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0. 一战扬名!【二更】
    眼看着莫燃走近,她接过了白矖,银色的长发从肩膀上滑下,稍稍遮住了那张倾国倾城的脸,那一瞬间,几人都被惊艳了,是因为她的容颜,更是因为她浴火重生的奇迹。

    “莫燃,你……”良喆半晌才回神,他堪堪收回了被连连惊吓的差点飞出体外的神智,道:“你的易容术不在了。”

    莫燃的耳朵已经好了,刚才晋级的时候她所有的状态已经恢复到了最佳,闻言,她道:“就这样吧,没必要再易容了。”

    看到她真容的,又不是一个两个,再遮掩也没意义了。

    临野仔细看了看莫燃,先是被那迥异于之前的绝美容貌惊艳的不小,可现在她的容貌……似乎也在哪里见到过?不太可能吧,如果见过如此美貌的女子,他怎么可能会忘记。

    一时间也想不起来,临野忽然道:“先回城吧,莫燃,这次多亏了你……”

    莫燃没说什么,只是径自扶起白矖打算回去了,良喆见此,立刻上前帮忙。

    一场月食,一场大战,兽潮退去了,三年前也是犼带着兽群前来,那时是当时的席泽城城主用与犼同归于尽的办法阻止了犼进城,熬过了月食。

    三年后,依然是那只犼,只不过最后选择同归于尽的,是犼!而阻止了这一切的,却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

    席泽城遭到了破坏,但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用不了多久,被妖火烧过的地方就能重建,而接下来几天,席泽城最热闹的八卦,也许就是那个晋级了一个大境界,打败了神兽犼,挡住了他自爆妖丹,又收服了犼火的女子了!

    不管是忙于重建家园的,还是事后收拾行装打算离开席泽城的,亦或是继续正常生活的,总之,街头巷尾听到最多的,就是关于那惊人一战的传言!

    他们将莫燃传的神乎其神,听起来简直不想一个人!而对于她的身份,又是各种版本的流传,说什么沧月国的隐士家族子弟,某个海岛上神秘高人的徒弟,隐姓埋名的皇族子弟,总之,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不传的。

    当然,也有人说她是银色闪电佣兵团的佣兵,而当无数修者想要一睹真容而堵在零三一佣兵小队院子门口的时候,莫燃早已不在这里了,而是被临野事先请到了城主府。

    还有人表示看到了莫燃的真容,银色的长发,绝美的容貌,跟威尔斯城前段时间发布的通缉令中的女子很是相像!

    可不论传言如何,大多数人对莫燃还是钦佩的,年纪轻轻就有此成就,抛开那些被传的乱七八糟的神秘身世,莫燃现在完全可以跻身云岚国、哦不,三国之内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了!

    他们从银色闪电佣兵团的成员口中得到了她的名字,莫水!

    席泽城一战,莫燃本是顺道历练,却绝对想不到,会在这里一战扬名!

    对于这个结果,莫燃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有厉剑在,即便她足不出户,外面有些什么声音她也照样能一一知晓,对于这种忽然间万众瞩目的感觉,莫燃先是想了想有可能产生的影响之后,很快就接受并且淡定了。

    事已至此,唯有走一步是一步,她自己知道她是莫燃,来自世俗界的一介散修,并非市井传言的什么家族势力,这样就够了,她也没必要站出来接受众人目光的洗礼,更没必要去澄清自己的身份。

    “噔噔噔——”

    莫燃正在看书,却是忽然有人来敲门,那敲门声略显急促,莫燃却只不慌不忙的喊了声“进”,门外的人离开就推门进来了,人是跑着进来的,门就被大敞着晾在那,主人似乎完全没那个耐心回身去关它似的。

    来人是个少年,穿着精干的劲装,身形是少年人特有的纤细,可浑身却是充满着朝气甚至躁动不安的热情,他手里捧着一束五颜六色的野花,冲到了桌子旁,把花瓶里尚未枯萎的花抓了出来随手扔掉,然后把刚刚带来的插上。

    做完这些,少年有跑到了莫燃跟前,轻盈的一跳,坐在了莫燃对面的软榻上,少年道:“莫燃,你什么有空,陪我练练剑呗?”

    莫燃放下书,看了看对面的少年,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离战星,自从五天前他们回来之后,之前那傲慢的少年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一天三次造访,非要让莫燃答应他练剑不可。

    可白矖到现在还昏迷着,她对如何医治霊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更何况还是白矖那么强的霊,她这几天都在翻看三叶前辈的藏书,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三叶前辈在世的时候还没有霊界的存在、更没有霊这种生物的存在,所以他的书里也并没有对症下药的办法。

    所以就算离战星跑的挺勤快,莫燃现在也不可能陪他练什么剑,于是,莫燃不知道第几次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没空。”

    离战星一对弄眉皱起,“我马上就要回门派了,你就不能行行好吗?你不就是担心你的那个霊吗?他既然能挡下犼的自爆,说明他本身就强的很,霊跟妖兽的习性类似,自我修复都是通过沉睡完成的,只要他还不死,就总会醒的啊。”

    莫燃放下了书,“我知道,可我想让他快点醒。”

    离战星无聊的晃着两条长腿,“没想到你对那霊还挺宝贝……”

    说着,离战星见莫燃是真的没有心情理他,终于选择了退而求其次道:“这样吧,我的伤也还未痊愈,就不找你练剑了,但你要答应我,等下次见面,你可不能再推辞了!”

    莫燃看了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少年能跟她如此自来熟,她推不推辞那还不是她的自由?可见少年一脸遗憾,莫燃还是点头了。

    晚饭时,忙了几天的临野叫了一些人一起吃,其中就包括莫燃、良喆、风修永、离战星,还有厉剑和苗姐。

    那天战后回去不久,临野就想起来为什么觉得莫燃面熟了,之前他也接到了从威尔斯城递过来的通缉令,他一直忙于布置城内外应对月食和兽潮,哪里顾得上管别人的事?

    可现在才突然发现,原来莫燃就是通缉令上的人!可莫燃怎么会去偷还阳丹?而且还留下了马脚?经过那一战,临野怎么都不相信那个在战场上拥有无尽战意,好像永远都打不倒的女子会去偷什么东西,即便那东西价值再大,也不可能!

    为了避免一些麻烦,临野当即让莫燃住进了他府上,而莫燃也图个清静,自然没反对。

    今天这顿饭,算是战后他们第一次这么坐下来吃了。

    “真是不好意思,这几天怠慢诸位了,我先自罚一杯。”临野说道,端起酒来便仰头喝了。

    风修永笑道:“临城主哪里的话,是我们叨扰了才对。”

    临野道:“这次多亏了诸位帮忙,席泽城幸免于难,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日后诸位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尽管说一声便是,我必定不会推辞。”

    良喆也道:“这次能顺利挺过月食,还是多亏了莫燃杀死了那只犼,我们只是微末小功,但好在结果是好的,我们回师门也有交代了。”

    被点名的莫燃却道:“今天只好好的吃顿饭,你们可千万别说什么功劳不功劳的了,我听着别扭,我跟犼一战,可没想要拯救苍生,这么高的帽子,你们不要总是往我头上戴了。”

    临野顿时笑了,“好,那便不说这个……那说说你的事总可以吧?如今认出你的人也不少,你打算怎么办?”

    临野这话在坐的人自然都听得明白,他们已经知道莫水就是那个通缉令上的人,而且她的真名叫做莫燃,而非莫水。

    莫燃手中转着酒杯,却始终没有喝,对于暴露身份这件事,她倒是并不慌张,过了一会她只慢慢道:“那我就会会那个高达,我倒要看看,他要如何当着连面都没见过的我来诬陷我偷还阳丹了。”

    临野却是皱了皱眉,“他如果咬定是你偷的,你说什么都没用。”

    莫燃却笑了笑,她看了看几人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在这里设想这些更没用,你们的好意我收下了,但总会有办法的。”

    几人倒是有点佩服莫燃这种洒脱的性子了,她不是一无所知,而是在知道了厉害关系之后依然如此坦然,想必,她心中有些对策了吧。

    临野却忽然拿出一个徽章,他放在了莫燃面前道:“既然你有打算,我就不多说了,不过,这次你的确帮了席泽城的大忙,这个徽章代表着临家的客卿长老,这个,你总可以收下吧?”

    几人都表现出了一些意外,但很快又释然了,临家的客卿长老,这个身份可不低,临野这么做倒是合情合理,毕竟莫燃的确做了一件旁人所做不到的事情。

    而接受这个身份,莫燃就算半个临家人了,在知道莫燃有威尔斯城的通缉令在身的情况下,临野依然做了这个决定,他这是在感谢莫燃,也是在帮莫燃了。

    莫燃看着那徽章,而临野继续说道:“客卿长老只是一个记名,不需要你做什么事情,这个你可以放心。”

    莫燃明白临野可能是想帮她,她笑了笑,拿起了那徽章,“好,这个东西我就收下了,接下来,可以吃饭了吧?”

    临野也笑了起来,“当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