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9. 鬼域,王城
    莫燃被鬼医前所未有的严肃语气弄的怔愣许久,整个人顿时从里到外都慢慢冰冷下来,脑袋也恢复了高速运转,从知道自己意外的以身育火之后,莫燃一直都在试图让自己轻松一点,没有人抓着这点不放,没有人逼她了解这个事情有多残酷。

    更没有人来拎着耳朵跟她强调,她这是自寻死路,是碰了死神手里的镰刀!

    可鬼医现在就在做,他告诉她,她的时间不多了,运气好的话是两年,运气不好的话可能就是几十天!

    莫燃也终于开口,声音冷静而平稳,“我知道,我很抱歉,但我也会用尽全力活着。”

    鬼医的眉头忽然轻蹙,莫燃也许真的是能让情绪波动如此大的人,他往前走了几步,那森冷也逼近了莫燃,“为什么说抱歉?”

    莫燃看向鬼医,那精致的面容之下隐含的愠怒让莫燃有些摸不着头脑,可她还是如实道:“也许我会拖累你们”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那阴冷的气息瞬间加重,冻的人口齿都快打颤了!鬼医忽然抓住了她的手,简短而干脆的说道:“跟我走。”

    “去哪里?”莫燃问道,可下意识的,莫燃意念一动,已经带着鬼医从三藤戒里出来了。

    鬼医挥手,房间内忽然出现一个深深的漩涡,那是虚空之门,鬼医头都没回一下,只说了一句,“七天之内,我会把她送回来的。”

    江潮蹭的站了起来,眼看着鬼医拉着莫燃走进了虚空之门,他刚一动,离火便拉住了他,只那么一会的停顿,那漩涡便合上了。

    江潮看先离火,似乎想等他一个解释,离火松开江潮,不疾不徐的说道:“你急什么,那蠢女人在鬼医手里,你可以放一百个心,况且,他们去的还是鬼域。”

    没错,鬼医带莫燃去的是鬼域,当不久之后,他们从虚空之门出来,在还什么都没有看到之前,莫燃便感觉到异乎寻常的阴气,从四面八法包围了过来,无孔不入!

    莫燃站稳了身体,定睛一看,目之所及是雄浑壮阔的城池,远处巍峨的高山之上,峰峦叠翠,云遮雾绕,隐约可见恢弘的殿宇坐落在其中。

    莫燃站在高空之中,俯瞰着脚下的城池,乍看上去是震撼人心的壮阔,可稍一细看,便能看到城中大小街道上遍布穿着黑铠甲的士兵,而走在路上的所有人们,他们脚上都戴着一副黑色的镣铐,莫燃的眼神四下一扫,发现所有人都是如此,无一例外!

    她看向鬼医,“这是什么地方?”

    鬼医道:“鬼域,王城。”

    莫燃惊讶,这里的气息是有别于人界的阴森,她已经猜到这里也许是在无间界的鬼域了,可没想到这里竟然是王城。

    这么漂亮的城池,如此气派的格局,由南向北地势逐渐走高,那隐在山中的殿宇,像是在接受万民朝拜的王一样,高傲的居高临下。

    而此时,鬼医眼神看向那座山,那些殿宇,道:“那是王殿。”

    莫燃没有说话,而鬼医始终拉着她的手,此时身形一闪,眨眼的瞬间他们已经到了地面上,一队黑衣铠甲士兵正好从他们跟前走过,那厚重的铠甲走在路上咔咔直响,莫燃还来不及紧张,却见他们迎面走了过去,几乎是擦肩而过,可好像根本没有发现他们一样!

    莫燃惊疑的看着那些士兵,因为她发现,他们的装束她竟然很熟悉!厚重的铠甲,几乎两米多高的样子,浑身的阴气,而那属于脸的地方却统统都是漆黑一片!

    这跟鬼医送她的那两个铠甲护卫很像啊!原来,这样的手笔不只是出自鬼医一个人手中吗?

    鬼医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平稳的声音道:“每个鬼医都有这样的能力,这些铠甲只是一个躯壳,用以容纳在鬼域聚而不散的阴灵,它们只守卫王城,是王城的最后一道堡垒——灵卫。”

    “它们看不到我们。”莫燃说道,是肯定的语气。

    鬼医却道:“我是最强的鬼医。”

    依旧平稳的声音,什么时候都只是最简洁的陈述,放在别人口中也许是吹嘘,可在他口中,却只是一个再笃定不过的事实,毫无倨傲之感。

    莫燃诧异的看了看鬼医,同样是鬼医,拥有同样的能力,可他说他是最强的,所以这些灵卫,即便出自另外一个鬼医之手,无涯也能控制它们于无形。

    它们一起走到了大街上,跟莫燃想象的不同,鬼域并非遍地魂魄,这王城之内起码跟人界十分相似,只是路上见到的人们,脚上都拖着沉重的镣铐,走起路来哗啦啦的响,可他们似乎早就习以为常,并没有一个人低头去看一眼。

    这时,一个酒肆之中走出几个大汉,他们大声说笑着往马路对面走去,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几人歪歪扭扭的撞到了一队灵卫身上。

    那队灵卫停了下来,转身‘看向’撞它们的人,而那几个肇事的大汉重新站稳身体后,看到面前停的是灵卫,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是灵卫啊!我撞到灵卫了,我好害怕啊!”

    “我也好害怕!我们会不会被抓走?被扔进炼魂池?被洗魂鞭鞭打?被沉进涅河?哈哈哈哈”

    说着,那几个大汉还故意撞着那些灵卫,而很快,那些灵卫便出手,双方打了起来,似乎因为脚上的镣铐,那几个大汉的行动并不方便,而且法术也施展不开,不一会就被一对灵卫打翻在地。

    这动静吸引了酒肆里的人,不一会又冲出来十几人加入了战局,可依旧没能打过那些灵卫。

    “等着吧!王城就快迎来我们真正的王!你么这些垃圾,到时候爷爷要一个个的把你们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一个大汉高喊,可就在他大笑的瞬间,一个灵卫忽然拽起了他叫上的镣铐,也不知道它做了什么,只见那黑色的镣铐红光一闪,而那大汉大叫一声!瞬间蒸发了!

    莫燃从始至终都看着,可她很确定,她只看到那个大汉像是碰到火的头发丝,瞬间烧没了!

    莫燃瞪大了眼睛,而在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大汉消失后,其他人顿时安静了许多,动手的停下了,叫骂的住口了,双方分开,渐渐远离,他们也许是怕了,可那眼神之中却蕴含着无尽的屈辱和恨意!

    他们慢慢退回了酒肆,而那些灵卫则仿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去巡逻了。

    等这一幕结束,莫燃才看向鬼医,而鬼医道:“这就是王城,他们是王的臣民,现在是奴隶,从王离开的那天起,鬼域就是奴隶场。”

    莫燃顿时抬头看了看王殿所在的地方,高高在上,那里曾是鬼王的领地,现在却是住着另外一个鬼王。

    在王城的大街上晃了一圈,鬼医又带着莫燃闪身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周围有众多灵卫把手,而且它们的气息明显比大街上巡逻的灵卫强出了许多!

    周围也充斥着莫名的压抑,鬼医忽然将莫燃拉进了他的怀里,而他身上也同时多了一件宽大的斗篷,他将斗篷一张,顿时将莫燃从头到脚都包裹在里面。

    四周都是鬼医的气息,那干燥的暗香本不明显,可被包在斗篷里,如此近的距离,如此狭小的空间,那味道变的无比明显起来,莫燃诧异的抬头,近距离的看着那张不苟言笑的脸。

    鬼医也垂眸看了看她,说道:“这里是鬼医的地盘,你不要乱动。”

    “另外一个鬼医?”莫燃问道。

    他点了点头,莫燃方才明白,他这么做是怕她泄露了气息,便也释然了,注意力转向了别的地方,视线忽然被一个巨大的法阵所吸引!

    那法阵被一个巨大的红色光罩所笼罩,繁复的纹路在地面上旋转着,阵阵磅礴的能量不断的从那法阵之上溢出。

    他们现在距离那个法阵还有五六百米,而仅仅如此短的距离,路上便有几千灵卫看守了!

    无涯的声音在莫燃头顶响起,“这是王城的结界,结界的能量来自于城内所有人脚上的镣铐。”

    莫燃一愣,她刚才还在想,王城的人被带上了镣铐,成了奴隶,可他们被谁奴役?原来如此,竟是被这法阵所奴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