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0. 这样的皇帝
    不一会,莫燃一行已经跟朝中大臣一起侯在朝天殿的大殿之内,大殿内金碧辉煌,皇帝的宝座高高在上,众大臣正小声议论,却忽然之间停了下来,那瞬间莫燃以为是皇帝来了,却没想到来人只是一个女子。

    她穿着绛紫色的朝服,这里的朝服并不保守,紧身的衣料将女子玲珑的曲线凸显的恰到好处,朝服之上绣着一只彩色羽毛的孔雀,那孔雀的尾屏随着朝服的下摆摇曳,走动间更是风情万种。

    这女子很美!在没看到脸的时候,莫燃就这么想,而在她从那金灿灿的晨光中走出来,莫燃也得以看到她的全貌时,还是惊艳了一下,果真很美。

    一双眼睛带魅,红唇高扬,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难以言说的魅力,这女子……就是唐玥薏吧!莫燃几乎瞬间就肯定了。

    朝中的女官不多,而气场如此强的,恐怕也只有朝中的左相、唐家的大家主——唐玥薏了!

    一双眼睛虽魅却慧眼如炬,身子妖娆内里许是刀枪不入,这个一手撑起大半个唐家的女子,要真把她当成一个漂亮的摆设,恐怕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吧?

    莫燃眼看着百官跟她和和气气的拱手,她只淡笑着目视前方而行,唐玥薏在三国之内是顶尖的强者,在朝堂上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无需对任何人行礼,也无需对任何人谦逊,这是这个世界里强者的特权。

    如果想到那个因为被沧月国皇帝所负而因爱生恨的女子,难免会是一个怨妇的形象,可如果那个女人因此成为了一代传奇,那就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形象了,也就是、现在的唐玥薏。

    唐玥薏精致走到了唐烬跟前,她的手轻轻顺过了唐烬落在身前的墨发,似是很爱怜的问道:“昨夜可有什么好玩的?你这伤如何了?”

    唐烬笑道:“总比在家里有趣,我的伤自然无碍,过些天就痊愈了,姐姐不必挂心。”

    “你觉得好玩便玩吧。”唐玥薏笑道,随即看向唐甜。

    而唐甜则是微微低头道:“家主。”

    相比起唐烬而言,唐甜显的拘谨多了,而唐玥薏点了点头之后,便走到了百官之前,再也没多看旁人一眼,好像真如她所说,唐烬和唐甜参加的龙舟折梅,当真是儿戏一样,根本没有其他人那样的重视。

    而很快,伴随着一声尖锐的‘皇上驾到’,百官都安静了下来,不一会,却见一个明黄色的身影出现在殿内,走上了那铺着红毯的台阶,坐在了那张俯视天下的龙椅之上。

    百官下跪,高呼万岁,莫燃虽不想跪,可也不得不跪,可微微抬起眼帘时,却发现整个殿内之后一人依然站的直挺挺的,并不下跪,那人就是唐玥薏。

    看来,这也是她的特权,莫燃想着。

    “众卿平身。”一个威严浑厚的声音说道。

    莫燃随着众人一起起身,感觉到高高在上的那束视线很快就投到了他们这里,紧接着就听皇帝说道:“看来,此次龙舟折梅收效不错啊,哈哈……”

    “此次龙舟折梅的五个年轻人胆识俱佳,是我云岚国之福啊!”

    “皇上安排的妙,昨晚的龙舟折梅一定格外精彩啊!”

    殿内的大臣纷纷跟言,说的都是好话,莫燃微微低着头,除了最开始看到皇上的身形之外,还没看清楚他的样子,而正在这时,却听那威严的声音又道:

    “你们都抬起头来,让朕好好瞧瞧。”

    莫燃这才抬头,同时也看到了端坐在龙椅上的人,一身明黄的龙袍,魁梧的身躯,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威严,虽然在笑,可那笑容也并不亲和。

    “不错,不错!”那皇上连说了两次不错,接着便道:“都自己介绍介绍,你们都叫什么名字?你们几个梅主就不必了,虽然有一两年不见了,但朕的眼神还不错,没忘了你们几个。”

    冷不防的轮到了童搏,那男子定了定神之后立马道:“回皇上,在下童搏,是青煞佣兵团的团长。”

    “在下卫兰,是连日城的卫家人。”

    “仙剑门沈经略见过吾皇。”

    “天一门厉鸣犴。”

    “在下莫燃,一介散修。”

    百官传出低低的议论,似乎在互相求证有没有听到过这些人的身世,不过,很显然,最诧异的就是对莫燃了,一介散修,多少年没有出现了!

    皇上身边弯腰站着一个太监,他一直在小声对皇上说着什么,过了一会,却听皇上道:“莫燃。”

    莫燃顿了一下,没想到皇上直接点她的名,云曜和厉鸣犴都暗中看了看她,而莫燃上前一步,“皇上。”

    “你抬起头来回话。”却听皇上又道。

    莫燃这才抬头,却也没有太直接的迎视皇上,而那皇上却意外的呵呵一笑,道:“你可是席泽城临野族中的客卿长老,怎么能说自己是一介散修呢?

    十几天前临野递过来的折子就已经禀明了席泽城兽潮的战果,其中还特地说了你为席泽城所做的贡献,那时朕就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同时收服轮回之火和犼火了,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亲眼见到你了。

    而且昨晚你折下唐烬的梅,也再次证明了你的实力,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巾帼不让须眉啊!”

    莫燃心中想着,不愧是皇帝,恐怕在见他们之前,他差不多就已经知道他们的底细了吧?“皇上过誉了,莫燃惶恐。”

    百官此时也颇为惊讶的打量莫燃,收服两种异火,这种事情可一点都不寻常!

    而皇上却又大笑道:“朕记得,三国之内也只有三会会长三颠圣人才有轮回之火,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际遇,天才之称也不负你,年轻人有些锐气也好,无需如此谦虚。”

    莫燃颔首,“皇上说的是,只是莫燃脸皮薄,您这么说我受不住。”

    皇上又是大笑,“哈哈哈,还挺会说话……不过,我听说,你还有通缉令在身?”

    虽然他是笑着问的,可此话一出,百官有的惊讶,有的疑惑,还有一些看戏的。

    莫燃垂着眼帘,心想这皇帝也不知道是唱的哪出,她是被高达诬陷偷了丹药,而那丹药正是皇帝需要的,皇帝完全有理由找她算账……

    心思电转,莫燃表情平静的回道:“没错,我是有通缉令在身,但那是我跟威尔斯城的城主之间有误会,皇上明鉴,日后高城主来到云都,我与他当面对质,定能化解这误会。”

    “哦?是吗?是误会?”那皇帝却道,很快又道:“区区误会竟然下了通缉令,动用了如此复杂的禁令……”

    他的话似乎并未说完,那拖长的尾音显的有点阴晴不定,云曜暗中看了看莫燃,有点为她着急,而这时,二皇子却忽然站出来道:“回禀父皇,此事儿臣也有耳闻,只因高城主丢的是一枚七品还阳丹,这丹药还是他准备进献给父皇的,儿臣就多关注了一些,高城主通缉令中的窃贼就是莫燃……只是如今看来,也许真的有误会吧。”

    “啪!”

    皇帝一掌拍在了龙椅上,脸色变的有些阴沉,“误会?老二,旁人没规矩也就算了,连你也说出这样的话!”

    那二皇子立刻便道:“父皇息怒!儿臣知错了!只是莫燃在席泽城有功,昨夜又在龙舟折梅大放光彩,这件事的确需要好好调查才是,不能冤枉好人啊……不如这件事就交给儿臣,让儿臣查清事实之后再禀明父皇,父皇您看、这样如何?”

    皇上这才道:“这样甚好。”

    三言两语就将此事交代了,莫燃微微垂眸,只用耳朵听着两人你来我往的说辞,心中却是冷笑了一声,她不明白皇上这么做是为什么,刚一见面就给了她一个下马威,而且完全没准备听她的解释……

    “父……”云曜正要说话,却被莫燃抢先了一步,她道:“皇上,我虽有通缉令在身,可偷窃之事我却从未做过,也不屑为之,还请皇上也给我自证清白的机会。”

    “莫燃,不管你做了什么,你现在是戴罪之身!你难道不知道,朕随时都能拿你入狱吗?还是说,你不相信二皇子能查清真相?”

    却听皇上说道,那冷淡的语调让整个大殿之内也似乎飘着一股冷气,连百官都不解了,前几秒种皇上似乎还在赞许莫燃,可转眼就翻脸了,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在唱哪出。

    皇上发怒,莫燃本该跪下的,可莫燃却站的直直的,她抬头看向皇上,道:“皇上,莫燃有幸得到临城主的赏识给我一个客卿长老的名誉,也有幸昨晚折梅,但我杀退兽潮为的是活命,折梅为的是金乌之火,我想要的,我会光明正大的取!

    我不是不相信二皇子的能力,只是不能忍受‘窃贼’这么大的屎盆子扣在我头上,皇上既然想查明真相,我就在云都,难道皇上还怕我跑了不成?连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都不愿给我?”

    “放肆!谁允许这样跟父皇说话的!”那二皇子忽然怒斥。

    而莫燃冷笑着看了看二皇子,她道:“莫燃从小长在乡野,不曾登过大雅之堂,不知道怎么跟至高无上的皇上说话,但我倒是听说,不知者不怪,我以为皇上有这等雅量的。”

    “大胆!还敢狡辩!”那二皇子指着莫燃说道。

    云曜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正在他想为莫燃说几句话的时候,那二皇子却忽然进言道:“皇上,这莫燃牙尖嘴利,以防万一,还是将她先行关押吧,待儿臣查明真相,如若她是清白的,即刻放她自由。”

    莫燃的笑容更冷,“是啊,如若我是冤枉的,被通缉了两个月,连自证清白的机会都没有,又在天子脚下被拿入狱,我从沧月国远道而来,本是修行,却没想到云岚国一城之主‘英明果断’,云岚国又‘皇恩浩荡’,早知如此,我必定待在我沧月国,此生不来云岚国!”

    “你是沧月国之人?”那二皇子却是问道。

    莫燃道:“正是。”

    百官顿时有些议论起来,一涉及到另外两个国家,事情就不能草率处理了……这也是唐甜当初给莫燃准备身份的时候继续用了沧月国的原因。

    皇帝仍然端坐在龙椅上,他似乎在看着莫燃,看着她好不怯懦的冷嘲热讽,他刚刚还说了年轻人要有些锐气,现在就见识到了,一双威严的眼睛眯了起来,属于元婴期九层的威压猛的逼向莫燃!

    莫燃只感觉庞大的威压瞬间从四面八方涌来,压的她呼吸有瞬间的紊乱,可也仅此而已,她很快就调整好了气息!别说皇帝现在只有元婴期九层,莫燃连三百星的神兽犼都能打败,她所经历的生死哪一次不是地狱一般?

    又怎么会将区区威压放在心上?更何况,以厉鸣犴的话来说,她是在以身育火,她的身体跟异火融为了一体,异火本就霸道,莫燃能控制住自己不将皇帝的威压悉数给他逼回去已经不错了!

    百官自然都感觉到了这种剑拔弩张,此时却见莫燃在皇上的威压之下面不改色的站着,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都是震惊不已!这不可能啊!她明明只有驭物期七层的修为,怎么可能抵挡得住一个快历劫期的修者的威压!

    就连龙椅之上的皇帝也变了脸色,他阴沉着脸,甚至怀疑莫燃是不是隐藏修为了……

    而莫燃此时想的却是,这出戏该如何唱下去,虽然她不明白皇帝是什么意思,可在朝堂之上,她毕竟势单力薄,跟皇上对峙,吃亏的绝对是她!

    可让她认错入狱又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虽然知道进宫的话可能会有点麻烦,但这麻烦也来的太直接了点……她在想着既能给皇帝台阶下,又能暂时给自己解围的办法,正要说话,却见唐烬忽然上前一步道:

    “皇上,您今天若是只为追查威尔斯城还阳丹失窃的案件,那我等……就先行回避了。”

    唐烬的突然出声打破了大殿之内冷凝的气息,皇上的威压慢慢收了回去,他看向唐烬,慢慢道:“你倒是提醒了我,今日可是有大事的……”

    皇帝认出了唐烬,从他看唐玥薏那一眼就能看出来,而唐玥薏从始至终都目不斜视,红唇微微扬着,轻轻捋着胸前的头发,也许在听,也许根本没听。

    唐烬插嘴其实也不合规矩,皇上要办什么事,还需要他来提醒吗?可因为他是唐烬,这话说出来可不会有人站出来指着他怒骂没规矩、放肆等等。

    “唐爱卿,接下来的事情你来说罢。”却听皇上忽然道。

    “是,皇上。”唐玥薏面色不改的说道,她转过身来,高跟鞋在平滑的大理石地面上轻轻敲响,“再过半个月就是皇上的寿辰和太子的加冕典礼,在祭司之时会启动祈元阵,这阵法每年都是由帝国学院的弟子来完成。

    今天皇上却想将此事交给昨晚的五个梅主和折梅擂主,因此事先才会安排五个梅主,接下来七天会有人教你们如何布阵,大典当日你们又该如何做。”

    说完,她稍稍顿了顿,转身看向皇帝,“皇上,祈元阵需要十人,您还没说,那个女子要如何处理。”

    那染着猩红指甲的手指轻轻指向莫燃,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莫燃微微眯眼,而皇上却忽然笑了,而且笑了好一会才道:“莫燃心性坚定,修为扎实,胆识有极为过人,朕很是欣赏,我看,她不仅不能缺席祈元阵,还应挑起阵眼的重任!”

    “父皇,她还只是驭物期的修为,怎么可能担任阵眼!大典那天可是一点错都不能出的!”那二皇子的反应最大,几乎立刻就反对了。

    而皇帝却道:“她做的事,哪一件又是驭物期的修者所符合的?”

    那二皇子尤不放弃,他继续道:“祈元阵是要祈求仙界的福佑,这关乎我云岚国一年的国运,父皇千万三思啊!依儿臣之见,唐烬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啊!”

    莫燃的眉头越皱越紧,听那二皇子所说,那什么祈元阵好像真的非同小可,可那皇帝却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语气一沉,道:“老二不必多言,朕自有明断,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莫燃做阵眼,接下来七日你们需尽心尽力学习!”

    包括莫燃在内,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又出现了这样的神转折,是个年轻人拱手答应。

    莫燃觉得自己有必要说点什么,于是道:“皇上,您这是……”

    她欲言又止,相信皇帝也知道她想说什么,果然,那皇帝笑道:“莫燃,你很不错,现在,你可有信心与其他九人完成祈元阵?”

    莫燃很想说没信心,一来她现在还不清楚祈元阵是什么,二来跟九个、哦不,跟七个陌生人配合,她更不能保证会一切顺利了,还有第三,她对刚一见面就反复无常的皇帝也没底。

    可这些她绝对不能如实说,所以只道:“皇上,布阵我会尽力而为,只是,我还是所谓的‘戴罪之身’,却要担此重任,是不是欠妥当?”

    那二皇子也立刻附和,“是啊,父皇,您……”

    可皇帝却忽然抬手示意二皇子住口,然后道:“此事我们都不知道真相,朕不冤枉你,但也不能就这么说是高爱卿错判了你,此事仍然交予老二调查,另外莫燃你也可自证清白,在大殿之后十日之内,你与高爱卿对峙,朕亲自为你们主持公道,在此期间,任何人都不敢拿你,如何?”

    这话是对莫燃说的,皇帝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从他的角度来讲,这已经是天大的‘仁慈’了,莫燃想冷笑,却仍然装出了满意的笑容,“皇上英明……”

    而那二皇子也领命,只是那看向莫燃的眼神有些晦暗不明。

    接下来的朝堂上的气氛越来越好,皇帝没有再反复,他心情很好的询问了一些昨晚龙舟折梅的细节,然后就挥退了莫燃一行,留下了百官启奏事情。

    从朝天殿出来之后,一行人三三两两的往前走,他们今天、或者说接下来七天都不能离开皇宫了,一个宫人正领着他们去专门为他们准备的寝殿。

    厉鸣犴走到莫燃跟前,忽然哼笑了一声,而莫燃抬眸看了他一眼,冷淡的说道:“很好笑吗?”

    厉鸣犴却道:“你招女人讨厌,那是因为你长了一张让所有女人都嫉妒的脸,可你招男人讨厌,这就有点新鲜了,通常,一个男人对一个漂亮女人冷嘲热讽,很可能他是想用这种方式引起她的注意。

    可这一点放在皇帝身上显然不适用,那就有可能是他真的讨厌你了,你不如仔细想想,你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位皇帝吧。”

    闻言,莫燃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厉鸣犴,嘴角含笑,有点戏谑的意思,厉鸣犴挑眉,不禁道:“刚才不是还憋着闷气吗?现在你盯着我干什么?难道忽然发现我秀色可餐了?觉得我可以抚平你心灵和身体的创伤了?”

    无视了厉鸣犴的不正经,莫燃却道:“你承认了两件事,一件是我太美,一件是你最近对我冷嘲热讽都是想引起我的注意,你与其花心思暗示我这些,不如给我想想,我招谁惹谁了?”

    厉鸣犴笑道:“你果然是聪明的,就是一直跟我装傻……至于你招谁惹谁,这可不好说,先看看接下来皇帝那边还有什么动静再说吧。”

    莫燃道:“那说说祈元阵总可以吧?”

    厉鸣犴道:“祈元阵其实就是一个镜像阵法,启动阵法之时能连通须弥界和仙界,须弥界到底是在仙界的掌控下的,经由阵法,仙界会赐予云岚国福祉,储存在护国大阵之中,有时也会传达一些所谓的箴言,基本上都是故弄玄虚的把戏。”

    莫燃直截了当的问道:“我负责什么?”

    厉鸣犴道:“你负责与仙界的上仙沟通吧。”

    厉鸣犴说的轻松,好像并没有把祈元阵当回事一样,完全不似二皇子所说的那么严重,莫燃正想再问详细一些的时候,却听远远的一个声音喊道,“诸位留步!”

    莫燃回头一看,却是散朝后快速赶来的二皇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