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8. 旧事
    ♂!

    莫燃花了两天的时间晋级,但是她还是隐藏了修为,最近关注她的人太多了,她的修为变化太快,难免又是一个话题,莫燃纯粹是为了少点麻烦。```

    今天早上她就约了云曜和唐甜出来见面,中午只带了黑猫前去赴约。

    地点定在了江边的酒楼,上一次她来的时候就知道,这酒楼也是唐家的产业,所以她就更不客气了。

    “莫燃,这里!”莫燃才刚上顶楼,云曜就站起来冲她挥手,冒冒失失的样子全无太子的仪态,不过却是少年的本性。

    莫燃走了过去,发现唐甜是一个人来的,云曜却是带了一个人,那人身形稍显瘦弱,略长的刘海半遮着眼睛,穿着一身黑衣站在云曜后面,虽然低着头目不斜视,可在莫燃走近的时候,还是很明显的发现了他的紧张。

    莫燃朝那人看了一眼,很快看向云曜,“你父皇闭关了吗?”

    云曜给莫燃拉开了椅子,一边绕回自己的座位一边说道:“还没有,父皇闭关的日子定在这月中旬,也就是五天后,到时候百官都会前往扣送。”

    莫燃点了点头,心想身为皇帝,连闭关都这么兴师动众。

    “你们不点菜吗?”莫燃问道。

    云曜笑道:“嘿嘿,等着你来点,以往一起吃饭的时候都是你决定吃什么的。”

    莫燃不禁也笑了,“你现在是太子,不要总把自己当成我的小弟,我压力会很大的。”

    云曜只是笑,他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只有跟莫燃待在一块的时候,他才会觉得他活的那么真实。

    莫燃点好了菜,却发现唐甜从她进来开始就时不时用一种很兴味的眼神看着她,莫燃不禁道:“你心里又在盘算什么坏点子呢?”

    唐甜道:“我能盘算什么?再说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在想好点子?”

    莫燃道:“除了整人为乐,我不知道你还会有什么乐趣了。”

    “哈哈哈,唐甜在莫燃眼里这么本色吗?”云曜不禁说道,以前他跟唐甜并无交情,唐甜在云都以及朝中都很受欢迎,可他却没什么机会了解唐甜,倒是因为莫燃他才知道,唐甜比他见到的大多数人都真实多了。

    “斗霊大会要怎么组织?”莫燃话音一转,问起了正事。

    云曜也正了脸色,“我准备了一些东西,今天正好带来给你看,斗霊大会的初选定在下月初,也就是二十天后,地点就在洛林广场……”

    等一顿饭吃饭,斗霊大会的信息莫燃了解的也差不多了,这时她才忽然看了看云曜身后的人:“你能用的人都是像他这样的吗?”

    云曜愣了一下,而被突然点名的人也顿时紧张起来,云曜看了看真身后的人,显得有点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可莫燃却紧接着道:“斗霊大会你要面对的人很多,私下应对的麻烦也不会少,十二,你知道吗?”

    云曜点了点头,“我知道,父皇会给我安排人手,但是亲信……我只有他。”

    莫燃道:“他不会再出岔子了吗?”

    “我不会了!”这一次,不等云曜说什么,那人便有点激动的先道,“我真的不会了,我发誓……你说的没错,如果不变强,永远都无法保护自己重要的人,我妹妹需要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哥哥,而不是一个带着她苟延残喘的懦夫,我会保护好太子殿下,哪怕是用我自己的性命去搏!”

    此人正是康宁,虽然莫燃接触很少,但从莫燃出现开始,他的生活轨迹也变了,上次作伪证的事情之后,他真的很想亲口对莫燃道歉,可莫燃根本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他只是从云曜的口中得到了莫燃的回答,那也让他意识到,一直以来他活的有多么的卑微。

    他想要用自己的命,用妹妹的命搏一次,如果赢了,他就能改变他们兄妹的命运,可如果输了……也绝对不会比之前差到哪去了。

    再次见到莫燃,他紧张,但也兴奋,因为他总能在那张谈笑风生的脸上看到一种令人热血澎湃的力量,她很少正眼看他,但也许正因如此,他才急切的想要证明,他也能做到主宰自己的命运!因为,她就是那样的人。

    莫燃站了起来,她走到康宁面前,少年的个子只比莫燃高了一点,莫燃能够很轻易的与他对视,“在皇宫里生存,你要学的太多了,可在十二面前,你只需要记住一样就行了。”

    康宁的手脚几乎都在颤抖,他压抑着声音问道:“什么?”

    莫燃道:“忠诚,你全部的忠诚。”

    康宁盯着莫燃许久,道:“我可以发誓,用我自己和妹妹的一切发誓,我会忠诚于太子殿下,用不叛变!”

    莫燃这才道:“这段时间你跟着十二,不要参与太多的事情,有情况来通知我和唐甜就行了,你还太嫩,有些事情你处理不了。”

    康宁用力的点了点头。

    而云曜也颇为轻松的样子,他很看好康宁,但他知道莫燃在康宁心里一直是一个心结,相信今天莫燃的一番话,康宁会释怀吧。

    不久之后,云曜回了皇宫,只剩下莫燃和唐甜,唐甜不禁道:“啧啧,你已经开始操这种心了,进入状态很快嘛。”

    莫燃却道:“在其位谋其职,更何况,那个孩子很有血性……”

    他很隐忍,眼里有超越年龄的镇静和隐藏很深的桀骜,莫燃也算历尽千帆了,这样的少年很难得,可不经过打磨,他也始终难以成器,她自己的事情都有一大堆,已经没有多余的功夫去拯救一个少年了,若不是因为云曜收了他,她也不会多嘴。

    “不说那么多了,现在时间还在,带你去转转吧?”唐甜道。

    莫燃想也没想便道:“不去。”

    唐甜却贼笑着凑近,“这么干脆?怎么,家里有美男等着,在外面多待一会都不行了?”

    莫燃瞥了一眼唐甜,慢慢道:“就算家里没有美男,也不跟你去。”

    她强调了那个“你”字,唐甜却仍然一脸戏谑,“我不信,刚刚开了荤的女人,我不信你还那么淡定……不过我倒是非常好奇,到底是谁征服了你?”

    莫燃眉头一皱,在唐甜那种火辣辣的眼神下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怪不得她刚才的眼神都那么奇怪,原来她是看出这个来了!可她脸上难道写了“我开荤了”四个大字吗?为什么会天下皆知!

    唐甜却忽然大笑出声,她拍着莫燃的肩膀道:“我太了解你了,以前你装的再像,你那眼睛也骗不了人,你眼里没**,跟个尼姑没两样,可现在嘛……”

    莫燃眉头皱的更紧,现在怎么着?现在她眼里就有**了?

    可唐甜继续道:“可现在,你这眼睛更迷人了,它告诉我,你有男人了……让我猜猜是谁?该不会就是白矖?”

    莫燃拍开了唐甜,“有事情来北苑找我吧,今天就这样了。”

    她可不想跟唐甜聊这些,在这一点上她们没有共同话题,她的男人是她真心接受的人,可唐甜的男人是随便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唐甜追了上去,“我都还什么都没说,你急着走干什么?好吧我说正事,明天我要去束河码头一趟,你要不要一起去?”

    莫燃停下脚步,束河码头她知道,是云岚国北部通往海域的一个大港口,唐甜去码头并不奇怪,因为唐家在海域的势力可是相当有规模的,她往来于各个码头很正常,但要专门对她提起,可能就另有所图了,“去干什么?”

    唐甜也不拐弯抹角,“两件事,督促一下码头的安保,第二件事嘛,接一批霊回云都。”

    莫燃顿时没了兴趣,“这算什么事情?我去干什么。”

    唐甜却道:“蜘蛛门散布的范围很广,而且大多数都分布在海域,最近须弥界的修者都会赶来斗霊大会,蜘蛛门也会混进来,码头排查当然很重要,而这批霊嘛,都是高阶的霊,我必须亲自去。”

    莫燃笑了笑,“这都是你唐家的事情,何况你们处理这种事也很有经验了,我可不想去凑热闹,蜘蛛门既然一定会现身,我更愿意在云都守株待兔。”

    “你就不想看看那批霊?”唐甜道。

    “我有的是霊,有什么好看的。”莫燃道。

    唐甜打量着莫燃,半晌啧啧叹道:“你现在真的很不好搞了,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了,想骗你去束河也骗不到了啊。”

    莫燃道:“所以不如说说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吧。”

    唐甜耸了耸肩,看似平常,实则异常认真的说道:“你知道我之前为什么会去华夏吗?”

    莫燃下意识的挑眉,她是真没想到唐甜突然提起这件事,因为在神之囚牢发生的事情,她们默契的把这段过去抹去了,可当初唐甜出现在华夏的确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为什么?”

    唐甜却笑了笑,“现在还急着回去吗?”

    当然不能回了,莫燃跟唐甜换了一个地方,是一间酒楼,很吵,但她们在的包厢却很安静,更没人打扰。

    “我去华夏其实是为了找人,找华夏的形三族,虽然形三族依然很庞大,可是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形三族了,跟须弥界已经没有多大的联系了,当时也不止我一个人去,据我说知,唐家和花家也都有人去,但他们始终没有露面。

    我只需要把消息带回来就够了,至于我去神之囚牢取回诅咒石,却是因为有一个人告诉了我消息,让我去的。”

    乍一听到这两件事情,莫燃真的很意外,唐家,花家,雷家,这不就是隐三族吗?当初隐三族同时派了人去华夏?她跟唐甜从头到尾都有接触,只对唐甜有所了解,可那个时候花家和雷家做了什么?

    另外,是什么人告诉唐甜让她去神之囚牢的?唐甜这个人谨慎的很,她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的,为什么那个时候就信了那个人的话去了神之囚牢?

    莫燃有很多问题,但她不能着急,只先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找形三族?唐家和花家做了什么你知道吗?”

    唐甜道:“因为须弥界出事了……这一点你应该也知道。”

    莫燃皱眉,“我知道什么?”

    唐甜道:“今天云岚国的祈天大阵是你主持的,阵法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当然清楚,事实上,这几年来,云岚国、雪霁国、沧月国三国的祈天大阵都不太平,暗示过很多事情,其中有一点便是,不太平的种子出现在华夏,三国最先想到的当然是形三族,除了形三族,没人对须弥界有更多了解了。”

    莫燃心思电转,顿时有些混乱,什么不太平的种子?这种暗示靠谱吗?“所谓的仙客随便指点一番,须弥界就派了这么多人去华夏?可你做了什么?你的目的明明是诅咒石。”

    唐甜并不否认,“对,我做的并不多,因为就算要采取行动,也有花家和雷家,既然有人做了,我还费那个力气干什么?”

    莫燃坐直了身体,突然问道:“那他们做了什么?包不包括对形三族动手?后来张、秦、苏、柳四家被血洗,是不是他们做的?”

    唐甜道:“须弥界和世俗界的界面通道是关闭的,我们都是走了一些隐蔽的通道,不可能带太多人手过去,血洗这种事情恐怕做不出来,我可以保证我没参与,但唐家和花家有没有参与、用了什么人,这我就不知道了。”

    莫燃冷笑了一声,“可不论如何,导致四大家族被血洗,也一定是王三族的命令……”

    张恪和苏文哲如今可能还在华夏调查这件事情,如果他们知道源头在这里……又会怎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