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1. 麒麟血
    莫燃住进了王殿,那个传说中专属于鬼王的城堡,后来发生的事情莫燃记得都不太清楚了,她在知道爹爹还有娘亲们活着之后,要不是身体不行,还有人拦着,她早就想立马奔回须弥界了。

    鬼王让她修养,她比任何时候都听话的乖乖的修养了起来,一天到晚床都不下,吃了许多丹药,一直在冥想恢复精神。

    “还没起来?”莫燃隐隐听到鬼王在说话,但是也没有管。

    “没有,她现在恨不得立马就恢复,多睁一会眼都不愿意。”白矖语气平平的说道,他一直守在莫燃跟前。

    过了一会,莫燃以为鬼王走了,可那声音却忽然在耳边响起,“亲爱的主人,虽然我很欢迎我的城堡里多一个睡美人,但是你真的不打算回须弥界了吗?如果是这样,我也吩咐鬼医去忙别的,不用惦记你的事情了。”

    那声音钻进莫燃的耳廓,莫燃睁开眼睛的同时也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躲开那灼热的气息,瞧见鬼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莫燃只道:“你要送我回去了?”

    鬼王点了点头,“你该不会以为我会把你扣在这吧?”

    莫燃沉默了一会,就算不会扣,但她以为鬼王也会勒令她修养好身体再说,她翻身坐了起来,“那走吧,鬼医呢?”

    “就在外面。”鬼王道,说着便伸手去抱莫燃,只是被莫燃挡住了,她尽量自然的说道:“白矖抱着我就好了。”

    鬼王眼睛微眯,可也就这么一愣的功夫,白矖已经抱着莫燃出去了。

    他们在一个阳台上找到了鬼医,他正在俯瞰着山下,白矖抱着莫燃过去,视线顿时开阔无比,繁华的王城尽收眼底,城外山高地平,云腾水绕,这里不愧是王城最高处,城内外的一切当真一目了然。

    鬼医转过身来,他看了看天色,对莫燃道:“走吧,现在还来得及。”

    “等等。”莫燃忽然道,她看着似乎要跟他们一起走的鬼王,道:“你要送我去须弥界?”

    鬼王点头,“是啊,怎么,难道主人不愿意我送你?”

    莫燃却道:“不牢大驾了吧?”

    鬼王只笑不语,看着好像一点都不情愿他去须弥界的莫燃,他瞥了一眼白矖,得去,为什么不去?夜长梦多,他已经错过了很多。

    最终要是鬼王和鬼医一起离开了,送莫燃回到了须弥界,而且看上去也没有马上返回的意思,虽然莫燃提示一样的说了两遍,鬼域刚刚拿回来,不能没有鬼王坐镇,何况还有鬼医这员大将,可都被鬼王以一句自会有人处理给挡回来了。

    此时,几人站在云都的大街上,重新呼吸着须弥界清冽浓郁的灵气,莫燃觉得在鬼域的几天过的跟做梦似的,耳边都是街道上热闹的人声,在他们经过的地方,不免又多了几声惊讶的尖叫。

    这种情况莫燃算是适应了,前段时间跟江潮他们一起走在街上的时候就已经练出来了,此时换成了白矖、鬼医、鬼王,那惊艳的效果只增不减。

    莫燃探出头去看了一会,她在云都住了也有段时间了,这条路她正好认识,正是那条通往皇宫的主路,莫燃看向白矖,“先回客栈吧。”

    白矖道:“今天是第十天头上,你该去见皇帝了,你不会忘了吧?”

    莫燃道:“程君昊兄妹还在客栈,得带他俩一起去。”

    白矖却道:“不用担心了,他们很快就道。”

    莫燃沉默了,今天的确是要去见皇帝的,而且是为了她那通缉令的事,今天还要跟高达当面对质,可她现在可是根本没有办法,本来打算在最后的几天里搏一下的,可在鬼域的这几天里,她根本没空想起这件事。

    见她如此沉默,终是鬼医先开口道:“放心吧,我可以帮你炼出还阳丹。”

    莫燃看了看鬼医,也只能如此了,倒是鬼王笑了,“无涯,瞧她的样子,根本就不满意。”

    莫燃却是皱了皱眉,鬼王这是挑拨吗?她看着鬼王,他安静的待在鬼域多好,来须弥界凑什么热闹

    正在这时,一辆豪华的马车在他们身边停下,那垂帘被掀起,露出了唐烬笑意盎然的脸,“巧了么这不是?不知几位是否愿意赏脸,跟唐某共乘一辆马车?”

    鬼王抬头看了一眼唐烬,率先同意了他的提议,一来他不希望一路上白矖抱着莫燃占便宜,二来他这可是见到了白麒麟的半魂,他正想领教领教。

    马车上不仅有唐烬,还有唐甜,而马车上大的很,在他们几个上来之后也丝毫不显拥挤,只不过,莫燃仍旧被白矖揽在怀里,鬼王不由的往那多看了两眼,这么软的靠垫,应该比靠在那条蛇身上舒服多了吧!

    连唐甜和唐烬都注意到了这一点,唐甜挑眉看向莫燃,“你这无精打采的样子,总不会是纵欲过度吧?”

    此言一出,几双眼睛都盯向了唐甜,唐甜的脸皮厚,一点都没有觉得危险,她这是时隔几个月之后再见到鬼王,虽然摸不准他的身份,但是神之囚牢内他的手段还历历在目。

    只是她已经隐约摸清了这些人的脾气,只要有莫燃在这挡着,他们就不会把她怎么样。

    这时莫燃却看了她一眼道:“我又不是你。”

    也许是因为唐甜在场,接下来的路上他们也并没什么交流,直到进了宫,又走过几道侧门,马车不能再往进走了,几人只好下车步行,莫燃也拒绝了白矖再抱着她,跟几人一起步行进去。

    “说真的,你到底准备好了没有?”唐甜问道。

    莫燃点了点头,“当然。”

    唐甜怀疑的看了看她,总觉得这一次再见到莫燃的时候,有什么不一样了,明明才几天不见,可总感觉她更令人捉摸不透了,那狭长的眼眸也更会藏事情了。

    唐甜轻轻戳了戳莫燃的肩膀,“你这风一吹就倒的样子,你确定?”

    莫燃依旧面不改色的点头,唐甜才放弃追问,转而说道:“今天还有不少人会在,你可别强撑。”

    “什么意思?”莫燃问道。

    唐甜却道:“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是梅园,选在这种地方,说明皇上宴请的人可不少。”

    莫燃哼笑,“他倒是不怕家丑外扬。”

    唐甜道:“一个城主而已,皇上还是有手段摆平的。”

    莫燃和唐甜走在前面,而落后几步的几人也才搭上了话,唐烬先道:“鬼王风采不减当年啊。”

    鬼王却道:“说起来还要多谢你的关照。”

    唐烬道:“鬼王真会说笑。”

    他什么时候关照过鬼王?他们之间甚至一点交集都没有过,如果非要说出点什么,那就是当年霊界开辟之后,霊界封印大阵的阵眼放在他身上了。

    可这样的‘关照’,才不是友谊的正确打开方式。

    沉默一会,倒是唐烬先笑道:“还没恭喜你拿回鬼域。”

    鬼王道:“你在须弥界,消息倒灵通。”

    唐烬道:“无间界这张网,一旦破一个窟窿,三界都得闻风而动,放着刚刚拿回来的鬼域不待,你亲自跟着莫燃回来,还不是放不下心来?”

    这才是鬼王跟来的真正原因,鬼域已经重新回到了鬼王手里,虽然要处理的事情有点多,但是也并非每一件都要他去亲力亲为了。

    鬼王回归,便没有人再有能力再请他进一次霊界了,天界必定已经知晓,而他们要想弄清楚怎么回事,肯定不会去找鬼王,而是去找那个把他从霊界召唤出来的人!

    鬼王瞥了一眼唐烬,见他嘴角带笑,风流倜傥,可他却道:“白麒麟何时如此平易近人了?”

    唐烬好脾气的笑了笑,不管是过去的白麒麟,还是现在的唐烬,他的确跟‘平易近人’沾不上边,可这这一路都是他主动在挑起话题,而起对于鬼王的冷淡也当做没看见,还真是太‘平易近人’了。

    “鬼王是何等聪明的人,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今日有缘相见,何不交个朋友?”唐烬说道。

    “呵”鬼王直接笑出了声,说实话,‘交朋友’这三个字,他好像还是第一次听到,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鬼王只是挑了挑眉,缓缓道:“高攀不起。”

    唐烬顿了顿,忽然觉得鬼王这样跟莫燃简直是一模一样,只是区别在于,莫燃是油盐不进,鬼王是老谋深算,他在莫燃那里讨不到便宜,只好曲线救国。

    可莫燃身边那些男人也跟铜墙铁壁似的,防狼比防贼都严肃,好不容易见到了鬼王,他现在是莫燃的霊,而鬼王若想好好藏着莫燃,总会用到他的吧?怎么现在也跟他装糊涂?

    唐烬在那想着对策,鬼王却忽然道:“刚才既然要恭喜,没点诚意怎么行?”

    闻言,唐烬当然要抓住鬼王松口的机会了,立刻问道:“哦?是我考虑不周,那还请鬼王明示,如何才算有诚意?”

    鬼王道:“麒麟血吧,听说那可是大补的。”

    唐烬挑了挑眉,也不犹豫,拿出一个玉瓶,风刃在手腕一划,那鲜血顺着瓶口低了进去,不多时便接了一小瓶,他在伤口上轻轻一抹,立刻恢复如初。

    唐烬把玉瓶低了过去,而鬼王拿在手里晃了晃,“只有这么点?”

    唐烬面上保持着微笑,让自己不要跟鬼王去计较,白麒麟的血,别说是一瓶,就是一滴都能让一座城死而复生,他知道鬼王是在刁难他,可他有绝对不能沉不住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