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2. 疯女人【三更】
    文薇薇愣了一下,紧接着,莫燃似乎看到了她头顶上冒起的青烟,她尖叫着冲了过来,伸手就去拽莫燃,似乎想把她从苏雨夜身边拉开,“不可能!你的少将夫人只能是我!这个贱女人怎么配!”

    文薇薇发疯了,在她冲过来的时候莫燃就要躲开,苏雨夜却搂着她旋身一闪,文薇薇撞到了椅子上,脚下一绊,整个人都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上。

    她倒下的时候拽了一把桌布,结果那道只有莫燃喝了一碗的蛤蜊汤一点都不剩的泼在了她的身上,从胸脯到裙子,淋了个彻底。

    一直在门外守着的随从急忙跑了进来,手忙脚乱的去扶文薇薇,可文薇薇却发疯似的推开他们,口中还喊着:“你们这群蠢货!给我把那个贱女人抓起来!没有人能跟我抢苏哥哥!马上给我去!扒了她的衣服!剪掉她的头发!把她扔妓院,让她去勾引人!”

    文薇薇的话越来越不堪入耳,她自己挣扎着站了起来,不顾满身的狼狈,推搡着旁边的随从,而那几个随从则是彻底为难了,他们看了看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的苏雨夜,还有他怀里抱着的那个女人,还有一个沉着脸站在旁边的男人,一双碧绿色的眸子看着他们,怎么看都诡异非常。

    文薇薇指挥他们做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当着苏雨夜的面却是头一回,而且,以往她也没有这个疯狂过!

    他们要当着苏雨夜抓他刚刚宣布的少将夫人,这不是去找死吗?

    可文薇薇却根本不管那些,“你们傻站着干什么!别忘了你们答应父亲的事情!如果你们做不到,就别想从父亲那里拿到丹药!”

    那几个随从眼神一狠,他们看了看文薇薇,他们几个都是佣兵出身,几个月前被人暗算,身中剧毒,前往炼药工会寻求解毒丹药,可是丹药不是一时半刻就能练成的,而且丹药的价格不菲,他们根本掏不起那个钱。

    文薇薇的父亲让他们保护文薇薇一年,来抵扣炼丹的费用,几人本来还挺高兴,觉得这是件非常轻松的活,可万万没想到,文薇薇平时尽让他们干些欺负人的事,现在竟然欺负到苏雨夜头上了!

    不上的话就拿不到解药,上的话立刻就死!几人对视一眼,既然横竖都是死,还不如留着几天的性命,苟活几天!

    几人忽然就收齐了剑,冲着苏雨夜拱了拱手,忽然一个接一个的走了。

    文薇薇还在那里声嘶力竭的指挥着,却发现她的随从离开了,她向他们怒吼,“你们不要命了吗!”

    其中一人忍不住回头看向文薇薇,嘲笑的说道:“文薇薇,我们已经帮你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像你这样恶毒的女人,还妄想做苏少将的妻子,我看,你应该找你那好父亲诊断诊断,你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

    每天幻想自己是苏少将的妻子,可你知不知道,苏少将连正眼都没有看过你!哦,对了,你难道不用告诉苏少将,你那么爱他,爱到跟不同的男人夜夜**,天天洞房?”

    “啊——”

    文薇薇抓着自己的头发尖叫,他指着那个刚刚还是自己随从的男人大吼:“你别血口喷人!我只爱苏哥哥一个人,我的身体也只给了苏哥哥一个人!我只有他,只有他!”

    那随从笑的更加嘲讽,他最后说了一句,“文薇薇,你找个镜子照照你自己吧?现在的你,就是个疯子,泼妇。”

    “不可能!你回来!你给我回来!我要杀了你!我要让父亲杀了你!”尽管文薇薇不停的叫着,那几个人还是走了。

    目睹了一场大戏,众人叹为观止的看着文薇薇,这位就是炼药工会会长的千金……也许刚才那个人说的没错,文薇薇的脑子真的有问题也说不定。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贱人!你给我从苏哥哥身边滚开!”文薇薇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莫燃身上,而且那眼神更加恶毒。

    莫燃狭长的眼睛微微眯着,脸色也沉了下来,被人指着鼻子骂贱人,莫燃两世都没碰到过,以前总觉得这样的戏码肯定是永远跟她绝缘的,因为她并没有招神经病的体质,可没想到今天还真就遇上了。

    莫燃没处理过这种情况,这就像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而她遇到了一个已经发疯的泼妇,就更不可能讲道理了。

    不过,莫燃也没打算讲道理,她掰开了苏雨夜的手,径直朝着文薇薇走去。

    见莫燃终于离开了苏雨夜的怀抱,文薇薇抓起一双筷子就朝着莫燃的脸上划去,文薇薇也是筑基期的修为,可是现在好像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修者这种事情,打架的路子那是完全按照泼妇来的。

    可她面对的莫燃却是清醒的很,她的动作就算再快十倍也快不过莫燃!

    “啪——”

    一声清脆的鞭响,却见莫燃手里忽然出现一根鞭子,鞭子虽然只是普通的二品法器,可有莫燃的灵力在,那鞭子抽打在饭桌上,那桌子应声而断,一桌子饭菜叮铃桄榔的撒了满地。

    文薇薇被那声音吓的抖了一下,她这才反应过来莫燃祭出了法器,也反应过来自己是个筑基期的修者!

    “我要杀了你!”文薇薇大喊一声,她也祭出了自己的剑,飞快的杀向莫燃。

    动手就对了,就怕你不动!

    莫燃看着文薇薇冲过来,手中的鞭子一扬,在文薇薇还没接近的时候,一鞭子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她的身上!莫燃一点都没有留余地,那鞭子一下去,立刻就见了血!

    文薇薇惨叫一声,她抓着剑,一边骂一边毫无章法的出招,可一次都没有攻击到莫燃,反倒是莫燃的鞭子,一下都没有落空,没用多久,文薇薇身上已经是满身的鞭痕,纵横交错着,衣服上沾满了先前的饭菜汤汁和鲜血,头发也乱糟糟的。

    要说现在那个疯子一样的女人跟不久前欢快的跑上来跟苏雨夜招手的女孩是同一人,恐怕鬼都不信!

    莫燃像是驯兽一般一遍遍的抽打着文薇薇,一点都没有手软,直到文薇薇倒在地上出的气比进的气都少,再也没有力气骂什么贱女人的时候,莫燃才一甩手收回了鞭子。

    眼看着莫燃差点把文薇薇打死,众人不可思议的望向莫燃,与地上躺着的女人形成鲜明的对比,莫燃银色的长发在身后高高的竖起,眉眼生的极为妖娆,狭长的眼眸,即便此刻满眼的冷意,也叫人看的失神不已。

    可偏偏她却是一身沉静洒然的气质,妖艳如蔷薇,危险如玫瑰,看她执鞭而立的姿态,即便她刚刚做了多么血腥的事情,也令人移不开视线。

    少将夫人吗?苏雨夜从哪里找到的、如此与众不同的女人!

    等到莫燃终于收了手,苏雨夜和白矖才走了过来,两人都没看只剩下半口气的文薇薇,苏雨夜在莫燃跟前笑着开口,“莫燃啊,别生气了,为了这种疯子不值得,走,我们这就回去,刚才打累了吧?我帮你捏捏?”

    说着,苏雨夜作势去碰莫燃的胳膊,可却被莫燃躲开了,莫燃没看他,只是冷笑一声,“苏雨夜,你还是看看你的未婚妻吧,她好像快死了呢。”

    苏雨夜这个时候连莫燃小朋友都不敢叫了,更别说去辩解什么“她不是我的未婚妻,你才是少将夫人”这种话了,他只是顺着莫燃的毛,笑道:

    “是吗?那我们更得快点走了,这晦气,有话回去咱们慢慢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