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1. 老宅之难【一更】
    莫燃有点不可置信的看向江潮,当初他和皇帝有过三年之约,如果三年之内他不踏进长安城,就可以不用为朝廷效力,莫家庄出事那年,正是那个约定的第三年。

    莫燃后来也想过,不知道江潮有没有控制住自己三年不入长安,虽然后来他成了国师,但是莫燃并没有把这两件事情联想在一起,可是听齐溯的意思,这竟也是原因之一!

    江潮的扇子抵在了齐溯的手上,一点点的把他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推开,“她是谁皇上无需知道。”

    齐溯却死死的抓住了江潮的手腕,“跟我回去!”

    一双桃花眼对上渐渐失控的鹰眸,江潮没有了耐心,“皇上,不管有没有莫燃,长安城也非我心之归处。”

    齐溯瞳孔猛缩,他是在说,不管有没有莫燃,他齐溯、大齐的皇帝,在他眼里都不算什么吗?

    “我敬你还是大齐的皇帝。”江潮忽然又说了一句,这已经是最后通牒了。

    齐溯盯着江潮,“如果我不让,你待如何?”

    江潮叹了一句,“何必如此。”

    说着,却见江潮划破了指尖,手指一弹,那细小的血珠瞬间落在了齐溯的眉心,他口中飞快的念了句什么,那鲜血便渗透进了进去。

    齐溯没有防备江潮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惊讶的瞪着江潮,伸手想去擦眉心的血迹,可是已经晚了,他狠狠的说道,“江潮!你不准走!”

    江潮却只冷漠的说道:“让开。”

    而在江潮的话音落下之后,齐溯紧接着大手一挥,对着四处围着的御林军说吼道:“让开!”

    话一说完,齐溯更加不可置信的望着江潮,他想说江潮对他做了什么?可是不论他心里想的是什么,话已经到了喉咙口,就是说不出来!

    江潮这才转身看了看莫燃和白矖,“走吧。”

    莫燃走了过去,而齐溯此时瞪着她的眼神也似是想把她碎尸万段一般!

    御林军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只知道听从齐溯的指挥,齐溯让他们让开他们就让开了,所以,莫燃三人就大摇大摆的走了。

    直到走出那条长长的街道,背后那凶狠的眼神都好像如影随形。

    拐角处,莫燃指了指刚刚来时的方向,“那个皇帝……没事吧?”

    江潮知道莫燃顾虑的是什么,他道:“只是一个小小的诅咒,时间到了自然就没了。”

    莫燃点了点头,“他会不会气死?”

    江潮却好笑道:“你指望一个皇帝把自己气死?”

    莫燃道:“那皇帝对你真好。”

    江潮看了看莫燃,没接这话,却一副等着她下文的样子。

    莫燃摸了摸鼻子,“他是不是喜欢你?”

    江潮笑了,有点嘲笑的看着莫燃,“这你也能看出来。”

    “你那是什么眼神?他表现的那么明显,我能看不出来吗?我又不是傻子。”莫燃无语道。

    江潮却道:“对,你不是傻子。”

    真正的傻子并不可恨,可恨的是明明很聪明却要装傻的人,别人的喜欢你看的那么明白,轮到自己就傻了……

    “江潮,你男女通杀啊。”莫燃又道,只是江潮没有理她了,他看了看白矖,说道:“抓紧时间离开吧。”

    白矖更不拖沓,他划出了虚空之门,三人携手走进了那深深的漩涡里,依旧是借由空间裂缝回到了华夏。

    三人直接到了京城的郊外,这里距离张家和另外三个家族的老宅已经不远,不一会他们就已经来到了老宅外的结界处。

    莫燃知道进去的咒语,她默念着,可却不知为何一阵心悸!皱了皱眉,莫燃继续完成了咒语,结界打开之后三人走了进去。

    “不对劲……”白矖忽然说道,这才刚走没几步。

    莫燃心中愈发跳的厉害,她猛地看向白矖,“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了?”

    白矖看了看莫燃,“这里好像真的出事了。”

    莫燃瞪大了眼睛,她忽然飞身而起!直奔张家的方向!

    越是接近,莫燃的预感就越是不好,直至看到了被水淹没的几个家族,昔日壮阔的阁楼庭院此时破败不堪,空气中的湿气很重,像是刚刚下过大雨一般,天也沉的仿佛要压下来!

    莫燃看到了还在不停的涌下来的山洪之水,她忽然想起,老宅后山有一条小龙河环绕,被四个家族看做此地的风水所在,苏雨夜出生的时候那条小龙河决堤过,除此之外都平安无事。

    现在这几乎能把偌大的老宅、四个家族几乎全部淹没的水量,怕是只能是出自小龙河了。

    因为湿气的阻隔,莫燃竟迟钝的刚刚察觉到空气中的血腥味,满目的疮痍,无不残留着大战刚过的惨烈!

    发生了什么事?!

    莫燃的速度越来越快,心中也越来越急,等她终于来到了张家,四处搜寻之下,除了浑浊的水中漂浮的尸体,一个活人都没有见到!

    “怎么回事?怎么可能!是谁敢对四大家族出手!他们可是华夏一流的家族,族中高阶修者数都数不清!”莫燃不可置信的说着,她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简直如晴天霹雳!

    说着,她着急的继续寻找,“张恪呢?张恪他们呢?快帮我找!”

    白矖和江潮相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凝重,这个情况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白矖闪身过去抓住了无头苍蝇一样的莫燃,他知道她是关心则乱,“跟我走。”

    莫燃很快点头,她相信白矖比她不知道强出多少的能力。

    白矖带着她离开张家,又向上疾飞一会,莫燃睁大了眼睛,她已经看到了人!

    那个地方她知道,位于四个家族中间的大广场,是四大家族举行大型的活动时集中的地方,当初的十年一会就是在这个地方举行的。

    这里的地势很高,水位徘徊在周围,并没有没上来,这里有很多人,而且他们都活着!

    莫燃心中燃起一点希望,她眼神快速的四下搜寻,很快就找到了她要找的人,张恪,柳洋,苏文哲,秦歌,他们都在!离火把小黑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莫非和可青就站在离火旁边,一个都没少!

    莫燃飞快的落在地面上,她跑向莫非,莫非看到了莫燃,一对好看的眉头皱的紧紧的,只说了一句,“小燃你来了。”

    “怎么回事?”莫燃低声问道,所有人都沉浸在一种压抑而悲伤的气氛里,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莫燃三人的到来。

    莫燃看到了张恪,本想过去看看的,可离火却拉住了莫燃,“蠢女人,别过去!”

    莫燃回头看向离火,眼神里都是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人告诉她吗?她心里很着急知道吗?

    离火把莫燃拉到自己身边,却依然没有松手,好像在担心松手之后莫燃会莽撞跑开似的,他下巴抬了抬,示意莫燃先自己看。

    莫燃稍稍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她四下看去,四大家族显然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活下来的人很多,可死去的人也不少,而且,莫燃惊讶的发现,那些人们怀中抱着的尸体,有看起来刚刚成年的年轻人,也有似乎不满十足的小孩,年纪最大的,恐怕也不过三十。

    倒是那些活下来的,几乎都是中年男女!他们抱着的也许就是自家的孩子,丧子之痛让一个个大人们无声的释放着绝望和痛苦。

    怎么会这样?莫燃生怕是自己想错了,一一看过了所有人,却无一例外!就算年轻人和小孩修为不济,那也有大人保护啊!不可能死的全是孩子!

    除非,除非对方就是冲着孩子来的!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莫燃猛的看向张恪,却见张恪直挺挺的站着,可那就像是强撑起来的一个架子,根本没有她熟悉的骄傲,莫燃往旁边站了站,刚刚正好有张恪挡着,现在她才看到了,那是什么。

    张恪的父亲,那个斯文的中年人,此刻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十岁,他怀里抱着一个女子,那人是……张婷。

    莫燃脚步一动,差点就冲过去!那是张婷!可离火却及时把她拉住了。

    “我得救她!”莫燃低吼,那个搭着她的肩膀让她要及时行乐的性感女子,她没什么修炼天赋,可她照样活的比谁都精彩!可她现在为什么浑身是血的躺在那里,她也跟别人一样……死了吗?

    “你救不了她!”离火道,他皱着眉,心想这蠢女人回来的真不是时候,又让她看见了这一幕。

    眼前的一切几乎要跟莫家庄重叠了,死的不是她的家人,可那痛苦的感觉依然分毫不差的侵袭着莫燃,“不试试怎么知道!”

    “她已经死了,蠢女人,你清醒点!”离火说道,他最不擅长安慰人了,更何况是这个倔强的女人。

    就在这时,张恪动了,他一步一步缓慢的走近了张婷,他蹲下身去,似乎想摸一摸张婷的脸,可他的父亲却忽然一掌将他打了出去!

    毫无防备的张恪倒在两米远的地方,喉咙动了动,将涌上来的腥甜咽了回去,他重新走了过去,重复刚才的动作,只是结果也一样,他再次被他的父亲打了出去!

    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直到张恪面色惨白,再也无法成功站起来为止。

    “你,给我滚!”张恪的父亲头都没有抬,一字一顿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