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4. 唐大家主
    “此话当真?”莫燃问道。```

    唐甜一声嗤笑,“如果不是真的,我还会跟你说吗?”

    莫燃想了想道:“那皇上选择这个时候闭关,到底是想用十二,还是想害他?”

    有斗霊大会这么大的事情,云都会是天下瞩目的地方,再加上这里是天子脚下,出点什么事情那都要算到朝廷的脸上,云曜稍有松懈,他的太子之位就难保了。

    “所以,皇上不是安排了人吗?”唐甜道。

    莫燃却道:“就你我?”

    唐甜笑了,“你是小看我还是小看你自己?”

    莫燃道:“不是我小看谁,而是你太低估形势吧。”

    唐甜道:“皇上若在,这斗霊大会也就中规中矩,他若不自,也许斗霊大会才会精彩,拭目以待吧,我有预感,今年会有大收获的。”

    “那个明阳呢?他会帮十二多少?”莫燃又问。

    “明阳这人指望不上,他最多会护着云曜一条命吧,过去十几年一直都是这样,明阳是高阶修者,他一般不会出现的,我对他的了解也很少,你不用再他身上多花时间。”唐甜道。

    说着,马车却是慢慢停了下来,莫燃推开了门,唐天端着酒向外一看,却见马车已经停在唐家大宅的门口。

    唐甜端着酒杯晃了晃,喝了最后一杯酒,挑眉笑道:“竟然是你送我回家。”

    喝完,唐甜站起来,本是要下车的,可是身形一晃,差点仰头倒下,幸亏莫燃在她身后扶了一把,莫燃干脆扶着唐甜下了马车,道:“你的酒量也不过如此啊。”

    唐甜脚下已经站稳,此时呵呵的笑道:“这无关酒量,是因为我今天晚上高兴,因为今天晚上天气好,人也好,什么都好,我这是陶醉!”

    莫燃看了看高高耸立的唐家大宅,她来到云都之后,唐甜没有主动邀请她去过唐家,当然莫燃自己也不想去就是了,现在已经很晚了,她去拜访也不妥,侧头看了看唐甜,“你自己能不能走回去?”

    正问着,却是发现唐甜一双眼睛眯了一起来,直直的听着缓缓行过来的另一辆马车,待那马车停稳,先从上面下来的是一个身形高挑的男子,

    那人轻盈落地,一头绿色的长发在夜色之中说不出的柔和,流水一样落在身后,他似有所觉,转头向这边看了一眼,不出所料,面容也是极为出色,嘴角噙着一抹淡笑,眼角眉梢都是柔和。

    莫燃暗暗想着,这男子也生的太温柔了,很容易让人放松戒备的那种。

    那男子也只看了一眼,动作并未停顿的伸出手去,随后马车内递出一只纤纤玉手,紧接着一个身子窈窕的女子优雅的走了下来。

    她穿着酒红色的长裙,妆容艳丽而精致,气息内敛,可那女王一般的气场在暗夜中依然展露无疑。

    是唐玥薏——

    没想到深夜来一趟唐家,竟然在门口遇上了唐家的大家主,这运气恐怕也没第二个人能有了吧?

    唐玥薏显然也看到了莫燃二人,她站在那没动,眼神却是看向这边,莫燃戳了戳唐甜的腰,示意她总得给点反应吧。

    而唐甜也收回了被莫燃架着的胳膊,回头对莫燃道:“走吧,去见见唐家的当家的。”

    莫燃瞧着唐甜嘴角的笑,还有她并不正经的话,因为刚刚知道唐甜和唐玥薏之间恐怕并非传言的那么和谐,所以这一会儿的功夫,莫燃已经胡思乱想了许多。

    “家主,您今天心情不错啊,竟然有空出去。”唐甜说道。

    莫燃就站在唐甜身边,听唐甜开口,也只心里稍稍诧异,面上不变分毫,唐甜之前见到唐玥薏的时候,恭敬而分寸得宜,像个训练有素的下属,可此时显然随意了许多。

    “嗯,因为今晚天气好。”唐玥薏慢慢说道,画了浓妆的眼睛瞥向了莫燃,可话仍然是对唐甜说的:“今晚皇宫的晚宴如何?”

    唐甜道:“不错,因为有朋友在,今天的晚宴特别过瘾,对了,这是我朋友莫燃,家主也许见过。”

    被点了名,莫燃也从容道:“唐家主,久仰大名。”

    唐玥薏睨着莫燃,那份高傲和隐隐的霸道,与莫燃初见唐甜时有几分神似,只是被她诠释出来更加淋漓尽致。

    “不错,我见过你,可造之材。”唐玥薏说道,声线细而不腻,即便平易近人的话,那气势依然是拒人千里的。

    “唐家主谬赞了。”莫燃道。

    这时,唐玥薏肩膀上落下一件披风,却是刚刚那绿色头发的男子帮她披上的,那男子一直站在唐玥薏身后,这半晌倒是唐玥薏的气势压过了他的存在感。

    莫燃看了一眼那男子,近看时视觉冲击更加厉害,那人的笑太温柔,温柔的让人很容易沉溺,那种温柔好像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只一眼便令人如沐春风。

    莫燃不禁想着,本以为唐玥薏为情所伤之后不近男色了,可人家明明相反,这么极品的美男都能弄到手,莫燃忽然有点好奇离心的长相了,不知道能不能跟这个绿色头发的男子一较高下……

    莫燃兀自开着小差,却忽然看到唐玥薏一拂手,把那男子刚刚给他披上的衣服脱下了,任由那衣服掉在了地上,唐玥薏不冷不热的声音道:“我都说了,今晚的天气好,披这碍事的东西干什么。”

    这回真的惊到莫燃了,她刚想着唐玥薏对男人也没那么变态,可转眼就来了这么一出,她下意识的看向那男子,却见他依然笑着,并无一点尴尬,轻声附和,“也是。”

    声音也如他的人一般,温柔,缠绵,他一手拂袖,弯腰去捡被仍在地上的披风,唐玥薏却很随意的伸出一只脚,踩在了那衣服上面,“我扔了的东西,断无捡回来的道理。”

    彼时那男子已经抓住了那件衣服,他保持着弯腰的动作,唐玥薏话落之后他直起身来,笑着说道:“是我疏忽了。”

    “家主,没什么事的话,我先送莫燃走了。”唐甜嘴角勾笑,对于眼前这一幕好像见怪不怪。

    唐玥薏却道:“且慢。”说罢,那眼神却是看向莫燃,道:“在与犼一战时,你的霊助你打败了它,那个霊是白矖吧?”

    莫燃点了点头,“没错。”

    唐玥薏又道:“是唐甜送给你的?”

    果然,唐玥薏虽人在高位,有些事情却也逃不出过的眼睛,莫燃心思电转,在这种人面前想的越多,错的越多,干脆直言:“不是,白矖是我从唐甜手里抢来的。”

    “呵呵呵……”唐玥薏忽然笑了,一手掩着唇,半晌才问唐甜:“可是真的?”

    唐甜不急不缓道:“是真的,家主。”

    唐玥薏稍一挑眉,有趣道:“看来你们真的是好朋友呢……唐甜,你继续招待朋友吧。”

    说完,唐玥薏径直朝着高高的台阶上走去,随之离开的是那个绿色长发的男子。

    莫燃转头看向唐甜,却见唐甜的眼神盯着那个绿色长发的男子,杏眸之中幽深而晦暗,那小脸之上仿佛蒙了一层寒霜,冷不防的冻人。

    莫燃伸手在唐甜面前晃了晃,“你该不会看上你们家主的男人了?”

    唐甜推开她的手道:“天下的男人那么多,我还没那么想不开。”

    “你好像酒醒了,那我就不管你了。”莫燃道。

    唐甜却道:“可惜了今晚这么好的天气,这么好的心情,可惜了醉一场,醒的真快。”

    莫燃嗤笑,同时拍了拍她的肩膀,“哪那么多可惜?悲春伤秋可不适合你……对了,你尽快把几个皇子的资料给我一份,还有斗霊大会的资料,既然拉我下水,这些你该办妥吧?”

    唐甜应了一声,莫燃则跳上马车打道回府了。

    走在路上,莫燃还在想着刚才那奇怪的一幕,那个温柔的男子,被那么对待,绵羊都得跳脚了吧?那人倒好,一点脾气都没有,真是太宠唐玥薏了?

    还有唐甜……真搞不清。

    抬头看了看天,天黑时还能看到些星星,可此时早已是月黑风高,一颗星星都见不着了,所以今天晚上天气到底哪里好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