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7. 无尽战意!【二更】
    “吼!”

    那犼巨口一张,滚烫剧烈的妖火翻滚而出!带着摧枯拉朽之势冲来!几人张开结界抵挡,可是犼火岂是这么容易就被挡住的?眼看着结界渐渐融化在犼火之下,风修永抱起了离战星,扬声喊了一句“良喆!”

    良喆听到了,他也匆匆喊道:“临城主!莫水!此地不宜久留!”

    良喆手中拿出了一个传送卷轴,似乎是打算走了,可临野却撑着长枪,忽然道:“你们走吧!我知道你们能撑到月食结束,帮我带句话给季之,就说席泽城以后就交给他了!”

    “临城主!切不可说这种话!你现在马上随我们走,进城之后我们有办法拖住它!”良喆喊道,平日里温和的声音此刻却是有些变调的尖锐。

    可临野却道:“你们快走!我意已决,我虽然能避开它,可身后的百姓却不能,父亲说过,席泽城的城主绝对不能躲在百姓身后!父亲能做到,我也可以!”

    “临城主!”良喆急道,他没想到临野会在这个时候较这种劲,他父亲是做到了,可也死在了犼的兽口之下!良喆攥紧了传送卷轴,眉头皱的死紧。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良喆心里经受着巨大的煎熬,在撕与不撕之间激烈的挣扎。

    “看好战星!”这时,风修永却是忽然将离战星塞进了良喆的手中,然后风一般的卷向了临野,不容置喙的提起他的胳膊便闪身飞回!

    “风修永!”临野低吼道,一双眼睛赤红,他无法忘记三年前,也是这样的晚上,也是这样的战场,更是这只犼,它如何吞噬了他的父亲!今天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走!

    风修永此刻脸上的温润也早已不复存在,他厉声喊道:“你是一城之主!留在这不是报仇,是送死!”

    很快,风修永便重新折回,他冲良喆喊道,“愣着干什么!快走!”

    良喆把传送卷轴丢给了风修永,转而冲着莫燃喊道:“莫水!快过来!”

    风修永已经撕开了卷轴,传送阵剧烈的光芒在地上亮起,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火焰瞬间逼至!腾的窜到了几十米的高空,将那传送阵包围在内!炙热的妖火带着可怕的力量不断的压缩,而那本该发挥作用的传送阵却是猛然间失去了光芒!

    传送被打断了!

    妖火铺天盖地的袭来!风修永、临野、良喆合力撑开了结界,而那妖火就爬在结界表面,一点点的吞噬那快要坚持不住的结界!

    “再试一个传送卷轴!”风修永咬牙说道。

    良喆虽然想说来不及了,可是依然拿出了卷轴,然而也就在这时,三人的结界轰然崩塌!妖火席卷着逼至时,三人的想法也许是一样的——吾命休矣!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一道红光急速闪过,更加逼人的火焰在几人头顶爆炸开来,猛地向外掀去!一瞬间周围的一切都化为了乌有!几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根本没有分辨出前后的火焰有什么不同,只是过了一会儿之后发现他们并没有被妖火吞灭,这才睁眼看去,一看之下却是大惊!

    只见莫燃执剑立在不远处,剑是灭神剑,漆黑如墨,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可那森森的煞气却让人无论如何都忽略不了!莫燃安然无恙的站在犼的攻击范围之内并不是最稀奇的,稀奇的是她现在浑身都冒着火!赤金色的火焰!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那炙烤的温度!

    犼的妖火还在它周身肆虐,可现在却仿佛跟莫燃形成了对立之势!清醒的风修永三人瞳孔猛的缩小!莫燃身上烧着的,当然不是犼的妖火!否则她现在早就连灰都不剩了!

    “那是……”风修永眯着眼睛,还有点不敢置信的呢喃,“轮回之火!”

    只有轮回之火才是赤金色的!即便很不可思议,那也是现实!否则一般的火怎么可能逼退犼的妖火!

    三人慢慢站了起来,风修永扶着离战星,此时他也悠悠转醒,只是依然脸色苍白的靠在风修永身上,此时他看向良喆,“你不是认识她吗?连她有轮回之火都不知道?”

    良喆却道:“上次历练的时候同行过几日,本以为她的剑术已经了不得了,没想到还有异火在身……”

    临野则是无法掩饰自己的惊讶,“可她的修为并没有造假!”

    也就是说,莫燃仍然是以筑基期八层的修为,拥有着异火榜上排名第十的轮回之火!

    不管那边的四人怎么想,现在的莫燃却是冷冷的盯着巨大的犼,浑身都叫嚣着战吧!

    灭神剑被莫燃提了起来,“你还有别的本事吗?犼。”

    那犼也绝对没有想到莫燃竟然会有轮回之火!轮回之火和犼同为异火,可一个是先天异火,一个却是异火,多亏了这一人一犼,也许从今天以后,世人便会知道,到底是异火榜位列第十的轮回之火厉害,还是妖火榜位列第七的犼火厉害了!

    “卑贱的人类,这话应该本座来说,就算你有轮回之火,凭你的修为,那什么来赢本座?”那犼轻蔑的说着,话虽这么说,可它却一点都没有放松懈怠。

    这个人类果然很强,在看到她独自放倒那么多妖兽的时候他就猜到了,只是没想到惊喜保留了这么长时间,它差点就要以为,她也不过如此了!

    “犼,话不要说太满!”莫燃说道,话音刚落,身形便是闪电一般的射出!

    “哼!”犼轻蔑的哼了一声,巨大的身体一跃,也飞身攻击!

    一人一犼厮杀起来,犼的护体罡气已经被风修永刚才那一剑刺穿了,它现在的防御已经没有那么厉害了,加之灭神剑的霸道,只要莫燃能够靠近,便一定可以伤它!

    可奇怪的是,莫燃一直都没有用大招,这让良喆不解的皱起了眉头,“为什么她不用她的功法?”

    风修永立刻问道:“什么意思?”

    良喆道:“捕获翼蛟那日,我曾见她用过一种剑术,毁天灭地,当真可怕的很,如果她现在再用,也许能一击杀死这只犼也说不定,却不知道她为何非要硬拼。”

    “一击杀死?”风修永不太相信的重复,就算犼的护体罡气破了,它也依然是神兽,哪有那么脆弱?

    良喆知道风修永不相信,可是那种剑术,不亲眼见到真的很难想象,便只好道:“再等等看吧……”

    离战星已经无法战斗了,另外三人却是可以,可不是三人不帮忙,而是现在根本帮不上忙!犼火和轮回之火交织在一起,他们根本没法掺和!

    只能看着莫燃身形飞快的和犼纠缠,可到底不敌它的强横,一遍遍被打飞了出去,可又一遍遍的爬起来再战!

    许久,三人眼中都浮现出无法掩饰的钦佩,他们是第一次看到一个人、一个女子,在被打倒那么多次之后,依然义无反顾的爬起来再战!

    仿佛她的眼中只剩下了战斗!她所选择的,只能是打败那只犼!没有别的退路!

    不知道被打倒多少次,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她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眼睁睁的看着那银色的铠甲也染了血,眼睁睁的看着她撑着灭神剑却在不停晃动的身影,他们想大声阻止她,可却怎么都喊不出口!

    她浑身都是战意,是不屈!如果让她此刻停止,简直形同侮辱!

    “卑贱的人类,省省吧,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了!”那犼将莫燃打了出去,然后轻蔑的俯视着她,可内心却是心惊!它从来没见过如此顽强的人类!在它都要快不耐烦的时候,却依旧打不到她!虽然它的力量比她强出了很多,可她那越来越强的战意却是连它都要畏惧几分!

    莫燃撑着剑再次站了起来,鲜血顺着灭神箭缓缓流下,却被灭神剑漆黑的煞气一卷,吸了进去,莫燃微微眯起眼睛,视线聚焦在犼的身上,满目的血丝!

    “主人……”白矖在神识中轻轻的唤道,那声音已是有些颤抖。

    莫燃却是抹了一把嘴角的血,不等白矖说什么,她已经再次攻去!

    到了这个时候,没想到莫燃还不罢休!那犼一双兽眼中也划过狠戾,忽然间长啸一声!吼声震天!同时从他身上飞射出十几股火焰,那火焰如灵蛇一般,飞快的向莫燃袭来!

    “这是犼的先天技能火缚,莫燃不要硬上!”白矖在神识中飞快的提醒。

    可终究是迟了,那十几道火焰从四面八方卷来,形同真正的绳子一般,一圈一圈的围绕起来,并且不断的缩小,最后变成了像一个火球、又像一个蚕茧的东西!

    那火缚停留在了空中,那只犼发出低沉而胜利的吼声,仿佛一点都不认为,莫燃有可能逃脱它的先天技能!

    “火缚是先天技能,那火已经不是单纯的火,是功法,斩不断,也冲不破!即便是轮回之火、也奈何不了!”风修永皱眉说道。

    跟莫燃认识是临野介绍,可刚刚那个浴血战斗的女子却让他心中大为震动,现在她却是被火缚所困,风修永心中大为怅然,那样一个女子,就这么死了吗?

    “不行,我得去帮她!”良喆说道,话音刚落,良喆已经飞身朝着那火缚而去,他连连使出几个剑招砍在那火缚之上,可果真如风修永所说,那火缚纹丝不动,剑砍不穿,水浇不灭!

    倒是让那犼分出了注意力,发现了几个漏网之鱼,“哼,你们,都去死吧!”

    说着,巨口一张,妖火汹涌而出!

    这一下发生的突然,那犼似是被惹急了,急于杀光所有的人!良喆被炙热的气浪掀飞了老远,倒在地上抑制不住的气血翻涌,可更糟糕的是,犼火已经如浪潮一般向他们卷来!

    这一次别说是拿传送卷轴了,就是站起来都不可能了!良喆绝望的想着,想不到,他会命丧于此!

    就在他几乎闻到了自己头发的焦味之时,那妖火竟诡异的停下了!没有再继续沿着地面蔓延,反而像是被什么阻挡一样,沿着那无形的屏障爬了上去,一瞬间四处都是火!

    是结界!

    良喆心中震惊的意识到,是结界,而且是一个很强大的结界!在刚才那电光火石之间,将犼火拦截住了!

    有人相助!

    良喆猛的抬头寻找,却见不远处长身站着一人,他负手而立,背对着他,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那挺拔的背影和如瀑的长发。

    “你是谁?你救了我们?”良喆不由的开口问道,而风修永、临野、离战星就在不远处。

    可那男子却是没有说话,似乎始终都有让他更关心的事情,良喆这才向结界外看去。

    此时结界表面的妖火也已经渐渐散去,透过一片火海,他发现刚才那火缚已经不见了!而此时空中却是站着一个身型高挑的女子,女子银发飞舞,火光穿梭在她的发间,张扬而热烈!

    她手中拿着一把漆黑的长剑,而那长剑表面却是包裹着赤金色的火焰!火海映衬之下,仿佛浴火重生!

    那是、那是莫燃?!她从火缚之中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