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4. 做客临府【二更】
    然而两天之后,莫燃一无所获,她有点挫败,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手臂上银光一闪,白矖解除了战斗合体的状态,他站在莫燃跟前,看她一副失落的样子,忍不住说道:“那是你激发潜能的时候才表现出来的,跟神鸟帝江还有风狸打的时候你无法用全力,没有再出现之前的状况也有可能。”

    江小帝也化出了人形,他走过来道:“主人你就放开了跟我打,又不会把我打死,你太小看我了。”

    莫燃想了想,也许白矖说的没错,她跟江小帝和风狸打的时候,无法激发自己的潜能,即便她放开了打,也不可能杀气腾腾的把刀剑刺向他们……

    “不用练了,休息一下吧。”白矖又道。

    莫燃这次点了点头,“好吧……”

    莫燃径自去了三叶居后面的水池,她现在很累,但这池子当真很神奇,每次当她打的精疲力尽的时候,来这里泡一会,总能很快的恢复,比她打坐修炼都要快很多!

    在池子边上趴了一会,感觉稍微恢复一些之后就一头扎进了水里,一直游到了水底,她来到那个关着黑猫的结界旁边,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莫燃总觉得这里寂静的仿佛能令人窒息,纯粹像是另外一个世界,安静的……像是死亡一样。

    可神奇的是,她竟然在这里找到了让自己心平气和的方法,在这里,她仿佛都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仿佛在这里待一会,不管有什么浮躁的事情,她都能慢慢忘记了。

    刚开始只是静静的坐着,后来她不由的说起了这两天困扰自己的事情,像是对那个黑猫说的,也像是对自己说的,总之,这样的思考与自我对话让她身心愉悦了不少。

    等她慢慢说完,笑着说道:“我竟然说了这么多,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

    莫燃站起身来,刚走了几步又回头道:“对了,我叫莫燃,下次再来看你。”

    莫燃从灵泉中出来的时候,白矖正毫不意外的等在一旁,莫燃看他一眼,正想上岸,却见白矖在岸上的石头上放了一身衣服,还有一个毛巾,“就在这里换吧,我帮你布一个结界,过两天我就把这里的亭子搭起来,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说着,白矖当真稍稍走远一些,在池子周围布下一个结界,莫燃抽着嘴角上岸,盯着那衣服看了许久,最终还是认命的换了,白矖说了要伺候她,还真没有开玩笑,这已经周到的……让她不适应了。

    莫燃从三藤戒之中出去之后就径自离开了佣兵工会,目标明确的朝着城外走去,从那天的兽潮之后,席泽城的警备一直都高居不下,依然有不少修者赶来席泽城,是帮忙,也是历练。

    路过城门的时候,莫燃的脚步放缓了一些,城门上的防守很严密,而且架着许多大型的法器,到处都是卫兵。

    忽然,莫燃看到城楼上巡视一般穿梭在卫兵之中的一个身影,那红色的大麾在身后招展,衬的那人精神而肃杀,莫燃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临野。

    莫燃不禁心想,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担任一城之主,他身上的确有些难得的沉稳气度,而且光看席泽城有条不紊的备战,也看得出这个城主的治下有方。

    这么严重的兽潮,若是遇到个怕事的,席泽城早就是兽潮铁蹄下的废墟了。

    看了一会,莫燃继续往城外走去,把隔离带之内的布防都看了一遍之后,莫燃才慢慢往回走。

    巧的是,她刚进城不久,便被一个略带试探的声音叫住了,“莫水?”

    莫燃回身一看,正好见到临野带着几人迎面走来,莫燃于是笑了笑也打招呼,“临城主。”

    临野跟身边的人说了几句,让他们各自去做事,他则是自己向莫燃走俩,微微一笑道:“你还是直呼我的名字吧,叫我城主的人很多,可不缺你一个的。”

    那张凌厉的脸上带着笑容,看起来不那么肃杀,也不那么老成了,莫燃笑了笑也从善如流的改了口,“好啊,临野,你在巡视吗?准备的如何?”

    临野道:“只能尽全力准备,每次兽潮的规模都不尽相同,只要能挺过去,就能换来两三年的清净。”

    虽然他的话听起来很平静,可莫燃还是察觉到他话中隐约的担忧,心想这毕竟只是一个二十五岁的青年,可他肩膀上已经有一个城池的责任,她不禁道:“会挺过去的,有很多人在跟你并肩作战。”

    临野看了看莫燃,不禁笑了,“是,没错,就像你。”

    莫燃耸了耸肩,她忽然问道:“既然月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为什么席泽城不选择暂避锋芒,如果兽潮只是因为受到月食的影响,那等到月食过去之后,不就没事了?”

    临野道:“你不是本地人吧?”

    莫燃摇了摇头,“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临野道:“月食确实是导致兽潮涌出不死丛林的原因,可暂避锋芒一说却是不存在,这算是人类和妖兽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了,基本上,月食,是妖兽向人类挑衅的时机。”

    说着,见莫燃依然疑惑的表情,临野继续道:“曾今我父亲还在的时候,也试过在月食前让全城百姓迁移,可费了那么大工夫的结果却只是……兽潮越过了席泽城,围住了远在百里之外的威尔斯城,所以没用的。”

    闻言,莫燃不禁诧异道:“那照这样看,兽潮竟然行动如此一致,就不太可能只是因为月食而发狂了吧……”

    临野赞赏的看了一眼莫燃,“对,月食可能只是契机,我一直都怀疑,有很强大的妖兽在指挥着兽潮,而这个妖兽,可能是居住在我们谁都没有进去过的、不死丛林的深处。”

    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就棘手了,忽然想到什么,莫燃又问:“那被兽潮袭击的,只有席泽城是这样吗?”

    临野却是看了看莫燃,“你好像对这些都很陌生……”

    莫燃知道自己有暴露常识方面的无知了,但也不解释,说多错多,而临野也只是那么一说,似乎没怎么上心,只听他继续道:“在云岚国也就席泽城了,可在沧月国和雪霁国也有类似的情况。”

    莫燃点了点头,她跟临野慢慢走着,两人又聊了不少关于兽潮的事情,莫燃发现,虽然他站在城楼上的时候,冷肃的样子像个生人勿进的铁血城主,可事实上相处起来却很舒服,并没有刻意给人造成压迫感。

    “对了,兽宗的弟子既然可以控制灵兽,那他们可以控制局面吗?”莫燃问道。

    临野摇了摇头,“兽宗的弟子能力有限,不可能完全控制兽群,但他们有很多对付妖兽的办法。”

    “哦……”莫燃点头,抬头看了看路,再往前走拐过去就是佣兵工会了,她正要告辞,却听临野道:“一会一起去我府上吃饭吧?这几天要忙的事情很多,本想那天战后就去佣兵工会找你的,却一直没腾出时间。”

    莫燃微微挑了挑眉,她是不是得感到受宠若惊啊?这位城主似乎对她有点太重视了,莫燃想拒绝,可拒绝一个城主的邀约也太不妥当了……

    正想着,临野却是笑道:“你不必多想,我很欣赏你的胆量,那天在城楼上见到你一个人拼杀到隔离带边缘的时候就很意外,虽然很多修者都会趁着这个时候来席泽城历练,可也很少有不要命的,没人敢一马当先。”

    莫燃不由得笑道:“你这是夸我吗?”

    临野点头,“当然。”

    “可我听着怎么就那么奇怪呢……”

    “好吧,那我换个说法,你的气势很强,永远不要小看敢拼杀在最前面的人……这是我父亲曾经对我说的话。”

    “……”

    虽然跟临野的接触很少,仅限于短暂的两次而已,可莫燃很欣赏他,原因之一是他治理好了一座城,原因之二却是出自直觉了,一个坦率而认真的城主,没什么城主的架子,一点都不招人讨厌。

    最终,莫燃还是跟着临野去了城主府,结果进门之后临野忽然道:“对了,兽宗的几个弟子也在,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莫燃摇了摇头,“当然不。”

    换做任何人都不会介意的吧,莫燃也是后来才知道,这兽宗在三国之内也仅此一家,而且地位颇高,从他们被请来席泽城,不是住客栈而是住在城主府的待遇就能看出来。

    能跟兽宗的人接触,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好机会,事实上,临野这都是在为莫燃创造机会了。

    不一会,二人便来到了餐厅,这里已经准备好了酒菜,而在他们刚到不久之后,兽宗的几个弟子也来了。

    来人有三个,其中一个是良喆,另外两人经临野介绍之后她也知道了,其中一人名叫风修永,另外一人名叫离战星。

    风修永气质温文尔雅,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子贵气,笑起来也很容易让人放松戒备,他身形修长,与他的气质极为相符的是一副很相衬的俊逸容貌。

    临野说风修永是兽宗的首席大弟子,莫燃便明白此人身份的不简单了,兽宗的首席大弟子啊……这个头衔,已经足以跟席泽城的一城之主临野平起平坐了。

    而他的修为也是年轻一辈中一等一的佼佼者了,元婴期八层!

    那个离战星竟然是个少年,十五六岁的大的样子,他一进门便大大咧咧的扫视了一圈准备好的饭菜,饭后用手抓着几样扔进了嘴里品尝。

    他的衣衫下摆系在腰间,像是刚刚练过拳脚跑过来的一样,浑身都散发着少年人特有的好动,在临野介绍莫燃的时候,他也只是毫无情绪的点了点头,眼皮都没抬一下,好像莫燃根本比不上那一桌子的菜。

    而风修永说了他两句,可莫燃听得出来,那语气倒是有几分纵容和宠溺,没有真的数落的意思,看来他还挺护着自家师弟的。

    莫燃可不会跟这样的少年计较,所以根本没放在心上。

    至于良喆,莫燃虽认识了,但现在她可是莫水,也就当做重新认识他的,虽然临野没有详细道把他在兽宗的身份介绍的一清二楚,可能跟风修永一并出现在这,良喆定然也不会简单。

    还有那少年离战星……这里可不同于华夏,这片大陆上是以云岚国、沧月国、雪霁国三家独大的,有皇权在,国姓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拥有的,所以毋庸置疑,这离战星、定是沧月国皇族的人了。

    “战时也只能委屈诸位了,等到月食过后,有机会一定重新摆宴招待。”这时,临野端着酒杯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