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0. 战场
    莫燃顿时抬头看了一眼,远远的天空上,蔚蓝之中透着一股妖异的红,想必那就是结界了。

    鬼医很快就带着她离开了,来去都悄声无息的,没有惊动任何人,这一次他们没有瞬移,从王城出来之后,飞速向北而去,脚下的掠过连绵的大山大河。

    “鬼域比我想象的要美多了。”莫燃忽然道。

    鬼医没有看她,“美吗?”

    莫燃点了点头,无涯却道:“或许吧。”

    这样的美景在翻过一座极高的大山之后就戛然而止了,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铁锈味,夹杂在山风之中,一瞬间涌入鼻腔内,熏的莫燃差点呕吐!

    天空的蔚蓝也不见了,换成了一片乌黑,阴沉沉的像是时刻都会突降风雷一般!大地之上弥漫着硝烟,阴邪之气肆无忌惮的在空气之中蔓延,暴虐的气氛像是游荡的魔鬼,虽是都可能将这片不安的徒弟点燃!

    那纵横交错的沟壑之中,流淌的不知是血还是雨,红的发黑,无数低阶的游魂流窜在其中,它们似乎很喜欢这样的味道!

    莫燃站在高空之中,这一切,在那座山之后,犹如楚河汉界般明显,那边是天堂,这边是地狱!

    鬼医忽然带着莫燃俯冲之下,耳边劲风嗖嗖的掠过,吹起两人的头发,银色和墨色在空中交织在一起,莫燃已经缓过了方才的不适,逐渐接近了地面,她也慢慢看到了人,很多很多的人。

    当然,这里不是市集,是战场!

    依然停在高出,可脚下的战况已经十分清晰,尸横遍野,无数尸体来不及掩埋,暴露在惨烈的战场之上!厮杀震天,战旗高扬,无数战士手拿法器,拼命的杀杀杀!此时在他们眼中,恐怕只有待清理的路,斩不完的头颅,无休止的杀戮!

    不只有人,还有魂魄,那些幽绿的影子流窜在战场之中,让这里的一切都变得更加诡异起来!一道道狂猛的能量不时轰在地面上,泥浆和碎石炸的到处乱飞!

    交战双方一方是红衣,一方是黑衣,莫燃定定的看着这个场面,彼此双方就像是割草一般,人命被一个个的收割,然后抛弃在这片焦土之上。

    这就是战场,仁慈在这里根本就是个笑话,人命在这里也根本不值一提!莫燃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战场,而且是身临其境!那来自视觉和各种感官的冲击令她陷入了深深的沉默里。

    “红衣服的是我们的人,你想去动动筋骨吗?”鬼医忽然说道。

    莫燃看了看他,“好啊。”

    闻言,鬼医松开了一直握着她的手,他指了指战场之中似指挥塔一样矗立的吊桥,道:“我在上面等你。”

    莫燃点了点头,而鬼医一闪身就掠向了那个高高的吊桥,她则飞身直下,落在似乎被鲜血浸透的大地之上,一双双嗜血的眼神飞速的聚集了过来,在这样残暴而血腥的战场上,莫燃一身整洁出现在这里,简直跟靶子无异!

    狭长的眼眸一凛,莫燃祭出了灭神剑,剑身之上漆黑的煞气疯狂的涌动!莫燃能感觉到它的兴奋,这里的血腥味太重了,杀气也太重了,可灭神剑喜欢!

    一只手飞快的在剑身上划过,莫燃挥剑直刺!长长的剑身刺进了一个黑衣士兵的胸膛当中!漆黑的煞气飞速的笼罩上了他,那人挣扎的余地都没有,灭神剑拔出之时,那人胸口的血直直的喷涌,任凭那人怎么堵都堵不住!游荡在战场中的魂魄像是食腐的秃鹰,纷纷围了上来,争抢着这个必死无疑的新鲜尸体。

    莫燃不断斩杀黑衣的士兵,让刚开始注意她的红衣士兵放下了心,他她的出现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穿的如此整洁,长相如此美艳,身手又是如此利落,想不好奇都难!

    “哈哈,美女,你是谁麾下?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一个粗狂的声音喊道,大战之余,还有空档找莫燃喊话。

    莫燃看了他一眼,忽然飞出了手中的灭神剑,几乎是擦着那人的肩膀过去,那人微微一僵,莫燃的动作太快!杀气也太重!让他根本反应不及!

    而很快,他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飞快的转头一看,正好看到一个绿油油的魂魄在灭神剑下化成了飞灰,他还来不及看清灭神剑的样子,那剑就重新飞回了莫燃手中。

    那人顿时喊道:“多谢!真是把好剑!”

    莫燃看了那人一眼,他身形高大,异常魁梧,只是浑身浴血,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面貌,莫燃忽然问道:“你是谁手下的?”

    那人一边厮杀一边喊道:“贾左账手下!你呢?”

    莫燃顿了顿,贾左账,判官手下有左右账,以前虽然没刻意问过,但这贾左账、应该是贾秀才吧?莫燃道:“我是鬼医手下!”

    闻言,那人惊讶的看了莫燃一眼,那被血模糊的脸上,一双眼睛格外的亮,也格外的惊奇,他道:“你果真是鬼医手下?”

    莫燃道:“是。”

    那人顿时有些激动,连斩几个人之后接近了一些莫燃,他道:“怪不得没见过你,鬼医大人手下的人从不轻易示人,我今天还算是运气不错了!”

    莫燃没说什么,她专心的厮杀,战线也不断的往前推,那干净的衣角上也沾了一片片的血迹,到目前为止,那些血迹都还只是别人的。

    一路上的厮杀像是单方面的屠戮,莫燃不知道收割了多少性命,伤在灭神剑下的人,必死无疑。

    不久前跟莫燃喊话的那个战士被远远的抛在了身后,莫燃体内暴虐的杀气开始沸腾,变的不受控制!忽然,灭神剑上噌的窜出了一片火焰,细细的,绒毛一般,可只有莫燃知道,她此时杀起人来,更加游刃有余!也更加畅快淋漓!

    她竟然有点享受这种血液飞溅的战场,可她明明最讨厌尸横遍野的惨状!杀戮的**和心底的厌恶交织在一起,莫燃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杀!

    只是因为鬼医说那么一句、“红衣服的是我们的人”吗?一句“我们”,她就认定了自己的阵营,就有了杀戮的理由?

    渐渐的,莫燃的推进变的慢了下来,因为她的对手变的越来越强了起来,似乎越靠近内围,这些战士的修为就越高,而此时,放眼莫燃周围的战士,他们的修为已经普遍都是元婴期了!

    莫燃一剑一招依然快如雷霆,狠戾如电!经脉中的异火兴奋的燃烧着,连带着莫燃那狭长的眼眸中也好像被赤红覆盖!

    她的修为不足一看,可那骇人的杀气却是如猛兽一般,让一个个对手提心吊胆!当一个个元婴期的战士死在灭神剑下之后,试图来战的人都有些怯怯的向后躲去了。

    他们倒是想躲,可有些杀红眼的莫燃却是根本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远处的吊桥之上,居高临下,延伸出来的漆红桥面上站着两个人,一人身穿紫衣,华丽而神秘,另一人披着斗篷,修长的身体拢在猎猎作响的衣袍之内。

    紫衣的是鬼医,披着斗篷的是鬼王。

    两人注视着宏大的战场中那个小小的影子,远远的都能感受到她张扬而暴虐的杀气,凌驾在这个战场之上,像个飞快成长的杀神!

    此时,她的身形正落在半空,灭神剑飞起,落下之际,却是将对面的人从头斩到了脚!鲜血飞溅,可刹那间却是消失在一片赤红色的火焰当中!

    “呵”鬼王嘴角不由的溢出一声轻笑,拔垂着眼眸,眼角的泪痣妖异而生动,“你看她,像是为战而生的。”

    鬼医没有说话,而过了一会鬼王又道:“可她不喜欢。”顿了顿又道:“我也不舍得。”

    而在战场之中的莫燃,长剑饮血,气势滔天!她逐渐逼近了吊桥,仰头看了一眼,周围黑衣的敌人纷纷向后退去,刚才死在莫燃手里的修者死法太过惨烈,一双双眼睛盯着莫燃手里诡异的剑,不敢上前!

    莫燃则是出乎意料的纵身一跃,向着几百米高的吊桥之上飞去!

    刚一落下,莫燃便看到了上面唯一的两个人,鬼王和鬼医。

    她慢慢呼出一口气,收回了灭神剑,回头看的时候,却见下面的战场依旧,只是吊桥上笼罩了一层结界,在刚刚放她进来之后瞬间就闭合了。

    鬼王迎面走了过来,斗篷鼓动着,在这修罗战场之上,这个男人依旧漫不经心,慵懒之极,一双眼眸半垂,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莫燃,张开了双臂,做出了拥抱的姿势,“亲爱的主人,你来看我了吗?”

    莫燃伸手挡住了他道:“不用这么大礼,我身上不干净。”

    鬼王看了看她,莫燃今天穿的是素白的衣服,染了血的地方更加醒目,他一手握住了莫燃的手,另一只手仍旧揽过了莫燃,头埋在她脖颈中轻嗅,带着笑意的声音道:“可我觉得干净,香甜的,是这个味道没错。”

    莫燃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体内暴虐的杀气在刚刚一番厮杀之后便渐渐冷静了下来,此时被鬼王一搅和,更加消失无踪了。

    鬼王的拥抱让她整个神经都戒备起来,她可没忘了,上次喝醉了酒,鬼王又突然出现,这厮差点诱惑她犯罪

    “可以了,你先松开我”莫燃抽了抽嘴角,这个见面礼有点长了,再蹭下去她会忍不住动手的。

    鬼王抬起头,长长的睫毛下,幽暗的眼神隐含笑意,“亲爱的主人,你先说,有没有想我?”

    莫燃点了点头。

    “想我什么?”鬼王却是紧接着问道。

    这个就为难了莫燃顿了顿才道:“想你拿回你的鬼域没有。”

    “只是这样?”鬼王挑了挑眉,有点失望的叹息一声,“要不是无涯今天把你带来,你什么时候才会想见见我?”

    听着鬼王略显幽怨的话,莫燃却是无言以对,鬼王需要她这么惦记吗?

    鬼王笑了笑,好在没有继续为难莫燃,他松开了她,可那斗篷下的手却是紧紧的握着她,二人向前走去,一直走到那段悬空的吊桥上。

    这吊桥其实建的很奇怪,只能看到桥的一侧,就是刚才莫燃上来的地方,桥面上铺着铁板,上面是经年累月不曾踏足的锈迹斑斑,吊桥从中间开始就隐在了云雾之中,另一侧像是要延伸进那座高高的大山之中一般。

    鬼医也并行了过来,三人的脚步声轻轻的回响,长长的吊桥有些微晃。

    战场中的厮杀声此时奇迹般的有点远去,半晌,三人停下,面对前方茫然一片的白雾,鬼王一挥手,那大雾忽然变作一个漩涡,慢慢的延伸出一个漆黑的入口。

    鬼王握着莫燃的手闪身进去,一瞬间,眼前的景色突变,奇峰怪石,有的似恶鬼索命,有的似金刚怒目,而藏在这些山中的却是一座座同样令人望而生畏的宫殿,建的巧夺天工!

    莫燃这才发现,他们依旧站在吊桥上,只是现在已经能看到吊桥的对面了,那恢弘的建筑就位于这长长的吊桥对面。

    随着他们逐渐靠近对岸,那边的喊杀声也渐渐清晰起来,莫燃才发现,这里也是战场,无处不充斥着血腥!

    “亲爱的主人,跟紧我,这里可不同于刚刚那些开胃菜。”鬼王忽然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