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1. 余生,我为你而战【二更】
    迎着白矖的视线,莫燃很想躲开,可却莫名的被那碧绿的漩涡卷了进去,白矖……这是在跟她表白吗?为什么?她到底何德何能,让这么多人喜欢,甚至是……爱?

    到底是她太愚钝了还是他们隐藏的太好了,为什么要把这个选择交给她?她真的想不通,不是她不想给他们所有人一个答案,而是她也不知道!

    “白矖……”莫燃唤道。

    “嗯。”白矖应道,他在认真的听着,喜欢她,应该是从他成为霊以来,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吧。

    醉仙居初次见面,唐甜正因为他的不配合而打他,他并无所谓,那种抽打真的不痛不痒,他知道一直不配合的后果,霊的主人有能力让霊彻底消失。

    可他也觉得无所谓,消失就消失了,他已经活的够久了,被人信仰过也被人抛弃过,信任过也被背叛过,救世济民过也祸害苍生过,这世上再也没有人能来影响他的情绪了,那种从他人身上攫取的喜怒哀乐,他已经不需要了。

    所以,当他狼狈的跌在莫燃面前时,她只是皱了皱眉,她接下了唐甜的鞭子,可也只是因为那鞭子差点打在她身上,而她说“你继续,我只是借个道”。

    那时,他看了看她,是个很美的女子,但他并没有怎么关注她的长相,他只是觉得,这个女子很聪明,比大多数人都聪明,她并不热衷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样的戏码,也并没有看好戏的心思,更没有浪费时间在不相干的事情上。

    这绝对不是大多数人会有的反应,她很通透,根本不像一个十**岁的姑娘。

    唐甜也是个很聪明的人,她的眼睛很毒,她一定也是从那个时候关注到莫燃的,所以在天一门第二次见到莫燃之后,她就让他盯着。

    这一盯,却是让他发现了很有趣的事情,鬼王,鬼医,先后出现在了她的身边,灭之麒麟的灵魂印记,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他和鬼王不一样,鬼王当初的鬼域一败涂地,他是会卷土重来的,能让他心甘情愿从霊界出来的,只有妖禁。

    并非只有妖禁的力量能将霊界最底层的鬼王召唤出来,事实上,关键在于妖禁的主人,妖禁是洪荒圣典,它曾给过远古大妖太多的庇护,能成为妖禁的主人,那个人也一定能成为妖的朋友。

    鬼王要的就是这样一个人,可他无所谓,因为有人将召唤的橄榄枝伸到了他的面前,他接住了,就出来了,没什么特殊的原因,他就是想看看,这个人人争夺的世界,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

    看过了,仅剩的一点点好奇心也没有了,他倒是期待着,唐甜快点忍无可忍,杀了他。

    可世事如此不巧,他竟然遇到了妖禁的主人,遇到了鬼王,他又产生了一点好奇心,虽然鬼王等到了妖禁,可它的主人很弱,他就真的能够做他想做的事情了吗?

    虽然是听了唐甜的命令一直盯着莫燃,可他已经很热衷于做这件事情了,他看着莫燃一遍一遍的拒绝厉鸣犴的示爱,看着她一次次的把鬼王赶出门外,看着她圆润的处理着跟唐甜之间的关系,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做的很好。

    可他知道,那张潇洒的笑脸下有着一个多么冷漠的灵魂,她不相信唐甜,不相信厉鸣犴,不相信鬼王,不相信鬼医,她只相信自己。

    他开始欣赏她了,毕竟,他自己是在活了很久很久,经历了很多很多事情之后才明白的,只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的,可她这么早就明白了。

    可转念一想,这与活了多久也没有多大关系,而是跟她的经历有关,那么,她还这么小,能够有多了不起的经历?

    他开始觉得生活有点意思了,就像他很小很小的时候,会好奇很多事情,现在,他好奇莫燃。

    他表明了身份,他想让莫燃杀了唐甜,想让她契约他,她也许以为是他受不了唐甜的侮辱,可他没有解释,就让她那么想也好,而他发现,她是冷漠,可她依旧掩盖不了心底的柔软。

    她会因为他身上的伤而挣扎,她会因为看到唐甜挥动鞭子而失望,她的反应……真的很可爱。

    灭之麒麟竟然在她身上打下了灵魂印记,看着她浑身颤抖的蜷缩在床脚的时候,他心里似乎也被什么扎了,而在她开口喊‘冷羽’的时候,他脑海里似乎也空白了,很快他就知道了,冷羽,是鬼王的名字,而她也有那么需要一个人的时候……

    她拔剑对着唐甜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意外,因为他知道那是迟早的事情,可当他对唐甜说,“赢了,就把白矖给我”的时候,他心中竟像是烟花绽放一样,心里、眼里都是色彩。

    他当时竟然只有一个想法,今日,你为我而战,余生,我为你而战。

    他曾以为的,此生不再为他人而活,却在那一刻被打破了,他要为她活,而且只为她活。

    他是白矖,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白矖爱上一个人的后果是什么,可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公平的,只是修为而已,如果莫燃愿意拿走,他也愿意拱手奉上。

    有时候他也会觉得自己有点无趣了,他想陪着她看着她就好,可也许,她更喜欢像柳洋那样,拉着她去很多热闹的地方,玩很多新奇的东西……

    如果莫燃不提及,也许他还可以陪着她装傻,可现在已经晚了,他把余生都赌在了她身上,就不会允许自己输。

    莫燃绝对不会知道在她欲言又止的沉默里,白矖到底想了些什么,最终她道:“白矖,不要喜欢我,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可白矖却道:“这不可能,主人。”

    莫燃又道:“那如果我拒绝呢?”

    白矖表现的也不意外,“那就拒绝吧,你是否拒绝跟我是否选择继续喜欢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莫燃揉了揉眉心,她想,她需要仔细想想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她出生时那个道士也一定算错了,她这一生犯的不是火,而是桃花……

    “我今天……带你下来是有别的事情。”最终,是莫燃转移了话题。

    “你说。”白矖道。

    莫燃走到了角落,她蹲在那个结界面前,“就是这个,那天我下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你知道这是什么猫吗?”

    白矖此时也看到了那个结界,他微微挑了挑眉,“黑猫。”

    “……这还用你说吗?”莫燃无奈道,“我是说,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妖兽是黑猫这样的本体?”

    白矖却是摇了摇头,“不好说,这世上的大妖多的很,本体的形态也层出不穷。”

    一边说着,白矖已经一边查看过了那个结界,最终得出结论,“这结界很强。”

    莫燃知道这结界很强,和这话若是从白矖口中说出来,味道就大不相同了,莫燃不禁问道:“你也打不开吗?”

    白矖碧绿色的眸子微微晃动,“别说是我,我想,除了布下结界的主人,没人能打开它。”

    “这个三藤戒还真是奇怪……”莫燃不禁说道,先是洪荒巨鼎,现在又是这结界和黑猫,都是未解之谜……

    莫燃从三藤戒出来之后,天还没有大亮,她换了一身衣服躺在床上,睁着眼望着床顶,开始漫无边际的想,江潮他们现在在哪里,张恪现在的状态如何,去了云都之后能不能顺利跟他们汇合。

    她当然是想早点汇合的,可是她也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她该如何处理她的感情问题?如果只是一个人也就罢了,可为什么这么多人!

    在柳洋那里她已经试过了,拒绝的后果太可怕,那种让两个人都窒息的尴尬她真的不想同时发生在很多人身上……

    莫燃在心里叹了口气,再不情愿也要面对,她只希望,结果不是众叛亲离……应该也、没那么惨吧?不禁想起沧月国那个桃花很旺的皇帝,他招惹的女人最后都跟他反目成仇,非但不爱,还心心念念取他的性命要他的江山。

    如果她把那些妖孽也惹急了……应该……不至于……吧……

    莫燃正无比不确定的想着,却是忽然有人用力的拍起了她的门,厉剑的声音急吼吼的,“莫水!快起来!兽潮来了!”

    莫燃腾的一下就从床上跳起来了,她疾步走去开门,惊讶道:“兽潮?这个时候?”

    厉剑这次可真没咋呼,他急道:“对,兽潮!佣兵工会的所有人都已经出动了,零三一也去,现在来不及说那么多了,你先跟我走吧!”

    莫燃跟着厉剑向前院走去,一路上遇到了匆匆集合的其它佣兵团,城内也忽然响起沉重的号角声!紧张感一点点的笼罩了这个城池。

    很快,零三一二十五个人已经全部到齐,厉剑带着众人直奔城门而去,一路上都是往来匆匆的修者和步履一致的卫兵,听着卫兵的长官们大声指挥的声音,擦肩而过的匆忙身影,无不让人越来越清晰的感受到,很快,这里就将会有一场大战!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田园娇宠,娘子万万岁》文/小妃児

    “姑娘,你长的很像一个人。”某人眼眸真诚。

    黎夏满头雾水:“啊?”

    “你很像我娘子。”某人依旧真诚,末了还不忘补充一句:“在下未曾娶亲。”

    黎夏:玛德智障!

    后来:

    “我说对了吧。”某人一脸得意。

    “什么?”黎夏反问。

    “你真的很像我娘子。”

    黎夏:……这么多年了,还是智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