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5. 生同衾死同穴
    闻言,莫燃不禁问道:“今天就有龙舟折吗?”

    那女子撩了撩长发,“当然,龙舟折梅从来都不给任何人准备的时间,如果你一会过不了初选,就再也跟龙舟折梅无缘了。”

    那人看着莫燃的眼神怎么都带着点怜悯,好像在她眼中,莫燃一定就是那种过不了初选的人,莫燃不禁看了看窗外的大街上仍然排的满满当当的人群,这些人中的身份参差不齐,可龙舟折梅却是三国之内年轻一辈之中最高级别的聚会了。

    而这个初选、莫燃就算不问也已经知道了,一定是给没有资格参加的那些人提供的机会,可说好听点是机会,说难听点,就算去了,那里面群英荟萃,谁会在意一个靠施舍拿来名额的人?

    虽然料定就算参加了也只是做一个毫不起眼的小配角而已,可这个龙舟折梅已经流传了这么多年,如若有机会一看,必定也能得到许多有用的东西,这倒是让莫燃稍稍有了点兴趣。

    她又继续问道:“既然是比试,肯定得有个比法吧?往年都怎么比的?”

    那女子轻轻哼了一声,“若说比试,有梅主在,谁能比得过他们?龙舟折梅由梅主主持,但却不拘一格,哪里有什么比法?那岂不是俗气了吗?你要是真去了,才能知道怎么回事。”

    莫燃也轻笑一声问道:“听起来,你去过?”

    那人面色一红,“我,我当然没有去过……但也比你懂得多!”

    莫燃沉默了,就算还有很多疑问的地方,也并不打算再问了,她看着里面出来的人们,奇怪着为什么男女都是一副脸色潮红的模样,尤其是女子,倒像是羞怯万分一样。

    又等了一会,终于了轮到了莫燃,她走进了那个用于测试的房间,小黑紧随其后。

    刚走进房间,莫燃就似乎知道了刚才那些人出去的人为什么都那么一副表情了,看着宽敞的房间内挂着那么多活色生香的图,莫燃脚下一顿,有点怀疑自己这是到了龙舟折梅的初选地点还是青楼……

    莫燃沿着那些画的顺序慢慢看去,可越是往后看,就越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尤其是身边还站着小黑……尤其是小黑还在一脸懵懂的问莫燃“莫莫,他们在干什么”的时候……

    看着画中衣不蔽体的女子坐在几乎不着寸缕的男子身上,一脸欲仙欲死的表情,莫燃只能拼命的保持淡定,然后道:“他们、他们在练功……”

    “那是什么功法?”小黑却又问道。

    “不知道,小黑也不用知道……”莫燃道。

    小黑却盯着画中的人,似乎看的很仔细,并没有听莫燃的话,莫莫说他不用知道,可莫莫也说过,他应该有自己好奇的东西……

    莫燃松开了小黑的手,见他没有再问也就没有再管他,每个人都只有一炷香的时间,而到现在为止,她还没看出这一屋子的春宫图到底是在考什么?

    最后的桌案上放着笔墨纸砚,应该是用以作答的,莫燃皱眉想着,这所谓的龙舟折梅的初选,总不至于是比画功吧,而且比的还是……春宫画法?

    莫燃有仔细看了一遍,发现虽然这里挂的都是春宫图,可图中的内容还算连贯,第一次看的时候似乎很浅薄,可再看第二次、第三次的时候,那轻浮的图案竟然奇异的变的凌厉起来,那柔软纤细的线条似乎也坚硬起来。

    香艳的春宫图竟然奇异的消失了,倒是好像有无数的剑意从图案之中飞射而出,忽然就朝着莫燃逼来!

    莫燃顿时祭出一把剑飞快的迎了上去!缠斗之中才发现那剑意浑厚,时而慵懒,时而杀气纵横,不变的却是好像始终都将局势掌控在手的张力!

    莫燃四下一看,却见她已经不在刚才那个满是春宫图的房间里了,而是一个四面全白的地方,四处都充斥着剑意,小黑、也不见了。

    刚才那并非春宫……而是暗藏剑意,那么,这个地方也并非真实,而是她的神识被困在了作画之人布下的幻境之中,而破解的办法,便是斩断这些剑意!

    所以,这就是测试的真意?莫燃想着,已经在快速的观察起那些无处不在的剑意,慢慢的静下了心。

    作画之人的剑意张弛有度,更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潇洒与桀骜在里面,否则也不会将剑意藏在春宫图之中,更不会虚虚实实、大开大合,看似并无章法,好像将对阵之人困的死死的。

    可拆解这些剑意并不难,无非是以虚打虚,以实打实而已,可如果一开始被春宫图所影响,乱了心神,再被这宏大的剑意一吓,十有**会乱了方寸。

    时间很短,等到入阵之人冷静下来拆解剑意的时候,恐怕也来不及了。

    莫燃专心破解剑意,半晌,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却见小黑焦急的看着她,那双紫色的眼眸不安的盯着莫燃,直到看到她睁开眼睛,小黑才松了口气,“莫莫……”

    莫燃不禁笑了笑,“小黑,我没事,也没那么脆弱,不用这么紧张。”

    小黑是尸王,他修习的并非灵力,而是天生便拥有异于常人的力量,这种力量会经年累月的增长,说到底跟天下大道都不甚相同,所以即便他望穿了那些春宫图,里面的剑意不能把他怎么样。

    小黑点了点头,而莫燃径自走到了最后的桌案前,将拆解的招式画了下来。

    正要放下毛笔,小黑却指着最后一幅春宫图对莫燃道:“莫莫,还没完。”

    偶然抬头一看,随即有点诧异的看向小黑:“你竟然看动了?”

    小黑紫色的眼眸晃了晃,似乎有点高兴的样子,莫燃却不知道是该夸他还是该无语了,小黑向来对文字书画并无兴趣,可这一次为什么偏偏研究的这么仔细,而且似乎还看懂了这些画所绘之意?

    没错,虽然这些画很香艳,可这的确是一个连贯的故事,故事的主角也从始至终只有两人,那两人……应该很相爱,如鸳鸯纠缠,时刻不分,可在最后一幅图之中,女子却是浑身是血的躺在男子怀中,看起来气若游丝,两人都身穿红衣,与鲜血混杂在一起,令整张图看上起凄艳唯美,这画风的突然转变,实在让人有些猜不透作画之人的本意。

    难道只是为了隐藏剑意而如此作画?

    “小黑,你是想知道他们两个后来怎么样了?”莫燃笑着问小黑。

    小黑点了点头。

    莫燃看了看门口的香炉,还有一点时间,也就没急着立刻出去,而是又抽出一张纸,重新画了最后一张图,鲜血、红衣,半裸的男女都没有变化,不同的只是,她在旁边添了一个棺材。

    小黑指着那个满身是血的女子,他的表情有点失望,“莫莫,她死了吗?”

    莫燃点头,“小黑不想让她死吗?”

    小黑摇了摇头,他指着那个男子,“那他怎么办?”

    莫燃却指了指那个棺材,她笑着道:“这个棺材够睡两个人了,这叫生同衾死同穴。”

    小黑愣住了,他盯着那个棺材,过了一会看向莫燃,“这样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