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2. 被挑衅了【二更】
    “清小姐请。”唐烬端着一杯酒,遥遥示意,动作漫不经心,而偏偏那清依云的脸却更红了几分。

    有下人抬上了座椅,清依云慢慢调整了状态,微微垂着眼眸,素手纤纤,灵活的拨弄出一连串欢快的音调,清脆的声音撞击着人的耳膜,颇有些享受的感觉。

    莫燃虽不知道这曲子是什么,可她还是懂一些音律的,曲子开始时天真欢快,慢慢变的缠绵悱恻,琴音也勾勾缠缠,引得人心境也起起伏伏,仿佛要把众人都吸进那懵懂犹豫的心境当中。

    莫燃顿时恍悟,这第一首曲子,原是告白啊……从初遇时的欣喜欢快,到分别后的种种相思,活脱脱将一个情窦初开甚至情根深种的女子跃然眼前。

    当缠绵的琴声落下,众人似乎还有些无法从那意境中走出来,那女子却已然抱着琵琶站起来,眼中情意深深的望着唐烬,“唐大公子觉得如何?”

    唐烬微微掀开了眼帘,一双蓝眸泛着浅浅笑意,他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神音派的才女所奏之曲,必定是好的。”

    闻言,那清依云红扑扑的脸上顿时白了几分,满眼的失望,整个人好像都备受打击的样子,唐烬这话听着好听,可事实上很是敷衍,他并没有说她弹奏的如何,只是模棱两可的说着不错,连带着她爱慕的心意,也一并被忽略了……

    女子勉强笑着回礼,回到了座位。

    很快,却见一个男子大笑着走了出来,他拱了拱手之后道:“在下图康,早就听说敖少主对阵法颇有研究,今天机会难得,不知道敖少主是否愿意与我拆解几局?”

    刚才的女子只是献技,现在的男子却是在挑战梅主!众人不由的有些兴奋了,很快气氛便从刚刚的缠绵悱恻变的激动起来,敖放笑着站起身,他道:

    “当然!图少爷谦虚了,我可是知道,你师从周仓前辈,一手阵法颇为厉害,这机会对于我来说也很难得呢!”

    两人倒是志同道合,各自取了灵石,就在宽敞的会场之内布起阵来。

    莫燃也看的起劲,此时已经有点明白为什么龙舟折梅这么受人推崇了,虽然折梅之意不在梅,可参与的这些年轻男女还真不是游手好闲的世家子弟,或多或少都有些真本事,想要浑水摸鱼的话,还真不太可能。

    这样的话,最后折梅之人,也必定要以真本事服人了……

    “敖放快赢了……”唐锦文本来还坐在他的位子上,后来发现跟莫燃说话还是不太方便,干脆蹭到了莫燃旁边,他盯着会场上浮动的阵纹,啧啧叹道:“当初敖放在帝国学院的时候就几乎是全能,现在历练了两年之后,更是一日千里了。”

    莫燃的手指在酒杯里轻轻沾了沾,端开了一个盘子,在桌面上画了一个图案,最后把一只螃蟹放在了图案中间。

    唐锦文看完了莫燃画的,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那酒的痕迹快干的时候,唐烬才诧异的看向莫燃:“你这是以暴制暴啊!敖放的阵法本就是个陷阵,一碰就爆,你却要再加一个陷阵,一旦敖放的阵法启动,那就是同归于尽啊!”

    唐锦文看着莫燃,忽然觉得眼前好像对什么事都能一笑置之的女子也许真的不那么简单!虽然她在席泽城的轰动之举令他惊掉了大牙,可那毕竟不是亲眼所见,眼前的人跟传说中的人始终隔着点距离。

    可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他好像以貌取人了!莫燃的长相太美艳,一双狭长的眼眸总是含笑,身上却带着几分淡薄的雅韵,锋芒尽敛,很难让人戒备。

    可是能冒着一死与神兽血战,还能浴火重生收服犼火,岂会是表面上这般无害?

    再看她拆解敖放阵法时以命换命的做法,这根本就是个打盹的强盗!

    想着,唐锦文忽然打了个冷颤,不由的往旁边挪了挪,又挪了挪,脑海中回想着,他好像没说什么得罪人的话吧?

    “敖放赢了。”莫燃道。

    唐锦文楞了一下,抬头一看,却见会场中的阵法顿时消失了,而输赢也有了分晓,赢的人正是敖放,唐锦文不由的说道:“你要不要也去比一下?说不定你能赢了敖放。”

    莫燃道:“不见得,敖放学的很精,若真要以阵对阵,我可没有胜算。”

    唐锦文没说什么,敖放回到座位之后,却见紧接着便跳出一个少女,那少女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穿着颜色鲜艳的裙子,灵气的脸上笑容满面,长长的头发被精心编制了许多麻花辫,在身后一摆一摆的,更显活泼。

    少女睁着一双大眼睛,略显羞涩的看向云曜,她道:“再过几天就是太子殿下的加冕礼了,到时候云岚国会举国同庆,没想到今天太子殿下也是梅主之一,宗语云也借此机会为太子殿下献舞一曲,提前恭祝殿下加冕!也祝殿下生辰快乐!”

    莫燃不禁被刚刚喝进嘴里的茶呛到了,捂着嘴咳嗽出声,小黑适时的帮莫燃拍起了背,而唐锦文则是审视的看了看小黑,他忽然觉得,是不是应该先弄清楚一下、莫燃跟这个紫发男子是怎么回事?

    而此时,云曜第一反应却不是回应那个要献舞的少女,而是匆匆看向了莫燃,虽然看起来挺镇定的,可隔着老远,还是看到了少年脸上渐渐泛起的红晕。

    莫燃好不容易不咳嗽了,胎膜看了看云曜,了然的笑了笑,虽然云曜才十六岁,可十六岁正好成年,加冕之后也可以拥有自己的妃了,少年的魅力,也许并不弱于在场的其他几个梅主。

    “殿下,您不愿意看语云跳舞吗?”这时,却听场中的少女问道,少女的表情有些楚楚可怜,莫燃看了一眼,心中感叹还如此小就已经有如此老道的反应,什么圈子出什么样的人,一点都没错啊……

    “跳吧……咳,你跳吧。”云曜说道。

    那宗语云却忽然看了一眼莫燃的方向,眼神竟有点犀利!虽然只是一闪而过,可莫燃看到了,摸了摸下巴,她这是被人仇视了吗?果然天真什么的都是假象……

    宗语云跳的舞也很活泼,跟她的气质很相符,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的,而且天衣无缝,这样活泼的舞蹈很感染人,此时会场的气氛已经很热闹,酒酣耳热,许多人也没有之前那般拘束了,说说笑笑,还有的表演可以看,自然快活。

    等那宗语云一舞跳罢,盈盈拜下时,众人很给面子的送上了热烈的掌声,少女脸上残留着跳舞过后的热情,她问云曜:“殿下,您可喜欢语云跳的舞?”

    云曜道:“此舞只应天上有。”

    少女笑的更开心,本应退下的她却忽然上前几步,径直停在了莫燃跟前!

    彼时莫燃手里还拿着一只螃蟹腿,见一道黑影罩了下来,抬头一看,顿时挑了挑眉,而那宗语云已经先道:“今天龙舟折梅,来的都是云都的朋友,语云虽然年纪小,但哥哥姐姐们也认识的不少,可唯独这位姐姐、语云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姐姐坐在主位,恕语云无礼,敢问姐姐名讳?语云以后必定牢记。”

    少女笑的有些谦虚也有些调皮,总之是那种不会招人厌烦的语气,而经她这么一说,顿时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可一看之下,第一反应不是去想莫燃是谁,而是惊艳的半晌无法回神!

    主位之上何时多了如此美艳的一个女子!身穿白色的裙子,外面却是罩了一层红色的薄纱,不艳,却是恰如其分的衬托了女子倾城的容貌。

    虽然是裙子,但并不像其他女子那般端庄约束,她的着装较为轻便,此时坐在那里也很是随意的样子,盘膝而坐,看上去很是惬意。

    对啊,她是谁?云都之内有如此绝色的女子,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莫燃放下了手里的螃蟹腿,小黑习惯性的拉过她的手,用手帕擦了擦,这以前都是莫燃会对小黑做的,只是小黑都学去了,而且学以致用,都用在莫燃身上了。

    只是这一幕在众人的眼中就更微妙了!在被莫燃惊艳了一脸之后,众人这才发现不仅是她,她身边竟然坐着一个同样令人惊掉眼眶的男子!紫色的头发柔顺而神秘,肌肤白的连女子都羞愧不如,一张脸更是精致的不可思议!

    他很认真的帮莫燃擦着手,垂着眼眸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再看两人头上佩戴着颇为般配的花环和藤圈,众人更加惊异了!

    “呵呵……”却听莫燃轻笑一声,她也没站起来,只是微微向后靠了靠,看着面前笑的一脸天真的少女,道:“你不认识我,这没什么奇怪的,因为我本就不是云都之人,今天来参加龙舟折梅,也是运气好过了初选而已。”

    少女楞了一下,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嘲笑,然后一副诧异的表情道:“真的吗?那你……为何会坐在主位?”

    唐锦文微微皱了皱眉,这宗家的小姑娘胆子也太大了点,难道真没把他唐锦文当死人吗?正在他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听一个突兀的笑声响起。

    “呵呵,我选中的人,也是我把她请在主位,宗小姐,你可有意见?”

    唐锦文诧异的抬头看去,正看到他家舅舅歪着头看向这里,嘴角的笑意让唐锦文有点摸不清自家舅舅这是要干什么,竟然主动出言维护莫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