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4. 骨翼【二更】
    莫燃从更衣室出来,她身后跟着两个侍女,这个别院距离观星台不算远,因为这里是专门为祭天而修建的,据说这里每年也只有一次开放的机会,就是祭天的时候,供祈天阵的阵师沐浴更衣用的。

    而这个别院修建的也很别致,整体是圆形的建筑,所有的房间都围绕着一个大大的弧形连在了一起,莫燃正走着,却见前面有些骚动,她脚步未停,还没走近就听到一个太监在用可以压低的嗓音呵斥旁人,“动作快点!要是污染了阵师们的眼睛,你们谁都别想活命!”

    又走了几步,莫燃已经看到那些人了,一个太监,剩下的全是诚惶诚恐的侍女,那太监正举起一只手,凶神恶煞的给了一个侍女一巴掌,似乎尤不解气,很快又在另外一个侍女脸上也扇了一巴掌。

    挨打的侍女颤抖着身体恐惧的跪在了地上,却听那太监道:“一个个都聋了吗!还不快点给我进去把那肮脏的玩意儿拖出来!”

    一个侍女几乎半个身体都趴在了地上,在其他侍女都吓得不敢出声的时候,她颤抖的声音道:“吴公公,不是奴婢们耽搁,是……是唐公子不让人进去,小红刚才进去,也……也死了……”

    那吴公公对于这个辩解似乎并不满意,他一脚踢翻了刚刚说话的侍女,指着她的鼻子道:“一定是你们这些奴才没做好!说!是不是你们仗着自己有点姿色,勾引唐公子了!”

    那婢女重新跪在地上,吓的直磕头,“没有,绝对没有!奴婢不敢有非分之想!是唐、唐公子说不让人伺候的……否则就……就杀无赦……”

    “一群没用的东西……”那太监也气的不轻,他不停的在那扇门和地上跪着的一群婢女之间看来看去,他在着急,因为时辰可耽搁不得,忽然,他看到了走过来的莫燃,先是呆了一下,然后快速的踢开了挡在路上的婢女们,弓着腰上前跟莫燃行礼。

    “这是怎么回事?”莫燃驻足问道。

    “这……”那太监支吾着,不敢说实话,他抹了抹额头的虚汗道:“莫小姐既然已经沐浴更衣,那就请移步观星台吧。”

    莫燃刚才就已经听到那个婢女说死人了,此时四下一看,却见门口的确淌着一滩血,这里的门门口门槛,那血似乎是从里面流出来的。

    祭天要沐浴更衣,为的就是彰显诚心,可现在却死了人,见了血,怨不得会把那个太监吓成这样,许是担心收不了场吧。

    莫燃却是没动,她问道:“里面的人是唐烬?”

    那太监又擦了擦喊,道:“是、是。”

    莫燃挑了挑眉,没再说什么了,心想唐烬的脾气不小嘛,她不愿意被伺候着洗澡,也只是口头上抗议了一下而已,况且都没有抗议成功,而唐烬却直接杀人了,这么胆大妄为的事情,是笃定这个别院的人都不会外传吗?

    莫燃目不斜视的走了,可刚走没几步,那个太监却是急匆匆的追了上来,他吞咽着口水,额头冷汗直冒,这次话都有点说不利索了,“莫、莫小姐……您,您……”

    看他这样子,莫燃无所谓的说道:“我什么都没看到,你做你该做的。”

    “不,奴才不是这个意思……”那太监却道。

    莫燃垂眸看他,他不就是担心今天的事情会让他小命不保吗?她看起来像是那种多事的人吗?

    可那太监却结结巴巴的说道:“不、不满您说,唐公子不让人伺候沐浴……已经有两个侍女死、死在里面了……还不让人进去抬尸体,这可如何是好……莫小姐,您是皇上选中的圣洁之子,有慈悲济世之心,您发发慈悲……就、就……”

    莫燃不禁扯了扯嘴角,圣洁之子?慈悲济世?这个圣母是她吗?莫燃打断了那个太监磕磕绊绊的话,道:“所以你是想让我去伺候唐烬沐浴?还是想让我进去给你抬一下尸体?”

    那太监吓的腿都软了一下,哭丧着一张脸道:“那怎么敢!莫小姐,吉时快到了,唐公子不让下人伺候,奴才斗胆请您把唐公子的衣服送进去,别的不敢劳驾莫小姐……”

    莫燃没动,也没说话,那太假顿时咚的一下跪在了地上,一个劲儿的磕头,其它婢女们也跟着磕头,那太监道:“奴才们的命不值钱,耽搁了祭天才是罪不容恕,求莫小姐大发慈悲,为了云岚国的江山社稷,百姓……”

    莫燃皱起了眉,“衣服呢?”

    她实在不想听一个如此大义凌然的长篇大论,如果他只是求她救一命,她还比较相信。

    那太监一愣,很快喜上眉梢,立刻示意一旁的两个侍女,二人捧着托盘上前,一套整齐的衣服就叠在上面,莫燃只拿起了那些衣服,朝着刚刚那群侍女惧怕的门走了过去。

    门口的血迹已经被擦干净了,莫燃推门进去,果然,就在门口面朝下倒着一个婢女,不用看也死透了。

    莫燃没做理会,向里面走去,地面上铺着厚厚的绒毯,走在上面根本没有声音,一排大大的屏风之后是一个拱形的门,而在那门之后就是雾气氤氲的汤池。

    莫燃将手里的衣服放在了桌子上,正打算出去的时候,却听唐烬略显慵懒的声音从浴池那边传来:“不是说不让你们进来吗?”

    为了避免唐烬不分情况的出手,莫燃出声道:“唐大公子讲究可真多,不让人伺候也就算了,可为了祭天时不是看到你裸奔着去,我是来给你送衣服的,多余的谢谢就不用说了,我这就出去。”

    那边的声音停顿了一会,然后忽然道:“原来是莫燃,那可真是我的荣幸了,我讲究不多,也只是不愿意让随随便便的女人伺候而已。”

    莫燃停顿了一下,道:“唐公子是不够讲究,杀两个人不够,要都杀了那才是讲究。”

    “呵呵,看来,我杀人让你不太高兴了呢。”唐烬忽然笑道。

    莫燃道:“那不会。”

    唐烬又道:“既然不会,那就麻烦你顺便把浴巾和衣服一并给我送进来吧,就算是在屋子里,我也不想裸奔啊。”

    莫燃顿时笑了,“那用不用我顺便伺候你沐浴?”

    唐烬道:“荣幸之至。”

    莫燃看了看屏风那边,慢慢道:“算了吧,这还有两个尸体躺着,我可不想成为下一个。”

    唐烬却叹了口气道:“原来你这么见不得血腥,也罢,我以后不做这等杀人见血的事情就是了……我只说愿意被那些随随便便的女人伺候,可要是换做你,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莫燃却道:“虽然很荣幸,但是很可惜,我伺候不起唐大公子。”

    说着,莫燃便不打算再留在这了,她正要走,却不想身后传来“啪——”的一声闷响,莫燃回头一看,却见那拱门外立着的屏风忽然间被齐齐的削断了!

    一半还立在那,另一半却是倒在了地上!

    没有了屏风的阻挡,浴池那里的情形一览无余,却见唐烬背对着她靠在浴池里,他的头发散落在白玉铺就的地面上,遮住了一般的背,穿着衣服时修长的身体,脱去衣服后竟然也有一副宽阔的背脊。

    还好只是半露了背,莫燃基本上没看到什么,她皱了皱眉,心想唐烬是不是发神经,忽然劈开了屏风算怎么回事?

    莫燃心里觉得不妥,想着在他更不正常之前还是赶紧走吧,而这一回,唐烬也没再有什么动静了。

    可莫燃走着走着,那脚步却是越来越慢了下来,直到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完全停了下来,她皱着好看的眉头,忽然间折回去了!

    一直越过了那屏风,走下了拱门后的台阶,直至站在唐烬背后三步远的距离才停下!她盯着唐烬的背,绝美的容颜露出些震惊的神色!

    唐烬的背上,准确来说是蝴蝶骨上,有着一对银色的图腾一样的纹路,是一对翅膀,那翅膀没有羽毛,只有线条细腻的骨架,它们顺着蝴蝶骨的形状延伸着,一直到了唐烬的胳膊上!

    莫燃不是没见过纹身,不是没见过图腾,可唐烬背上的骨翼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力量,好像下一秒它就会从那漂亮的蝴蝶骨上拔起!振翅高飞一样!

    而这时,唐烬却忽然转了个身,他正面朝向了莫燃,抹了一把脸,那俊逸的脸上顿时挂了不少水珠,略显凌乱的头发也迷人不已,纤长的锁骨,结实有料的胸膛……

    碧蓝色的眼眸先是欣赏的看了莫燃一会,才道:“绝色佳人,啧啧,三界难寻了……”

    莫燃却好像没听到唐烬的赞美,一双狭长的眼睛看着唐烬,紧绷着下颚,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过了一会,却是唐烬又道:“莫燃,你这是什么表情?我看起来像个怪物吗?……如果你改变主意了,不如帮我拿一下浴巾和衣服?还是说,你想让我现在就自己过去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