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5. 夜半杀人【一更】
    那少年也问莫燃:“你叫什么名字?”

    “莫燃。”莫燃道。

    “哦……”那少年犹豫了一会,慢慢的又往莫燃身边挪了挪,他凑到了莫燃耳朵跟前,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道:“莫燃,你今天晚上可千万别闭眼,别睡觉……”

    莫燃看了看他,那乱蓬蓬的头发之下是脏兮兮的脸,可一双眼睛却是亮的很,莫燃没有问为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而那十二也似乎放心了一些,如果莫燃要问为什么,他还真不好说……

    夜渐渐深了,莫燃靠着墙闭目养神,十二坐在她旁边,低着头,手里拿着一根树枝在拨弄枯草,其它监牢也渐渐安静下来,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替代了之前的吵闹。

    忽然,莫燃所在的监牢有人动了。

    莫燃睁开了眼睛,而十二立刻丢掉了手里的树枝,又往莫燃身边靠了靠,他小声说了一句,“不要怕……”

    莫燃看了看他有点瑟缩的身影,心想到底是谁在怕……

    莫燃的视线重新转开,先是一个蓄着黑色胡须的中年男人站了起来,而其他人也都睁开眼睛,黑暗中像是一个个窥伺的老鼠,在那胡须男锁定了一个目标并且慢慢走过去的时候,其他人也接二连三的动了。

    他们跟在那胡须男身后,目标一致的朝着角落的一个人围了过去,而那个人也发现自己被众人锁定了,刚刚同样在窥伺的眼神顿时变的惊惶无比!他不停的往后退,已经退到了墙角,似乎还想挖个洞逃窜似的,可他没有那个本事,所以只能惊恐的对那个胡须男说道:

    “程、程、程老大,我什么都没有……求、求您高抬贵手,饶了我吧!”说着,那人已经慌乱的跪了下来,朝着那个胡须男不停的磕头,不停的求饶,可是在发现不管他说什么都没有阻止胡须男继续往前之后,那人眼神一狠,忽然间直起了腰,把手一指,顿时指向了莫燃和十二的方向。

    他用很尖锐的声音说道:“程老大!找那两个人!他们都是刚进这个囚牢不久,再怎么说,也应该先轮到他们!你看那女人生的皮白柔嫩,一定是个养尊处优的,她一定有很多宝贝!”

    被他一指,胡须男和其他人也都看向莫燃,那一双双眼睛里带着审视,也带着某种毫无生机的残忍。

    十二下意识的紧靠在莫燃身边,可抬头看向那个想要祸水东引的男人时,鼻子里哼了一声,“活该你死……”

    莫燃不动声色的防备着那些人,可那胡须男却很快就收回了视线,而其他人好像都以他为首,在他不关注之后,其他人也忽视了莫燃和十二。

    那胡须男对着那个在地上跪着的更加绝望的人说道:“胡三,你也知道规矩,交出你身上的东西,我程老大还能让你死个痛快。”

    那被叫做胡三的男人像是被吓傻了一样,呆了很久才猛然打了个寒颤,接着忽然间跳了起来!手中突然间出现了一把刀子,飞快的向着胡须男砍去!

    那胡须男似乎早有防备,很轻松的躲过了他的偷袭,两人都是炼气期的修者,胡须男是八层,而胡三是五层,不一会,胡三就被胡须男一掌大趴在地上,胡须男的脚紧跟着踩在了他的背上,又道:

    “别白费力气了,你爽快一点,我也给你个痛快。”

    那胡三吃了满嘴的枯草,他狠狠的呸了一声,吼道:“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我什么都没有,就算你打死我,我也照样没有!”

    那胡须男却道:“那我提醒你一下,你那套铠甲,做了鬼也用不到,交出来吧。”

    “没有!什么铠甲!我没啊——”那人说着,却忽然惨叫一声,那声音回荡在夜晚的地牢里,周围忽然变的很安静,连那些呼噜声都没有了。

    “程、程滨海你不得好死!迟早你也会是我这样的下场!”那人吼叫着,痛不欲生,原来是胡须男拾起了地上的刀子,手起刀落,砍了他的一只胳膊,

    而在那人咒骂之后,胡须男举起刀,又砍了他的一条腿,这下那胡三只剩下惨叫的份儿了。

    那程老大却道:“凡人有凌迟之刑,说是要细细的刮上三千多刀,一直把全身的头都刮完,直至心脏的地方,最后再捅穿心脏,我是没那个耐心,但也可以砍你的双手双脚,剜你的双目口鼻,再把你扔到角落里。

    用不了多久就会有老鼠循着腥味找过来,它们会撕咬你的肉,顺着你的眼睛耳朵爬进你的身体,而你会在这种极致的体验中一点一点的慢慢死去……”

    “你杀了我吧!程海滨!你不得好死!”那胡三声嘶力竭的骂着,可胡须男根本无动于衷。

    又过了一会,在胡须男准备砍掉他另外一只手的时候,那胡三终于受不了的求饶了,他用仅剩的一只手在身上摸出一个储物袋,抹掉自己的神识,而那胡须男很快就收了过去。

    “算你识相。”那胡须男哼了一声,手起刀落,当真给了那人一个痛快。

    另外一个人狗腿的使出一个火球术,将那个刚刚被残忍杀死的人烧了,监牢之内顿时充斥着各种刺鼻的味道,而那胡须男敞开了储物袋,取出了一件铠甲,随即把储物袋往地上一扔,其他人顿时哄抢起来,有的人抢到了少量的金币和灵石,更多的人却是一无所获。

    他们重新回到了各自的角落,重新变的沉默无语,而监牢里还有一团火在悄悄的燃烧着,那难闻的味道也久久不散。

    十二已经完全靠在了莫燃身上,他把脸埋在莫燃的胳膊上,看起来像是害怕,其实他只是恶心那个味道而已,莫燃身上的味道好闻多了。

    莫燃看了看旁边的少年,这是趋利避害的本能吗?是不是觉得她一看就是个好人?

    莫燃有点无语,但也没有推开他,这样的少年……让她不禁想起羽飞,她那从小就一派老成的弟弟……

    在众人都安静下来之后,莫燃皱了皱眉,忽然向着那一团还在燃烧的火堆一弹,指尖上冒出一簇轮回之火,赤金色的火焰飞快的冲到了目的地,火焰顿时掀起了一米多高!

    而那迟迟烧不完的骸骨一瞬间化成了飞灰!一丝不剩!待那火焰消失之后,地面上甚至都留下一大片说烧过的痕迹,刚才那烫的人脸疼的温度也才慢慢降了下来。

    黑暗中刚刚恢复安静的人们顿时又睁开了眼睛,悄悄的审视着莫燃,那胡须男也是,不一会都收回了视线,只是很多离莫燃近的人都不着痕迹的挪远了一些。

    莫燃刚才那一手,倒是不会让人怀疑她的火焰有什么特别,这些人也绝对认不出那是轮回之火,可修为越高的人,使出的火球术威力就越大。

    刚才那个人炼气期七层,火球术已经是这个监牢里最好的,而莫燃只轻松的弹出一指,那本来可能会烧一整夜的骸骨瞬间就没了!

    莫燃的修为比他们都高!这个人惹不起!这也许是他们所有人此刻的想法了。

    十二也抬头看了看,他很佩服的跟莫燃道:“莫燃,你真厉害!这样的话,今天晚上就不用一直闻那个难闻的味道了……”

    这也是莫燃的本意,被坑了一回打进这地牢也就罢了,她可没心情跟这些黑吃黑的杀人狂魔玩那种无聊的游戏了,也希望他们最好都收到她的警告了……

    第二天,几个卫兵打着哈欠例行巡逻,说是巡逻,其实也就是收钱,有的人交了钱,那卫兵只应承着给他减日子,却没有放一个人出去。

    当他们来到莫燃所在的这个监牢时,根本没有去关注是不是少了一个人,一个卫兵直直的看向莫燃,问道:“你,有人来赎你吗?”

    十二在旁边拉了拉她的袖子,莫燃看了看他,抬头道:“没有。”

    那卫兵切了一声,表情很不屑,回头跟旁边的人说,“我就说也是个穷鬼吧……”

    “那就等着吧!”那卫兵不耐烦的喊了一句,打着哈欠就要走。

    莫燃却忽然问道:“昨天你送我来的那个卫兵呢?”

    那卫兵站住了脚,“呦,莫非这妞儿是惦记着那个老兄来救你呢?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地牢这种地方,你真的以为是客栈吗?还小住几天,哈哈哈哈……”

    说着,那人竟是捧腹大笑不止,十二瞪着一双亮亮的眼睛,有点愤愤不平。

    莫燃却一直等着那卫兵笑够了,才说道:“如果你认识他的话,就给我带句话过去,让他洗干净脖子,我会去取他的人头的,顺便挂在威尔斯城的城楼上,他不是喜欢看守城门吗,我让他死后也一直看着。”

    那卫兵一愣,迎着莫燃冷静而美丽的眼睛,忽然心中莫名的一寒,随即大声的打断了莫燃,声音那么大,像是在给自己壮胆一样,“闭嘴!口出狂言!你这是挑衅威尔斯城城主!挑衅云岚国!我现在就能拿你问斩!”

    恐吓了一堆,那人却是带着其它几个卫兵匆匆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