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6. 我们就快到家了!
    鬼王直视着莫燃的眼睛,可他忽然发现,他竟然有点接受不了这样的眼神,也许,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记忆,脑海中闪过一瞬间的犹疑,在明天黎明之前,他是否要消除这段记忆

    沉默在几人之间蔓延,可那接二连三的异象却丝毫没有停顿!

    忽然,众人眼前的雾气开始退散,渐渐的可以看清几米之外情形了,不一会就变成了几十米!而那红色的雾气依然在飞快的变浅、消失!

    不多久,那雾气已经完全散去了!吊桥下奔腾的涅河却是暴露了出来!

    可跟莫燃之前见到的不一样,此时的涅河却是一片猩红,似乎也是被血染过一样!那壮阔的洪流让人眼前一阵阵的眩晕!

    而且不知道为何,之前鬼王拂开雾气时,涅河虽壮观却也平静,可此刻却好像暴动了一般,河流中掀起的巨浪,一层高过一层,拍打在河道之上,惊涛回响!

    而原本隐藏在某种结界之中的吊桥,却神奇般的延伸了出来,像是一个残缺的断桥忽然自己贯通了对岸,轮回殿外的一切也清晰的呈现在了眼前!

    对岸的人似乎也发现了这一异常,最明显的是鬼王的部下,以判官、鬼母、阴童为首的所有人,飞快的撤离了战场!他们隐在了周遭的奇峰之上,不再强攻!

    那几只巨灵晃动着身体,在没有人进攻的时候显得没有了方向,只是依旧嘶吼着!

    就在这时,涅河之内的水忽然冲天而起!半空中汇聚成一条条水龙,咆哮着飞向了轮回殿!

    涅河之水像是瀑布一样从头顶倾泻下来,鬼医、白矖同时张开了结界,透明的结界被水流包括,视线被迫中断在结界之内。

    什么都看不到了,听觉也被惊涛干扰,也许是几十秒,也许是几分钟,莫燃保持着一开始的姿势没有变,直到河水不再从天而降,直到白矖和鬼医同时撤去了结界。

    视线中,轮回殿依然傲立奇峰之中,可被染红的涅河水正像是肆虐过的海啸,餍足的撤退,从高高的山上,流经曲折的台阶,流过平坦的广场,哗哗的落入了深深的河道,然后随着涅河原本的轨迹流去。

    什么变了?

    一切都变了!

    那个战场,已经被清扫一空,只留下轮回殿威严的立在那里,没有血腥,没有杀戮,地面上似乎干净的有点过分,奇形怪状的魑魅魍魉早已退散,连涅河内的巨灵都消失了!

    莫燃猛地转头看向身后的战场,亦然!

    阵法消失了,堆叠遍野的尸体消失了,满目的猩红没有了,阴沉的天空下似乎变回了这个地狱本该有的荒芜。

    涅河的红色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去了,漆黑的河水孤傲的流淌。

    起雾了,白色的,像是在给刚刚那场大戏落幕,长长的吊桥被藏起来了,对岸的轮回殿也被藏起来了。

    莫燃后退了一步,她靠在了白矖的身上,闭了闭眼。

    归于平静?可她分明亲身经历了一场血战,几十万人顷刻间华为须有,她也是亲眼所见,这可真是一场大戏,她所主导不出的大戏!

    修长的身形落在了莫燃跟前,是鬼王,身后的斗篷缓缓垂下,那一身肆意蔓延的气息也在飞快的消散,眼眸半垂,他看着莫燃,几秒钟之后,他转身向前走去。

    鬼医看了看白矖,而白矖微微抿唇,还是把莫燃打横抱了起来,跟在了鬼王身后。

    走过长长的吊桥,他们来到了对岸,方才空无一人的广场上此时已经跪满了人,在鬼王出现在桥塔上的时候,震天的呼声响起:

    “王!”

    “王!”

    “王!”

    那声音在层层奇峰之间回荡,振奋、激烈!像是要将这天都掀翻一般!那吼声,不单是迎接胜利,更是在嘶吼几万年的隐忍!几万年的卧薪尝胆!几万年的沉睡!

    嘶吼王者归来!嘶吼鬼域崛起!

    十二道身影先后落在桥塔之上,个个丰神俊朗,嘴角都是畅快的笑意!那是神之囚牢中曾封印的十二个神!

    莫燃早就睁开了眼睛,如此山呼,她又不是聋子,怎么可能听不到?那呼声中的众望所归,胜利的骄傲,不由分说的涌进了她的血液之中。

    她远远的看着判官的面瘫脸上展露的笑,鬼母阴沉的表情罕见的放晴,小小的阴童骑在胡铁拳头上手舞足蹈,她知道,这就是他们一直等待的胜利。

    莫燃忽然觉得更累了,这一次是身心疲惫,她想,她已经不需要鬼王和鬼医为她解释什么了,她懂了,懂了这场大戏。

    从一开始,他们要的就是赢,左岸十几万人的强攻,右岸看似徒劳无功的攻坚,都是在等一个时机,等那个能借助涅河这场东风的时机!

    为此,敌方加己方几十万人的命,都不是命。

    她懂了,这就是战场,属于强者之间的博弈。

    白矖担忧的看着莫燃,碧绿色的眸子不停波动着,可他又能做什么?除了收紧他的怀抱,他知道,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鬼王飞身落在了地上,白矖抱着莫燃紧随其后,人群中自觉地让开了一条路,一直通往轮回殿的台阶。

    阴童激动的满脸通红,挥舞着四肢表达着自己的兴奋,用了很大力气才没有让自己在这么严肃的场合大叫大闹,眼神不经意转动时,忽然发现了白矖和他怀里抱着的人,先是一愣,然后那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充满了惊喜!

    “大姐姐!”那小小的身影飞快的窜了过来,飘在莫燃头顶看着她,似乎完全没想到莫燃也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阴童很快就发现了莫燃此刻的虚弱,一双大眼睛顿时担忧起来,“大姐姐受伤了吗?鬼医你给她瞧了吗?她不是在须弥界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一般情况下阴童是不会直接跟鬼医对话的,因为鬼医并不喜欢理睬人,可他知道鬼医对莫燃格外关照,所以并无顾虑。

    鬼医当然早就瞧过了,莫燃的身体只需调养便是,可她现在

    鬼医承认莫燃现在的心病他医不了,本是不打算理会阴童的,可过了一会之后,那双荒芜的眼睛忽然看向阴童,道:“她在这里历练几日了,身体无碍,只是累了。”

    阴童狐疑的看向鬼医,鬼医跟他说这些废话干什么?

    眼神重又看向莫燃,那精致的眉宇之中带着疲色,苍白的脸色让他看着一阵不忍,忽然,那黑葡萄似的眼珠子一转,历练?

    这里是战场,成败生死一局定胜负,如今赢了,莫燃却一点高兴的神色都没有,这也让他满脑子的兴奋慢慢冲散了。

    他想起来了,他的大姐姐杀个妖兽都要先试试它的来路,更别说是人,刚才对岸发生的一切,他虽没有参与,可也知道怎么回事,这种历练、他的大姐姐怎么受得了?

    黑漆漆的眼珠子变了几变,似乎明白了什么,阴童忽然重新扬起了笑脸,他抓住莫燃的手晃了晃,口中欢快的声音道:“大姐姐大姐姐,你快睁开眼睛看看童童啊!童童想死你了,你不想见童童吗?

    我跟你说啊,我们拿回鬼域了!我们回家了!再也不用四处躲藏了!你快睁眼啊,我们现在去轮回殿,拿回我们的一切!

    真好,大姐姐也可以见证这个时刻!”

    软糯的童音在耳边兴奋的絮叨,那双胖乎乎的小手抓着她的手小幅度的晃动,他央求着,一遍一遍叫着大姐姐,期盼着莫燃跟他分享喜悦。

    狭长的眼眸终是睁开了,眼前是阴童婴儿肥的笑脸,大眼中灿灿的笑意,“大姐姐,你再坚持一会,我们就快到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