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4. 偷窥?
    炼丹所需的一切都准备好,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众人不相信都不行!都到了这一步,莫燃总不会唬人吧!

    那可是七品丹药啊!丹师炼药的时候一般是不会让人观摩的,一来是保密,二来也是为了集中精力,品级越高的丹药,越是不能儿戏!可莫燃真的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炼丹吗?!

    这其中最惊讶的也许是赫森了,龙舟折梅的时候他的梅是他亲手炼制的第一课七品丹药,至今为止他还没有炼出第二颗!可即便如此,他也已经是名声大噪了!众人更将他看做了炼药工会自三颠圣人、左年左副会长之后,最有天赋的年轻丹师!

    可如今,莫燃竟然一声不响的准备了这么一出!

    他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了解的不深,但也不算浅了啊!他知道莫燃在很多方面天赋超群,耐力过人,最难得的是心性远胜于同龄人,可他万万没想到莫燃会炼丹!而且如此肯定的敢夸下海口炼制出七品还阳丹!

    “怎么可能”赫森不太相信的呢喃,而他旁边的青长老一张脸也是异常的凝重,阴沉沉的盯着泰然自若的莫燃。

    赫森忽然站了起来,“等等!”

    众人似乎都处在惊讶中,被赫森这一喊,自然而然的看了过去,皇帝也看向赫森,“赫森?你有何话说?”

    赫森走出席位,向皇帝行了一个礼之后道:“皇上,我能不能跟莫燃说几句话?”

    皇帝笑呵呵的同意了。

    赫森转向莫燃,用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道:“莫燃,你要用这种办法证明青白我不反对,可你又百分之百的把握吗?我可是知道,你明明前几天才拿到还阳丹的丹方”

    莫燃也看向赫森,见他眼中的怀疑和善意的提醒并不作假,不由的说道:“我有把握,能够一击击破的事情,我不喜欢拖泥带水。”

    高达的污蔑本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光靠一张嘴是说不清的。

    赫森深深的看了一眼莫燃,他一直都知道莫燃不简单,可这个时候才突然觉得,她简直可怕!这样的话跟她的人简直一模一样,不出手则以,一出手惊人!

    他还是小看这个女子了

    赫森退一步道:“需要我帮忙吗?”

    莫燃有点意外赫森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可是炼丹工会的天之骄子,跟他一起的那个青长老总是对她怀着深深的提防,可赫森却是光明磊落。

    从黑龙的事情之后,莫燃对炼丹工会的人印象就不太好,可这个赫森年轻有为,竟然也不骄不躁,在这种时候还能说出给她打下手这种话,倒真是难得了。

    如果是莫燃自己炼丹,品阶高一些的丹药她还真会手忙脚乱,可一会炼丹的人是鬼医,她可是见过鬼医在没有丹炉的情况下照样炼丹的,根本不需要下手。

    再说了,那个青长老必定也不乐意

    想着,莫燃笑了笑道,真心道:“多谢了,但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见此,赫森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只道:“那筑基成功!”

    赫森回去之后,莫燃慢条斯理的把炼丹需要的灵草摆在了桌子上,她微微低着头,过了一会,神识中传来鬼医平稳的声音,“不要紧张,我的神识进入时你的神识尽量避让。”

    莫燃点了点头,“嗯。”

    不久,莫燃只觉得眉心刺痛,那痛感飞快的蔓延,很快,整个人头痛欲裂!莫燃咬紧了牙关,身体也有些紧绷,可一想到鬼医说让她的神识尽量避让,莫燃很快忍着疼让自己放松下来。

    忽然,莫燃只觉身体一轻!好像瞬间离开了身体!再睁眼时面前已经不是丹炉架,也不是那些名目繁多的灵草,周围也没有那些小声议论的人了。

    她站在一个角落里,四周很是空旷,脚下是像玻璃又像水的平面,四周雾蒙蒙的。

    莫燃只愣了一秒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这地方她不陌生,是她自己的神识里,以往每次被妖禁卷进来,也是这样的情况。

    这么说,鬼医的神识应该是成功进了她的身体,现在应该已经控制了她的身体。

    莫燃试探的唤了一句,“无涯?”

    过了一会才传来一声低沉的“嗯”,莫燃松了口气,问道:“顺利吗?”

    无涯的道:“我要开始了。”

    这么快?那就是顺利了,闻言,莫燃也不说话了,以免打扰到他在,她倒是不怀疑他的能力,只是她担心他的能力会受她身体的限制。

    莫燃盘膝坐在地上,周围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也不知道鬼医进展到了什么程度,显的有点百无聊赖,正在这时,她却忽然看到前面飘着一簇蓝光。

    莫燃有点奇怪,加上无聊,她起身朝着那个方向去了,走了许久,才走到那簇蓝光所在。

    莫燃抬着头,有点惊讶的看着那个菱形的光束,越看越眼熟,最后心中一惊,“这不是帝陨吗!”

    难道,那帝陨虽然是戴在鬼医头上的,其实是保存在鬼医神识里的?那么,这里是鬼医的神识?

    她在鬼医的神识里!

    莫燃差点掉头就跑,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可一想,她也什么都没做啊,只是没想到,鬼医的神识对她如此不设防,她都没感觉道什么障碍就进来了

    除了那个幽幽悬挂着的帝陨,这里跟她的神识也没有差别,莫燃盯着帝陨看了好半晌,眼神没个焦距,自然而然的盯着它发起了呆。

    鬼医天生没有记忆,可如果有这么一个东西在,其实有或者没有差别也不大吧

    看着看着,莫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越走越近了,伸手碰了碰帝陨射下来的光束,也许纯粹是无聊,可当她碰到的时候,身体却猛的一晃,眨眼的功夫,她已经又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地方有点奇怪,很荒芜,并不是说没有东西,相反,这里有很多东西,五光十色的,很绚烂,像是夜空下的星河一般!可却莫名这渗透着一股沁骨的荒凉,让人有种夺路而逃的感觉!

    举目四望,这里很大,大的没有边际,无数闪烁着的光芒的球体漂浮在空中,光是这样看着真的很好看!

    可莫燃很快就发现了这些光球的怪异,他们呈大小分布,越是往远处扩散,那些光球就越此时她似乎是站在这些光球的的正中间,周围的光球都很大,而她此时已经看到了一个光球,那上面有画面流动,像是放映的电影一般,而那些画面已经仙于她的非礼勿视的自觉跳进她的眼睛里了!而那些画面、都是鬼王的!

    莫燃愣在了原地,她好像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也知道这些光球是什么东西了

    这里应该是帝陨,而那些光球,应该是鬼医的记忆!

    她这回真的做贼了

    莫燃赶紧收回了视线,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可是刚才的画面不断的冲击着她的意识,好几次她都差点控制不住去看!

    “不行,你这偷窥!”莫燃在心里警告自己,咚咚跳的心许久才慢慢平复。

    她尝试了好多次,想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可糟糕的是,她根本出不去!这里看不是三藤戒,不由她控制,更不是她一个念头就能出得去的。

    莫燃在想,不知道鬼医有没有发现她闯进了他的帝陨,如果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把她大卸八块

    过了好半晌,莫燃终于放弃了折腾,她睁开眼睛,可那些光球上的画面太过诱人,她犹豫许久,才冲着鬼王所在的光球走去,心里想着,看看鬼王的应该没关系吧,那厮不是自称她说往东他绝不往西吗,看一点他的过去应该也没关系吧

    当触碰道那个光球时,莫燃好像整个人都被吸了进去,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异常真实,像是身临其境一般,莫燃想动,可发现她根本支配不了身体的任何部分,好像只剩下了一双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她也没有想到,鬼王的画面最开始是跟鬼医在一起的!也许,这是鬼王跟鬼医第一次见面?

    心里疑惑着,可依然慢慢的看着,那个躺在棺材里的人就是鬼医,那样子跟莫燃在华夏解开他的封印时有点相像,不同的时,这个棺材只是常见的木质棺材,棺材躺在旁边,而棺材就停在被血染红的墓坑里。

    那似乎是个郊外,而墓坑周围有很多尸体,新旧不一,莫燃没有感觉,可只看那画面,也猜得到必定是腐臭味夹杂着血腥味。

    而鬼王披着黑色的斗篷,就站在棺材边上,他虚浮着立在空中,并没有沾到泥泞的地面。

    只听鬼王道:“天亮之后,一切又会重新开始,你会忘了自己是谁,忘了做过什么事,不管你杀多少人,都走不出这个棺材。”

    就在鬼王说完之后不久,鬼医睁开了眼睛,一如莫燃初见时的惊艳,那眼睛很美,尤其是放在那么一张俊美无涛的脸上,简直是点睛一笔!

    只是那眼神很荒芜,也很冰冷,没有人类的感情,而且满是戾气,相比起现在的鬼医,那时的鬼医似乎满身的杀气。

    “你知道我是谁。”鬼医说道,那沙哑的声音缓慢而低沉,好像很久都没有开口一般。

    听到这句话,莫燃忽然心疼了一下,鬼医这是肯定句,但也是问句,他在问鬼王,因为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如果不知道,就不会来找你了。”鬼王似笑非笑的说道,他的手在空中拂过,只见一面铜镜一般的幻境出现在二人面前,那里面发生的一幕幕、告诉了鬼医,他是谁。

    那是一个美丽的村庄,似乎是一个幸福的家庭,莫燃一眼便看到了正在晒太阳的少年,他站在太阳底下一动不动,有村子里的姑娘路过时,总是会盯着他失神的看。

    虽然穿着朴素,衣服上还有补丁,面容也稚嫩了许多,可莫燃还是一眼就认出、那就是鬼医。

    他似乎是村子里的神医,经常医治各种各样的病人,没有他治不了的病,可他没有记忆好像真的是天生的,因为每天他都守着天亮,可在黎明到来的那一刻,他还是会睡过去,醒来后一脸茫然,除了医治病人,他最多的时候就是在太阳底下发呆,不管那太阳多毒。

    他的家人对他感觉并不像那么亲近,反而有点敬而远之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他在村子里的声望吧,只是莫燃经常能在他脸上看到黯然。

    等他长大之后,他似乎被村子里推选出来做了他们的守护者,他有了单独的院子,离开的家人,而家人也从来不上门去找他,登门的,永远都是病人。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可忽然有一天,村子里来了很多逃难的人,又过了不久,村子里很多人染上了怪病,他们都去找鬼医医治,可那病蔓延的太快了,从刚开始的一两例,几天就蔓延到了全村!

    鬼医日夜不停的医治,他没空迷惘了,也没空晒太阳了,可他只有一双手,病人却多的数都数不过来。

    有人死了,而且死的人越来越多,村子里的人都怕了,也疯狂了,他们求助于他们的守护者,可鬼医擅长医人,却不擅长医心,所以当几百人堵在他门口喊着让他想办法的时候,当昔日的亲人抱着那个所谓的弟弟哭诉为什么染病的是他而不是你的时候,鬼医心凉了。

    可他仍然在一言不发的医治病人,可死亡的恐惧剥夺了那些人的理智,全村的人都染病了,唯独鬼医没有,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依据,只要剜了他的双目,躲了他的手足,放干了他的血,再将他焚烧祭天,老天会降下甘霖,会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可怕的是,所有人的信了,他们合起火来,把时间选在了黎明那一刻,鬼医每天都会昏睡的那一刻,将他绑了,滚在了一个高台上,在他尚未清醒的时候,锋利的刀子剜去了他的双目,剁去了他的手足,他躺在木柴堆砌的草席上,鲜血直流。

    村子里的人们举行着他们认为神圣的祭奠,眼看着大火吞噬了那个残破的身躯,然后便是自雷滚滚,阴云密布,所有人都欢呼着,以为真的会降下甘霖,而不久,下雨倾盆,所有人都以为他们重获新生了!

    可雷声却一直都没停!闪电像是一条条巨龙,狰狞的盘旋在空中!

    忽然,一道紫雷猛的劈在了那个烧死鬼医的祭台上,顿时便将那祭台劈的面目全非!而这还不止,一道又一道的紫雷不停的劈,像是要把那片地都要劈穿一般!

    众人早就吓的跪了一地,远远的躲开,直到那时他们都觉得,一定是鬼医罪孽深重,才招致雷劈!

    过了一夜,雨不停,云不散,雷更不歇!众人瑟瑟发抖,纷纷躲回了自己家里,直到许多天以后,忽然间天晴了,大雨、雷声、阴云都在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众人高兴的跑出去看,见一直被雷劈的那个祭台所在已经变成一个深深的坑,连续几天的大雨却并没有把水灌进去,他们走进一瞧,才发现那个坑里多了一个棺材,再仔细一看,那棺材里却是躺着衣冠整齐,完好无损的鬼医!

    村子里的人吓坏了,以为是鬼医变成鬼来报仇了,很多男人拿着自家的农具,装着胆子去杀棺材里的人,可还没等他们碰到棺材,就莫名其妙的死在那了。

    死的人越来越多,有男人,有女人,后来,连昔日鬼医的家人也来了,他们一边紧紧的握着镰刀,一边颤抖的磕头,求他离开这个村子吧,放他们一条活路。

    鬼医一直躺在棺材里,眼睛从来不曾睁开过,可他同样毫不手软的杀了那个所谓的父亲、母亲、弟弟。

    鬼医再也不曾晒过太阳,白天时就把棺盖盖上,晚上才打开,村子里的人不久就都死了,有的死在鬼医手里,有的死在病魔手里。

    这是鬼医的过去吗?

    莫燃看完,只觉得呼吸都困难起来,心脏好像坠了一个沉沉的石头,压抑的难受,而躺在棺材里的鬼医却神色平静,只是眼神中流露出一些嘲讽。

    “我可以让你拥有记忆,只要你跟我走。”却听鬼王慢慢道。

    从那天开始,鬼医诞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