老和分部门主,我们这些小卒各个都蒙在鼓里!”

    莫燃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白矖,蜘蛛门……大齐竟然也有蜘蛛门!难道真像白矖所说的,蜘蛛门本来就是个一个大门派,而且在世俗界都有如此广泛的爪牙?

    “女、女侠、知道的我可都说了!你是不是能把这剑拿开了?”那邪修小心翼翼的问道。

    莫燃非但没有收回,反而往前一送,差点就削了那人的脖子,不过在最后一刻,剑尖稍微偏了一些,“再问你一个问题,两年前,大齐的莫家庄被灭门,跟你们有关系吗?”

    “大齐哪个莫家庄?我们很少在大齐行走,是怕遇上正派的修者……”那人顿了顿,却很快说道。

    莫燃的剑忽然抵上了他的颈动脉,她明明捕捉到了他那一瞬间的惊讶和迟疑,莫燃的声音彻底冷了下来:“少装糊涂!修者在世俗界杀几百口人,这会是小事吗?你会一点都不知道?!”

    那人吓的一动都不敢动,他求饶道:“女侠,知道的我都说了!你说的什么莫家,我真的不知道啊!”

    莫燃冷笑一声,“你不说也行,那我就先杀了你,这个别院里住着那么多你的同门,总有一个愿意说的!”

    那人方才知道莫燃并没有杀了其他人,心中顿时燃起一阵希望,如果他们发现了他这里的动静,会来救他的吧!

    可莫燃却直接打破了他的幻想,“这房间有我设下的结界,区区几个元婴期的修者,你以为我会放在眼里?”

    那人顿时如晴天霹雳,他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们……你们是谁?难道你们是隐世家族的人?”

    “你若是把你知道的一一说出来,我放你一马,决不食言,可你要是再这么吞吞吐吐,除了让你死,我还有很多让你生不如死的办法!”莫燃慢慢说道,她已经察觉到,这个人必定能说出令她意外的答案来。

    那人顿了半晌,他也知道,莫燃是什么身份恐怕不重要了,她是专门冲着莫家庄的事情来得……为求活命,那人最后要求道:“你要发誓,我说了之后绝不杀我!”

    莫燃冷笑一声,却并不犹豫的发下了誓言,而那散修也才终于敢说。

    原来,在大齐,也有像华夏的张、秦、苏、柳一样的家族,可莫家庄的事情发生之后,并没有人站出来主持公道,究其原因,却是他们也主持不了!

    蜘蛛门本是须弥界的一大邪教,像许多大家族一样,蜘蛛门的爪牙也同样遍布世俗界,两年前,蜘蛛门在大齐的分部门主带领门内长老,毫无预警的血洗了一个世俗界的普通家族——莫家庄。

    而在那之后,蜘蛛门便迅速放弃了在大齐的建立的分部,撤走了,而且将筑基期及以下修为的所有门徒都一并抛弃了!

    莫燃听着,那身体都颤抖起来,她不敢相信,她苦苦找了许久的真相,就只是这样?莫家庄是被蜘蛛门所灭?眼前这人就是仇人的同党?

    白矖早就来到了莫燃身边,那碧绿色的眸子里,罕见的多了一丝担忧。

    莫燃忽然想起了什么,脱口问道:“你拿什么证明你是蜘蛛门的门徒?你们身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记?”

    那人顿时掀起了自己的袖子,那手臂之上有着一个类似于蜘蛛的印记!

    莫燃脑子里一阵嗡鸣!就是这个印记!她在六面阴阳阵当中看到过!江潮也说过!

    可是,可是当初六面阴阳阵开启之时,血杀也在场,他会没看到这个印记吗?如果看到了,为什么不在那个时候告诉她!后来有那么多次机会,为什么他一次都没有说?!

    难道,难道他们之间连这个都不能讲吗?难道,他是真的忠于蜘蛛门?!

    “莫燃……”白矖把手放在了莫燃的肩膀上,无声的安慰,因为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莫燃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她最后问道:“我再问你,北疆圣主打算怎么应对大齐此次的征伐?”

    那人道:“他想让我们在交战之时趁乱杀了大齐的镇北大将军,听说大齐的国师也会来督战,届时一并斩杀。”

    莫燃道:“好一个一并斩杀!”她收回了剑后退两步,就在那邪修以为自己的小命保住的时候,却听莫燃唤了一声:“白矖。”

    那人心中一跳,惊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被一剑刺穿了轮海,死的不能再死!

    莫燃是发誓她不杀他,但不代表别人也不可以,莫燃现在恨不得把整个蜘蛛门都斩尽杀绝,更别说排在最前面的他!

    “莫燃,你现在冷静吗?”白矖看向莫燃。

    莫燃深吸了一口气,她抬眸看着白矖,“我在六面阴阳阵中亲眼见到过那个印记,一模一样!我必须查,而且蜘蛛门的人也必须死!”

    白矖点了点头,蜘蛛门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杀多少他都不会手软,但是蜘蛛门为什么要去杀莫家庄几百口人,这才是值得深究的。

    只是,莫燃刚刚得知仇人是谁,此时绝不适宜谈论此事,但莫燃理智尚在,他就放心了……

    “你在这稍等,我……”白矖又道,他本想说他去解决剩下的人,可莫燃却道:“你把别院附近都设下结界,这些人我要亲自解决!”

    白矖收回了刚才说的话,虽然还有两个个元婴期的修者,但是以莫燃的能力、再加上他在一旁盯着,也不会出问题的,更何况她现在需要发泄。

    一整晚,圣宫之内可能风平浪静,可是结界笼罩下的别院却是血腥异常,厮杀一夜,天亮时,那别院几乎快成了一片废墟,十七个邪修都被莫燃斩杀。

    天色刚刚亮起,莫燃站在一片废墟之中,虽然疲惫,可总算找到了仇人!她呢喃着:“莫家所有枉死的亲人,这十七颗人头先给你们头祭,总有一天,我会将所有仇人送上你们的坟头!”

    莫燃转身之际,挥手放出了一簇轮回之火,那火苗甫一沾到地面便如泼了汽油一般疯长!不一会就吞噬了整个别院!将那十七具尸体烧的灰都不剩,整个别院亦夷为了平地。

    “走,该去见见北疆圣主了。”莫燃说道,本来不想参与过多大齐和北疆的战事,但是现在还有等必要吗?莫家庄灭门之时根本没有人出来主持公道!她为什么要守着这个该死的规矩!

    北疆圣主,不仅导致了莫家的灭门,现在还想杀她的舅舅和江潮,她若还能忍,她就不是莫燃!

    天已经亮了,莫燃不再避开侍卫,而是堂而皇之的直奔北疆圣主的寝宫,一路都是白矖开路。

    当莫燃站在北疆圣主的寝宫门口时,左右飞奔而来几十个守卫,暗处也跳出了几个修者,莫燃只是扫了一眼,她已经打了一夜,没空再跟这些人动手了。

    而白矖很自觉的释放出了威压,仅仅是威压,就让那些筑基期的修者寸步不前了,那些普通的侍卫更是倒地不起了。

    莫燃踢开了寝宫的门走了进去,那大床之上的一个女子捂着被子吓的尖叫,被莫燃一挥手便隔空打晕了过去,床前站着一个魁梧的男子,他刚刚披了一件外衣,

    看到闯进来的莫燃,她一身性感的打扮,应该遮挡容貌的莎莉也不知道飞去了哪里,此时那张绝色的脸庞不加掩饰的暴露出来,纱衣之上沾染了斑斑血迹,浑身亦是杀气逼人。

    那男子快速穿好了衣服,不愧是北疆的圣主,起码没有吓的屁滚尿流,“你们是谁?为何闯我圣宫?”

    在问话的同时,他已经在快速的思考了,既然他们都闯进了他的寝宫,说明他明里暗里的护卫都拦他们不住,现在个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很有可能是因为他们在寝宫周围设下了结界……

    他在思考着自救……

    莫燃哼笑了一声,“圣主是吗?看来你已经不记得我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